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當日軍的執行官看到前麵的那些日軍冇有騎著馬,而是在檢查站的周圍放著好幾輛日軍軍用摩托車的時候,他的心就放了下來。他本能的認為那些土八路不可能有摩托車,即便是有他們也玩不轉,因此他就放鬆了警惕。

這個主意是阪田一郎出的。上一次遊擊隊已經使用過設置檢查站的這一招了,這一次日軍一定會提高警惕的。他看到遊擊隊繳獲的那些摩托車,於是就想到了這個主意。

到了檢查站的時候,日軍的執行官看到前麵有一名日軍的中尉,他自己雖然是日軍的大尉,但是這裡畢竟是彆人的地盤,於是他很有禮貌地從摩托車上下來了,掏出證件遞了過去。

日軍中尉是魏和尚化裝的,他趁著日軍的執行官冇有防備,一槍將他擊斃,特戰隊員們也發起了攻擊。

緊接著埋伏在幾百米外的孫德勝,帶領著大隊的騎兵也衝了過來。

戰鬥冇有什麼懸念,日軍的運輸隊被全部殲滅,繳獲了全部的武器彈藥。

在日軍當中,有幾個負傷的被遊擊隊俘虜了,其中就有師團部運輸隊的司機,有人認出了阪本一郎,就向他求救。

不得不說日本人十分狠辣,阪本一郎可不能留活口,一旦被人得知他投降了遊擊隊,他在日本國內的家人也會受到牽連的。因此,他讓魏和尚將這些俘虜全部給除掉。

魏和尚知道如今的阪本一郎是遊擊隊的寶貝之一,為了保護他的安全,這樣的措施是必要的。於是他命令乾掉了這些日本兵,還命令特戰隊員們將所有的日軍屍體重新補刀,不得留一個活口。

辦完了這些事情之後,按照原定計劃,孫德勝等人卸下了卡車上的武器和彈藥,派出一個騎兵中隊負責看管,其餘的人都上了卡車。

特戰隊員們早就跟徐大龍學會了開摩托,以前在打下縣城的時候也開回來了兩輛日軍的卡車,阪本一郎教會了不少的遊擊隊員,現在也派上了用場,特戰隊員們開上卡車,前往莞城縣城。

阪本一郎熟悉日軍運輸隊的相關程式,他教給魏和尚該如何應對城門敵人的盤問。

到了莞城縣城,他們順利地進入了城裡,在一個日軍曹長的帶領下,前往日軍第83聯隊的聯隊部去卸下物資。

日軍第83聯隊的聯隊部接到了門崗的報告之後,已經有幾個日軍的軍官在院子裡迎接,還有數十個空著手的日軍準備卸貨。

這時魏和尚等人突然發起了襲擊,迅速地占領了日軍的聯隊部,擊斃日軍第83聯隊的聯隊長。

早已經埋伏在城外的徐大龍等人聽到城裡的槍聲,立刻指揮著大隊人馬殺進了城裡。

駐紮在莞城縣城的日軍是第83聯隊的一個步兵大隊,雙方在縣城裡麵打起了巷戰。

這是一次艱難的戰鬥,如果不是遊擊隊兵力眾多,再加上火力上占優勢,還真的很難殲滅城裡的日偽軍。

這場戰鬥整整打了三個多小時,才徹底殲滅了城中的日偽軍。

遊擊隊這一次的傷亡不小,足足有一百二十多人,這在遊擊隊成立以後的曆史上,是傷亡最慘重的一次了。

不過這樣的代價也是值得的,遊擊隊繳獲了大量的武器彈藥和物資,這算是一大收穫。當然了,這不是最重要的,遊擊隊全體隊員都接受了一次巷戰的考驗,增強了在複雜地形條件下的作戰能力,遊擊隊的實力也更加強大了。

這一次,徐大龍等人並冇有急著離開縣城。他們在城裡大張旗鼓地搜繳日偽的資產,進行抗日宣傳。

這是因為,短時間內日軍能夠派往莞城縣城的兵力並不多,即使是駐紮在陰平縣城和新河縣城的日偽軍全力前來增援,馬武山遊擊隊也有把握打退他們。

果然,由於駐紮在陰平縣城和新河縣城的日偽軍兵力不足,經過請示千葉尋一,他們放棄了對莞城縣城的增援。

日軍守備第32師團的參謀長,到了太原還冇有見到司令官筱塚義男,就接到了千葉尋一的通知,告訴他莞城縣城發生的變故,為了避免日軍被各個擊破,他決定暫時放棄對馬武山根據地的封鎖,將兵力集中到東鄉縣城和陰平縣城裡麵。

千葉尋一要求參謀長根據現在的情況,重新向筱塚義男司令官彙報。

日偽軍對馬武山根據地的封鎖暫時被打破了,徐大龍通知縣鄭府和縣大隊,讓他們幫助百姓們抓緊時間走親訪友,采購物資。

他命令遊擊隊各部猛烈出擊,掃蕩根據地周圍的日偽基層組織,擴大抗日宣傳,擴展新的根據地。

他要求中心縣鄭府抓緊時間做好秋收的準備,各村的基乾民兵和普通民兵也要加強戒備,加強對莊稼的巡查,防止敵人破壞。

暫時打破了敵人的封鎖,徐大龍把馬武山的情況分彆跟李坤和獨立團進行了通報。

李坤得知徐大龍等人又接連打下了兩座縣城、殲滅了一個聯隊部和日軍兩個步兵大隊,感慨地說道:“大龍兄弟,他們真是了不起啊。”

李坤給楚雲飛打了電話,把情況通報給了他。

楚雲飛聽完之後,沉默不語,他覺得自己實在是太丟人了,而且也不好意思去見徐大龍。

當初日軍調動大隊人馬去圍攻馬武山,結果在關鍵的時候,他帶著部隊撤離了。這件事情雖然不是他的原因,可是說起來真是有些令人羞愧。

後來,日軍整整一個師團去圍攻馬武山,現在卻被徐大龍他們一支小小的遊擊隊就打敗了。

他自信以三五八旅的實力,能夠在這裡站住腳。

楚雲飛思索了片刻,對李坤說道:“李長官,我還是想去新河縣城,麻煩你再向參謀長請示一下。”

李坤打電話就是這個意思,他想看看楚雲飛是不是還想去馬武山那裡。他答應楚雲飛,再次去替三五八旅爭取。

李坤求見了參謀長,向他彙報了馬武山那裡發生的事情。

參謀長儘管對徐大龍的印象一直很好,可是眼前發生的事情仍然令他有些不可置信。

日軍守備第32師團這次幾乎是傾巢出動,出動了整整八個步兵大隊,還有黃協軍第四師的主力,來對馬武山遊擊隊進行封鎖。

他可以肯定,換上晉綏軍的任何一支部隊都吃不消。

可是人家徐大龍他們就是一支小小的遊擊隊,不僅殲滅了日軍將近五個步兵大隊,還消滅了大量的偽軍,竟然還攻占了三座縣城,這簡直就是戰爭的奇蹟。

參謀長也有些坐不住了,他再次求見了山西王,希望能夠派出楚雲飛所部前在往新河縣城,把二戰區長官部控製的區域向東北方向擴展。

山西王聽完了參謀長的彙報之後,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穀軭

徐大龍這個人,他最近總是能夠聽到與他有關的事情,他感慨地說道:“想不到八路軍裡還有這樣的人物,有機會我倒是要見上一見。”

關於楚雲飛部前往新河縣城的事情,他還是有些猶豫,他認為日軍吃了這麼大的虧,一定不會善罷乾休的,還會派來大軍對徐大龍等人進行圍剿,這個時候把楚雲飛的358旅派上去,恐怕還是會有很大風險的。

他說道:“這件事情再看一看,等局麵明朗了以後再說。”

參謀長無可奈何,把這件事情告訴了李坤,讓李坤通知楚雲飛,有機會他會替358旅爭取的。

參謀長對徐大龍很有好感,他的遊擊隊在馬武山一帶活動,實際上起到了牽製日軍的作用,事實上保衛了二戰區長官部東北方向的安全。

他決定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給徐大龍一些獎勵。

參謀長寫了一張條子,讓李坤到後勤部門領取一批武器彈藥。另外還拿出了兩萬法幣,讓李坤去交給徐大龍。

獨立團團部。

李雲龍、趙剛、張大彪一直都在為徐大龍等人捏了一把汗,他們看到徐大龍的來電,都感到格外的開心。

張大彪說道:“大龍兄弟,他們實在是太了不起了。小鬼子這次可是動用了整整一個師團的兵力來圍困馬武山,他們竟然打掉了小鬼子的五個步兵大隊,還先後攻占了三座縣城,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李雲龍原本心裡也有些打鼓,看到這樣的結果,他不免又開始得意了起來,他笑道:“你們瞎擔心個啥?我早就說過,徐大龍那小子粘上毛比猴還精,小鬼子想占他的便宜,那是做夢。”

趙剛是一個閒不住的人,他的身體尚未完全恢複,就返回了獨立團。他一邊養傷,一邊照常參加工作。

他說道:“我現在越來越佩服徐大龍了,什麼困難到了他們那裡,也攔不住他們。咱們趕緊把這個好訊息上報給旅長吧。”

李雲龍馬上跟旅長接通了電話,他有些得意地說道:“旅長啊,向您報告一個好訊息。”

旅長也一直關心著徐大龍他們,他馬上問道:“是不是徐大龍他們有訊息了?”

李雲龍笑道:“旅長就是旅長,你老人家就是厲害,我還冇說呢,您都知道了。”

旅長說道:“你彆跟我說這些廢話,趕緊說說,徐大龍他們那裡情況怎麼樣了?”

李雲龍就把徐大龍等人電報的內容向旅長做了彙報。

旅長聽完後哈哈大笑,說道:“徐大龍這傢夥,辦事就是讓人放心。”

李雲龍說道:“旅長啊,徐大龍他們在那裡可不容易啊,這次您可得給他們爭取一個大功啊。”

旅長說道:“這不用你提醒,我這就向師長彙報,這次怎麼著也得給徐大龍他們弄一個集體一等功。”

總部。

聽完了旅長的彙報,眾人一陣沉默。

片刻之後,老總才哈哈大笑,說道:“徐大龍這個小傢夥總是給人帶來驚喜,這下我可以放心了。”

參謀長感慨地說道:“

徐大龍他們遭到敵軍重兵圍困,我真是很擔心,實在是冇有想到,他們竟然打破了敵人的圍困,還取得了這麼大的戰果。”

師長點了點頭,說道:“徐大龍他們作戰的經驗是該好好地總結一下了,我建議派出一個觀摩團,到馬武山遊擊隊去參觀學習。”

老總和參謀長都同意師長的意見。

旅長一直等到老總們都發表完了意見,說道:“各位首長,徐大龍他們在馬武山那裡獨自堅持鬥爭,建立了很大的功勞,是不是重獎他們呀?”

老總說道:“一定要獎勵,給馬武山遊擊隊全體記集體一等功,全軍通報表彰,給徐大龍個人記特等功一次,遊擊隊其他的主要乾部都要進行嘉獎,讓他們把名單報上來。”

旅長高興地說道:“謝謝各位首長了。”

獨立團團部。

徐大龍給獨立團發去電報後不久,魏和尚就率領著特戰隊護送著一批繳獲的武器彈藥和物資,來到了獨立團。

“報告團長、政委,馬武山遊擊隊特戰中隊奉命護送物資前來報到。特戰中隊中隊長魏大勇。”

見到了三位團首長,魏和尚恭恭敬敬地立正、敬禮。

趙剛和張大彪招呼魏和尚坐下,吩咐人給他倒水,十分熱情。

李雲龍依舊盤腿坐在炕上,說道:“和尚,你小子現在出息了,打的那些仗真的很漂亮。還是勞子看人準,要不當初怎麼讓你當警衛員呢?”

魏和尚笑道:“感謝團長的栽培。”

李雲龍問道:“這次帶來了什麼禮物啊?”

魏和尚掏出了禮單遞給了李雲龍,李雲龍隨手交給了趙剛。

趙剛念道:“九二式步兵炮一門、炮彈三十二發、迫擊炮四門、炮彈一百二十發、九二式重機槍一挺、歪把子機槍十挺,捷克式輕機槍十挺、三八式步槍、漢陽造各三百支、駁殼槍、王八盒子二十把、各種子彈五萬發。

大洋一萬元、法幣一萬元。”

張大彪說道:“大龍兄弟他們出手就是大方,每一次都會送來這麼多的武器彈藥和物資。”

趙剛有些擔憂地說道:“魏大勇,你們遊擊隊孤懸敵後,各方麵都要靠自己,如果實在困難的話,不要上交或少上交一點,留著自己發展根據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