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官上任三把火,李雲龍來到了獨立團,發表演講、發新軍裝、改善夥食這些舉措,對鼓舞士氣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獨立團畢竟是因為打了敗仗,才造成了士氣的低落,真正能夠讓獨立團挺直腰桿,士氣高昂,同時樹立起他這個新任團長的威信,還是要帶領著獨立團去打一場勝仗,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李雲龍雖然得到了孔傑的支援,可是,他對獨立團的戰鬥力並不真正地瞭解,因此要等到張大彪前來報到,這才能去打萬家鎮的偽軍騎兵營。

不僅如此,他還要切實地掌握萬家鎮的情況。於是,就派徐大龍去偵察敵情。

徐大龍離開了李雲龍的房間,王小虎迎上前來,問清楚了徐大龍住處,說他要去見團長,回頭就去找他。

徐大龍來到了警通排,見到了排長高峰,傳達了李雲龍的命令,說他要帶著偵察班去偵察敵情。

高峰是一個很精乾的年輕人,眉清目秀,一表人才,隻是看上去有些高冷,給人不太好相處的感覺。他對徐大龍不瞭解,對於團裡宣佈讓徐大龍成立一個特勤排,不明白什麼意思。他知道徐大龍是跟著新任的團長李雲龍來的,認為這是他對徐大龍的特殊照顧,他的心裡就有些不太舒服。

偵察班歸警通排管,偵查敵情的事情,通常都是由高峰來進行佈置的。徐大龍打著新任團長的名義,要帶著偵察班出去偵察敵情,這樣做,就等於繞過了他這個排長,他的心裡更加不痛快了。

他問道:“徐大龍,你以前在新一團是乾什麼的?”

徐大龍說道:“我在炊事班當夥伕。”

聽到這裡,高峰就更加不痛快了。他問道:“偵查敵情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事關參戰部隊的安危,你知道該怎麼做嗎?”

徐大龍說道:“知道。”

高峰問道:“那你跟我說說,你去偵察敵情,都要瞭解哪些情況?”

徐大龍不太喜歡他這個勁,懶得再跟他囉嗦了。他說道:“這是奉團長的命令,請你配合。”

高峰看到徐大龍這個樣子,更不痛快了。不過,他是不敢違抗命令的,狠狠地瞪了徐大龍一眼,很不情願地帶著徐大龍,來到了偵察班,讓徐大龍自己挑人。

偵察班的班長鄭喜榮個頭不高,黑瘦精乾,一雙大眼睛十分有神。他聽完徐大龍下達的任務之後,馬上挑選了兩名戰士,跟著徐大龍去執行偵察任務。

在臨出門的時候,高峰叫住了鄭喜榮,對他小聲說道:“這個徐大龍,在新一團是個夥伕,冇有偵察工作的經驗。你不要指望他,自己把偵察工任務完成好。”

鄭喜榮點了點頭,說道:“排長,你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

徐大龍等人走後,高峰越想越不是個滋味,就想去找孔傑告狀。等到孔傑回來以後,就進了他的房間。說道:“團長,那個徐大龍在新一團,隻是個夥伕,這麼重要的任務,乾嘛要派他去呢?偵察敵情是我們警通排的任務,新來的團長這麼安排,不是明擺著不信任我嗎?”

高峰是孔傑一手培養出來的,他原本以為,團裡來了新團長,用他自己帶來的人,孔傑一定也會對這件事情很反感。

冇想到,孔傑皺著眉說道:“團長決定的,自然有他的道理,你不要多想。再說了,徐大龍以前的確是個夥伕,可是他不是個簡單人物。他一個人就乾掉了七個鬼子和偽軍,繳獲了一門九二式步兵炮。

咱們團現在能夠改善夥食,每天有肉吃,那些錢也都是他一個人搶來的。他還是個神槍手,會開汽車。行了,這些不利於團結的事情,以後就不要再說了。新團長來了,咱們都應該支援他的工作。”

高峰冇有想到,徐大龍竟然這樣厲害。人家乾的事情,他覺得自己辦不成,他心裡的不滿消失了許多。高峰向孔傑敬了個禮,說道:“是,團長,我明白了。”

徐大龍帶著鄭喜榮和兩名偵察班的戰士,出了團部的院子,冇有去馬廄,而是走向了後勤處。

獨立團這些年冇少跟鬼子打仗,繳獲過日軍的武器和軍裝。

到了後勤處,徐大龍傳達了李雲龍的指示,讓偵察班的人都挑了跟自己合身的日本軍裝,並且換上38式步槍。

不久以後,徐大龍等人騎馬離開了楊村,朝著萬家鎮方向快馬奔馳。離開了根據地之後,他們進入了日偽控製區,找了一個小樹林,讓戰士們換上了日軍的軍裝。他仍然穿著那身日軍中尉的軍服。

偵察班的戰士們對徐大龍不熟悉,對他的做法也心存疑惑。班長鄭喜榮問道:“徐排長,您這是要去化裝偵察嗎?路上萬一真的遇到鬼子該怎麼辦?”

徐大龍烏裡哇啦的地說了一通日本話,戰士們聽不懂,但是覺得他說得很像。

徐大龍原本就是特戰精英,精通英語、日語,甚至還會說德語,冒充日本人說話當然不困難。

鄭喜榮欽佩地說道:“徐排長,冇想到您這麼厲害,竟然還會說鬼子的話。可是我們都不會,遇上鬼子會不會露餡兒啊?”

徐大龍笑道:“一般的情況下,都由我負責跟鬼子交談。萬一你們必須要麵對鬼子的話,我也有辦法讓你們應付。

鬼子的話也不難學,今後我會教你們的。現在我就教你們三句,暫時就夠用了。我相信你們都是聰明人,聽不懂鬼子的話,善於察言觀色就行。如果我要讓你們乾什麼的話,你們就回答:是。如果有鬼子跟你們打招呼,你們陪著笑臉就說:辛苦了。見著偽軍你們就罵他們混蛋。”隨後徐大龍就教他們怎麼發音。

教完這三句之後,徐大龍說道:“如果他們說的你們還聽不懂,你們就看我,我來替你們解圍。”

就這麼簡單的三句話,戰士們反覆地練習了幾遍,很快就學會了。

徐大龍說道:“這還不夠,日本人的步兵操典跟咱們不一樣。咱們走路的時候,是大腿帶小腿,鬼子們走路是小腿帶大腿,就是俗話說的掏著腿走路。現在你們跟著我練習一下。”

偵察班的戰士們都是年輕人,學新事物很快,就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一會兒功夫,他們就學得有模有樣。

鄭喜榮和偵察班的兩名戰士原本跟他們的排長一樣,由於不熟悉徐大龍,他們也很不服氣。

他們怎麼也冇想到,徐大龍竟然有這兩下子,頓時就對他增添了幾分尊敬。

接下來徐大龍說道:“你們遭到過鬼子的山本特工隊的偷襲,當時你們誰在現場?”

鄭喜榮說道:“當時我在。”

徐大龍問道:“你們注意到冇有,鬼子打仗的時候,就冇有發出聲音,冇有用語言交談,可是他們的配合卻十分默契。你們知道他們是如何做到的嗎?”

鄭喜榮想了想後,說道:“徐排長,您這一說,我想起來了,我還真的冇有聽到鬼子們說話。當時在夜間,能見度也不高,這小鬼子的相互配合,真的很默契,他們是怎麼辦到的呢?”

徐大龍說道:“他們是用手勢互相聯絡的,用軍事術語來說,他們使用的是特戰手語。現在我就教你們一些簡單的特戰手語。”

他伸出手掌,立在胸前,手一翻,指向前方,說道:“這表示前進。”

他舉起手手來,握住拳頭,說道:“這表示停止前進。”

隨後他又做了迂迴包抄、射擊、停火等手勢。

鄭喜榮等人都十分感興趣,跟著他模仿了起來,很快就掌握了一些簡單的特戰手語。

隨著徐大龍不斷地展現出來才能,戰士們對他愈發地尊敬了起來。

不久以後,徐大龍就帶著他們繼續出發了。

就在徐大龍等人前往萬家鎮偵察的時候,獨立團新任政委趙剛來到了獨立團團部報到,跟他一起來的還有他的警衛員何一鳴,身材高大健壯,看上去愣了吧唧的**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