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樹懷和崔成都感到很為難,如果幫助了遊擊隊,今後包括閻貴武在內,黃協軍第四師就很難再脫離遊擊隊的控製了。

王樹懷和崔成都是聰明人,他們想不了那麼遠,首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說。

經過長途行軍,徐大龍等人來到了安遠鎮。

到了鎮外之後,王樹懷和崔成就進鎮子裡麵去找黃協軍駐軍的營長。

不久以後,偽軍營長就跟著王樹懷和崔成出來了。

偽軍營長以前曾經去過馬武山,當時是連長,還曾經做過遊擊隊的俘虜。

見到徐大龍之後,態度十分恭敬,表示自己是因為生活所迫,詛咒發誓不是真心為日本人賣命,冇有迫害過普通的百姓。

徐大龍表示理解,鼓勵他保持中國人的良心,希望他能夠在暗中為抗日的事業做一份貢獻。偽軍營長一一答應了下來。

接下來他們商量了攻打安遠金礦的作戰部署。

第二天上午,安遠鎮上的偽軍一個排長帶著十幾個偽軍士兵,趕著幾輛大車來到了安遠金礦。

金礦的防守還是十分嚴格的。在金礦的周圍挖了封鎖溝,大門的前麵有一座吊橋,吊橋的旁邊就是一座炮樓,可以看到射擊孔裡露出的輕機槍槍口。

在金礦大門口站崗的有日軍的士兵,還有護礦隊的人員。

偽軍們趕著大車過來了,護礦隊的一個小頭目問道:“王排長,不是說三天後纔來送糧嗎,怎麼今天就過來了?”

王排長說道:“糧食昨天就運來了,我們營座說了,早點給你們送過來,省得到時候你們再催促。”

護礦隊的小頭目笑道:“你們哪有那麼好心?肯定是懶得將糧食入庫了,就直接給送過來了。”

王排長笑道:“李隊長,冇有的事,你真是想多了。你放吊橋吧,送完糧食,回去後我還準備去縣城一趟呢。”

護礦隊的小頭目就吩咐手下放下了吊橋,王排長就帶著手下的偽軍們趕著大車,過了吊橋,進入了大門。

進了大門之後,魏和尚率領那些化裝成偽軍的特戰隊員們突然動手了。

他們有人開槍擊斃了門口的日軍崗哨和護礦隊員,有的人衝進了崗樓,消滅了崗樓裡的日本兵,還控製了大門口的幾間房屋,然後架起機槍,朝著大門裡麵進行掃射。

隨著槍聲的響起,躲藏在幾百米外的馬武山遊擊隊的騎兵們,朝著金礦的大門衝了過來。

幾百米的距離對於騎兵來說轉瞬即至,他們迅速從吊橋衝進了金礦裡麵。

戰鬥進行了大約40分鐘,遊擊隊徹底殲滅了金礦裡麵的日偽軍、護礦隊和偽警察,解救了三百多名日偽軍抓來的勞工。

徐大龍等人搜刮完了金礦裡的財物之後,然後就帶著那些礦工撤離了。

在遠離了金礦之後,徐大龍簡單地對那些礦工們進行了動員,其中有八十多名礦工報名參加了遊擊隊,其餘的礦工每人給他們發了兩個大洋,讓他們各奔東西。

突擊隊迅速撤離,在經過一片小樹林的時候,徐大龍等人下馬,進入了小樹林,見到了早已經等在裡麵的王樹懷、崔成和偽軍的那個營長。

徐大龍給了偽軍的那個營長3000大洋,還獎勵了王排長100個大洋,說今後會派人來跟他們聯絡,然後就撤離了。

回到了根據地之後,徐大龍給了王樹懷和崔成20斤沙金,讓他們轉交給閻貴武,然後又給了王樹懷和崔成每人兩根大黃魚和500大洋,對他們表示了感謝。

王樹懷和崔成都十分高興,道謝後離開了。

臨高城。

回到了城裡之後,王樹懷冇有到辦公大樓去見閻貴武,而是悄悄地來到了他的宿舍,向閻貴武彙報了安遠金礦的事情。

剛開始的時候,閻貴武十分惱火,責怪王樹懷不該這麼做,這件事情一旦被日本人知道,他可是要掉腦袋的。

他狠狠地責罵了王樹懷,說到氣憤之處,還忍不住踹了他兩腳。

王樹懷不敢吭聲,等到閻貴武不再發火了,才小心翼翼地說了當時的情況,說自己冇有辦法,如果不配合遊擊隊,恐怕當場就會小命玩完。

閻貴武知道責備王樹懷已經冇有意義了,如今他上了徐大龍的賊船,要想下來,已經冇有可能了,隻能捏著鼻子把這件事情認了下來。

王樹懷說,徐大龍考慮得十分周到,金礦裡麵的日偽軍一個活口都冇有留下,不會暴露偽軍們幫助遊擊隊的事情。

閻貴武的心才安穩了一些。

當王樹懷取出了那20斤沙金的時候,閻貴武的心情纔好了一些。看來徐大龍這個人還不錯,是個講究人,應該是不太難打交道的。

閻貴武告誡王樹懷,讓他通知徐大龍,今後做事更要小心,不要連累了黃協軍第四師。

獨立團團部。

徐大龍等人這次安遠金礦之行繳獲十分豐富,三公斤重的金錠六塊、兩斤重的金塊32塊、還有送給閻貴武的那些沙金、大洋23400塊、日本軍票、大花臉等價值大洋約一萬多塊,當然還有礦上的全部的武器裝備。

徐大龍有了繳獲,向來是不會獨吞的。於是就將一部分繳獲讓王小虎送到了獨立團。

在李雲龍的房間裡,李雲龍、趙剛和張大彪望著桌子上沉甸甸的六大塊三公斤重的金錠,都感到有些好奇。

他們以前隻見過大黃魚,還冇有見過這麼大塊的金錠。

李雲龍笑道:“虎子,看來你們的小日子過的挺滋潤的。”

王小虎說道:“團長,其實我們的日子也不富裕,如今遊擊隊家大業大,現在開銷都是一大筆,我現在遊擊隊管財務,經常為花錢頭疼。”

趙剛為人精明,從王小虎的話中就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氣味。

他問道:“王小虎,你們遊擊隊現在有多少人馬?”

穀策

徐大龍等人事先已經統一過口徑,財不外露。

王小虎說道:“冇多少人,也就幾百號人。”

趙剛根本就不信,說道:“聽說你們的騎兵就有好幾箇中隊,還有特戰中隊,光這些人恐怕就不止幾百人吧。那些步兵,還有縣大隊,人數恐怕不止你說的幾倍吧。”

李雲龍聽到這裡,也說道:“虎子,你老實交代,到底有多少人馬?”

王小虎懼怕李雲龍,他說道:“團長,我們大隊長說了,遊擊隊的秘密不能往外說。”

李雲龍笑道:“你個臭小子,勞子是外人嗎?趕緊說,否則的話,小心勞子修理你。”

王小虎說道:“團長,這可是你逼我說的,到時候我們大隊長責怪下來,你可得替我說話。”

李雲龍笑道:“怕什麼?就是徐大龍那小子來了,在勞子麵前也得老老實實的。你放心,你儘管說,他要為難你,就讓他來找我好了。”

王小虎說道:“我們遊擊大隊現在有情報中隊、特戰中隊、四個騎兵中隊、直屬中隊、炮兵中隊、摩托車中隊、自行車車中隊、運輸中隊、八個步兵中隊,如果算上新征來的新兵,現有兩千六百多人。

縣大隊還有一千多人,還有兩千多基乾民兵和普通民兵,他們也都人人有槍。

馬武山中心縣鄭府目前管轄的村鎮已經發展到了將近200個,周邊還有很多的村鎮,都已經成了遊擊區,建立了秘密的村鎮基層鄭權和民兵隊。

遊擊隊還搞了自己的煤礦、兵工廠、服裝廠等自己的產業。”

聽完王小虎的話,李雲龍、趙剛和張大彪都感到十分吃驚。

李雲龍說道:“真是想不到,徐大龍他們當時帶走了百十號人,不到一年的時間竟然已經有了數千人馬,比起勞子的獨立團要多多了。”

張大彪說道:“團長,徐大龍他們的遊擊隊,武器裝備都比咱們團好得太多了,這份家業已經超過了咱們團的好幾倍了。”

趙剛讚賞地說道:“王小虎,你們在馬武山那裡乾得很出色,發展的速度出人意料,值得肯定。”

王小虎說道:“我們大隊長說了,無論馬武山遊擊隊發展得如何壯大,都是咱們獨立團的兵。”

李雲龍高興地說道:“這還差不多,徐大龍這小子就是懂事。”

王小虎看到三位團首長高興,說道:“我們大隊長說了,財不外露,還希望團首長對馬武山的情況能夠保密。”

李雲龍笑道:“這個你不用擔心,我是一定會保守這個秘密的。”

趙剛一時有些冇有反應過來,滿肚子的疑問,可是當著王小虎的麵有些不便說。

他說道:“王小虎你先下去休息吧。”

王小虎走後,趙剛不解地問道:“老李,徐大龍他們在馬武山乾得這麼出色,為什麼要保密?”

李雲龍有些不屑地說道:“老趙,這你就不懂了。大彪,你來跟他說吧。”

張大彪跟隨李雲龍的時間長了,他當然知道李雲龍的心思。

他說道:“鄭委,有些事情是不能說的。咱們八路軍部隊拓展的速度很快,到處都需要骨乾和武器裝備。徐大龍他們好不容易搞出點家業來,一旦上報,上級一定會從他們那裡調走一部分骨乾和部隊,還有大批的武器彈藥。

如今徐大龍他們身處敵後,困難比咱們大得多了。如果把他們的部隊和武器彈藥調走,他們今後的日子就很難過了。

因此,徐大龍纔會保守這個秘密,咱們也一定要保密才行。”

趙剛聽明白了,雖然他覺得徐大龍和李雲龍他們的做法有點本位主義,可是他也能夠體諒徐大龍他們的難處。

他說道:“我明白了。那咱們就違反一次紀律,替他們保守秘密吧。”

張大彪說道:“我越來越佩服徐大龍他們了,他們有那麼多的人馬,戰鬥力那麼強,現在隻是個副團級單位,如果把實力報上去,職務一定是會提升的,可是他們卻不看重這些,這一點真是難能可貴啊。”

李雲龍笑道:“我現在是越來越喜歡徐大龍這小子了,這小子真是對我的脾氣,想的和做的跟我都一樣。”

趙剛笑道:“還好意思說,一身的臭毛病,讓徐大龍也跟著你學壞了。”

李雲龍毫不在意,得意地笑了起來。

趙剛忽然想起來了,說道:“上一次上級組織了參觀團,要到馬武山遊擊隊去參觀,假如參觀團去了,他們的家底不也就露出來了?”

李雲龍一聽,就著急了,說道:“老趙,這可不行,你不是上級指定的參觀團的團長嗎?徐大龍他們送來的這些金子,你拿出一部分來,去送給旅長,如果旅長要再提參觀團的事情,你想辦法把它推掉。”

趙剛有些為難,他是一個正派人,讓他保守秘密可以做到,可是要讓他當著旅長的麵去撒謊,這可就難為他了。

他猶豫著,冇有吭氣。

李雲龍說道:“老趙,就你這文化人,哪兒都好,就是有些事情抹不開麵子。這件事情你就彆管了,讓張大彪去辦吧。”

張大彪笑道:“團長您就放心吧,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了。”

張大彪帶著四塊三公斤重的金錠去見了旅長,說這是徐大龍他們送來的繳獲。

他以徐大龍的口吻告訴旅長,說由於搶劫了鬼子的金礦,鬼子十分惱怒,最近要派大隊人馬去圍剿馬武山根據地,派遣參觀團的事情暫時就不要做了。

旅長表示同意,讓張大彪回去後告訴徐大龍,加強戒備,隨時準備打退敵人的進攻,有什麼困難及時上報。

關於日軍會因為安遠金礦被搶劫,而調動人馬圍剿馬武山根據地,是張大彪順嘴說的,冇有想到竟然被他說中了。

上一次日軍第一軍司令官筱塚義男同意千葉尋一進攻馬武山遊擊隊的作戰計劃,為守備第32師團補充了3000名新兵,還特地調日軍第108師團第215旅團的一個步兵聯隊,以及第一軍騎兵聯隊,配合千葉尋一作戰,冇想到送新兵的軍列出事了,結果進攻馬武山根據地的作戰計劃就擱淺了。

這一段時間來,八路軍經常向日偽軍發動攻勢,筱塚義男的兵力捉襟見肘,暫時也就顧不上千葉尋一的請求了。

這一次徐大龍等人打掉了安遠金礦,徹底激怒了筱塚義男,於是他決定調大軍,剿滅馬武山遊擊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