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長收到了電報之後,就讓李長水給徐大龍發了電報,說他們會密切關注這些日軍的動向,隨時會向徐大龍進行通報。

不久以後,訊息傳來了。那股日軍兜了一個圈子,繞道前往臨高城了。

這一次他們是吸取了上次軍列被襲擊的教訓,首先來了個聲東擊西,而且,不敢再乘坐軍列,而是征集了大批的車輛,利用夜間行軍前往臨高城,來補充日軍第32師團的兵力。

接到了李長水發來的電報之後,徐大龍決定先發製人,首先去攻擊這支補充給日軍第32師團的兵力。

正在這時,徐大龍接到了旅長的電報,交給了馬武山遊擊隊一項必須完成的任務。

原來,日軍經過空中偵察,發現了總部後勤機關所在地,調集了重兵發動了進攻。

旅長奉命率領部隊進行阻擊,掩護總部後勤機關轉移。

這一次戰鬥的規模很大,八路軍出動了旅部直屬隊、69團、第70團、獨立團、補充第一團、第二團,依托著山地構築了防禦陣地,正在與日軍激烈交火。

八路軍各部英勇頑強,經過浴血奮戰,打退了日軍的多次進攻。

日軍出動了轟炸機,八路軍冇有防空武器,損失慘重,其中僅僅獨立團就傷亡了三百多人。

旅長要求徐長龍率領馬武山遊擊隊奔襲日軍在虞城的機場,打掉日軍的空中支援。

說實在話,對於馬武山遊擊隊來說,目前最要緊的事情是打掉日軍給守備第32師團補充的兵力。

如果任由日軍守備第32師團得到補充,將會給馬武山根據地帶來巨大的威脅。

可是徐大龍毫不猶豫地首先去執行了旅長佈置的任務。

日軍第二航空隊在山西主要有四大野戰機場,分彆是太原、虞城、候馬和臨汾。

這次日軍的轟炸機就是從虞城機場起飛的。

徐大龍接到了旅長的電報,立刻和孫德勝率領著馬武山特戰中隊、騎兵第1、2、3中隊、摩托車中隊連夜前往虞城機場。

徐大龍等人拚命趕路,到了機場的外圍之後,見到了早已經等在這裡的旅部敵工科科長李長水。

簡短的寒暄過後,李長水就介紹了虞城機場的敵情。

日軍的機場在虞城的東郊,距離城東門隻有3km,機場有日軍的守備隊一個加強中隊,大約兩百五十餘人,兵力倒不是很多。

可是,城裡駐紮著日軍野戰第108師團的師團部、師團直屬隊第215旅團、憲兵司令部等兵力將近兩萬人,還不包括黃協軍第三師的一個旅。

由於機場近在咫尺,戰鬥打響後,如果不能儘快地解決戰鬥,日軍很快就能夠趕來增援,遊擊隊不僅無法完成襲擊機場的任務,還有遭到日偽軍圍攻,全軍覆冇的危險。

徐大龍也冇有多想,就和李長水等人一起,悄悄地接近了日軍的機場,進行偵察。

日軍的機場右側是一片建築群,有機庫、燃料庫、彈藥庫以及官兵的宿舍等建築物,靠近機場跑道的地方,是日軍機場的指揮塔台。

徐大龍等人肉眼可見,在日軍的停機坪上,就停放著六七十架日軍的飛機。在跑道上,還停放著日軍的值班飛機,不少日軍的空軍人員在機場上活動。

機場的四周拉著鐵絲網,周圍埋設著大量的地雷。

機場的周圍有六座日軍的崗樓,可以看到上麵架設著九二式重機槍,上麵有哨兵在站崗。

機場周圍地勢平坦,要想隱秘地接近機場十分困難。

最糟糕的還不是這些,在機場周圍還有日軍的高射機槍陣地。這些高射機槍射程極遠,在兩千米的距離都有殺傷力,即使遊擊隊想用迫擊炮進行攻擊,也無法進入有效的射程。

徐大龍詢問了日軍機場外圍地雷埋設的情況,李長水說這件事情還不清楚,隻是在虞城活動的地下黨的情報員,說有百姓在機場外圍踩中地雷被炸死,可以斷定這裡埋設了地雷,其他的就不清楚了。

要想打掉日軍的機場,十分的麻煩。遊擊隊可以使用火炮進行遠程攻擊,可是他們根本就無法進入火炮的射程,就會被日軍發現。

如果夜間進行攻擊,看不清機場上麵的目標,攻擊的效果會很差,恐怕無法完成重創日軍機場的任務。

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能夠衝進日軍的機場,在機場裡麵用手雷、炸藥,完成摧毀日軍的軍用飛機和對機場的破壞任務。

要想從日軍的機場大門進入機場就更加困難了。

徐大龍看到在機場的大門附近有日軍的一個崗樓,崗樓的前麵還有用沙袋構築的兩處機槍火力點,強攻很難進入。

以徐大龍帶來的馬武山遊擊隊的兵力和火力,如果不顧及日軍高射機槍的殺傷,攻下日軍的機場不成問題。

關鍵的問題是這裡距離日軍的大部隊太近,留給他們的時間最多隻有20分鐘,如果強攻的話,20分鐘是不可能完成這個任務的。

徐大龍考慮再三,製定了一個作戰計劃,這個計劃從開始到完成隻有15分鐘的時間,必須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完成整個摧毀日軍機場的任務。

聽完了徐大龍的計劃之後,李長水認為可行,不過,他認為為了計劃順利地執行,建議把時間推遲到黃昏,這樣更容易接近日軍的機場。

可是,如今獨立團和八路軍其他的官兵們正在與日軍浴血奮戰,眼看著機場上日軍的轟炸機正在加油和安裝炸彈,很快就將起飛去轟炸了。

徐大龍當機立斷,決定立刻開始行動。

在機場的東麵崗樓上的日軍哨兵,十分無聊地在那裡站崗。

這裡的日軍重兵雲集,從來冇有遭遇過襲擊,因此哨兵的警惕性也冇有那麼高。

這時,陽光正從東麵射來,哨兵感到很刺眼,於是目光就望向其他的地方,偶爾用手搭涼棚向遠方眺望。

突然,他似乎看到了什麼,就在他手搭涼棚,仔細地觀察的時候,就發現遠處出現了大隊的騎兵。,正朝著機場方向快速地靠近。

日軍的哨兵急忙拉響了警報。

穀彍

日軍機場的指揮官從指揮塔台的玻璃窗向外眺望,看到了敵軍大隊騎兵正在靠近。

他急忙拿起電話,向城裡的日軍求援。

日軍的機場上亂作一團,崗樓上的高射機槍開始掃射了起來,日軍的守備部隊也紛紛進入了陣地,防止敵軍繼續靠近。

遊擊隊的官兵們看到日軍的高射機槍火力猛烈,放慢了進攻的速度。

為了減少傷亡,隊員們跳下戰馬,分散開來朝著日軍的機場方向接近。

日軍機場指揮官看到敵軍的數量眾多,正在逐漸地向機場逼近。

他十分焦急,不斷地打電話催促援軍儘快到達。

就在戰鬥打響後的第七分鐘,從虞城方向開來了大量的摩托車,上麵滿載著日軍的官兵。

機場上的日軍守軍看到來了援軍,十分高興,急忙打開了大門,讓日軍的增援部隊進入機場。

日軍的摩托車隊迅速地駛進了機場,進入機場之後分散開來。

日軍機場的指揮官從塔台上看到,這些新來的日軍行動有些詭異,他們冇有到東麵的前沿陣地上增援日軍守備部隊,卻各自散開,朝著機場塔樓和停機坪上的那些飛機開了過去。

守衛機場的日軍的中隊長看到來了援軍,他跑了過來迎接援軍,準備給他們分配守衛的任務,看到這種情形也有些疑惑了起來。

正在這時,來到了日軍中隊長麵前的摩托車上麵的日軍官兵,用輕機槍朝著他打了過來,中隊長當場斃命。

最後進入大門的三輛摩托車上的日軍官兵朝著大門口的警衛開火了,他們首先擊斃了門口站崗的衛兵,將手雷投進了日軍的機槍掩體裡麵,然後就有幾名隊員從崗樓的後門衝進了崗樓裡麵,消滅了裡麵的日軍。

這些人當然就是馬武山遊擊隊摩托車中隊的隊員們,隊長就是王炮。

自從他上次在作戰時,小腿負傷,子彈傷著了骨頭,走路有些一瘸一拐的,當步兵中隊長已經不方便了。

徐大龍讓他自己挑選,他覺得摩托車對自己的胃口,比騎馬還舒服,於是就當了摩托車中隊的中隊長。

按照事先製定的作戰方案,王炮率領著三十多名遊擊隊員,衝進了日軍的機場指揮塔樓,去消滅裡麵的日軍機場指揮人員,一部分遊擊隊員從背後向日軍的防禦陣地發動攻擊,一部分遊擊隊員專門去消滅日軍的高射機槍陣地。

王炮等人僅僅用了兩分鐘消滅了機場指揮塔樓底層的日軍,然後在指揮塔樓梯的後麵安裝了炸藥,點燃導火索後就退出了指揮塔,衝向了停地坪上的日軍的飛機。

來到了日軍飛機的下麵,他們把早已經拴好繩子的手雷,捆在起落架上方靠近機腹的地方,然後迅速撤離。

幾秒鐘之後,機場上發生了猛烈的爆炸,指揮塔樓被徹底夷平,三十多架日軍的飛機被炸燬。

王炮等人也不戀戰,上了摩托車立刻就衝出了機場的大門,去跟徐大龍等人會合,整個戰鬥的時間把握得十分精確,僅僅用了不到15分鐘。

此時,對日軍機場造成的破壞已經很嚴重了,可是徐大龍並不甘心。

此時日軍已經冇有了高射機槍,徐大龍指揮著遊擊隊員們抓緊時間,將九二式步兵炮向前推進了500m,由他親自指揮,朝著日軍油料庫和彈藥庫的方向一陣猛轟。

他們一連打出了二十多發炮彈,終於引燃了機場的油料庫,大火沖天而起,接著就發生了爆炸,整個機場的建築群變成了一片火海。

徐大龍已經遠遠地看到日軍的援軍開了過來,他立刻指揮著遊擊隊員們把火炮裝上馬背,迅速撤離。

他們跑出了幾分鐘以後,機場上又傳來了巨大的爆炸聲。

這是日軍的油料庫著火後,油料點燃了日軍的彈藥庫,引爆了裡邊的彈藥,彈藥的爆炸又摧毀了那些機庫裡的飛機。

就這樣,整個機場被徹底的摧毀了。

日軍的大隊人馬來到了機場,看到機場的慘狀,怒不可遏。

一部分乘坐著摩托車的日軍官兵就朝著遊擊隊撤退方向追了過去。

徐大龍等人跑了一陣之後,忽然停了下來,調過身來打擊追來的日軍。

日軍的官兵們剛開始時一腔熱血,一定要追上逃走的遊擊隊。

當他們看到遊擊隊停下來的時候,這才發現自己已經遠離了日軍的步兵大隊人馬,總共不過九輛摩托車,不到30人,而敵人的數量足足有數百人。

日軍的指揮官傻眼了,立刻下令撤退。

可惜已經晚了,此時他們所處的地方並不是在公路上,雖然地勢平坦,可是一樣是坑坑窪窪的,摩托車根本跑不起來。

這樣的地形對於遊擊隊的騎兵來說卻如履平地,他們迅速就將這夥日軍包圍了起來。

經過了短暫的戰鬥,全殲了這夥日軍,還繳獲了七輛完好的摩托車。

這次遊擊隊襲擊機場,消耗了很多的彈藥,時間倉促,冇有獲得什麼繳獲,有了這些摩托車和日軍官兵們的武器彈藥,總算是彌補了一點損失。

徐大龍等人迅速撤離,在脫離了日軍的視線之後,繞了一個大彎前往晉城方向,準備打擊日軍為第32師團補充的兵員。

徐大龍、李長水等人在行軍的途中短暫停留,將摧毀日軍機場的情況,發電報向旅長做了彙報。

在太行山八路軍的防禦陣地上,李雲龍和趙剛等人心情都很惡劣。

連日來,他們打退了日軍十幾次的進攻。如今的獨立團已經鳥槍換炮了,裝備精良,彈藥充足,可是他們的傷亡仍然很大,主要的傷亡不是來自敵軍的進攻,而是日軍的轟炸機造成的。、

他們冇有防空武器,遇到敵機的轟炸隻能分散躲避。

可是日軍的指揮官十分狡猾,他們為了迫使獨立團的官兵們留在陣地上,就在日軍飛機轟炸的同時,不管可能遭到日軍轟炸機的誤傷,向獨立團的陣地發動了進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