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曲播放的是優美的華爾茲,徐大龍和楚韻兒在舞池當中優雅地做了一個起勢。

兩人從初始的凝思靜立,起舞前的造型就給人們留下了大方優雅的印象。

開始時,徐大龍也是按照標準的舞步,引領著楚韻兒,動作如行雲流水,飄逸舒展,充分演繹出了舞蹈的韻味。

這個時候,徐大龍的高大挺拔,楚韻兒的頎長婀娜,整體上給人們帶來的觀感,更加舒展流暢。人們顯然冇有想到,他們的舞姿竟然如此優美,不禁爆發出熱烈的掌聲。

徐大龍步履矯健,轉、甩、開、合、擰、圓、曲,行雲流水若飛龍若鳳舞。

楚韻兒舞姿輕靈,身輕似燕,如花間飛舞的蝴蝶,如小巷間的晨曦,似荷葉尖的圓露,步步蓮花淸雲曼妙。

忽然,兩人靜立如山,雙目互視,閃現出情侶間深情的愛戀。隨即,舞步奔放,旋風般地在舞池中穿行。

徐大龍舞得興起,索性將楚韻兒托舉起來,在空中旋轉。楚韻兒舒展雙臂,舞裙圓轉,就像一朵盛開的牡丹,在空中飄舞。

這一幅美景將所有人都看的目馳神迷,忘記了鼓掌。

舞蹈結束了,兩人做了優雅的結束動作,然而人們還沉浸在剛纔的畫麵中。

此時的徐大龍目光堅定,楚韻兒臉上洋溢著幸福和快樂,兩個人並肩而立,宛如金童玉女一般。

片刻之後,眾人才反應過來,爆發出了熱烈的鼓掌和喝彩聲。

王代表十分欣喜,覺得徐大龍給八路軍爭了麵子。

八路軍的女乾部目光中充滿了崇敬,一雙小手拍得通紅。

魏和尚依舊是用力拍著巴掌,發出了有些煞風景的啪啪聲。

參謀長看到徐大龍完美地化解了跟馬公子等人之間尷尬的局麵,也感到十分的欣慰,臉上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李坤原本也擔心徐大龍出醜,看到徐大龍如此的厲害,高興地在那裡一個勁地拍巴掌。

晉綏軍裡那些跟徐大龍熟悉的人,對於徐大龍的表現也十分欣賞,他們在那裡不停地叫好助威。

馬公子等人本來是想讓徐大龍出醜的,冇有想到最後丟人的是他們自己。

他們留在這裡實在是尷尬,於是就灰溜溜地離開了。

舞會結束以後,楚韻兒把徐大龍和魏和尚送了回去。

楚韻兒走後,魏和尚伸出大拇指,說道:“龍爺,你就是牛,什麼都牛。”

楚韻兒回到家裡,母親還冇有睡覺,在那裡等著她。

母親問道:“韻兒,這就是你跟我們提起的那個徐大龍?這個人還真不簡單呢。”

楚韻兒高興說道:“我大龍哥不僅打仗厲害,唱歌跳舞樣樣都行,我就冇有見過像他那麼優秀的人。”

母親說道:“你是不是喜歡上他了?”

楚韻兒嬌羞地說道:“母親你彆瞎說,他是我哥哥的好朋友,我跟他也隻是普通朋友。”

楚韻兒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她現在也拿不準徐大龍到底是個什麼態度。

在這一瞬間,她想起了徐大龍不給自己回電報的事情,心裡多少有些不愉快。

母親是瞭解楚韻兒的,她的寶貝女兒貌美如花,無論家世還是才學,都是上上之選,追求她的人排成了長隊。

可是楚韻兒從來冇有對彆人這樣的態度,明顯的就是對這個名叫徐大龍的人產生了情愫。

母親有些擔憂,因為徐大龍畢竟是地下黨方麵的人,跟楚韻兒屬於不同的派彆,如果他們之間走得太近,會引起很多的麻煩的。

母親想勸說自己的女兒,可是現在她也不想破壞她的心情,而且這件事情該如何勸說,她自己也冇有想好,她準備等到跟楚韻兒的父親商量過後,再做打算。

她慈愛地說道:“韻兒,你也累了,趕緊去休息吧。”

夜幕降臨了,窗外的月光,如水般地傾瀉在了房間裡。

楚韻兒倚在床頭,回想起徐大龍那強壯的手臂,自己就如同小鳥一般在空中飛舞的情景,臉上充滿了笑意。忽然她的臉紅了起來。

八路軍辦事處。

舞會結束之後,王代表也十分興奮,一邊走還一邊哼著舞曲。

八路軍女乾部很高興地說道:“徐大隊長他的舞跳得真好,他不僅是一個抗日英雄,想不到還是一個全才呢。”

王代表高興地說道:“徐大龍今天的表現出乎了我的意料,想不到他是如此的優秀,咱們八路軍藏龍臥虎,人才濟濟,一定會越來越興旺的。”

回到了辦公室之後,他起草了一封電報,講述了今天的事件始末,對徐大龍大力推崇,說他在統一戰線工作上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王代表把電報交給了女乾部,讓她發給總部。

獨立團團部。

李雲龍接完了旅長的電話,笑道:“大龍這小子,什麼都行啊,還會跳舞。那個楚雲飛的妹妹是怎麼回事?跳舞就跳舞吧,乾嘛還摟著個娘們?”

趙剛說道:“老李,你說的這叫什麼話?徐大龍跟楚雲飛的妹妹楚小姐跳舞,這很正常,交誼舞本來就是兩個人一起跳,看你說得那麼難聽。”

張大彪笑道:“團長,你是該好好地學學文化了。旅長不是說了嗎,大龍兄弟這是進行統戰工作,可不是為了什麼摟著娘們跳舞。”

李雲龍說道:“張大彪,好像你小子多有文化似的,鬥大的字裝不了幾籮筐,還敢在這兒教訓我?”

張大彪笑道:“再怎麼著我也比你強,咱們趙鄭委要求學文化,我可是帶頭學習的,現在我差不多都能看報紙了。”

趙剛說道:“是啊,老李,這方麵參謀長可比你進步得快,你要跟徐大龍學學,能文能武才行。”

李雲龍笑道:“哎呀,真奇了怪了,徐大龍這小子怎麼什麼都行呢?”

二戰區長官部。

在招待所裡,魏和尚繪聲繪色地講著大隊長跟楚韻兒跳舞的情景,說氣得那個什麼馬公子臉色跟豬肝一樣。

遊擊隊員們都很好奇,圍著魏和尚問東問西。

魏和尚講得眉飛色舞,卻冇有注意到林雪瑩的臉色已經變得蒼白了。

穀蒴

林雪瑩很羨慕楚韻兒,她在為自己的身世傷心。當初一步走錯,進了軍統,結果等於披上了一身枷鎖,就連追求愛情的權利都受到了製約。

可是她也感到慶幸,假如不是自己成為了軍統人員,在太原工作組工作,也不可能認識徐大龍。

她正在默默地想著自己的心事,徐大龍走了進來,他說道:“雪瑩,我請你吃飯、看電影。”

林雪瑩十分開心,跟著徐大龍離開了。

魏和尚和眾人都羨慕地望著大隊長的背影,一個分隊長說道:“咱們大隊長真是牛,楚小姐和林小姐都是天仙一般的人物,都喜歡咱們大隊長。”

魏和尚說道:“咱們大隊長當然厲害了,就是戲裡說的那個什麼董永。”

一個分隊長說道:“中隊長,這你就冇文化了。天仙配裡的七仙女嫁的是老實巴交的董永,咱們大隊長可比那董永強100倍。”

魏和尚把眼一瞪說道:“你們纔沒文化呢。彆在這兒扯淡了,趕緊回去學文化,今天晚上考試,誰考不及格,看我不收拾你們。”

徐大龍邀請林雪瑩一起去吃飯看電影,不僅僅是他喜歡這麼做,還有就是他不想引起楚韻兒的誤會。

當然了,還有八路軍辦事處王代表他們也提醒過徐大龍,不要跟楚韻兒走得太近,這樣做也是做給眾人看的。

冇有辦法,徐大龍如今的身份不同了,是一支強大武裝力量的負責人,時時處處都要想得多一些。

看完電影之後,徐大龍和林雪瑩找到了電影院的老闆,從他那裡買了一部備用的放映機,雖說是舊的,試驗了一下,還是能夠用的,然後又買了一些電影膠片。

他早已經答應過遊擊隊員們了,說回去放電影給他們看。前一陣作戰實在太緊張了,冇有顧上這件事情,這次終於可以完成他的承諾了。

楚韻兒是請了假來陪徐大龍的,可是徐大龍白天經常有事情要去做,於是她也就回到了辦公室上班。

這天,她一進辦公室,那些漂亮的小女兵們就圍了上來,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

一個小女兵說道:“韻兒,真冇想到,八路軍的徐長官跳舞跳得竟然那麼好,他一定是個富家公子吧。”

另外一個女兵說道:“一定是的,他家裡一定很有錢,要不然上哪兒學的跳舞?他說話很有水平,一看就是見過大世麵的。”

一個小女兵說道:“人家當然見過大世麵,帶著那麼多的人馬,打掉了上萬的鬼子和偽軍,當然是一個大人物了。”

一個小女兵不服氣地說道:“那不一樣的,很多會打仗的將軍們,一個字都不認識。

徐長官不一樣,他有文化,舞跳得那麼好,聽韻兒說,他唱歌唱得還特彆好呢。”

“韻兒,什麼時候你讓徐長官唱一首,讓我們欣賞欣賞。”

一個小女兵說道:“最好倆人合唱,韻兒唱歌可好聽了。”

楚韻兒聽到眾人誇讚徐大龍,她滿心歡喜,說道:“大龍哥就是一個天才,他啥都會,他寫的歌詞好美哦。”

一個小女兵說道:“聽你說,徐長官會寫歌,你給我們唱一首吧。”

楚韻兒說道:“現在是上班時間,不太好吧。”

小女兵跑過去關上了房門,說道:“你小聲唱,沒關係的。”

楚韻兒輕聲唱了起來:“在靜靜的小河邊上,天空失去了最後的晚霞,一隊年輕的戰士,他們騎上駿馬,到前方去偵察……”

楚韻兒歌喉婉轉,將歌曲演繹得悠揚、動聽。

小女兵們一個個都聽呆了,有的甚至眼角都掛上了淚花……

礦業專家和兵工廠的技術人員終於到齊了,李坤又幫助徐大龍采購了一批軍用物資,徐大龍等人就要離開了。

楚韻兒過來給徐大龍送行,她依依不捨地送徐大龍出了汾東縣城。

徐大龍跟她道彆,楚韻兒忽然有些期盼地說道:“大龍哥,我去你們的遊擊隊行不行?”

大柳樹村。

這天晚上,幾個遊擊隊員在打穀場旁邊的兩棵樹上掛上了銀幕,還有兩個遊擊隊員在那裡擺弄放映機,有很多孩子們在那裡看熱鬨,

他們不斷地提出各種問題。

王小虎也說不太明白,對他們說道:“快回家去告訴你們家大人,今天晚上放電影,讓村裡的人們都來看。”

孩子們歡呼著跑進了村裡,一邊跑一邊喊:“放電影了,放電影嘍。”

晚上8點,天已經黑了下來,打穀場上一半坐著遊擊隊員們,另外一半坐著大柳樹村的老鄉們。

老鄉們大部分都冇有看過電影,就在那裡問村裡外出見過世麵的人,那人得意地跟他們炫耀,自己的一點點可憐的關於電影的知識。

大部分遊擊隊員也都冇有看過電影,聽到有人在那裡高談闊論,他們也都豎起耳朵聽著。

8:10,電影終於開始了,放映的是《feng雲兒女》。

當人們看到銀幕上出現碩大的人頭的時候,很多人都被嚇了一跳,

尤其是看到火車從鐵軌上朝著人們開過來的時候,幾乎所有的人都嚇得躲向了一邊。

有個膽小的孩子嚇得站起來就跑,等看到火車從銀幕上開過去之後,很多人都發現自己出了一身冷汗,他們都覺得好笑,都笑話那個膽小的孩子,卻忘記了剛纔他們自己是個什麼樣子。

遊擊隊員們儘管感到震驚,卻忍住了不發表議論。

老鄉們可不管那麼多,對於電影上的畫麵,時不時地發出驚歎聲。

漸漸的,人們都看進去了,開始為電影裡的主人公的故事所感染。

看到精彩的地方,人們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看到憂傷的地方,那些女人們也跟著一起抹眼淚。

放電影這件事情,在馬武山根據地引起了很大的轟動,成為了人們茶餘飯後熱議的話題。

高友田找到了徐大龍,說其他地方的百姓們都有意見,希望他們那裡也能放電影。

徐大龍就讓王小虎組織了一個放映隊,輪流到根據地各處去放映。

由於根據地的村鎮有一百多個,那些輪不上的地方都紛紛向縣政府提意見。

徐大龍看人們對電影如此的歡迎,於是就給縣鄭府一筆資金,讓他們想辦法出去采購。

這天下午,高友田來找徐大龍,他焦急地說道:“大隊長,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