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接到了李坤的電報,專門給他準備了一批物資,讓他派人過來取。

運送物資的任務,徐大龍一向都是讓魏和尚去的,他叫來了魏和尚,讓他帶著特戰中隊前往二戰區長官部。

這天上午,高友田和縣大隊的領導去找徐大龍彙報,說根據地的百姓們在外出的時候,不少人遭到了日偽軍的攔截,貨物被搶了,還有很多人被抓了,甚至還有一些人遭到了敵人的槍殺。

根據地的百姓們還反映了一個重要的情況,那就是根據地周邊的各縣,普遍發了良民證,今後根據地的百姓們即便是冇有受到日偽軍的攔截,外出都已經很困難了。

很明顯,這是日偽軍采用了一種新的封鎖手段,這種手段比起在根據地周圍修築據點所起到的作用也不遑多讓。

對於敵我雙方較量互相出招,這很平常,這一切也在徐大龍的意料之中。

徐大龍要求高縣長在馬武山裡麵建一些涉及百姓日常生活的小工廠、手工作坊,儘可能減少百姓們外出采購的次數。

技術和人員的事情由高縣長想辦法,資金的問題由遊擊隊負責解決。

徐大龍要求縣大隊組織以區中隊為單位,對付那些攔路搶劫百姓的小股的日偽軍。

徐大龍叫來了王金科,讓他大量地仿製日偽頒發的良民證,為百姓們的出行提供幫助。

他叫來了孫德勝,讓他派出騎兵,以分隊為單位,與縣大隊一起在根據地周圍活動,打擊那些攔截百姓的日偽軍。

這些措施能夠起到一定的作用,而最根本的還是要將根據地周圍的這些大股的日偽軍趕跑。

徐大龍研究在根據地周圍發動大規模的進攻作戰,小鬼子就那麼多,隻要再能夠吃掉日軍的一兩個步兵大隊,他們就支撐不住了,對根據地構成的封鎖會被徹底打破。

徐大龍要求鄭喜榮加強情報工作,提供周圍根據地各個縣城日偽軍的情報。

他經過仔細地研究,製定出了一套作戰方案,隻等著魏和尚等人返回根據地就開始實施。

不久以後,魏和尚率領著特戰隊回來了,本次購買的物資,包括兩部軍用電台、300發迫擊炮彈、10萬發各種子彈、地雷和烈性炸藥。

魏和尚還捎來了兩封信,一封信是李坤的,信中提到了楚雲飛打算返回新河縣城的事情。

徐大龍對這件事情很感興趣,楚雲飛的三五八旅如果能夠駐紮在這裡,今後馬武山遊擊隊的日子就好過了。

其實,徐大龍不是冇有考慮過請上級派出有力的部隊來到馬武山根據地,比如說李雲龍的獨立團。但是這樣在目前是行不通的。

最主要的原因是楚雲飛的部隊有二戰區長官部做後盾,可以獲得大量的物資、彈藥補給。獨立團的一切都要靠自己,以目前馬武山根據地的規模,是養活不了這麼多人的。

另外一封信是楚韻兒寫的,要求徐大龍及時給她回電報。

徐大龍的確是收到了楚韻兒發來的好幾封電報。那些電報林雪瑩抄收了之後,都給了他。

那一陣子作戰緊張,他根本就冇有翻譯。

楚韻兒聰明漂亮、性格開朗,徐大龍對她很有好感,隻不過因為雙方處於不同的派彆,再加上有楚雲飛這一層關係,徐大龍不想跟她走得太近。

因此,徐大龍決定,楚韻兒發來的那些電報他也不看了,就冇有必要給她回電報了。

徐大龍采取的一係列措施,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在一定的程度上,解決了百姓們出行這個問題。

但是這些措施並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日偽軍對根據地地的封鎖,還是要進行大規模的作戰,殲滅大量的日偽軍,才能夠徹底解決問題。

徐大龍等人經過商量,決定在秋收之前發動一場大規模的進攻作戰。

他召開了中隊長以上乾部參加的作戰會議,部署了整個的戰役計劃,隨即就開始了行動。

新河縣城。

新河縣城裡每天都會有一批日偽軍出城,他們分成小股部隊到縣城之間的各條道路上活動,攔截從根據地進出的百姓。

最近一段時間,他們遭到了遊擊隊的騎兵和縣大隊的打擊,死傷了不少的人,心生恐懼,無論派誰出城,大家心裡都知道,生怕這次出去遇到遊擊隊,從此就小命玩兒完了。

然而千葉尋一是鐵了心的要將封鎖計劃執行到底,因此,他要求根據地周圍各縣的日偽軍每天都必須派人出城,去執行封鎖任務。

這天早晨,日軍的一個步兵小隊和偽軍的一個連出了縣城的南門,他們在門口列隊,由日軍的小隊長負責分派今天的任務。

突然,不知道從哪兒飛來了一顆子彈,擊中了日軍小隊長的頭部,令他當場斃命。

不等他們反應過來,馬上有機槍、步槍、甚至還有迫擊炮打了過來。

日偽軍當場損失了二十多人,剩下的慌慌張張地逃進了城裡。

守在城門樓上的日偽軍看到遠處的莊稼地裡出現了一些八路軍,急忙向日軍的大隊長彙報。

日軍的大隊長立刻組織部隊出城,去打擊那些八路軍。

日軍的大隊人馬出了縣城,就遭到了迫擊炮的打擊。

等到他們跑到莊稼地裡的時候,八路軍卻早已經撤離了。

不久以後,縣城的北門也傳來了槍聲,在大門口站崗的兩個日本兵和一個偽軍被打死。

日偽軍再次集中了大隊人馬出城,結果又捱了兩發迫擊炮彈,死傷了五個士兵,仍然是一無所獲。

當大隊的日偽軍撤回城裡之後,遊擊隊又再次出現了。他們朝著城牆上打冷槍,弄得日偽軍苦不堪言。

這樣的情景,在馬武山根據地周圍的幾座縣城同時發生了。

遊擊隊的遊擊戰術打得小股日偽軍不敢出門,有效地遏製了日偽軍對百姓們出行的威脅。

徐大龍天天派小股部隊到各個縣城對日偽軍進行襲擾,就是要徹底激怒他們,讓他們出城來報複,從而尋找戰機,打擊日偽軍的主力。

新河縣城。

這天早晨,一個日軍的士兵在城樓上小心翼翼地探出頭來向四周觀察,冇有看到什麼異常,於是他就直起腰來,大大方方地在城牆上站崗。

突然,遠處傳來一聲槍響,子彈正好命中了這個鬼子的頭部,令他當場斃命。

徐大龍這一槍是在300m開外的草叢裡打的,日偽軍在城樓上根本就看不到他。

徐大龍打這一槍就是為了激怒日偽軍,開完槍之後,他就讓王友良的步兵第二中隊朝著縣城前進,在200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開始架設迫擊炮,朝著城樓進行炮轟。

接到日軍遭遇襲擊的報告之後,日軍的一個軍官就上了城樓向外偷偷地觀察。

他發現了遊擊隊出現之後,就向城裡的日軍大隊長進行了報告。

日軍大隊長聽說城外出現了敵人的步兵,精神頓時就振奮了起來。那些遊擊隊的騎兵實在是太討厭了,你就是看見他們在外麵挑釁,也無可奈何,因為你根本就抓不住他們,日本人的兩條小短腿是跑不過敵人的戰馬的。

如今這遊擊隊也太囂張了,竟然敢派步兵過來,這純粹就是找死。

日軍大隊長就不相信在這平原地帶敵人的步兵還能跑得了,他立刻下令,集合部隊準備出去作戰,圍殲這夥不知死活的遊擊隊步兵。

駐守在新河縣城裡的黃協軍團長,望著遠處的莊稼地有些擔心。那邊種著很多一人多高的玉米,萬一那裡麵埋伏了敵人的大隊人馬,那可就麻煩了。

看到日軍大隊長要出城,他趕忙說道:“大隊長閣下,咱們出城會不會中了敵人的埋伏?卑職建議觀察觀察再說。”

日軍的大隊長憋了好多天的火了,好不容易抓住這麼一個戰機,他哪裡肯放過,他怒道:“你自己看看,那些敵人周圍都是空曠地帶,他們如何去打埋伏?立刻集合部隊跟我出發。”

偽軍團長看了看外麵的那些遊擊隊,確實距離那邊的玉米地少說也有三裡路,如果日偽軍的大隊人馬衝出城去,還真有可能消滅前麵的這股敵人。

儘管他心裡仍然不踏實,可是鬼子的大隊長下了命令,他也不敢不服從,於是也下了城樓去調兵了。

時間不長,縣城的大門打開了,大隊的日偽軍衝了出來。

王友良等人看到日偽軍衝了出來,他們朝著敵人的行軍大隊開了兩炮,然後就將迫擊炮裝上了他們牽著的馱馬,撒丫子就跑。

剛纔的炮擊又炸死了好幾個日本兵,將他們徹底激怒了。

日偽軍們看到遊擊隊逃跑,使出了吃奶的勁就追了過來。

這時遊擊隊的騎兵出現了,人數很少,也就十幾個。

他們在遠處用冷槍朝著日偽軍的行軍大隊前麵開槍,日偽軍被打死了幾個,行軍的速度不得不減慢了一些。

日軍的大隊長看到前麵的遊擊隊要逃走了,他急忙命令部隊加快行軍速度,同時命令日軍的一箇中隊長帶領人馬去阻攔那些遊擊隊的騎兵。

王友良等人在前麵不緊不慢地跑著,始終跟敵人的行軍大隊保持了300米左右的距離,還時不時的回頭放幾槍,雖然冇有造成什麼傷亡,但是更加激怒了日偽軍,他們發了瘋一般地追了過來。

王友良等人跑過了一片土豆地,這裡距離玉米地還有一裡多地,在低矮的土豆地裡藏不住什麼大部隊,因此日偽軍毫不猶豫地就追了過來。

當他們靠近土豆地的時候,突然,就在土豆地的後麵,如同變戲法一般地冒出來了很多的人頭,接著就出現了一大片輕重機槍的槍口,他們朝著日偽軍的行軍大隊猛烈地掃射了起來。

與此同時,從玉米地裡飛過來了很多的迫擊炮彈,也落入了敵群當中。

日偽軍被打得人仰馬翻,傷亡極其慘重。

“有埋伏,趕緊撤退。”

偽軍團長看到果然中了敵人的埋伏,他一邊喊叫,一邊帶頭朝著城裡跑去。

日本兵們倒是極其頑強,雖然遭到了突然打擊,他們也隻是混亂了片刻,隨即就趴在地上,向遊擊隊還擊。

偽軍們一口氣逃進了城裡,竟然冇有遇到任何的阻攔。

就在他們進城後不久,遊擊隊的騎兵就出現了,他們對留在外麵的那些日軍構成了包圍。

放偽軍進城,是徐大龍特地安排的,這樣的結果他早已經料到了。如果日偽軍加在一起,人數就太多了,將偽軍們放走,他可以集中兵力打擊出城的那些日軍。

偽軍們進城後,遊擊隊就派出了一個分隊用一挺重機槍、六挺輕機槍封鎖了城門,阻止城裡的日偽軍再次出城,然後就向城外的日軍展開了攻擊。

偽軍團長猜得冇有錯,除了在土豆地裡的那些遊擊隊員之外,大隊的遊擊隊員從玉米地裡衝了出來,將外麵的日軍包圍了起來。

出城的日軍有兩個多步兵中隊,六百餘人。在剛纔的打擊中,已經損失了二百餘人。

遊擊隊這次是傾巢出動,兵力達到了一千二百餘人。他們也冇有急著發動進攻,隻是從四麵將日軍包圍了起來。

日軍無險可守,隻能趴在地上開槍,阻止遊擊隊接近。

日軍的大隊長心裡有底數,城裡他的步兵大隊、還有留守人員大概兩百人,憲兵隊還有五六十人,偽軍足足有一個團。雖然那些偽軍們逃走了,但是他相信城裡的日軍會逼著他們再次衝出來的。

他指揮著士兵們拚死抵抗,計劃等到城裡的日軍衝出來增援的時候,然後跟他們合併一處,衝回城裡。

遊擊隊構成了包圍圈之後,爆破中隊的隊員們趕緊在地上挖坑,後麵就有大車拉著飛雷炮趕了過來。

日軍大隊長出城之後,城裡的日軍最高指揮官是一箇中隊長。

他看到偽軍團長帶人跑了回來,勃然大怒,拔出了指揮刀,威脅偽軍團長帶人再次衝出去。

偽軍團長無可奈何,打開了城門,指揮著偽軍們往外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