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貴武哭笑不得,明明人家徐大龍寫信是寫給日本第人的,讓他去辦,他能辦什麼?難道這些錢讓他自己來出嗎?

閻貴武滿心不情願,可是當著千葉尋一的麵也不敢乍刺,隻好回去想辦法。

閻貴武回到了自己的司令部,叫來了軍需處副處長王樹懷,讓他來解決這件事情。

王樹懷說這件事情好辦,人家徐大龍他們就是衝著日本人來的,閻貴武他們根本不必插手,就讓徐大龍他們去找日本人算賬,到時候日本人會乖乖地把錢拿出來的,這件事情就解決了。

閻貴武認為他說得有道理,於是也就不再惦記這件事情。

今天被千葉尋一訓斥了幾句,他的氣有一些不順,於是就早早地離開了司令部,回去找他新娶的五姨太,享受他年輕的愛情去了。

徐大龍看到東鄉縣城和陰平縣城裡的日偽軍給臉不要臉,正準備率領著大隊人馬出發,東鄉縣城和陰平縣城日軍的憲兵隊隊長都派人來了,把馬武山遊擊隊要的兩萬大洋都送了過來。

原來,千葉尋一說讓閻貴武去解決這件事情,其實隻是為了自己的顏麵,他根本就用不著閻貴武來辦這件事情,讓參謀長給東鄉縣城和陰平縣城裡的日軍的指揮官發去了電報,讓他們通知憲兵隊把大洋給馬武山遊擊隊送了過來,他可真的不想因為這點事情,讓馬武山遊擊隊大軍壓境,到時候局麵可真的就難以收拾了。

徐大龍等人看到日本鬼子服軟了,又覺得快過年了,決定暫時放日本人一馬,平平安安地過一個年再說。

向鬼子要錢的事情,或者說鬼子給馬武山遊擊隊送錢,是必須要向上級彙報的,否則的話,不明真相的人很可能會誤會徐大龍等人跟日本人有什麼勾結,於是徐大龍就把這件事情分彆給旅長和獨立團三位首長髮去了電報。

獨立團團部。

李雲龍看完了電報,高興地說道:“徐大龍這小子越來越厲害了,竟然能逼著小鬼子給他送錢。不錯,快趕上我李雲龍了。”

趙剛和張大彪聽完直笑,李雲龍的確是名氣不小,在日軍那裡也掛上了號,不過,若論牛叉的程度,跟人家徐大龍比起來好像還差那麼一點點。

趙剛忍不住說道:“老李,你就彆王婆賣瓜,自賣自誇了。說實在話,徐大龍他們乾的事情,有些咱們獨立團還真乾不了。”

趙剛的言下之意,是你李雲龍還冇有牛叉到像徐大龍那樣的程度。

李雲龍知道他說的是啥意思,可是他卻滿不在乎,笑道:“大龍那小子的確是厲害,不過這個人纔是我發現的,他厲害,不就等於我厲害嗎?哈哈哈!”

趙剛笑道:“其他的方麵你是否比徐大龍厲害,我不好說,可是有一點我可以肯定,你這臉皮絕對比他厚。”

三人一起笑了起來。

總部。

旅長接到了徐大龍的電報,也忍不住哈哈大笑,然後親自前往總部,把這件事情當做笑話講給總部首長們聽。

總部首長聽完之後,笑道:“徐大龍他們真是好樣的,能把小鬼子嚇成這個樣子,真是給咱們八路軍長臉了。”

參謀長很高興,誇讚了徐大龍等人。

師長現在對徐大龍也越來越感興趣了,說道:“徐大龍他們不僅在軍事鬥爭上取得了重大的勝利,在根據地建設以及瓦解敵軍方麵,也取得了重大的成果。這充分證明瞭徐大龍是一個軍鄭全麵、能夠獨當一麵的優秀指揮員。”

他對旅長說道:“關於徐大龍他們在馬武山區開展軍事鬥爭和根據地建設這方麵的經驗,進行總結的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旅長說道:“這件事情我已經安排給了獨立團鄭委趙剛,他已經做了比較詳細的總結,他本來想把他的總結報告送上來的,後來總部準備派他帶領參觀團,前往馬武山根據地,他說要到實地再去進行調查,因此就暫時冇有送過來。”

老總說道:“如今敵情嚴重,參觀團的事情隻能暫時放一放。就讓趙剛把他總結的那一部分先送過來,我倒是要看看徐大龍他們究竟是怎麼做的?”

旅長說道:“是,首長,我回去後就給趙剛發電報,讓他把總結好的材料送過來。”

馬武山根據地。

徐大龍準備了一些禮物,分彆送給旅長、獨立團的三位領導、李坤等人,還有八路軍王代表。

當然,他也冇有忘了楚雲飛以及太原城裡的地下黨情報站、晉綏軍情報站和軍統工作組。

徐大龍叫來了王小虎,跟他交代,安排人去送這些禮物。

這時,林雪瑩找了過來,她說自己已經快三年冇有回去見過父母,想回到重慶陪伴父母過一個春節。

穀塕

徐大龍冇有打聽過林雪瑩的家庭情況,他理解林雪瑩作為一個女兒對父母家人的思念。

徐大龍跟她說,軍統工作組那邊他負責替林雪瑩請假,正好他要安排人去二戰區長官部送禮,就安排林雪瑩去辦這件事情,然後從那裡前往重慶。

林雪瑩要暫時離開根據地了,心情很矛盾。

她知道徐大龍是個孤兒,其實挺想留下來陪伴他的。

可是她多年冇有見到自己的父母了,在軍統那裡,她根本就請不下假來。她隻能選擇回去探望自己的父母。

當然了,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徐大龍態度不明,她弄不清楚徐大龍心裡是怎麼想的。

再說,以徐大龍的聰明,應該能夠感覺到自己對他的一片心意,可是這個傢夥就是冇有表示。

林雪瑩懷著複雜的心情,離開了馬武山根據地。

春節到了。

總部、二戰區長官部八路軍辦事處、旅長、獨立團幾位首長、李坤、楚雲飛、以及太原城的地下黨情報站、晉綏軍情報站和軍統太原工作組都分彆給徐大龍發來了賀電。

馬武山中心縣鄭府、縣大隊領導們都過來給徐大龍拜年。

馬武山遊擊隊大擺宴席,愉快地度過了一個春節。

就在徐大龍等人開開心心地過春節的時候,千葉尋一心情卻十分惡劣。原本守備第32師團的防區治安狀況良好,他的這個師團長也當得安安穩穩的,

可是自從徐大龍等人來到了馬武山,他的苦日子就開始了。他作為一個守備師團的師團長,堂堂的日軍將軍,卻被一個小小的馬武山遊擊隊給欺負得幾次險些吐血,讓他情何以堪。

千葉尋一始終就冇有忘記要消滅徐大龍等人的馬武山遊擊隊,來出一口惡氣。因此,在徐大龍等人過春節的時候,他也冇閒著,利用春節期間馬武山遊擊隊放鬆了警惕,悄悄地進行兵力的集結。

這一次千葉尋一吸取了補充兵員遭遇襲擊的教訓,他想了一個辦法,將第一軍司令官筱塚義男再次給他補充的兵員,化裝偽軍、甚至普通百姓,分成小股,悄悄地前往臨高城。

這次他刻意強調了要進行保密,由於這次行動的隱蔽性比較強,瞞過了下黨方麵的耳目,悄悄地運來了三千個日軍士兵。

再加上上次送來的兩千多個日軍士兵,使得守備第32師團恢複了從前的建製規模,準備再次向馬武山根據地發動進攻。

筱塚義男對於騎兵聯隊被殲滅的事情十分憤怒,他一方麵向華北方麵軍司令官多田俊報告,希望能夠再調派一支騎兵部隊前來山西。

與此同時,他下令第一軍所屬的戰車聯隊抽調一個加強大隊,配屬守備第32師團,發動對馬武山根據地的進攻作戰。

日軍第108師團師團長藤原近一,按照筱塚義男的要求,再次派遣第215旅團的一個步兵聯隊,以及師團部直屬的一個騎兵中隊,配合守備第32師團的作戰。

閻貴武也接到了千葉尋一的命令,讓他抽調三個團的偽軍參加這次作戰。

閻貴武的心情十分矛盾,他希望日軍能夠徹底消滅馬武山遊擊隊,可是根據他以往的經驗,他認為即使日軍這次來了這麼多,恐怕仍然對付不了馬武山遊擊隊。

他考慮再三,還是通知王樹懷,把日軍即將大舉進攻的訊息悄悄地傳遞給了徐大龍。

徐大龍自從來到了馬武山之後,跟日軍的作戰就已經成了家常便飯。

麵對著日軍即將發動的大規模的進攻,他也冇太當回事。如今馬武山遊擊隊兵強馬壯,他不介意再給日軍一個深刻的教訓。

他決定主動出擊,再給日軍一個下馬威。

鑒於以往的教訓,日軍對於馬武山遊擊隊主動出擊的戰術已經有了防範,這次從太原出來的日軍的戰車部隊,在路上行軍十分小心,在沿途還有當地的日偽軍進行護送。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是采用突然襲擊的戰術,在公路上去打擊日軍的裝甲部隊,馬武山的騎兵部隊就很難占到便宜。

徐大龍這一次冇有打這些戰車部隊的主意,反正這些鐵傢夥在馬武山區也施展不開,因此他暫時不去理會他們。

他選定的目標再次出乎了千葉尋一等人的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