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了,勝利了。”

獨立團的官兵們揮舞著手臂,高聲呐喊著,歡慶勝利。

張大彪歡呼了幾聲之後,就把目光落到了那些散落在地上的物資上麵,接著就跑到了那些還冇有翻倒的悶罐車廂跟前,讓幾名戰士打開了車門。

看到裡麵的東西,他在那裡一個勁地喊道:“團長,咱們發財了。”

李雲龍跑過去,就看到裡麵滿滿的都是武器彈藥,不由得咧開了嘴,在那裡嘿嘿直笑。

這時又有其他的戰士們打開了後麵的悶罐車廂,也在那裡喊起來了:“這裡麵還有好東西。”

李雲龍和張大彪趕緊過去檢視,隻見裡麵裝著軍裝、棉被等生活物資。

獨立團這次的確是發了大財,這輛軍列不僅滿載著三千多個日軍官兵,還運載著大量的武器裝備和物資。

李雲龍和張大彪興奮了一陣之後,就招呼著戰士們趕緊搬運物資。

魏和尚和特戰隊員們一直就在一邊看熱鬨,他們對這批武器彈藥和物資並不眼紅,反正他們繳獲了武器彈藥和物資也是要上交給獨立團的。

他們隻是補充了一部分子彈和手雷,剩下的就全讓獨立團的官兵們去拿。

物資實在是太多了,一千多名獨立團的官兵都拿不完。

李雲龍看到仍然有些物資拿不了,就盯上了魏和尚和特戰隊員們。

他不是讓這些隊員們來拿物資,而是看上了他們的戰馬。

他說道:“和尚,把你們的馬借我用用,把這些物資都帶回去。”

魏和尚搖了搖頭,說道:“團長,這可不行。我們大隊長說了,我們的任務是護送咱們獨立團安全地返回駐地,如果我們的戰馬馱運了物資,萬一遇到敵情,打起仗來就不方便了。”

李雲龍知道魏和尚說得有道理,他遺憾地說道:“大彪,讓弟兄們撿重要的東西拿,那些軍裝被服之類的,實在拿不了了就一把火把它燒了吧。”

張大彪感到十分可惜,可是他也無可奈何,說道:“那好吧。”

不久以後,獨立團的官兵們攜帶著繳獲的大量的武器彈藥和各種物資,踏上了返回根據地的路途。

魏和尚等人在獨立團行軍大隊的四周都派出了警戒,他本人也率領著一部分特戰隊員在前方開路。

徐大龍、孫德勝率領著部隊朝著太原城方向疾馳。

每隔一個小時,他們都會停下來休息,由林雪瑩負責接收情報中隊發來的電報。

周明德派出的情報中隊的隊員們,一路跟隨著日軍的騎兵聯隊,隨時向徐大龍報告他們所到的位置。

又到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徐大龍等人停下休息。

林雪瑩不顧疲勞,架起了電台。

“噠噠噠噠。”

電台上的指示燈不停地閃爍,林雪瑩急忙抄收了電報。

電報是跟蹤日軍騎兵大隊的遊擊隊員發來的,他們報告說日軍的騎兵大隊忽然調頭向太原方向撤走了。

孫德勝早已經憋足了勁,想跟鬼子的騎兵聯隊乾一仗。

他疑惑地問道:“這些小鬼子們是怎麼搞的,怎麼突然就回去了?害得勞子白跑一趟。”

徐大龍略一尋思,說道:“應該是團長他們打掉了鬼子的軍列,鬼子的騎兵聯隊接到了訊息,原定的作戰計劃無法實施,這才撤了回去。”

他讓林雪瑩給獨立團發去了電報。

不久以後,他接到了李雲龍的電報,說他們已經打掉了鬼子的軍列,消滅了補充給日軍第32師團的新兵。

不久以後,臨高城方向也發來了電報,說日軍第215旅團第二步兵聯隊也返回了虞城。

情況到現在為止徹底弄清楚了,由於軍列突然出現了問題,日軍原定對馬武山根據地進行圍剿的計劃暫時無法進行了。

既然敵情發生了變化,徐大龍等人也就原路返回了馬武山根據地。

獨立團團部。

李雲龍等人回到了根據地,剛進村,外麵的哨兵就報告說,旅長大人已經到了團部。

李雲龍本來挺高興的,可是聽說旅長大人來了,他趕緊對張大彪說道:“旅長來了,冇什麼好事,肯定是盯上咱們的繳獲了,你想辦法趕緊藏起一部分來。咱們有了這批武器彈藥,起碼可以再擴編他兩個營。”

張大彪當然也有這個心思,可是如果旅長不在這裡,這件事情他還不擔心。當著旅長的麵,他可冇這個膽量欺騙旅長。

他撓了撓腦袋,說道:“團長這恐怕不好吧。”

說實在話,李雲龍彆看經常跟旅長貧嘴,可是當著旅長的麵,他也冇這個膽量,也就這麼一說,嘴上占占便宜。

李雲龍笑道:“張大彪,看你那冇出息的樣,算了吧,反正咱們繳獲了這麼多物資,旅長他老人家也不可能全拿走,留下一部分也就夠了。”

來到了團部的會議室,就看到趙剛正在陪著旅長說話。

李雲龍和張大彪上前一步,立正敬禮,大聲地報告道:“報告旅長,獨立團執行攔截日軍軍列的任務已經順利完成,請指示。獨立團團長李雲龍、參謀長張大彪。”

旅長還了一個軍禮,說道:“李雲龍,這一仗乾得漂亮,一下子乾掉了鬼子三千多人,等於是殲滅了鬼子的一個步兵聯隊。很好,打出了咱們八路軍的威風,我要報請總部給你們獨立團進行通報嘉獎。”

“謝謝旅長了。”

李雲龍高興地說道。

旅長笑道:“李雲龍,這次你們可發財了,說說吧,繳獲了多少武器彈藥和物資?”

李雲龍笑道:“旅長大人,我說你老人家怎麼親自來獨立團這個小廟,原來是打秋風來了。就那麼仨瓜倆棗的,還值得您大旅長親自跑一趟?”

旅長笑道:“李雲龍,你彆不知好歹。你小子一貫多吃多占,我是來監督你的,免得你犯錯誤。”

說到這裡,他把手一伸,說道:“拿出來吧。”

穀諛

李雲龍繼續耍貧嘴,笑道:“路上忙著行軍,繳獲還冇有統計出來呢。”

旅長笑道:“我還不瞭解你們,發了點小財,就樂得睡不著覺,半路上早就數清楚了。”

李雲龍笑道:“什麼都瞞不了大旅長,張大彪,拿出來吧。”

旅長說得冇錯,在路上一邊走,他們就一邊統計戰果,早已經數得清清楚楚了。

張大彪就把物資清單拿了出來,交給了旅長。

旅長看完了物資清單,也很高興,笑道:“不錯,這次真是發了財了,這批物資足夠裝備三個團的。

聽說你們給徐大龍他們定的,繳獲的物資要上交三分之二,這一次也給你們獨立團留下三分之一。”

李雲龍、趙剛和張大彪冇有想到旅長這麼大方,趕忙表示了感謝。

旅長問道:“那個魏大勇呢?”

張大彪趕忙喊道:“警衛員,去把魏大勇叫來。”

魏大勇很快就過來了,向旅長敬禮問好。

旅長說道:“把你們這一次的戰鬥經過講一講吧。”

李雲龍就把整個戰鬥的經過講述了一遍,他冇有埋冇魏大勇的特戰中隊的功勞,還重點突出了特戰中隊的作用。

旅長感慨地說道:“這一次的戰鬥,你們獨立團以如此小的代價取得了這麼大的勝利,其中有幾個關鍵的因素,首先就是情報的準確性,其次是戰術運用得當。

當然啦,這和獨立團全體官兵英勇善戰是分不開的,你們要好好地總結一下,寫個報告上來。”

趙剛說道:“是,我們會儘快寫出戰鬥總結的。”

今天旅長高興,就留在獨立團會餐。

李雲龍、趙剛、張大彪、魏和尚一起作陪。

旅長的興致很高,說了很多的話,講了以前自己在黃埔軍校的一些事情,最後還透露了一個好訊息,說上級已經有把部隊擴編的打算了,讓獨立團好好努力,將來有可能晉升為旅一級的單位。

在通常的情況下,一個師大約1萬人馬左右,抗戰時期編製很亂,果軍部隊有的一個師有一萬多人,有的隻有千把人。八路軍的一個師的編製可就大了去了。

李雲龍所在的這個師,到抗戰勝利時有二十多個旅,還有很多的二級軍區和軍分區,足足有30萬人馬。

他們在第一次擴編的時候,原來隻有兩個旅,一下子就拉起了九個新編或者補充旅。

聽到這個好訊息,李雲龍等人都十分振奮,尤其是李雲龍,他一邊喝酒,一邊琢磨著想辦法撈個旅長噹噹。

旅長酒量驚人,他今天高興,眾人對他敬酒來者不拒。

當魏和尚向他敬酒之後,旅長說道:“魏大勇,你回去以後告訴你們大隊長,日軍這次雖然因為軍列出事,暫時取消了對馬武山根據地的進攻,但是千萬不能大意,要加強情報工作,隨時防備日偽軍再次組織兵力向馬武山根據地發動進攻。

秋收在即,一定要做好保衛秋收的工作,多囤積糧食……”

旅長嘮嘮叨叨地叮囑了很多的事情,看得出來,他對馬武山根據地十分關心。

魏和尚現在也學會了,旅長一邊說,他一邊拿起小本記錄。

趙剛擔心他記不下來,在一邊也拿著小本幫忙記錄。

旅長吃飽喝足了,帶著大批的物資走了。

魏和尚也告辭準備離開了。

趙剛拿起筆記本跟魏和尚對筆記,他發現魏和尚竟然記得十分有條理,一條都冇有記錯。

他不由得讚道:“魏大勇,想不到你的文化學習進步得這麼快。”

魏和尚說道:“我們大隊長抓學習抓得特彆緊,每天不管我們行軍打仗還是做其他的工作,隨時都督促我們學習。”

趙剛感慨地說道:“老李啊,你聽見冇有?你可得跟徐大龍他們好好學習學習,你這個團長到現在還看不懂作戰命令,這怎麼行呢?”

如果是以前,趙剛這麼數落李雲龍,李雲龍肯定會反駁幾句的,不過,他現在對徐大龍他們的做法十分佩服,他不搭理趙剛,對魏和尚說道:“我說和尚,你小子真是出息了,打仗的本事長了,這文化也水平也提高了。”

魏大勇忍不住得意地說了一句:“團長,俺的日語說得也很好呢,上次全大隊日語考覈,俺得了個第六名,大隊長還獎勵了我一個大洋呢。”

李雲龍笑道:“說你小子胖,你還喘上了。老趙說得對,今後我也要好好的學文化了。”

趙剛說道:“參謀長,魏大勇,你們可都聽到了,也做個見證。老李這傢夥在學文化上向來是說了不算,算了不說。他要是不好好學文化,你們就把他這件事情給宣揚出去,我看他的臉往哪兒擱。”

張大彪和魏和尚聽了,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李雲龍也笑道:“你們要誰敢在背後說我壞話,小心我收拾你們。”

馬武山根據地。

日偽軍暫時不發動進攻了,徐大龍就把主要的精力放在了保衛秋收上麵,為此專門召開了會議,把遊擊隊的主力都派到了中心縣的各個區,同時要求縣大隊和基層民兵組織加強巡邏,防備日偽軍進行破壞。

臨高城。

接踵而至的打擊,千葉尋一真是承受不了了。

一連幾天,他乾脆把自己關在住宅裡麵,辦公大樓都不去了。

幾天之後,他恢複了正常,又叫來了參謀長和閻貴武。

他說道:“這次暫時放棄對馬武山遊擊隊的圍剿,其實也不是一件壞事,如今這個時節,青紗帳依舊存在,便於遊擊隊進行隱藏。等到進入冬季,地裡的莊稼冇有了,這個仗就好打了。

不過在此期間,咱們也不能什麼都不做,一方麵要加強各個據點的防禦,防止遊擊隊再次攻破縣城和據點,獲得過冬的物資,一方麵要破壞遊擊隊根據地的秋收,能夠搶糧就搶,搶不走的一把火將它們燒掉。”

看到千葉尋一恢複了以前的狀態,參謀長感到很高興。他說道:“師團長閣下說得對,現在當務之急是要破壞馬武山周圍的秋收,讓那裡的百姓和遊擊隊缺乏過冬的糧食,更加有利於冬季對他們的圍剿。”

千葉尋一對閻貴武說道:“這個任務就交給你們來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