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看到日軍的機場上停放著大批的軍用飛機,這個機場太大了,如果僅僅是隔著鐵絲網,用九二式步兵炮進行炮轟,打不了幾架敵機。

這個機場建設的時間早,基礎設施完善,彈藥庫和油料庫都建設在地下,也無法用炮轟進行引爆。

要想徹底摧毀敵人的機場,唯一的辦法還是大隊人馬衝進去,分彆進行搗毀。

在日軍機場的周圍,一共有12處用沙袋構築的防禦工事,四個炮樓全部都有人把守。協助防守機場的那個日軍步兵大隊營房,距離機場隻有500米,戰鬥隻要一打響,馬上就能趕過來增援。

機場的周圍到底埋藏了多少地雷,根本無法知道。遊擊隊要想衝進機場,必須要通過雷區,到底會造成多少傷亡,很難估算。

如果像攻打虞城機場那樣,從機場大門進入,也很難做到。機場的大門前就有四座由沙袋壘砌的碉堡,分彆有兩挺重機槍和兩挺輕機槍,有五個士兵在裡麵把守。如果強攻的話,必然會造成慘重的損失。

白天進攻肯定是不行的,於是徐大龍等人晚上再次前來機場進行偵察,看看晚上有什麼機會。

晚上,徐大龍等人看到在機場的大門前,塔台的頂部還有四座炮樓,都安裝著探照燈,機場周圍大部分區域都在探照燈的照射範圍之內。

在機場裡麵兩支日軍的巡邏隊,而且防禦工事裡麵的日軍哨兵警惕性也很高。

王耀輝看完之後,不由得微微搖頭,覺得機場根本冇有辦法打下來。他建議,還是遠距離進行炮轟,能夠打掉幾架飛機也算是有所收穫。

軍統工作組的聯絡點。徐大龍、孫德勝、魏和尚、王耀輝、林雪瑩等人正在商議攻打機場的行動計劃。

王耀輝再次提出,利用夜間使用九二式步兵炮,炮擊機場的日軍飛機。

孫德勝和魏和尚等人都冇有說話,他們把目光投向了徐大龍。

長期的相處,使得他們對徐大龍有充分的信任,相信他一定會想出一個可行的行動計劃來。

徐大龍把自己對於機場偵察的情況,畫了一張簡圖,上麵分彆標註著日軍的火力點、停機坪的位置、機場建築群以及日軍的崗哨、雷區、日軍步兵大隊的營房等。

徐大龍說道:“要想徹底摧毀日軍的機場,必須要用這次來到機場的遊擊隊的全部兵力,攻進日軍的機場,需要解決的主要難題有以下幾個方麵:

1、大部隊如何安全地通過雷區。

2、進入雷區的時候,如何避免日軍臨近的兩個崗樓和兩個機槍陣地火力打擊。

3、戰鬥打響之後,如何阻止日軍步兵大隊的增援。

關於這些問題,看上去很複雜,但是咱們可以想辦法逐一進行解決。我的意見是這樣的,……”

徐大龍把自己攻打日軍機場的行動計劃的全部細節,逐一進行瞭解說,眾人心中的疑團逐漸消散了。

王耀輝說道:“我看這個辦法行,我同意這個行動計劃。我們軍統方麵會全力配合的。”

孫德勝和魏和尚等人都同意徐大龍的意見,大家分頭開始準備。

為了在戰鬥打響之後,能夠阻擊日軍的援軍,魏和尚等人在夜間悄悄地來到了機場與日軍的營房之間的公路上,鋪設了大量的烈性炸藥,此時地麵是乾燥的,鋪設好炸藥之後,在上麵撒上一些乾土,很容易進行偽裝。

接下來一連三天,他們都冇有展開行動。

直到第三天傍晚,根據日偽方麵廣播電台提供的天氣預報,今天晚上會有小雨。

果然到了晚上七點半,天色就開始陰沉了下來。八點20分,天上開始下起了小雨。

徐大龍等人分頭開始了行動。

小雨淅淅瀝瀝地下著,天空陰雲密佈,冇有月光和星光,機場周圍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

日軍的探照燈不停地掃射著,燈光劃過夜空,看得見雨絲不停地飄落。

日軍的探照燈光線雖然強烈,可是機場太大了,兩座崗樓的之間的距離將近1km,在中間的位置,探照燈柱照過來,除了有人站在那裡不停地晃動,在遠處根本就看不清楚。

徐大龍帶著幾名名熟悉地雷的突擊隊員以及四名軍統特工,在機場外麵潮濕泥濘的草地上一字排開,朝著鐵絲網的方向匍匐前進。他們要做的就是提前排除日軍埋下的地雷。

眾人一點點向前爬著,看到探照燈掃過來,眾人就趴下,停止行動。

穀褕

機場太大了,日軍的巡邏隊45分鐘纔過來一趟。他們巡邏的時候距離鐵絲網還有三四十米遠,對於鐵絲網外麵的情況根本就看不清楚。

參加排雷的人們等到敵人的巡邏隊經過之後,然後繼續排雷。

徐大龍等人用了整整四個半小時,就在敵人的兩個炮樓之間100米長、20米寬的範圍內,排除了總共22顆地雷。

在預定的進出通道兩側,也有特戰隊員進行排雷。他們隻留出了兩個人可以進出的通道,為了避免敵軍的發現,並冇有十分靠近敵軍的陣地,而是在距離敵軍陣地70米的地方就停了下來。

排除地雷難免會留下一些痕跡,可是這裡遍佈著雜草,遠處根本是看不到的,除非到跟前來仔細地檢查,才能夠發現有人在這裡活動過的蹤跡。

日軍的巡邏隊都在鐵絲網裡麵活動,他們不走到跟前來,根本就發現不了。

就這樣,徐大龍等人解決了大隊人馬進出雷區的問題。

其他的問題,就是普通的戰場上的戰術問題了。

對於遊擊隊來說是輕車熟路,用不著徐大龍親自安排,其他的指揮員和遊擊隊員們都知道該怎麼辦。

第二天晚上依舊是陰天,徐大龍等人開始行動了。

淩晨3點,騎兵第一和第二中隊在孫德勝的率領下,來到了日軍步兵大隊營房的附近,架設起了12門迫擊炮,構築了阻擊陣地,準備對日軍進行阻擊。

魏和尚率領著特戰隊來到了他們清除了地雷的地方,他們匍匐前進,來到了日軍的鐵絲網跟前,用早已經準備好的大鐵鉗,將鐵絲網剪開了七八米寬的通道,然後進入了日軍的機場。

徐大龍率領著大隊人馬,隨後也進入了鐵絲網。

他們按照事先進行的的分工,朝著各自的目標展開攻擊。

不久以後他們的行動就被日軍的巡邏隊發現了,他們立刻鳴槍報警。

槍聲就是攻擊命令,戰鬥正式打響了,機場上槍聲和警報聲響成了一片。

遊擊隊進入機場通道附近,日軍的防禦陣地和兩邊的崗樓首先就遭到了遊擊隊員們的攻擊。

遊擊隊員們趁著夜色已經運動到了距離日軍的陣地不足百米的地方,等到戰鬥打響之後,狙擊手們首先打掉了敵人的探照燈。

此時,日軍官兵們的注意力已經被進入機場的遊擊隊員們所吸引,他們手忙腳亂地調轉槍口,準備打擊進入機場的遊擊隊員們。

遊擊隊員們將早已經準備好的九二式步兵炮,迅速地推到了距離敵軍陣地七十米遠的地方,進行直瞄射擊,迅速打掉了日軍的防禦陣地和崗樓,避免了進入機場的遊擊大隊遭遇敵軍兩側火力的打擊。

機場上的槍炮聲響起來之後,日軍步兵大隊的營房裡就亮起了燈光,日軍的官兵們紛紛起床、穿衣服、整隊集合。在燈光的映照下,日軍官兵們的人影清晰可見。

早已經架設好的迫擊炮就朝著日軍的營房裡邊人影晃動的地方,連續地發射起了迫擊炮彈。12門迫擊炮在很短的時間內,將數十枚迫擊炮彈落進了敵群當中,給日軍造成了很大的傷亡。

日軍十分慌亂,一時無法組織起兵力來。

遊擊隊員們早已經提前佈置好了,在日軍營房的四周,都有少量的人員架設著機槍朝著日軍的營房射擊。

日軍弄不清楚情況,以為被敵軍包圍了,他們的第一反應就是加強防禦,防止被敵軍攻進來。

因此在日軍指揮官的召喚下,日軍的官兵們紛紛地進入了防禦陣地。這就為機場上行動的遊擊隊員們爭取了一定的時間。

不久以後,機場方向傳來的槍炮聲提醒了日軍的大隊長,他終於明白過來,敵軍的目標不是他們,而是機場。

於是他留下一部分兵力繼續進行防禦,然後率領著步兵大隊主力衝出了營房,往機場方向進行增援。

日軍的行軍大隊跑出營房後不久,公路上就發生了猛烈地爆炸,炸得日軍人仰馬翻。

緊接著,早已經做好準備的遊擊隊員們,用十幾挺輕重機槍朝著日軍猛烈地掃射,日軍傷亡慘重,被迫退回了營房。這就給徐大龍等人爭取了更多的時間。

遊擊隊的主力進入了敵軍的機場之後,一部分遊擊隊員去打擊跑過來的日軍巡邏隊,一部分隊員衝向停機坪去炸燬機場上的軍用飛機。

魏和尚率領著特戰中隊衝向日軍的建築群,他們又分成幾部分,一部分人去封鎖日軍守備中隊的營房,一部分人攻擊日軍的油料庫和彈藥庫,還有一部分人去進攻日軍的機場塔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