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長水是知道什麼原因的。

清水一夫一個堂堂的醫學博士,放著在太原的大醫院不待,卻跑到一個偏僻的小小的平安縣城裡來,當然是有著他的特殊目的的,在冇有完成他的任務之前,他是不可能平白無故地送掉自己的性命的,徐大龍前麵說的那些,雖然有一些把握,但是最後這一條把握性最大。

李長水肯定地點了點頭說道:“徐大龍的意見是正確的,我相信這個日本人一定會全力以赴救活趙鄭委的。”

李雲龍長長地鬆了一口氣,馬上說道:“那還等什麼?趕緊給咱趙鄭委做手術啊。”

王院長說道:“我這就去安排。”說著就走了出去。

蘇曉燕悄悄地對徐大龍說道:“大隊長,我想見一見王新民。”

徐大龍理解她的心情,說道:“王大夫現在的任務還冇有完成,他不能離開清水一夫的視線,否則的話,會引起他的懷疑的。

我理解你的心情,你看這麼行不行?你躲在暗處,悄悄地看看。你也不要難過,總有一天他會回到你的身邊,到時候我會親自主持你跟他的婚禮的。”

聽到徐大龍這麼說,蘇曉燕儘管很失望,可是她也隻能同意了。”

清水一夫和王新民被帶到了一個房間裡,綁架他們的人解除了他們的捆綁,然後就出去了。

長時間的捆綁令他們的胳膊血脈不通,十分痠麻。

清水一夫忙著去揉搓自己的胳膊。

王新民顧不上自己也難受,趕忙上前幫助清水一夫進行按摩。

清水一夫對於王新民的態度很滿意,他閉起眼睛享受著王新民的按摩。

通過綁架他們的人的對話,他們已經知道了,是要讓他們來救人的,而且被救的人是一位八路軍的長官。

清水一夫小聲地問道:“你說這人我們救,還是不救?”

王新民氣憤地說道:“哪有這樣請醫生的,他們竟然采用這麼卑劣的手段,要我說就不要理睬他們。”

清水一夫說道:“你怎麼能這個樣子呢?按照你們中國人的話來說,叫做醫者仁心,救死扶傷是醫者的天職,他們的這種行為固然有些卑劣,但是我們不應該計較,還是救人要緊。”

王新民無奈地說道:“那好吧,我都聽您的。”

不久以後,醫院的院長和魏和尚進來了。

魏和尚手裡提著駁殼槍,一雙牛眼死死地盯住清水一夫和王新民,手裡的駁殼槍還不住地上下晃動著,他做出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是來唱白臉的。

院長當然是來唱紅臉的,他態度溫和地說道:“清水先生,我們這裡有一位病人負了很重的槍傷,十分危險。我們的能力有限,無法對他實施手術。聽說您醫術高超,迫不得已采用了這種手段,把您請來,還請您原諒。”

清水一夫說道:“救死扶傷是醫生的天職,應該的。”

院長很高興地說道:“那就辛苦你們為病人進行手術吧。”

王新民氣呼呼地說道:“我的老師被你們綁來,路上走這麼長時間了,都冇有休息,連飯也冇有吃。

不讓他休息一會,吃點東西,手術怎麼堅持得下來?”

魏和尚一聽不高興了,馬上拿著駁殼槍頂在了王新民的腦袋上,說道:“你這個小鬼子,敢不聽話,我一槍斃了你。”

王新民嚇了一跳,可是他仍然梗著脖子不肯低頭,不過也不敢吭聲了。

王院長趕忙攔住了魏和尚,說道:“這位先生說得道理,趕緊讓人給兩位先生準備飯菜。”

不久以後,手術就開始了。

蘇曉燕躲在一個房間裡,看到王新民走進了手術室,她的淚水忍不住湧出了眼眶。

徐大龍冇有在病房的門口等著,他和李長水一起商量接下來的事情。

李長水說道:“根據你提供的情況,我已經通過各方麵的渠道進行了調查,很有可能跟盜取了茨熙太後陵墓的孫某人有關。

當初他曾經找過山西王,送給了山西王一大筆財寶。山西王給了他一個番號,給了他大批的武器彈藥。

後來事情發生了變故,孫某人又改換了門庭,然後雙方發生了衝突,有一大批的財寶和武器彈藥冇有能夠帶走。清水一夫或許就是為此而來。

假如這件事情是真的,咱們能夠把這批財寶和武器彈藥搞到手,將極大地緩解八路軍麵臨的困難。

這件事情極為重要,上級已經做了指示,讓我跟你共同負責這件事情。”

徐大龍對孫某人的曆史是瞭解的,雖然冇有專門查過資料,但是看過相關的電影和電視劇。

聽到這裡,徐大龍恍然大悟,期盼地說道:“那可是真是太好了,我也很想見見那些寶貝呢。”

李長水說道:“平安縣城那一帶畢竟是敵占區,咱們不方便去進行調查。

把王新民安排在了清水一夫的身邊,這一招棋很好。咱們就藉助日本人的力量,來查詢這批財寶和武器彈藥的去向,然後給他們來一個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奪下這批重要的物資。”

經過了兩個半小時的手術,趙剛胸部的子彈被取了出來,人也被搶救了過來。

院長經驗豐富,儘管他隻是旁觀手術,但也知道趙剛不會再有危險了。

他很佩服清水一夫高超的手術水平,這一次的觀摩,對他自身的技能也提高了不少。

第二天下午,趙剛甦醒了過來。

李雲龍一直就守在病床的跟前,看到趙剛醒了過來,他一邊喊醫生,一邊高興地說道:“老趙,你小子快嚇死勞子了。你要是死了,我上哪兒去找這麼好的鄭委去?”

趙剛看到李雲龍臉上的黑眼圈,心裡很感動。

他勉強地笑了笑,聲音微弱地說道:“老李,我要是死了,以後就冇有人再管你喝酒了。你想得美。”

院長過來給趙剛檢查了身體,表示他冇有問題了,隻要靜心養傷,過一段時間就會徹底康複的。

院長走後,守在外麵的張大彪、徐大龍也進來了。

張大彪高興地說道:“鄭委,你可醒過來了,真是太好了。”

徐大龍上前說道:“鄭委好。”

趙剛看到了徐大龍,有點兒意外,他說道:“你那裡的敵情那麼嚴重,你跑過來乾什麼?”

李雲龍說道:“老趙,你這可就不對了,如果不是大龍,你這條命就算是冇了。”

接著李雲龍就講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趙剛對徐大龍感激地說道:“大龍,辛苦你了。”

徐大龍笑道:“應該的。”

幾個人又閒聊了一會,護士走了進來,說道:“病人需要休息,你們就先離開吧。”

眾人離開了病房,李雲龍說道:“大龍,這次你小子又立了大功,咱們得出去喝一杯,慶賀慶賀。”

徐大龍還有些事情冇有處理完,他說道:“團長,回頭吧,我現在還有點事情要辦。”

徐大龍帶著魏和尚去見了院長,交代了關於清水一夫和王新民的事情。

清水一夫和王新民正在屋裡休息,王新民還像往常一樣,為清水一夫端茶倒水,服侍得十分周到。

這時門開了,魏和尚走了進來。

他這次冇有掏槍,可是仍然麵色不善。

他說道:“小鬼子醫生,你們還真有兩下子,救了俺鄭委的命。你們既然本事這麼大,那就留下來,在我們八路軍的醫院裡當醫生吧。”

王新民一聽就急眼了,站起來說道:“你這人怎麼不講理呢?老師幫助你們救了人,怎麼還能把他扣下來呢?不光你們這裡需要有醫生看病,平安縣城裡有無數的人都指望著我的老師呢,必須得讓我的老師離開。”

魏和尚看到王新民竟敢頂嘴,罵道:“小鬼子,彆給臉不要臉,讓你留下來,是勞子看得起你。”

說著,又去腰間掏駁殼槍。

正在這時,院長走了進來,他對魏和尚說道:“趕緊把槍收起來,你這是乾什麼?咱們八路軍說話要算數,不能為難人家。”

他對清水一夫說道:“這位先生,感謝你幫助我們救了人,這就安排人送你們離開。”

院長帶著魏和尚離開了,不久以後他就回來了,對清水一夫和王新民說道:“實在是抱歉,這裡是軍事重地,送你們回去還得蒙上你們的眼睛。”

清水一夫表示冇有關係。

徐大龍等人跟李雲龍、趙剛等人辭行,然後護送著清水一夫和王新民返回了平安縣城。

到了縣城門口,蘇曉燕眼看著王新民走進了大門,消失在了視線當中,她心中的委屈一下子釋放了出來,忍不住淚流滿麵。

林雪瑩走上前去,握住了她的手,默默地陪伴著她。

蘇曉燕忍不住哭出聲來,撲進了林雪瑩的懷中。

林雪瑩輕撫著她的後背,目光卻望向了徐大龍。

說實在話,她真的很羨慕蘇曉燕,無論如何,她還可以明著訴說自己的相思之苦。而徐大龍卻向一根木頭一般,不知道接受自己的一片心意。她心中的這份苦,遠遠的超過了蘇曉燕。

返回了根據地之後,徐大龍抓緊時間訓練部隊,同時指導馬武山中心縣政府做好秋收準備。

根據地周圍的形勢依然嚴峻,聚集在根據地周圍縣城裡的那些日軍仍然冇有撤走,隨時有可能向根據地發動大舉進攻。

徐大龍要求情報中隊一定要擦亮雙眼,不得放過日軍的任何蛛絲馬跡。

臨高城。

在千葉尋一的催促下,閻貴武再次提出了一個惡毒的主意。

他說道:“師團長閣下,如今黃軍的大隊人馬仍然包圍著馬武山,各個縣城之間留了很大的空隙,馬武山的那些百姓們可以進出。

雖然咱們不方便再設置據點,但是咱們可以派出小股人馬,去攔截那些進出的百姓,抓一批,殺一批。

老百姓們怕死,他們也就不敢往外跑了。這就在事實上形成了對馬武山的圍困。

如今馬上就要秋收了,黃軍可以派人去搶奪他們的糧食,如果搶不完,就一把火把它燒掉。

冇有了糧食,我看他們如何過冬,到時候他們自然就垮掉了。冇有了那些老百姓的庇護,單獨剩一支遊擊隊,他們還能乾什麼?黃軍是一定能夠將他們消滅的。”

千葉尋一眼前一亮,心情立馬又好了起來,說道:“吆西,這個主意大大的好。閻桑,你派你的部隊去搶他們的糧食,抓他們的百姓,放火燒光他們的莊稼。等消滅了馬武山的遊擊隊,黃軍會大大地獎賞你的。”

閻貴武實在是恨自己多嘴的壞毛病,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就這麼賤,非要出這些缺德的主意,到頭來還得讓自己去乾。這小日本就冇一個好東西,缺德帶冒煙,好事都是他們的,壞事全都讓黃協軍來乾。

閻貴武發誓,今後再也不多嘴了。

他說道:“師團長閣下,您的命令卑職當然是要執行的,不過您也知道,馬武山的那些遊擊隊十分厲害,這種任務光靠我們是無法完成的。

卑職建議還是以黃軍為主,我們黃協軍進行配合。”

千葉尋一知道他說的也是實情。那些遊擊隊就連他們日軍都打不過,僅僅靠著這些偽軍,確實無法完成這個任務。

於是他點頭說道:“那好吧,就以黃軍為主,你的黃協軍進行配合。現在就開始準備,下月初就開始行動。”

周明德在他叔叔的支援下,在太原成立了一家貿易商行,以經營糧食為主,以情報中隊的隊員為骨乾,在馬武山根據地周邊的各個縣城裡,都建立了分支機構,馬武山遊擊隊的情報網正式建立了起來。

由於馬武山周圍的敵情依舊嚴峻,楚雲飛的請求再次被山西王拒絕了。他十分無奈,隻能耐著性子整天練兵。

李坤很喜歡跟徐大龍打交道,不僅僅是因為他們之間有很深的情誼,還因為徐大龍出手大方,他委托李坤購買物資的時候,都會按照高出市場價的價格購買,並且還會給承辦人一筆可觀的好處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