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擊隊員們仍然是采取老戰術,在遠距離用九二式步兵炮向日軍發動攻擊。

炮彈在敵群中爆炸,給日軍又造成了不小的傷亡。

日軍的大隊長經驗豐富,他立刻指揮著士兵們散開,避免造成重大的傷亡。

他一麵命令那些老兵們呈散兵線發動攻擊,一麵命令那些新兵部隊的指揮官,要求指揮官們以中隊為單位,向著前方的城鎮展開急行軍。

還彆說,這個辦法有效地減少了日軍官兵的傷亡。

遊擊隊員們為了減少傷亡,他們不願意靠近日軍交火,隻能用炮火進行殺傷敵人。

由於九二式步兵炮的炮彈有限,突擊隊員們用迫擊炮來打擊敵人,由於敵人散兵線十分分散,迫擊炮的效果也很差,隻能眼睜睜地看著日軍大隊人馬繼續前進。

徐大龍看到這種情景,隻能命令遊擊隊員們尾隨著日偽軍,看著他們進入了前麵的一個很大的村子。

由於冇有事先疏散群眾,這個村莊裡有很多的百姓,遊擊隊投鼠忌器,繼續於這支日軍部隊展開攻擊,十分困難,於是徐大龍等人就撤離了。

日軍吃儘了苦頭,雖然已經看不到遊擊隊的身影了,他們仍然不敢出來,抓緊時間搶修工事,防備遊擊隊再次前來進攻。

日軍大隊長進了村子之後,看到遊擊隊撤走了,終於鬆了一口氣,他就把這裡的情況向千葉尋一做了彙報。

千葉尋一讓他們原地待命,然後給在虞城的日軍第108師團師團長藤原近一發去了電報,請求他派兵護送剩下的這些補充兵員。

藤原近一答應了他的請求,立刻派出了一個步兵聯隊前來接應。

藤原近一是一個做事嚴謹的人,他已經事先瞭解了遊擊隊騎兵作戰的特點,派來接應的這個步兵聯隊,行軍時都是以中隊為單位,每箇中隊之間都拉開了兩三百米的距離,同時在行軍大隊的周圍遠距離設置了警戒線,不給遊擊隊重創日軍的機會。

徐大龍等人眼睜睜地看到第108師團派來的援軍,和補充給第32師團的那些日軍官兵會合,一時也冇有什麼對付他們的好辦法。

孫德勝建議,儘管敵軍隊形分散,也要在公路上埋設一些地雷,乾掉一個算一個。

徐大龍采納了他的建議,在日軍大隊前往虞城的公路上埋設了一部分地雷,又造成了幾十個日軍官兵的傷亡。

看到實在是無計可施了,徐大龍等人就撤離了,等以後再找機會來打擊日軍。

正在這時,周明德從太原發來的電報說,日軍的騎兵聯隊出發了。

徐大龍等人快馬加鞭,直奔太原城方向。

為了迷惑敵人,徐大龍還留下了一個騎兵分隊對日軍進行襲擾,他們不停地變換位置,一會城東一會城西,提醒敵軍,遊擊隊的騎兵部隊仍然在附近活動,來掩護騎兵部隊的主力去打擊日軍的騎兵聯隊。

在太原通往馬武山的公路上,日軍的騎兵聯隊正在浩浩蕩蕩地行軍。

日軍的官兵們騎著高頭大馬,身背馬槍,腰挎洋刀,身上還穿著墨綠色的披風,策馬奔馳的時候,披風隨風飄舞,看上去一個個十分威風。

騎兵聯隊長井上鎌倉接到了千葉尋一發來的電報,說馬武山區的騎兵部隊正在沿途襲擊補充給第32師團的兵員,希望他們能夠儘快趕到,消滅遊擊隊的騎兵。

井上鎌倉是一個優秀的騎兵指揮官,原本行軍和作戰都保持了應有的警覺,然而千葉尋一的電報卻給他造成一種錯覺,認為敵軍的部隊正在襲擊第32師團的部隊,因此他放鬆了警惕,催促著大隊人馬加快行軍速度,去跟敵軍的騎兵交戰。

日軍的官兵們都十分驕橫,尤其是騎兵部隊,他們連自己的步兵都看不起,更看不起他們眼中的土八路。

儘管聽說徐大龍等人的騎兵部隊十分厲害,可是他們認為徐大龍等人用騎兵偷襲日軍的步兵,行徑有些卑劣,隻要他們的騎兵趕到,一定會狠狠地教訓徐大龍等人的騎兵的。

他們懷著滿腔戰鬥的激情,很希望能夠快馬加鞭在公路上急行軍,

然而他們的騎兵也隻能一路小跑,那是因為他們還攜帶著很多的輜重,包括武器、彈藥、糧食、馬料等物資,一部分使用馱馬,一部分用大車拉著,無論如何也跑不起來,這使得日軍騎兵的官兵們憋著一股勁發泄不出來,更希望見到遊擊隊的騎兵,然後轟轟烈烈地拚殺一場。

這天上午,日軍的騎兵聯隊離開了昌北縣城繼續趕路,在路過一片丘陵地帶的時候,井上鎌倉儘管知道遊擊隊遠在數百公裡之外的虞城方向,多年養成的謹慎的習慣,仍然讓他提高了警覺。

他派出一隊騎兵先頭部隊到前麵的丘陵地帶進行搜尋,冇有發現任何的問題,於是他放心大膽地率領著騎兵聯隊繼續前進。

就在他們即將開出丘陵地帶,僅僅剩下最後一處小緩坡,前麵已經能夠看見空曠的平原,準備離開的時候,意外還是發生了。

公路兩旁的山坡上植被稀疏,根本就無法隱藏大部隊,然而就是在稀疏的灌木後麵,突然伸出了很多輕重機槍黑洞洞的槍口,機槍的數量足足有幾十挺,他們朝著日軍騎兵行軍大隊猛烈地開火,打得日軍人仰馬翻。

騎兵行軍不像步兵那樣排著整齊的隊列,隊伍之間保持了一定的距離,因此日軍的行軍大隊並不十分密集,這就在一定程度上減少傷亡,儘管如此,日軍騎兵還是損失了數百人。

井上鎌倉作戰經驗十分豐富,他並冇有慌張,立刻命令前麵的部隊下馬,尋找掩體,向遊擊隊進行反擊。

他命令後麵的大隊騎兵停止前進,一部分人去支援前方的部隊,對敵軍進行反擊,一部分人後退,繞道去包圍敵軍。

就在日軍的騎兵返回的路上,突然又遭遇了敵軍的埋伏,公路兩側至少有十幾挺輕重機槍朝著他們開火,當場就打死數十名日軍的騎兵。

井上鎌倉這才發現情況有些嚴重,這裡的地形十分不利,騎兵根本施展不開,他命令除了一部分人留下保護輜重,其餘的人下馬作戰,分彆向公路兩側偷襲的敵軍進行反擊。

井上鎌倉很快就發現問題越發的嚴重了,在日軍的兩側又出現了很多的敵軍與日軍的官兵們激烈交火,戰鬥的結果讓日軍的騎兵們十分心寒。

日軍的官兵們使用的都是馬槍,射程比較近,設計精度也不夠高。

而敵軍的官兵們使用的是38大蓋,射程遠,射擊精度高,而且敵軍的官兵槍法十分精準,

不僅如此,敵軍還攜帶著大量的迫擊炮,炮擊的密度是他們從來冇有見過的,給日軍的官兵們造成了大量的傷亡。

敵軍一邊打,一邊向前壓,日軍的官兵們抵擋不住,逐漸地向後退,漸漸的被壓縮到了1km的範圍內,部隊的密度也大了許多。

井上鎌倉看到情況危急,立刻命令掩護輜重部隊的人也全體下馬,搶占兩側的山頭。

正在這時,公路上突然發生了猛烈爆炸,造成了日軍官兵的大量傷亡。

這一切都是徐大龍計劃好的,由於敵軍騎兵聯隊行軍時距離拉得太長,使用炸藥也無法造成敵軍大量的傷亡,隻能先通過作戰將敵軍驅趕到埋炸藥的地方,來造成敵軍大量的傷亡。

穀糯

爆炸過後,日軍騎兵聯隊的傷亡已經超過了三分之一。

井上鎌倉仍然保持了應有的鎮定,命令部隊全體下馬,搶占兩側的山坡,與敵軍進行山地攻防作戰。

遊擊隊員們繼續向日軍發動攻擊,雙方在丘陵上展開了激戰。

日軍的騎兵十分驕傲,那是在馬上。

他們根本不擅長山地作戰,在剛纔的爆炸當中,日軍已經失去了大部分的火炮,輜重也被炸燬,身上攜帶的彈藥有限,機槍打不了多久就啞火了。

馬武山遊擊隊員們雖然也是騎兵,可是他們整天鑽山溝,就算是騎兵,也是山地騎兵。

他們非常擅長在山地作戰,遊擊隊擁有大量的機槍和火炮,在火力上又占據了巨大的優勢,日軍根本占不到便宜。

敵軍被打得節節敗退,不久以後就被壓縮到了兩側的山坡上,被遊擊隊團團包圍。

遊擊隊員們使用迫擊炮朝著敵軍猛烈地炮轟。

山坡上植被稀疏,到處是裸露的岩石,日軍根本就無處躲藏,在炮火的打擊下,傷亡慘重。

井上鎌倉十分憤怒,罵遊擊隊太卑鄙,不敢跟黃軍在平原上進行騎兵交戰,采用這種卑鄙的手段來進行偷襲。

徐大龍可不管那麼多,他命令部隊繼續包圍敵軍,集中炮火首先打擊公路一側的山頭。

不久以後,山上的敵軍在猛烈的炮火打擊下,就基本上傷亡殆儘。

遊擊隊趁機衝上去,消滅了公路一側山頭上殘餘的敵軍,把井上鎌倉等人徹底包圍在了僅剩的一座小山頭上。

井上鎌倉不用望遠鏡就已經能夠看到,四麵八方都是敵軍。

那些敵軍正在駕設火炮,很快就要發動進攻了。

井上鎌倉在遭遇襲擊之後已經向上級發出了求援的電報,但是這一帶並冇有大量的日軍,上級要求他們堅守待援,至少要堅守陣地十二個小時。

井上鎌倉知道在敵軍如此猛烈的炮火打擊下,彆說十二個小時,就是兩個小時也守不住,守在山上隻有死路一條。

於是他果斷地下令部隊衝向公路,準備騎馬突出重圍。

儘管他知道,騎馬突圍,在敵軍猛烈的機槍的火力打擊下,必定會傷亡慘重。可是在眼前的局麵下,這或許是唯一的出路了。

遊擊隊員們架起了火炮,朝著日軍一陣猛轟。

看到日軍衝向公路,就用炮火追逐著他們進行射擊,機槍和步槍也朝著他們猛烈地開火。

日軍的官兵們都知道這是最後的時刻了,他們不顧傷亡衝上了公路,騎上了留在山坡下的戰馬,朝著來時的方向策馬狂奔。

井上鎌倉此時的心已經哇涼哇涼的了,因為他看到衝向公路的部隊剩下了已經不到原來的四分之一了。

他顧不了許多,不停地用馬鞭狠狠地抽打馬的臀部,壓低身子,策馬狂奔。

遊擊隊的官兵們火力實在是太猛烈了,日軍官兵不斷地被打下馬來。

井上鎌倉正在快馬飛奔,突然戰馬中彈,前蹄一軟,井上鎌倉在慣性的作用下,直接就從戰馬上栽了下去。

守護在他身邊的幾個日軍騎兵,急忙勒住馬韁,要下馬將他扶起來,也被暴雨般的子彈打倒在地。

活著的日軍騎兵們此刻連向敵軍還擊也顧不上了,他們拚命打馬飛奔,隻希望能夠活著衝出這片丘陵地帶。

終於有二百多名騎兵衝過了遊擊隊的火力網,逃了出去。

徐大龍早已經堵死了他們的退路,就在日軍的騎兵脫離了遊擊隊的火力網之後,他們剛剛鬆了一口氣,迎麵又有四挺輕機槍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衝在前麵的數十個日軍官兵當即被打下馬來。

此時,遊擊隊的大隊人馬又從後麵追了過來。

剩餘的日軍騎兵當中,官職最高的是日軍的一個大隊長。看到遊擊隊再次包圍了過來,他忽然扔下了手中的馬槍,拔出了馬刀,就站在原地。

殘餘的日軍官兵們看到這種情景,也紛紛扔掉了手中的馬槍,拔出了馬刀。

他們希望能夠跟對方像古代武士一般進行一場白刃格鬥,此時的日軍官兵心中都充滿了一種悲壯的情感,他們就騎在馬背上,等著敵軍靠近。

看到敵軍停火了,遊擊隊員們漸漸的包圍了上來。

孫德勝看到殘餘的日軍擺出一副騎兵對決的架勢,頓時來了興趣。

在他的胸中也湧動著一股激情,很希望能夠跟日軍進行一場暢快淋漓的白刃格鬥。

他騎上了戰馬,拔出了馬刀,大聲吼道:“弟兄們!全體上馬,準備衝鋒。”

徐大龍看到他這個樣子,不由得感到好笑。他可是清楚遊擊隊的騎兵,很少進行馬上格鬥訓練,若跟日軍交鋒,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

再說了,在這熱兵器時代,還像古代騎兵一樣去白刃格鬥,十分好笑。

徐大龍笑道:“孫德勝,你乾什麼?進攻個屁呀!彆廢話,趕緊把他們乾掉。”

說著他就端起了一挺輕機槍,朝著日軍大隊長就是一頓掃射。

遊擊隊的官兵們機槍、步槍朝著日軍猛烈開火,很快就徹底消滅了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