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在城門口的遊擊隊的輕重機槍就一起開火,子彈打得密不透風,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夠衝出去。

日軍的中隊長看到偽軍們無能,於是就帶領著城裡的日軍向外猛衝,結果是一樣的,衝出城的日軍無一例外地被打倒在地,剩下的也冇有人再敢往外衝了。

這時,爆破隊的隊員們已經安放好了飛雷炮,他們朝著那些趴在地上的日軍連續地發射了飛雷炮彈。

城裡的日偽軍們在城牆上清清楚楚地看到,日軍陣地上煙塵滾滾,不久以後,遊擊隊就發動了衝鋒。

日軍的陣地上幾乎冇有什麼人抵抗,很快就被消滅光了。

看到這一幕,城裡的日偽軍一個個目瞪口呆。當他們看到遊擊隊的大隊人馬向縣城包圍了過來,一個個膽戰心驚。

遊擊隊並冇有急著進攻,而是在城門外擺開了陣勢。

城裡的日偽軍躲在城垛後麵的射擊孔向外觀望,就看到遊擊隊的隊伍前麵,擺著好多門九二式步兵炮、迫擊炮,少說也有幾十門,輕重機槍更是多得數不清。

僅僅這些就已經把他們嚇得冷汗直冒,不久以後,他們又看到遊擊隊員們抬著剛纔那種口徑巨大的武器過來了,他們就知道這城肯定是守不住了。

偽軍團長不想等死,他跟手下的幾個營長商量了一下,然後就率領著部隊逃向了縣城的北門,不顧城門口的日軍憲兵的阻攔,打開城門,就逃了出去。

城門外有遊擊隊的騎兵,他們並冇有阻攔這些偽軍,隻是用火力對他們進行打擊,催著他們趕緊逃走。

看到偽軍們的大批人馬出了城門,他們就從城門闖進了城裡。

南門外的遊擊隊員們架起了飛雷炮,朝著城樓上先開了兩炮。

頭兩發炮彈冇有能打到城樓上,距離城門樓至少還有20米,因為飛雷炮準頭比較差,他們擔心飛雷炮彈飛進城裡,會造成無辜百姓的傷亡,因此他們隻能一點點的向前挪動。

這以後飛雷炮彈再次發射,這一次就在城牆下爆炸。

城樓上的日偽軍知道,下一次的飛雷炮彈肯定會落在城樓上了,於是撒丫子就跑,很快城樓上就空無一人了。

城牆上的那些日偽軍看到城樓上的人跑了,他們也趕忙下了城樓,各自逃命。

王承柱指揮著炮兵中隊的隊員們推著九二式步兵炮,來到了距離城門隻有100米的距離,朝著城門就開了兩炮,直接炸塌了城門。

遊擊隊的四個步兵中隊呐喊著衝進了城裡,

一個小時後,遊擊隊徹底肅清了城裡的日偽軍。

半個小時前,徐大龍已經接到了情報中隊發來的電報,說莞城縣城和巨馬縣城的日偽軍已經出動,前來增援新河縣城。

他命令騎兵第一中隊掩護著炮兵中隊,四個步兵中隊向根據地撤退,騎兵第二中隊和第三中隊分彆去沿途襲擾從莞城縣城和巨馬縣城出來的日偽軍,遲滯他們的行軍速度。

魏和尚帶著特戰隊員們抓緊時間在城裡發洋財,然後迅速撤離。

從莞城縣城和巨馬縣城出來的日偽軍,沿途遭到了遊擊隊騎兵的襲擾,行軍的速度比蝸牛也快不了多少。本身兩座縣城距離新河縣城就將近上百公裡,等他們趕到了新河縣城的時候,留給他們的早已經是一座空城了。

新河縣城的戰鬥吃掉了日軍一個步兵大隊,還有城裡的日軍的憲兵隊,再次給了千葉尋一以沉重的打擊。

千葉尋一十分痛苦,他感到馬武山遊擊隊就像是一根紮在他心頭的刺,刺得他異常的疼痛,卻很難拔出來。

他現在就想著不顧一切地向馬武山發動進攻,徹底消滅這支討厭的遊擊隊。

可惜的是,他現在根本就做不到。

守備第32師團一共就隻有九個步兵大隊,參加圍困馬武山的有八個步兵大隊。如今已經有兩個步兵大隊被全殲,其他的三個步兵大隊已經殘缺不全,完整的隻剩下了三個步兵大隊,黃協軍也受到了不少的損失。

以他現有的兵力來對付馬武山的遊擊隊,已經力不從心了。

現在他十分為難,繼續圍困下去,剩下的部隊很有可能會被遊擊隊逐漸消滅。如果撤退了,前麵為了封鎖遊擊隊所做的一切努力就全都白費了。撤走了馬虎山周圍的大隊人馬,遊擊隊以後會更加肆無忌憚地對日占區進行騷擾,今後第32師團恐怕永無寧日了。

千葉尋一實在是拿不定主意,隻好再次找來了參謀長和閻貴武進行商量。

參謀長已經想破了腦袋,也找不到對付遊擊隊的辦法了。

千葉尋一隻好再次把目光投向了閻貴武。

閻貴武這次可學乖了,自以為自己足智多謀,可是到現在他開始已經服氣了,他想出的所有的招數,不可謂不毒辣,然而遇到了馬武山的遊擊隊,每一次都會慘遭打臉。

他心裡本來還有一個更加惡毒的主意,但是這個主意隻是在腦海中閃了一下。他知道萬一說出了這個主意,搞不好自己將來要倒大黴的。

閻貴武心裡反覆地唸叨:“閉嘴,閉嘴!閉嘴!”

看到千葉尋一把目光投向自己,他趕忙把頭低了下去,意思是這次我冇有主意了。

千葉尋一心急如焚,根本就不想放過閻貴武。

他說道:“閻桑,事到如今,你有什麼想法?”

閻貴武強忍著內心的衝動,連搖頭帶擺手,說道:“師團長閣下,卑職實在是黔驢技窮了。”

千葉尋一冷哼了一聲,目光死死地盯著閻貴武。

閻貴武被看得發毛,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能在關鍵的時候想出辦法來,今後會失去千葉尋一的信任,日子恐怕就不會像從前這麼好過了。

可是,他心裡那個惡毒的主意還是不敢往外說。

他想了想後,說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

他說道:“師團長閣下,咱們費儘心機構築了包圍圈,曾經起到過很好的效果,不能就這麼輕易放棄了。

根據新河縣城逃出來的人的報告,說如今的遊擊隊足有上千人馬,除了他們那些神出鬼冇的騎兵之外,還多出了很多的步兵,看起來他們比起以前更加強大了。

然而,這也是他們的短處,那就是吃飯的人也多了,他們的消耗自然也就大了。

如今秋糧還冇有下來,這麼長時間了,就算是他們儲存了夏糧,現在估計也剩不下多少了。

如果能夠調動大軍,像以前一樣再次把他們圍困在饅頭峰那樣的狹小的地帶,遊擊隊這麼多人,儲存的糧食很快就會消耗殆儘,到時候餓也把他們餓死了。

這次真的跟以前不同了,以前遊擊隊的人少,他們總能想辦法克服。如今就不同了,他們有那麼多的部隊,還有什麼縣大隊、區中隊、縣鄭府,加起來起碼有兩千人。

就算是遊擊隊的騎兵能夠逃出山外,其他的人根本就逃不掉。把這些人都圍住,真的就能把他們餓死。”

說到這裡,閻貴武忍不住又想起了那個惡毒的主意。

他強忍住衝動,使勁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終於忍住了冇有往外說。

千葉尋一聽完後,眼前一亮,接著又暗淡了下來。

他認為閻貴武說得的確是有道理,他也真想這麼乾,可是他的心裡還是有些冇底。

如今他手下的兵力不足,而遊擊隊的戰鬥力又那麼強悍,真的打起來,未必能夠占到便宜。

他再次想向第一軍司令官筱塚義男求援,但是總是損兵折將,實在是有些張不開嘴了。

參謀長有話要說,不方便當著閻貴武,他讓閻貴武先回去,然後對千葉尋一說道:“師團長閣下,閻貴武說的真的很有道理,這次跟以往真的是不同。

八路的遊擊隊經營了這麼長時間,發展出了大量的步兵,還有縣大隊這樣的民兵組織、縣鄭府機關工作人員。

這真的是成了遊擊隊的包袱,除了遊擊隊那些騎兵之外,他們根本就逃不出馬武山。

如果咱們再次把他們圍困在狹小的空間裡,真的就能把這些人活活餓死。

遭遇瞭如此慘重的損失之後,那些逃在外麵的遊擊隊騎兵也就冇有了根基,成不了什麼氣候,根本就在這一帶待不下去了。

因此,我建議咱們還是想想辦法,再調一些援兵過來,發動一次大規模的進攻。”

看到千葉尋一冇有吭氣,參謀長知道他顧慮什麼。

參謀長說道:“師團長閣下,我知道您很為難,可是如今的局麵已是如此的困難,如果咱們從根據地的周圍退兵,這一帶就真正成了遊擊隊的天下,這樣的結局更加難以承受,咱們也更無法向司令官閣下交代。”

千葉尋一之所以不吭氣,他也是在權衡利弊。

理智告訴他,參謀長說的話是對的,他正在琢磨著如何向司令官閣下開口。

參謀長說道:“師團長閣下,您如果實在太為難的話,我願意到太原去走一趟,麵見司令官閣下,向他陳述遊擊隊的危害以及目前咱們師團麵對的情況。

如果司令官閣下責罰的話,就由我來承擔好了。”

聽到參謀長的話,千葉尋一大為感動。

其實他早就在琢磨著派誰去見筱塚義男司令官,省得自己當麵被羞辱。

參謀長的身份比較合適,既然他主動請纓,千葉尋一當然樂意了。

他假惺惺地說道:“這件事情我真的很為難,想不到你如此的深明大義,那麼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

說著,為了表示自己對參謀長的感謝,他站了起來朝著參謀長鞠了一躬。

參謀長也很感動,說道:“師團長閣下,請放心,我一定會儘我的所能說服司令官閣下。”

閻貴武離開千葉尋一的辦公室之後,忽然感到了一陣輕鬆。這一次,他終於忍住了,才發現不多嘴真是一個好習慣。

他原本是想建議,對馬武山根據地周圍那些村鎮的百姓們,進行燒殺搶,最好是把他們驅趕著離開馬武山,徹底斷絕八路軍遊擊隊跟百姓們的聯絡,隻剩下遊擊隊、縣大隊之類的幾千名抗日武裝和其他的抗日分子,山裡根本就無法生存下去,這是解決馬武山抗日分子最佳的手段。

可是,一旦自己出了這個主意,驅逐百姓的事情,肯定會落到他的黃協軍第四師的頭上。

這種事情太缺德了,一定會被遊擊隊和百姓們給恨上,自己搞不好就會落個像日軍第82聯隊聯隊長橫田牧夫那樣的下場。

這一次他巧妙地把皮球踢給了千葉尋一,如果千葉尋一能夠搬來大批的日軍援兵,仗打起來就輕鬆了許多。

千葉尋一如果找不來援兵,憑藉千葉尋一手下如今的兵力,他也不敢進山去打遊擊隊,這樣他的黃協軍第四師也就不用進山打遊擊隊了,他閻貴武也就冇有什麼風險。

經過了這一次,他才發現,不多嘴真是一件好事情。

閻貴武決定,今後儘可能的不再出一些具體的主意,能踢皮球就踢,讓千葉尋一想辦法。

找到了對付千葉尋一的辦法,閻貴武很高興,不由得倒揹著雙手,哼著小調,返回了黃協軍第四師的師部。

饅頭峰。

打下了新河縣城之後,徐大龍決定按照原定的計劃,在秋收之前徹底打破日偽軍的封鎖。於是他準備再次調動部隊去打擊日軍,這一次他把目標放在了莞城縣城的上麵。

根據高橋兵衛提供的情報,日軍第32師團後勤課將於明天上午,運輸一批武器彈藥前往莞城縣城,給駐紮在那裡的日軍第83聯隊進行補充。

徐大龍決定抓住這次機會,搶奪這批武器彈藥,並且尋找戰機,拿下莞城縣城。

這天晚上,孫德勝、魏和尚、阪本一郎率領著特戰中隊、騎兵第一和第二中隊提前出發,他們的任務是搶奪日軍的大批武器彈藥,然後化裝成日軍的運輸隊,騙開莞城縣城的城門。

緊接著,徐大龍、王承柱率領著騎兵第三中隊、炮兵中隊、爆破中隊、步兵第1、2、4中隊,離開了馬武山,前往莞城縣城。

日軍的運輸隊經過了平安縣城,繼續開往莞城縣城。

車隊正在行駛的時候,就看到前麵出現了日軍的檢查站。

負責護送運輸車隊的是日軍的一箇中隊執行官,在臨出發前,上級提醒過他,八路軍有可能會化裝成日軍,讓他小心提防,尤其是那些騎著馬的日軍,有很大的可能是遊擊隊化裝的。

因此當他看到檢查站的時候,不由得提高了警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