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雪瑩感到十分的失望,不過她也冇有表現出來,總之是心情有些不愉快。

她感到有些疲憊,跟徐大龍說自己要回去休息了。

徐大龍說道:“雪瑩,你準備一下,晚上跟我一起出席晚宴。”

受到了徐大龍的邀請,林雪瑩心花怒放,原本有些蒼白的臉色一下子就紅潤了起來,一雙妙目望向了徐大龍,目光中充滿了熱切。

然而,她的眼神卻漸漸地暗淡了下來。

她輕咬著嘴唇,搖了搖頭說道:“這樣的場合,我是不方便公開露麵的。”

徐大龍想起來了,林雪瑩畢竟是軍統的特工人員,二戰區長官部的人大部分都跟太原很熟悉,如果林雪瑩在這種場合公開露麵,將來就無法在太原城潛伏了。

徐大龍感到有些遺憾,隻好決定帶著魏和尚去參加晚宴和酒會。

下午,徐大龍和魏和尚一起去洗了個澡,魏和尚是第一次出席這樣的場合,心裡不免有些緊張,問東問西的。

徐大龍笑道:“冇有什麼的,不過是吃頓飯參加個舞會而已。你是堂堂的抗日英雄,誰敢不正眼瞧你。”

話雖如此,魏和尚仍然感到有些緊張。

徐大龍說道:“少說話,多觀察,到時候跟著我就行了。

這時,王代表上次派的那個乾事又過來了,讓徐大龍和魏和尚一起去了他的辦公室。

王代表也有點緊張,要求徐大龍出席這次酒宴,是因為徐大龍戰功卓著,為了宣傳擴大八路軍的影響,促進統一戰線工作的需要。

他知道徐大龍的簡曆,是出自山村的一個普通的農民。

他認為徐大龍和魏和尚雖然打仗厲害,但是恐怕冇有參加過這樣的場合,恐怕會舉止不得體,被那些晉綏軍方麵的人看笑話。

因此他特地叫來了徐大龍和魏和尚,教他們一些參加赴宴和舞會的基本社交禮節,還叫來了一個麵貌清秀的八路軍女乾部,要教徐大龍學習最簡單的舞步,被徐大龍拒絕了。

王代表也認為這麼短的時間他也掌握不了交誼舞的技巧,於是叮囑徐大龍無論誰邀請都謝絕,他擔心徐大龍和魏和尚自尊心受傷,一再對他們說他們是抗日英雄,冇有必要在這些事情上一爭短長。

徐大龍一一答應了下來。

王代表仍然有些不放心,叮囑八路軍女乾部照顧好徐大龍和魏和尚,隨時提醒他們。

“滴滴,滴滴。”

正在這時,門外傳來了汽車的鳴笛聲。

八路軍女乾部走到窗戶跟前,向外看了一眼,說道:“楚小姐來了。”

楚韻兒是晉綏行政公署秘書長的女兒,八路軍辦事處的人當然是知道她的。

王代表疑惑地問道:“她來乾什麼?”

徐大龍站起來說道:“是來找我的。”於是走到窗戶跟前,推開了窗戶,向外招了招手。

他看到樓下停著一輛黑色的福特轎車,楚韻兒就站在轎車的旁邊。

今天的楚韻兒刻意地打扮了一番,冇有穿軍裝,而是穿著一襲長裙,看上去明**人,格外的引人注目。

看到徐大龍,她招手喊道:“大龍哥,我是來接你的,有事你先忙,我在這裡等你。”

徐大龍揮了揮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王代表不知道徐大龍什麼時候跟果府高官的女兒走得這麼近,眉頭不由得微微地皺了起來。

徐大龍帶著魏和尚告辭離開了。

王代表從窗戶裡看到徐大龍等人上了轎車離開後,對八路軍女乾部說道:“等到了宴會廳之後,你靠他們近一點,多觀察他們的情況,必要的時候提醒他們注意。”

6點整。二戰區長官部慶祝民果果慶酒宴準時召開了。

主持宴會的是晉綏公署負責人,發表了果慶賀詞,二戰區參謀長也講了幾句。

當他看到了宴會席上坐著的徐大龍的時候,他說道:“咱們二戰區所屬的八路軍,最近出了一位英雄,他率領著一支遊擊隊在敵占區與日寇浴血奮戰,屢次打退了日偽軍的進攻,殲滅了超過上萬的日偽軍。

他就是八路軍獨立團的馬武山遊擊隊隊長徐大龍,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這位英雄給我們大家發表演講。”

參謀長就帶頭鼓掌,會場上掌聲一片,同時也響起了嘈雜的議論聲。

很多人都聽說過徐大龍,大家都想看一看他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王代表一直在找機會來推薦徐大龍,他原本想著等到酒會開始之後,他帶著徐大龍到各個酒桌上去敬酒,趁機來進行宣傳。

冇有想到,二戰區參謀長竟然這麼給麵子,讓徐大龍當眾進行演講。

他很高興,可是馬上又緊張了起來,擔心徐大龍不知道如何麵對這樣的場麵,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恐怕會鬨出笑話來。

他很想上去提醒徐大龍,說些什麼,可是,現在的這種場合大家眾目睽睽地望著徐大龍,他就是想靠近也不方便了。

楚韻兒就坐在徐大龍的旁邊,她一邊鼓掌,一邊鼓勵徐大龍,說道:“大龍哥,你真棒,請你上去演講呢。”

楚韻兒冰雪聰明,她可知道當眾演講該有多麼大的壓力,她以前就曾經有過這樣的經曆,那是要經過不斷地鍛鍊才能夠變得成熟老練起來,因此她儘可能鼓勵徐大龍。

徐大龍發現楚韻兒雖然看上去一副大小姐的樣子,但是心地善良、聰明機靈,而且還善解人意,不由得對她又增添了一分好感。

徐大龍走上了講台,立正敬禮,說道:“女士們,先生們,馬武山遊擊隊在對日偽的作戰中取得了一些成績,這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是千千萬萬的遊擊隊員,浴血奮戰才能夠取得的。遊擊隊在馬武山與日偽軍浴血奮戰的時候,得到過二戰區長官部參謀長、作戰處李處長及其他各位長官的大力支援,晉綏軍三五八旅楚雲飛旅長也曾經與遊擊隊並肩作戰。

在這裡,我代表八路軍,也代表馬武山廣大的遊擊隊員,向二戰區各位長官,以及晉綏軍全體官兵表示衷心地感謝。

我的話講完了。”

說完,徐大龍立正敬禮,乾脆利落地結束了講話。

王代表原本緊張得手心都出汗了,擔心徐大龍詞不達意,甚至會鬨出笑話,冇有想到,徐大龍風度翩翩,講話大方得體,不僅不居功自傲,還宣傳了八路軍並且讚揚了晉綏軍,維護了統一戰線。

穀玡

這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也令他十分欣喜。

參加會議的晉綏公署以及二戰區長官部的人們,看到徐大龍高大威武,口齒清晰,大方得體,而且講話也不囉嗦,眾人都對他產生了一定的好感,會場上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

楚韻兒對於徐大龍精彩的表現感到欣喜,對他推崇自己的哥哥楚雲飛更感到高興,一雙白嫩的小巴掌在那裡使勁地拍著。

魏和尚對於徐大龍佩服得五體投地,在他的眼中,龍爺什麼都是好的。

他使勁地鼓掌,他的掌聲十分響亮,一個人就能頂十個人,引起了眾人的側目。他滿不在乎,繼續在那裡拍巴掌。

徐大龍回來後,楚韻兒伸出大拇指讚道:“大龍哥,你真棒。”

酒宴開始了,一輪酒過後,李坤來找徐大龍,帶著他四處轉悠,把他介紹給晉綏軍各方麵的實權人物。

王代表之所以要求徐大龍參加這個酒會,他也是想帶著徐大龍去認識一些實權人物,以便為馬武山根據地爭取利益。

看到李坤這麼做了,他覺得李坤的身份更加合適,覺得十分欣慰。

楚韻兒也想這麼做,由於父親的關係,她跟晉綏公署各位大佬都很熟悉,也想帶著徐大龍去四處轉轉,尤其是想帶著他去見見自己的父母。

徐大龍目前還冇有必要去跟晉綏公署打交道,再說了,他也不想跟楚韻兒去見她的父母。

他的內心深處還是想跟楚韻兒保持一定距離的,因此他就婉言謝絕了。

酒宴結束後,舞會就開始了。

王代表、八路軍女乾部、徐大龍、魏和尚和楚韻兒坐在一起。

楚韻兒以前跟徐大龍一起跳過舞,知道他舞技高超。

她今天刻意地打扮了一番,就是想跟徐大龍一起大秀舞技。

她邀請徐大龍下場跳舞,徐大龍卻不想在這方麵出風頭,尤其是跟楚韻兒一起,他擔心會引起他的父母和其他人誤會。

因此他推說酒喝多了,身體不適,婉言謝絕了。

楚韻兒很失望,徐大龍的表現破壞了她良好的心情,小嘴也撅了起來。

楚韻兒貌美如花,邀請她跳舞的人絡繹不絕,可是全都被她推掉了。

這時二戰區的參謀長走了過來,他跟徐大龍、王代表等人打了個招呼,然後邀請楚韻兒下場跳舞。

楚韻兒和參謀長共舞了一曲,冇有想到,參謀長跳舞的水平還真不低,徐大龍等人不由得讚歎了起來。

舞曲結束了,參謀長把楚韻兒送了回來,然後就離開了。

那位楚韻兒的追求者,就是那箇中校軍官,如今徐大龍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他是山西王的得力乾將之一,晉綏軍馬副司令的兒子,是一個著名的花花公子,目前正在大力追求楚韻兒。

他一直就等著邀請楚韻兒跳舞,可是看到楚韻兒一直冇有動,他也就冇有過來。

看到參謀長請楚韻兒跳了舞,於是他就走了過來。

馬公子殷勤地說道:“韻兒小姐,請賞光跳一支舞吧。”

楚韻兒顯然是很不喜歡他,尤其是不願意讓徐大龍覺得她跟這位馬公子有什麼關係。

為了避免他再次糾纏,她不耐煩地說道:“我已經邀請了我大龍哥了。”

馬公子碰了一鼻子灰,卻不敢得罪楚韻兒。

看到她身邊的徐大龍,就把怒火發到了他的身上。

馬公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徐大龍,嘲諷地說道:“他也會跳舞?一個翻山溝的土八路,會跳大神還差不多。”

這時還有兩個年輕的軍官走了過來,看得出他們是馬公子的狐朋狗友,其中一個說道:“馬公子!我跟你看法不一樣,土八路會跳舞,他們會陝北大秧歌,扭啊扭的還挺好看的。”

說到這裡,這幾個傢夥一起笑了起來。

八路軍的女乾部看不下去了,她剛想說什麼,卻聽見王代表咳嗽了一聲,用眼神製止了她。

女乾部也是個機靈聰明的人,她明白了過來,有楚韻兒在這裡,根本用不著她來出頭。

果然,楚韻兒氣憤地說道:“馬公子!還有你們幾個,簡直是不可理喻,趕緊走開。”

說到這裡,楚韻兒望著徐大龍,說道:“大龍哥,我請你跳舞。”

徐大龍不想參與這些爭風吃醋的事情,他微微搖了搖頭,冇有吭氣。

看到徐大龍不跟楚韻兒跳舞,馬公子等人認為他們說中了,徐大龍就是個山裡的土八路,根本就不懂跳舞,於是更加囂張了起來。

馬公子大聲地喊叫了起來:“各位各位,這位八路的遊擊隊長,要給大家表演陝北的大秧歌,大家鼓掌歡迎。”

他的兩個跟班也跟著一起起鬨。

參謀長看到這邊鬨騰了起來,不由得皺起了眉頭,知道這是馬公子等人在挑釁徐大龍。

可是這些年輕人之間的事情,他也不便插手。

王代表認為馬公子鬨得太過分了,他剛要站起來說上幾句,就看到徐大龍站了起來。

他朝著楚韻兒十分紳士地做了一個邀請的動作。

楚韻兒眉開眼笑,急忙站了起來,把手伸給了徐大龍。

馬公子等人冇想到徐大龍竟然真的敢跟楚韻兒一起去跳舞,而且看樣子好像還不外行,不由的有點兒發懵。

楚韻兒是公認的美女,今日又刻意地打扮了一番,她一出場,頓時引起了大家的矚目。

經過了剛纔馬公子等人的折騰,眾人也都起了好奇心,想看看這位來自馬武山的遊擊隊長是否真的會跳舞。

於是當舞曲響起的時候,其他的人竟然都冇有下場,把舞池就留給了楚韻兒和徐大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