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坤是真的關心徐大龍,楚雲飛的請求他當然很樂意了。

他說道:“楚旅長,你難得回來一趟,先回家去看看吧。等我去見了參謀長,然後給你回話。

楚雲飛回到了家裡,聞訊趕來的楚韻兒跟楚雲飛寒暄了一陣之後,話題就轉到了徐大龍的身上。

她氣鼓鼓地說道:“大哥,你有徐大龍的訊息嗎?這傢夥也不知怎麼搞的,我接連給他發了兩封電報,他都不給我回。”

楚雲飛很擔心妹妹跟徐大龍走得太近,自己的家庭跟徐大龍的出身相差太遠,又是不同的派彆,根本是不可能最終走到一起的。

聽到徐大龍有意疏遠楚韻兒,楚雲飛感到十分欣慰。

他說道:“大龍兄弟他們那裡正在遭受日軍的圍攻,他顧不上給你回話。”

楚韻兒關切地問道:“他們那裡不會有危險吧?”

楚雲飛微笑道:“軍人嘛,整天就是跟危險打交道的,有危險很平常。不過,他們整天躲在山溝裡,日本人也拿他們冇有什麼辦法。”

楚韻兒放心了一些,說道:“大哥,什麼時候你跟他聯絡上了,讓他給我回個電報。”

楚雲飛在家等了兩天,李坤給他回了電話,說他已經跟參謀長彙報過了,參謀長說要向山西王請示,讓楚雲飛先回部隊去等著,一旦有了訊息,馬上會通知他。

巨馬縣元寶村。

馬武山遊擊隊步兵第一中隊在這一帶活動了已經兩天了,連續打掉了好幾個村子裡的日偽維持會,搜繳了一批財物,昨天晚上就留宿在了元寶村。

今天上午魏和平接到了徐大龍的通知,說日軍已經得知步兵第一中隊在元寶村,要求他們堅守元寶村,做為誘餌,吸引巨馬縣城出來的日偽軍。

徐大龍將率領馬武山遊擊大隊的主力,趕來元寶村,與步兵第一中隊裡應外合,殲滅這股日偽軍。

這是一項十分危險的任務,意味著他們首先會被日偽軍包圍,要經過一場苦戰。如果徐大龍等人不能夠及時趕到,他們很有可能會被日偽軍吃掉。

步兵第一中隊的骨乾都是出身黃協軍的,如果從前在黃協軍裡,他們會千方百計地推掉這樣的任務。如今卻不同,步兵第一中隊的官兵們對於徐大龍都十分信任,知道他一定會率領主力部隊及時趕到的。

於是他們就疏散了村裡的百姓,在村裡構築工事,等待日偽軍前來圍攻。

孫德勝率領著騎兵第一中隊,在巨馬縣城附近監視著日偽軍,看到他們出了縣城,並冇有對他們進行襲擾,而是悄悄地尾隨著他們,隨時向徐大龍報告日偽軍到達的位置。

徐大龍率領著遊擊隊的主力開往元寶村,心裡不免有一點緊張。

這一仗跟以前不同,前麵所打的仗幾乎全都是依靠著偷襲取得勝利的,這一次這是真正拿出了遊擊隊的家底,與日軍在平原上作戰。

如果不能迅速地解決戰鬥,一旦打成了膠著的狀態,日偽軍的大隊援軍從新河縣城和東鄉縣城趕到,遊擊隊的騎兵問題倒不大,步兵恐怕就要交代在這裡了。

林雪瑩坐在一輛大車上。保持著電台開機,以便隨時跟遊擊隊的各部保持聯絡。

周炳根擔任了新成立的步兵第四中隊的隊長,這位參加過長征的老戰士,作風就是過硬,在行軍途中,他一個人幫兩名身體較弱的戰士扛著步槍,還不時地在行軍過程中前後走動,給隊員們鼓舞士氣。

從巨馬縣城裡出來的日軍的大隊長,在靠近元寶村的時候,手下的士兵抓到了元寶村的一個村民,得知遊擊隊仍然留在元寶村裡,村民提前疏散了。

他就覺得有點不對勁,這擺明瞭遊擊隊是知道他們要來,要堅守元寶村,跟他們作戰。

據他得到的情報,這支遊擊隊隻有一百餘人,要跟這麼多的日偽軍作戰,難道他們就不怕被消滅嗎?

他命令部隊停止前進,派傳令兵把手下的兩箇中隊長和偽軍的營長叫了過來,跟他們商量,是否繼續前往元寶村。

日軍的兩箇中隊長認為問題不太大,這裡畢竟遠離馬武山,估計是遊擊隊得知他們要來,不敢到處亂跑,隻能在村子裡堅守待援。

他們建議向馬武山方向派出監視哨,一旦發現遊擊隊的大隊人馬,就向東鄉縣城裡的日軍第81聯隊長求援。他們堅信,憑藉著日軍的實力,用不了多久就能夠攻下元寶村,消滅村裡的遊擊隊。

日軍的中隊長之所以想這麼做,一方麵他們是相信自己的戰鬥力,認為遊擊隊隻不過是擅長偷襲,要想打陣地戰,他們絕不是日軍的對手。

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們急於報複。日軍的這個步兵大隊一共有三個步兵中隊,其中的一個步兵中隊駐守在宋莊據點,結果被遊擊隊消滅了。他們要消滅元寶村的遊擊隊,來報一箭之仇。

日軍大隊長覺得他們說得有道理,他也急於報複,於是就不再征求偽軍營長的意見,下達了繼續行軍的命令。

不久以後,日偽軍就到了元寶村,對元寶村構築了包圍圈。

日偽軍擺開了架勢,正準備向村裡的遊擊隊發動進攻,魏和平等人攜帶的四門迫擊炮率先開火,直接就覆蓋了日軍的迫擊炮陣地,當場就炸翻了日軍的兩門迫擊炮。

日軍守備部隊的裝備遠遠遜色於野戰軍,一個步兵大隊隻有五門迫擊炮和一門九二式步兵炮。他們的九二式步兵炮和一門迫擊炮在宋莊據點被遊擊隊繳獲了,隻剩下了四門迫擊炮,現在又被遊擊隊乾掉了兩門,火力大大的打了折扣。

鬼子大隊長氣得哇哇直叫,他也無法組織炮火準備了,就下令日偽軍直接向村子裡發動了進攻。

正在這時,遠處飛來了幾枚九二式步兵炮的炮彈,在日軍大隊部的臨時指揮所爆炸了開來。

這些炮彈是孫德勝率領的騎兵第一中隊打來的,他們一直跟蹤著日軍,通過從遠處用炮隊鏡的觀察,看到了日軍大隊長所在的位置,就直接打了過來。

一枚炮彈就在日軍的大隊長附近爆炸,多虧了他身邊站著兩個日本兵,替他擋住了彈片,儘管如此,他還是被爆炸的氣浪掀翻在地,當場就昏了過去。

幾個日本兵急忙把他扶了起來,又是喊叫又是掐人中,總算是把他給弄醒了。

作戰參謀上前報告了情況,說遠處發現了遊擊隊的騎兵。

日軍大隊長拿起望遠鏡朝著作戰參謀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了遠處遊擊隊的騎兵。

好在遊擊隊的騎兵冇有繼續開炮,是因為孫德勝攜帶的九二式步兵炮的炮彈有限,不想就這麼浪費掉了。

日軍的大隊長感到了危險,說道:“快給聯隊長閣下發電報,請求戰術指導。”

作戰參謀沮喪地說道:“大隊長閣下,電台被遊擊隊的炮火炸燬了,電台兵也死了。”

正在這時,又有人喊道:“大隊長閣下,東邊又發現了敵軍的騎兵。”

不等日軍的大隊長朝著東邊觀察,北麵又有人喊道:“這邊也有敵人的騎兵。”

原來是徐大龍率領著遊擊隊的特戰中隊和騎兵第二第三中隊趕到了,他們遠遠的對日偽軍構成了包圍圈,準備在王承柱率領大隊人馬趕到後,就向日軍發動攻擊。

在元寶村裡的魏和平等人,看到外麵來了這麼多日偽軍原本有些擔心,當他們聽到外麵的炮聲的時候,知道遊擊隊的援軍趕到了,大家頓時就鬆了口氣。

魏和平戰鬥經驗十分豐富,他判斷日偽軍一定會向元寶村發動攻擊,企圖占領元寶村,以避免腹背受敵,並且會利用元寶村堅守待援。

於是他就命令部隊提高警惕,隨時準備打退日偽軍的進攻。

魏和平猜得冇有錯,日軍的大隊長迅速地判斷了形勢,知道如果自己的部隊在平原上與遊擊隊的騎兵作戰,明擺著是會吃虧的,他決心拿下元寶村,堅守待援。

他立刻派傳令兵傳達了命令,讓日軍的兩個步兵中隊和偽軍的一個營,同時向元寶村發動了攻擊。

徐大龍已經趕到了戰場,他看到了這種情形,當然不能讓日偽軍從容地去攻擊元寶村。

他馬上命令架設九二式步兵炮,對日軍進行炮擊,同時命令所有騎兵部隊迅速接近日偽軍,用迫擊炮進行攻擊。

日偽軍都意識到了危險,他們知道要想活命,唯一的辦法就是拿下元寶村。

日偽軍們拚命了,他們不顧背後遊擊隊的炮火打擊,挺著刺刀玩命地朝著元寶村衝了過去。

“噠噠噠噠。”

元寶村裡傳來了清脆的機槍射擊的聲音,遊擊隊最不缺的就是機槍,不僅每個班都有一挺輕機槍,中隊部還有直屬的火力班,除了四門迫擊炮以外,還有一挺九二式重機槍和兩挺輕機槍。

如此猛烈的火力,打得日偽軍人仰馬翻。

元寶村外是一片開闊地,日偽軍無處躲藏,一片一片的倒了下去。活著的人直接就被打懵了,他們趴在地上,恨不得鑽進地底下去,冇有人再膽敢站起來,繼續衝鋒了。

日軍大隊長看到這種情形,知道拿下元寶村已經不可能了。

他看到村子的西北麵有一片墳地,這是他們唯一可以利用的地形了,於是就率先朝著那片墳地跑了過去。

活著的日偽軍們也紛紛跑嚮往那片墳地。

徐大龍最希望的就是日軍堅守陣地,而不是跟他們打野戰。

看到日偽軍跑向墳地,正中下懷,他並冇有急著下令部隊進攻,而是將他們圍了起來。

遊擊隊員們跟徐大龍的想法差不多,如今有了飛雷炮,他們巴不得日偽軍聚集在一起堅守陣地,省得收拾起來費勁。

他們朝著日偽軍開槍射擊,防止他們突圍。

不久以後,王承柱等人終於趕到了,他們立刻開始架設飛雷炮。

戰鬥接下來冇有什麼懸念,日偽軍很快就被殲滅了,遊擊隊再次繳獲了大批的武器彈藥。

徐大龍一直冇有接到鄭喜榮發來的電報,他正在納悶,為什麼東鄉縣城的日軍冇有前來增援。

兩名遊擊隊員抓來了一個僥倖活著的偽軍連長,經過審問,才知道孫德勝等人在一開始的時候,就把日軍的電台給炸掉了,倒是省了遊擊隊不少的勁。

當然了,徐大龍並不能依靠著這種巧合打仗。

鄭喜榮等人一直都在監視著東鄉縣城的日偽軍,假如他們出來增援,孫德勝就會率領騎兵部隊去襲擾日偽軍,拖延他們的進軍速度。

如今仗打完了,經過審問偽軍的那個連長,徐大龍又發現了一個良好的戰機。

巨馬縣城裡的日偽軍主力都出來了,縣城裡就隻有日軍步兵大隊的留守人員不足二十人,偽軍的留守人員也是十幾人,再就是縣城裡的日軍憲兵隊五六十號人,偽警察不足百人,這麼好的發財機會,徐大龍怎麼可能會放過?

他對那個偽軍連長說道:“你想死,還是想活?想活的話,就給你一條出路。”

偽軍連長的耳朵被炸藥震得嗡嗡的,聽不大清楚,傻愣愣的。

魏和尚必須在他的耳邊大聲地重複徐大龍的話,他才能聽到。

聽明白了徐大龍的話之後,偽軍連長連忙說道:“八路長官,我想活,我願意替長官賣命,還請長官饒命。”

徐大龍叫來了孫德勝、魏和尚,讓他們率領騎兵第一、第二中隊和特戰隊,換上偽軍的軍服,跟著這個偽軍連長去騙開巨馬縣城的城門,去縣城裡麵去發洋財。

孫德勝和魏和尚都十分興奮,立刻就率領部隊出發了。

徐大龍留了下來,他必須跟遊擊大隊的步兵們在一起,萬一遇到敵情,好親自處理。

徐大龍並不是一個貪心的人,今天吃掉這股日偽軍的戰績,再加上孫德勝、魏和尚他們應該能夠占到的便宜,他已經知足了。

他馬上讓王承柱集合部隊,返回馬武山根據地。

徐大龍本人率領著騎兵第三中隊在四周警戒,擔負掩護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