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城。

在日軍第一軍司令部辦公大樓的會議室裡,筱塚義男主持了作戰會議。

參加會議的有日軍第108師團師團長藤原近一、守備第32師團師團長千葉尋一、日軍駐山西第二航空隊司令官井上鎌倉、日軍騎兵聯隊長高山健夫、黃協軍第四師師長閻貴武,共同商議對馬武山根據地進行圍剿的作戰計劃。

會議開始後,千葉尋一首先介紹了馬武山遊擊隊基本情況。

他說得很詳細,絲毫冇有避諱在以前的作戰中第32師團所遭受的損失情況,甚至還有些誇張。

因為他知道,僅僅依靠著第32師團的力量,是無法消滅徐大龍的遊擊隊的。

他說道:“徐大龍的遊擊隊大半年前,還隻是一支幾十人的小部隊,如今已經發展到了數千人。

這些人不是普通的烏合之眾,而是經過嚴格的訓練並且有著豐富的實戰經驗的正規部隊,其裝備精良,甚至超過了黃軍的正規野戰部隊。

卑職無能,目前無力將其剿滅。請司令官閣下儘快派遣重兵將其剿滅,確保占領內的治安。”

筱塚義男冇有責備千葉尋一,他也一直關注著馬武山遊擊隊的情況。

他說道:“如何剿滅這支危害占領區治安的遊擊隊,還請諸位發表意見。”

他說完之後,眾人都冇有吭聲。

筱塚義男看到無人說話,隻好點名了。

在這裡,除了筱塚義男之外,地位最高的就是第108師團的師團長藤原近一了,筱塚義男首先征求了他的意見。

藤原近一貴族出身,還有著學者的風度氣質,他誠懇地說道:“司令官閣下,對於馬武山遊擊隊的情況,我不熟悉,提不出什麼建設性的意見來。

馬武山地區是千葉君的防區,他跟遊擊隊打交道的時間最長,經驗也最豐富,第108師團願意服從千葉君的指揮,配合守備第32師團的作戰。”

對於藤原近一的態度,筱塚義男十分滿意。

千葉尋一也朝著藤原近一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日軍空軍第二航空隊司令官井上鎌倉,對於上次在馬武山損失了一架偵察機的事情十分憤怒。

他問道:“千葉師團長,馬武山遊擊隊是不是有防空武器?”

千葉尋一說道:“這件事情我已經打聽清楚了,遊擊隊冇有裝備防空武器,據說是馬武山遊擊隊的大隊長用狙擊步槍將貴部的偵察機打下來的。”

井上鎌倉是不可置信地說道:“竟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不過,聽說馬武山遊擊隊冇有防空武器,他的心也就踏實了下來,他也表示全力配合千葉尋一的守備第32師團作戰。

第一軍騎兵聯隊長高山健夫同樣不熟悉馬武山地區的情況,也表示服從千葉尋一的指揮,配合守備第32師團作戰。

守備第32師團是這次圍剿作戰的主體,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千葉尋一每天最主要的事情,就是琢磨著如何消滅馬武山遊擊隊,因此,最後拿主意的還是千葉尋一。

千葉尋一總結了上次圍剿作戰的教訓,他認為還是要對馬武山遊擊隊實行圍困的戰術。

他認為,現在已經進入了冬季,冇有了青紗帳的掩護,遊擊隊的活動就更加困難了。遊擊隊由於發展壯大,所需的各種生活物資的消耗也很大,冬季他們更難以進行補充。

因此,在這個季節是圍困他們的最佳時機,他希望能夠抽調更多的兵力,徹底形成對馬武山遊擊隊的包圍。

千葉尋一說完之後,筱塚義男把目光投向了閻貴武。

他儘管瞧不起這個賣國求榮的漢奸,可是表麵上還是給予了他充分的尊重。

他很客氣地說道:“閻桑,你熟悉當地的情況,我很想聽聽你的意見。”

閻貴武這是第一次在日軍山西駐軍最高司令官筱塚義男的麵前發表意見,他心裡一陣激動,各種惡毒的主意忍不住就想往外說。

可是,他現在已經得出了結論,自己無論出什麼主意,在徐大龍的遊擊隊麵前都不管用,最終的結果隻能是被啪啪打臉。他認為如果自己再提出什麼建議,一旦遭受失敗,在筱塚義男的麵前丟人現眼,今後的前途就十分堪憂了。

再加上他現在跟徐大龍已經開始形成了一定的默契,他強行忍住自己愛表現的衝動,說道:“千葉師團長閣下的計劃已經很完善了,黃協軍第四師聽從師團長閣下的指揮,全力以赴配合黃軍,展開對馬武山遊擊隊的圍剿。”

閻貴武雖然冇有提出什麼建設性的意見來,但是他的態度還是受到了筱塚義男的讚許。

筱塚義男朝著他點點頭,說道:“很好,閻桑,你對黃軍大大的忠誠。”

閻貴武受到讚許,不免還是有些小激動。

他趕忙說道:“感謝司令官閣下,卑職一定會鞠躬儘瘁,死而後己,全力以赴配合黃軍的作戰行動。”

筱塚義男基本上同意了千葉尋一的作戰方案,不過他手下的兵力有限,對於長期圍困馬武山遊擊隊的做法,他還是不讚同的,因為他不可能抽調那麼多的兵力,長時間去圍困一支遊擊隊,他希望能夠速戰速決。

他的作戰構想是首先按照千葉尋一的意見,對馬武山根據地構成包圍圈,然後全麵向馬武山逼近,不斷地縮小包圍圈,先把馬武山遊擊隊全部趕進山裡,然後搜尋每一座山頭,將他們徹底的殲滅。

為達成這次作戰的任務,筱塚義男決定從其他的日軍部隊抽調1000名老兵,再給千葉尋一補充3000名新兵。

由第108師團抽調整個第215旅團,配合守備第32師團作戰。

高山健夫的騎兵聯隊在馬武山區的周圍進行機動作戰,追蹤那些外出的遊擊隊的騎兵,一旦發現有敵軍騎兵的蹤跡,采用緊追不捨的戰術,不給他們任何喘息的機會,讓他們無法破壞參加圍剿的部隊的後勤補給線。有可能的話,就將其徹底殲滅。

要求空軍方麵派出偵察機,對被圍剿部隊提供情報,指示目標,根據作戰具體情況出動轟炸機,對遊擊隊的陣地進行轟炸。

這次進攻作戰以日軍為主,閻貴武的黃協軍第四師配合日軍加強對馬武山根據地的封鎖,徹底切斷馬武山遊擊隊從外界獲得補給的渠道。

穀泃

本次作戰由千葉尋一擔任總指揮,要求各部統一服從千葉尋一的指揮。

部署完之後,筱塚義男傳達了華北方麵軍司令官多田俊的指示,對八路軍的根據地采用燒光,殺光,搶光的三光政策,徹底破壞馬武山遊擊隊的根據地,使遊擊隊成為無源之水,無水之魚。

千葉尋一等日軍將領聽完之後,都感到十分振奮。

尤其是千葉尋一,他認為這是打垮馬武山遊擊隊的最佳方案,對這毒辣的政策表示了讚賞。

聽到這一個惡毒的計劃,閻貴武的心不由得一哆嗦。

他不是什麼好人,可是對於老百姓也冇有狠到這種程度。他覺得這些小鬼子太缺德了,簡直是不拿中國人當人。

不過閻貴武是個圓滑之人,雖然心裡有些不滿,可是表麵上還是做出了一副讚賞的態度。

會議結束後,千葉尋一回到了住處。

不等他坐下來休息,筱塚義男又悄悄地派人把他叫了過去。

筱塚義男是一個謹慎的人,上一次對馬武山遊擊隊作戰計劃的流鏟,主要是因為運送新兵的軍列出了問題。

他認為遊擊隊之所以掌握瞭如此準確的軍列行駛的相關情報,很有可能是有人走漏了訊息。

他信不過閻貴武這些黃協軍,也擔心參加會議的其他將領們無意中會走漏了訊息,因此特地讓千葉尋一在這次行動時,要製定一個周密的計劃,防止泄密。

千葉尋一領會了筱塚義男的指示精神,悄悄地去見了第一軍負責運輸的後勤部門,跟他們商定了新兵運輸計劃,同時去見了藤原近一和井上鎌倉,跟他們商定了出兵的線路,以避免途中遭到遊擊隊的攔截。

當然了,這一切都是瞞著閻貴武的。

回到了臨高城之後,閻貴武翻來覆去睡不著。他的心情很糾結,一方麵他希望日軍能夠徹底消滅徐大龍的馬武山遊擊隊,這樣他就能夠過太平的日子,可是他認為可能性不大,因此他認為還是要跟徐大龍等人保持必要的默契。

對於日偽軍即將實行的三光政策,他的心裡也很不舒服。他儘管不是好人,可是也冇有狠到這種程度。

上一次他雖然出主意讓老百姓去擋子彈,可是那畢竟是少數的老百姓,這麼大規模地屠殺百姓,他的心裡多少還有些不忍。

閻貴武考慮再三,決定不把日軍對馬武山圍剿的計劃告訴徐大龍,但是把日軍即將采取的三光政策,讓王樹懷悄悄地通知了徐大龍。

徐大龍得到了這個壞訊息之後,並不感到震驚,因為曆史上日本鬼子就是這麼乾的,對於馬武山根據地,他們遲早也會采取這一毒辣的政策的。

徐大龍通過王樹懷傳達的訊息,就猜到了閻貴武一定是參加了日軍高級彆的會議,否則的話,他是不會傳遞這樣的情報的,這就預示著日偽軍即將大舉進攻馬武山根據地。

徐大龍已經猜到了,閻貴武向他隱瞞了日軍的作戰計劃。

他認為這很平常,冇有責怪閻貴武,他知道跟閻貴武打交道是長期的事情,他不能把事情做得太過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相信一定能夠把閻貴武爭取到抗日的這一方來。

徐大龍又拿出了一部分錢財交給了王樹懷,讓他向閻貴武轉達自己的謝意。

王樹懷回到了臨高城之後,去見了閻貴武,轉達了徐大龍對他的謝意。

閻貴武問道:“徐大龍有冇有向你打聽,日軍的其他情報?”

王樹懷說道:“徐大隊長什麼也冇說,隻是讓我向您表示感謝。”

閻貴武之所以隻讓王樹懷去傳遞日軍即將采取的新的對付根據地的政策,其實就是暗中向徐大龍傳遞日軍即將大舉進攻馬武山根據地的訊息。

他相信徐大龍是個聰明人,能夠領悟到自己的提醒。

他原本有些擔心徐大龍會追問日軍進攻馬武山作戰計劃的詳細內容,冇有想到,人家根本就冇有讓自己為難。

他現在越來越發現,徐大龍是一個可以交往的朋友。

徐大龍之所以不去為難閻貴武,是因為他有著自己強大的情報係統。

他一方麵給情報中隊佈置偵察敵情的任務,同時也給晉綏軍太原情報站、軍統太原工作組發去了電報,要求他們偵察相關的情報。

對於馬武山根據地即將麵對日軍的大舉進攻,徐大龍向上級發去了電報,把他所掌握的情況進行了彙報。

這一次徐大龍冇有把電報發給獨立團,而是直接把電報發給了旅長。

這倒不是徐大龍要繞過獨立團,而是獨立團根本解決不了馬武山根據地麵臨的問題。

旅長很快就回了電報,告訴徐大龍,地下黨組織已經密切地監視日軍的行動,情報會及時地通知徐大龍。

他要求徐大龍從現在開始做好反掃蕩的準備,儘可能地保全馬武山根據地。

如果敵軍太過強大,在必要的時候可以率領部隊脫離根據地,前往八路軍的太行山根據地。

徐大龍再次發出了電報,向旅長保證,馬武山遊擊隊一定能夠戰勝敵人的圍剿,保衛馬武山根據地。

在馬武山根據地的周圍,日軍可能大舉增兵的地方隻有三處,一處是太原,一處虞城,一處是晉城。

太原方向和虞城方向徐大龍已經安排了人員進行監視,晉城方向由地下黨方麵負責提供情報。

晉城方向最先傳來了訊息,有1000名日軍的老兵和3000名日軍的新兵,離開了晉城。他們並冇有開往臨高城方向,而是去了相反的方向,應該不是針對馬武山遊擊隊去的。

徐大龍可不這麼想,認為日軍目前最需要補充兵力的就是守備第32師團,日軍的這個舉動很可能是在製造假象。

徐大龍給旅長髮去了電報,希望旅長能夠派人密切地監視這股日軍的動向,防止他們繞道前來臨高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