日軍的防禦陣地雖然數量很多,但是位置十分分散,在通道附近的敵軍崗樓和防禦陣地被打掉之後,其他的由於距離較遠,對機場行動的遊擊隊員們構不成什麼威脅。

日軍隻能跳出防禦陣地,朝著停機坪和建築群方向來進行增援,這樣他們的兵力十分分散,幾名遊擊隊員就將他們阻擋在了遠離遊擊隊主力活動的地方。

魏和尚率領著特戰中隊的一個分隊,衝到了日軍的彈藥庫,消滅了日軍的值班人員,用手雷炸燬了彈藥庫大門上的門鎖,然後打開了大門,在裡麵放置了定時炸彈。

他們又衝向日軍的油料庫,打開了加油閥,任由航空燃油四處流淌,隨後迅速地撤離了。

一個分隊的特戰隊衝進了日軍機場的塔台,消滅了裡麵日軍的值班員,用手雷炸燬了裡麵的導航、通訊等設備,然後在塔台的下麵放置了炸藥包,點燃後迅速撤離。

在停機坪上,遊擊隊員們將手雷綁在日軍軍用飛機的起落架上,將那些軍用飛機逐一炸燬。

看到各處的遊擊隊員們都得手了,徐大龍就向天空發射了信號彈,發出了撤退的命令。

遊擊隊員們迅速地跑出了機場,從他們進入的通道撤了出去。

不久以後,機場上的塔台、彈藥庫、油料庫都發生了猛烈的爆炸,整個機場變成了一片火海。

孫德勝等人看到機場上發生了爆炸,就迅速地脫離了戰場,向著預定的地點撤退。

王耀輝和林雪瑩等人一直守在機場的外麵,他們看了看手錶,此時距離戰鬥打響一共用了22分鐘的時間。

在機場的外麵,徐大龍看到孫德勝等人過來了,就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守在機場外麵的日軍步兵大隊,在遊擊隊員們放棄了阻擊之後,終於來到了機場。

在機場上熊熊大火的映照之下,展現在他們眼前的情景如同地獄一般,令他們膽戰心驚。

機場上的一切都已經化為了廢墟,機場徹底報廢了,冇有幾個月的時間根本無法恢複。

日軍的大隊長看到機場遭遇瞭如此慘重的損失,知道自己會因為失職要上軍事法庭,他不想受到那樣的羞辱,就在機場上麵剖腹自儘了。

守衛機場的日軍守衛中隊的中隊長,知道自己的責任更大,看到日軍的大隊長這樣做,他心一橫,也剖腹自儘了。

中條山。

第二戰區副司令長官傅將軍每天都在為日軍的空軍轟炸而揪心,日軍不斷向果軍的陣地發動進攻,果軍的官兵們被迫堅守在陣地上,日軍的轟炸機每天都要前來轟炸,果軍官兵們一天至少要損失一個營的兵力。

這樣的損失,怎能不令他感到心疼。

這天,他終於等來了好訊息,說日軍太原的機場已經被八路軍馬武山遊擊隊徹底地摧毀了。

剛開始的時候,他還不可置信,一直到了週五,日軍冇有再次發動進攻,日軍的空軍也冇有前來轟炸,他才終於相信了這個事實。

當他宣佈了這一驚人的好訊息之後,中條山上數10萬果軍官兵一片歡騰,紛紛要求,為打掉了敵軍機場的英雄請功。

日軍的機場被搗毀,

損失十分慘重,機場上幾乎所有的設備都被摧毀,損失了134架各種型號的軍用飛機,還造成了560個日軍官兵的傷亡。

這一勝利無疑是十分輝煌的,徐大龍等人接到了總部、八路軍駐第二戰區辦事處、旅長、獨立團、二戰區長官部、中條山果軍總指揮部等方麵的賀電。

果府方麵對於這一次襲擊日軍太原機場的戰績也十分重視,不僅在大後方的報紙上進行了大肆宣傳,還難得大方了一回,獎勵了馬武山遊擊隊20萬法幣,並且授予徐大龍四等雲麾勳章。

二戰區長官部也通報表揚了徐大龍和馬武山遊擊隊,獎勵徐大龍法幣5萬元。

中條山果軍總指揮部也獎勵了徐大龍法幣5萬元。

對於果府方麵頒發的獎章和進行的通報表揚,徐大龍並不在乎,那些法幣可是實實在在的好東西,徐大龍眉開眼笑,愉快地收入了囊中。

當然了,這些錢徐大龍是不能獨吞的。他拿出了一半,上交給了獨立團,由他們轉交給上級。

總部收到了果府方麵發來的感謝信,感謝八路軍打掉了日軍的機場,減輕了果軍的壓力。

總部首長十分高興,再次下令對馬武山遊擊隊在全軍進行通報表揚。

由於配合馬武山遊擊隊打掉日軍的機場有功,軍統太原工作組受到了軍統總部和軍統北平站的表彰,工作組組長王耀輝晉升為上校軍銜,升任軍統北平站副站長。

林雪瑩晉升為少校軍銜,工作組的成員全都獲得了晉升和獎賞,眾人皆大歡喜,對徐大龍的馬武山遊擊隊十分感激。

林雪瑩對於升官雖然並不十分看重,可是這畢竟是一種榮耀。

她忍不住也換上了少校軍服,果軍的軍服比八路軍的要講究,合體的軍裝在她的身上,看上去格外的精神。

徐大龍打量了一番,冇有說話,臉上露出了笑容,朝著她舉起了大拇指。

徐大龍的舉動令林雪瑩格外的開心,她像個小女生一般挺高了胸脯,還原地轉了一圈,露出了羞澀的笑容。

徐大龍和林雪瑩之間的小動作看在王耀輝的眼中,他不由得暗暗點頭。

穀獓

除了有拉攏徐大龍的成分之外,他本人也覺得徐大龍和林雪瑩真的很般配,可謂天作之合。

如果是一般人,他一定會很自然地說,二人郎才女貌,十分般配之類的話。

可是,他是一個特務,心裡還藏著要拉攏徐大龍的念頭,當然不會把自己的意思表現出來。

他對林雪瑩有充分的信心,相信憑著她的美貌和智慧,一定能夠征服徐大龍的。

在徐大龍等人返回馬武山根據地的途中,旅長髮來了電報,讓徐大龍前往總部報到,說老總要親自接見徐大龍。

徐大龍讓孫德勝率領騎兵返回根據地,他帶著魏和尚的特戰中隊前往總部報道。

幾天後,徐大龍等人進入了太行山根據地,路過新二團的防區時,王鄭委、孔傑等人聞訊前來迎接。

“團長好,王鄭偉好。”徐大龍恭恭敬敬地向孔傑和王鄭偉敬禮問好。

孔傑看到徐大龍恭敬的樣子,滿心喜歡。

要知道如今的徐大龍可不是當年那個獨立團的小兵了,現在他是整個第二戰區乃至全國都聞名的抗日英雄。馬武山遊擊隊的實力雄厚,徐大龍的身份早已經不低於他們了。

孔傑和王鄭偉向徐大龍還禮,然後親熱地跟他寒暄了起來。

新二團設宴款待了徐大龍等人,他們對於徐大龍這一階段輝煌的戰績很感興趣,在酒宴上請徐大龍講他們的戰鬥經過。

徐大龍很謙虛,不願意炫耀,魏和尚卻忍不住講了起來。

他眉飛色舞,滔滔不絕地講了殲滅日軍騎兵聯隊和這次攻打太原機場的情形,新二團的乾部們聽得讚歎不已。

徐大龍發現魏和尚如今是越來越能說了,而且也愛炫耀了,哪裡還有一個和尚應該具備的內斂的修養。

看到他眉飛色舞、添油加醋的樣子,徐大龍不由得微微搖頭。林雪瑩在一旁看得抿嘴直笑。

孔傑和王鄭偉也講了新二團最近的發展情況。

自從上回在徐大龍的幫助下,新二團更新了武器裝備,實力大大增強了。最近一個階段,他們也出去打了不少的仗,每仗都有收穫,部隊發展迅速,如今已經接近兩千人了。

徐大龍真誠地向新二團的乾部們表示了祝賀,大家都很高興,紛紛向徐大龍敬酒。

孔傑喝得也有點多,不過他的頭腦還是很清醒的。他對林雪瑩很有好感,很希望她能夠跟徐大龍成一家人,因此就想撮合他們。

他藉著酒勁,故意當著林雪瑩的麵說道:“大龍兄弟,林家妹子,我看你們二人,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什麼時候能喝上你們的喜酒啊?”

王鄭偉和新二團的乾部們也都湊趣地起鬨,嚷著要喝徐大龍和林雪瑩的喜酒。

徐大龍趕忙推脫,說大家不要誤會,他跟林雪瑩之間隻是戰友的關係。

林雪瑩卻羞得麵色通紅。

新二團的乾部們看到她的樣子,起鬨的勁頭就更足了,酒桌上的氣氛十分熱烈。

孔傑看得出來林雪瑩是喜歡徐大龍的,他說道:“大龍兄弟,林家妹子是多好的一個姑娘啊,你可不能辜負了人家。

李雲龍傻不拉幾的粗心大意,這麼好的事情,還不趕緊成全你們,要不這件事情我來給你們做媒人,乾脆就把婚事定下來吧。”

新二團的乾部們耿直、豪爽,他們的一番熱情,徐大龍心中感激。

可是這件事情他還冇有多想,有些事情現在還不是擺在議事日程上的。

麵對著孔傑等人的熱情,徐大龍也不能破壞了氣氛。

他笑著向眾人敬酒,但是對這件事情就不發表任何的意見。

林雪瑩心中有些失望,到現在為止,她也猜不透徐大龍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酒宴過後,徐大龍等人繼續趕路。

孔傑、王鄭委等人一直將他們送出了新二團團部所在的村子,纔跟他們依依惜彆。

徐大龍等人首先來到了獨立團的團部,李雲龍、趙剛和張大彪等人都很高興,熱鬨了一番之後,李雲龍和趙剛親自陪著徐大龍前往旅部。

旅部。

旅長見到了徐大龍也十分開心,他詳細地詢問了攻打日軍太原機場的情況,對徐大龍膽大心細、戰術運用得當都給予了高度的肯定。

旅長已經跟總部聯絡過了,首長們要召開重要的會議,約好了明天上午9點,由旅長帶著徐大龍等人去總部接受首長的接見。

晚上旅長設宴款待了李雲龍、趙剛和徐大龍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