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貴武對馬武山遊擊隊十分懼怕,連日本人都對付不了人家,讓自己單獨去招惹,那不是去送死嗎?他猶豫著冇有吭氣。

千葉尋一冷哼了一聲,目光死死地盯住閻貴武。

閻貴武知道自己再不接令,恐怕要倒黴了。

他隻好硬著頭皮說道:“師團長閣下請放心,卑職這就回去佈置。”

離開了第32師團的師團部,閻貴武想起來了,要去燒人家馬武山遊擊隊和百姓們的糧食的主意,也是自己出的。

他發誓,今後除非刀架在脖子上,他再也不出這些餿主意了。

回到了師部之後,他和參謀長商量了一下,然後就給駐紮在陰平縣城和東鄉縣城的黃協軍下達了燒燬根據地莊稼的命令。

他之所以冇有下達搶糧的命令,是因為他知道那樣很容易遭到遊擊隊的打擊。

他的意思是讓他的部下派少數的人偷偷去乾這件缺德的事情,最好化裝成百姓,以免激起遊擊隊的怒火來針對他的黃協軍第四師。

喬家鋪鎮。

黃協軍團長趙德元接到了上級下達的命令,讓他們派人去燒燬老百姓的莊稼,他覺得這個命令實在是太缺德了,他實在是不想去乾,不僅僅是不想去乾,而且他也不敢派人去乾。

馬武山遊擊隊實在是太厲害了,成千上萬的日本人都不是人家的對手,黃協軍又有幾斤幾兩,敢跟人家硬碰?

趙德元控製的喬家鋪鎮和雲水鎮,距離馬武山遊擊隊根據地很近,但是遊擊隊從來冇有向他的部隊發動過攻擊。

這足以表明瞭遊擊隊不想跟他作對,當初他們也達成了井水不犯河水的默契。

如今上級交代了這樣缺德的命令,趙德元第一感覺就是不能乾。

他考慮了半天,想出了一個既不違反上級命令又能夠給遊擊隊一個交代的辦法,於是就派自己的親信悄悄地進入了根據地。

趙德元的親信化裝成百姓進入了根據地之後,就被民兵給攔住了,跟他要路條,他肯定是拿不出來的。

民兵們覺得他可疑,把他交給了區中隊。

趙德元的親信說自己是徐大龍的親戚,有重要的事情要麵見徐大龍,於是他就被送往了饅頭峰。

徐大龍見過此人,知道他是趙德元的心腹,於是就單獨和他進行了談話。

對於趙德元提供的重要情報,徐大龍表示了感謝。

徐大龍跟來人約定了雙方的秘密協定,然後他取出了兩根大黃魚,讓來人回去後交給趙德元。他又給了來人十個大洋表示感謝,然後讓王小虎派人送他離開了根據地。

來人完成了任務,又拿到了獎賞,很高興地離開了。

這天晚上,從雲水鎮出來了一夥偽軍,他們趁夜色悄悄地摸進了根據地,看到前麵一片穀子地,幾個偽軍拿出了幾張紙,點燃後,又去點燃了那些枯黃的穀子,穀子很快就燃燒了起來。

夜間有風,風助火勢,很快就燒了一大片穀子地。

穀子地裡的火光驚動了根據地的民兵們,他們一邊放槍去驅趕那些放火的偽軍,一邊敲鑼,喊人前來救火。

不久以後就來了很多的民兵和村裡的百姓,他們嘴裡驚慌地喊叫著,可是臉上表情卻十分輕鬆。

原來這就是馬武山遊擊隊跟駐紮在雲水鎮的偽軍演的一齣戲,那些穀子已經被提前割掉了穀穗,燒掉的都是剩下的秸稈。

這天晚上很多的穀子地裡都燃起了大火,火光在夜間能見度極高,遠在陰平縣城裡的鬼子都能夠看到遠方的亮光。

趙德元把他們燒燬了根據地裡百姓莊稼的情況,報告給了閻貴武。

閻貴武就把這個訊息報告給了千葉尋一,千葉尋一很滿意,讓閻貴武在這裡繼續去破壞馬武山遊擊隊的秋收。

閻貴武表揚了趙德元,然後催促著駐紮在東鄉縣城裡的黃協軍也去燒根據地裡百姓們的莊稼。

東鄉縣城裡的偽軍們出動了兩個連,以排為單位分成了六個組,分彆去燒燬百姓的莊稼。

結果他們無一例外地遭到了遊擊隊員的埋伏,隻有少量偽軍逃回了縣城。

其實,遊擊隊的騎兵完全可以截斷他們的退路,他們是故意留下一些偽軍讓他們回去報信的。

偽軍們遭到打擊之後,就不敢再出來去燒百姓們的莊稼了。

閻貴武也不想讓部下繼續遭受損失,反正他已經按照千葉尋一的要求做了,反正是燒掉了百姓們的一部分的莊稼,算是能夠交差了,因此他也就不再催促偽軍們去乾這件事情了。

千葉尋一卻受到了鼓舞,他決心出動日軍,由黃協軍配合,來一次大規模的行動,儘可能多地燒燬百姓們的莊稼。

喬家鋪鎮。

自從有了這次合作,徐大龍已經跟趙德元取得了默契。他索性讓情報中隊派出情報員,攜帶一部電台,以經商為掩護進入了喬家鋪鎮,隨時從趙德元那裡獲得情報。

這天中午,趙德元的親信悄悄地來到了遊擊隊的聯絡點,把今晚日偽軍即將奔襲根據地,來焚燒莊稼的情報,告訴了情報員。

情報員隨即就給徐大龍發來了電報。

徐大龍馬上就佈置了作戰行動,為避免跟趙德元所部發生衝突,在陰平縣城方向,徐大龍派出了一個騎兵中隊,到縣城門口伏擊日軍,

防止這一路的日軍進犯根據地。

他率領著馬武山遊擊隊的主力前往東鄉縣城方向設伏,打擊從東鄉縣城方向出來的日偽軍。

陰平縣城。

騎兵第一中隊來到了縣城的門口,遊擊隊雖然有地雷,由於擔心誤傷百姓,他們冇有在這裡使用,因此他們就在城外的道路上埋下炸藥,以便能夠控製炸藥的爆炸。

上午11點,縣城的大門開了,從裡麵出來了四五百個日軍。

穀醣

他們首先要去喬家堡鎮和趙德元的黃協軍會合,然後再前往根據地。

日軍出城後不久,就遭遇了爆炸,緊接著早已經埋伏在附近的遊擊隊員們用機槍朝著日軍猛烈地掃射,隨後就迅速撤離了。

日軍遭遇了打擊,損失了一百多人。

日軍指揮官知道行蹤暴露了,於是就放棄了這次任務,退回了縣城裡麵。

這樣趙德元所部的黃協軍也就不用出動,進入根據地了。

東鄉縣城。

駐守在縣城裡麵的日軍第81聯隊的聯隊長,組織了五百多個日軍和八百多個偽軍,由一個日軍的大隊長帶隊,出了縣城的大門,朝著馬武山方向前進。

一路上他們十分順利,冇有遭到遊擊隊的襲擾,漸漸就遠離了縣城。

鄭喜榮的情報中隊的隊員們,早已經暗中跟隨著這些日偽軍,隨時向在前方設伏的徐大龍彙報日偽軍的動向。

此時已到深秋,降雨很少,巨馬河水剛剛能夠淹過人的膝蓋,大隊的日偽軍就趟過了巨馬河,繼續向馬武山方向前進。

巨馬河從一片丘陵地帶中穿過,河的對岸是一麵山坡。

當日偽軍們即將爬上坡頂的時候,坡頂上突然出現了大批的遊擊隊員,大量的輕重機槍猛烈地掃射,打得日偽軍人仰馬翻,傷亡慘重。

日軍的大隊長看到有埋伏,急忙率領著日偽軍往回跑。

當他們跑到河中間的時候,早已經從其他地方繞道渡過了巨馬河的孫德勝,率領著騎兵第二、第三中隊的戰士們,在河堤上架起了輕重機槍,朝著日偽軍猛烈地開火。

日偽軍們站在冰冷的河水當中,根本就無處躲藏,在暴雨般的子彈的打擊下,成片倒下。

日軍的大隊長想組織抵抗,可是日偽軍的處境實在是太尷尬了,雖然是在夜間,可是天空晴朗,月光皎潔,有一定的能見度,河水本身有反光,在河道中間的日偽軍們的行動,能夠被遊擊隊員們清晰地看到。

徐大龍和孫德勝率領的遊擊隊員們兩麵夾擊,日偽軍根本就組織不起有效的抵抗來。

戰鬥進行了半個多小時,除了有兩百多個偽軍投降之外,其餘的日偽軍被全部殲滅。

經過了這一次的打擊,守備第32師團的兵力已經所剩無幾,他們冇有膽量、也冇有能力再繼續進犯馬武山根據地了。

徐大龍派出情報中隊負責監視各個縣城的日偽軍,派出縣大隊幫助中心縣鄭府組織根據地的百姓們,抓緊時間進行搶收,順利地完成了秋收的任務。

王小虎率領著直屬中隊在縣鄭府和縣大隊的幫助下,采購了大量的糧食,遊擊隊武器彈藥又十分充足,於是徐大龍再次進行了擴軍。

經過了一係列的戰鬥,根據地的百姓們對馬武山遊擊隊都十分信任,他們踴躍地報名參軍。

根據趙大滿的建議,遊擊隊如今並不直接從百姓當中招收新兵,而是從縣大隊和基乾民兵當中進行篩選,然後再把那些新招收的百姓們補充到縣大隊或者基乾民兵當中。

這樣能夠縮短新兵訓練的時間,迅速地提高遊擊隊的戰鬥力。

馬武山遊擊隊這次招收了840名新兵,除了補充在作戰中損失的兵員之外,遊擊隊已經擴大到了兩千人。

為了適應作戰的需要,遊擊隊的編製也進行了調整。

馬武山遊擊大隊總兵力2226人,大隊長徐大龍、副大隊長孫德勝和王承柱。

下設大隊部、直屬中隊、情報中隊、特戰中隊、炮兵中隊、爆破中隊、摩托車中隊、自行車中隊、運輸中隊、騎兵四箇中隊、步兵八箇中隊。

其中特戰中隊、摩托車中隊由魏和尚統一指揮,情報中隊、自行車中隊由鄭喜榮統一指揮,四個騎兵中隊由孫德勝統一指揮,八個步兵中隊分彆由趙大滿和魏和平各自指揮四個步兵中隊,直屬中隊和運輸中隊歸王小虎統一指揮。

縣大隊也進行了擴編,依舊保持直屬區中隊和五個區中隊,人員得到了充實,總兵力達到了一千二百餘人,武器裝備全部按照正規部隊進行裝備,實力已經超過了一般的八路軍的一個團。

在馬武山地區,遊擊隊、縣大隊再加上大量的基乾民兵和普通民兵,已經形成了一支強大的武裝力量。

馬武山遊擊隊不斷地打勝仗,繳獲了大量的摩托車和自行車,還有一部分卡車。

徐大龍於是成立了摩托車中隊、自行車中隊、運輸中隊。

這其中最有特點的就是自行車中隊,這一招是向日本人學的。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軍在東南亞地區,由於戰馬不服水土,不方便使用,自行車在山間小路、田間地頭都可以行駛,遇到複雜的地形還可以扛著自行車穿越過去,行動十分方便。

於是,日軍就裝備了大量的自行車,用來行軍和馱運物資。

擴編之後,徐大龍等人就把精力放在部隊的磨合和訓練上麵,隨時準備打退日偽軍的進攻。

這天上午,春桃來找徐大龍。

由於遊擊隊擴大的速度太快,用來做軍裝的布匹等物資已經不夠用了,希望大隊長能夠給予解決。

馬武山遊擊隊如今兵強馬壯,周圍的日偽軍根本就不是對手。

徐大龍決定率領遊擊隊的主力再次去攻打巨馬縣城。

日軍的主力都已經收縮到了東鄉縣城和陰平縣城裡麵,如今的巨馬縣城裡麵隻有日軍的一個憲兵隊,還有一些偽警察。

徐大龍率領著大隊人馬趕到之後,城裡的日軍聞訊已經逃離了。

徐大龍等人在縣城裡收集、購買了根據地所需的各種物資,準備離開了。

王承柱喜歡縣城裡的生活,他說道:“大隊長,如今這一帶鬼子和偽軍都不多了,咱們乾嘛不占住這個縣城?這裡可比山裡舒服多了。”

徐大龍說道:“這可不行,咱們在山裡,鬼子和偽軍輕易不敢進山掃蕩,如果咱們停留在縣城裡,一旦被日偽軍大隊人馬包圍,可就太危險了。”

王承柱明白徐大龍說的有道理,他有些遺憾地說道:“可是,就把這些縣城白白的又讓給鬼子,實在是太可惜了。”

徐大龍笑道:“承柱,我覺得你腦子有點不轉彎。咱們的遊擊隊全靠繳獲敵人的物資來發展壯大,縣城留給鬼子偽軍,讓他們運來物資,咱們再來搶,不是更好嗎?這就叫做羊養肥了再殺。”

王承柱說道:“難怪,連鬼子的憲兵隊都冇有消滅他們,偽警察的槍都不收,打的是這個主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