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炮等人攜帶來了一門九二式步兵炮,原來遊擊隊隻二十多發炮彈,徐大龍又從孔捷那裡分來了24發炮彈,雖然炮彈緊缺,可是徐大龍還是批準給了他們12發。

王炮等人架起了九二式步兵炮,朝著日偽軍的炮樓就打了過去。他們帶來的四門迫擊炮,也朝著日偽軍的陣地進行了炮轟。

炮彈在敵人的據點裡爆炸,閃亮著一團團的火光,可以看到日偽軍的一座炮樓中了炮彈,炮樓的頂部被炸開了一個大口子。

王友良的第二中隊用火力壓製敵人,王炮帶著第三中隊就衝了上去。

在遊擊隊員們猛,火力壓製下,日偽軍的火力減弱了許多。王炮等人邊打邊衝,很快就靠近了敵人的據點。

突然,敵人的據點裡火力增強了許多,至少又新出現了兩挺歪把子機槍,還有很多的三八式步槍。

王炮手下的隊員們一下子就傷亡了七八個,其餘的人隻好趴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日軍的據點裡飛來了迫擊炮彈,落在了遊擊隊的炮兵陣地上,直接就將九二式步兵炮給掀翻了。

王炮十分惱怒,命令機槍手壓製敵人的火力,然後提著雙槍,帶著遊擊隊員們再次向前衝去。

就在這時,敵人的據點裡突然冒出了很多的黑影,他們手裡的機槍噴吐著火舌,朝著王炮等人衝了過來。

那些黑影一邊衝鋒,一邊嚎叫著,聽得出來。全都是日軍的士兵。

王炮等人被打得措手不及,頓時慌亂了起來,他們匆忙撤退,很快就變成了潰退。遊擊隊員們四散而逃,王炮根本製止不住,隻好也跟著退了下去。

日軍在後麵緊追不捨,不斷有遊擊隊員被敵軍打倒在地。

王友良看到這種情形,趕忙想帶人上去救援。此時的王炮是在據點的另一側,王友良等人被敵人用火力攔截,根本就過不去

王炮邊打邊退,小腿上中了一槍,險些摔倒在地。她的女人急忙讓人攙著他,她帶著幾名隊員在後麵掩護。

日軍的官兵們戰鬥力極其強悍,他們追擊的速度很快,眼看就要追上王炮等人了。

正在這危急關頭,一群遊擊隊員衝了過來,他們端著兩挺輕機槍,朝著日軍打了過去。

這群遊擊隊員為首的正是趙大滿,他的手下隻有新兵十幾名戰士,都是訓練新兵的正副班長,新兵們他冇有帶出來。看到王炮等人情勢危急,就冒死衝了過來。

日軍遭到突然的打擊,攻勢一下子緩了下來。

趙大滿揮舞著駁殼槍,一邊朝著敵人射擊,一邊關切地問道:“王隊長,你冇事吧?”

王炮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冇事。”

說著,他想推開攙扶他的隊員繼續戰鬥。然而,他感到一陣眩暈,混身痠軟無力,被遊擊隊員們給攙扶了下去。

趙大滿帶著遊擊隊員們掩護著王炮等人邊打邊撤。

王友良看到王炮的人撤了,他們也撤了下來。

據點裡的其他日偽軍也衝了出來,趙大滿對王友良喊道:“你們快走,我來掩護。”

說完,他就帶著戰士們原地趴了下來,對日偽軍進行阻擊。

王友良看到這種情形,也停下了腳步,帶著第二中隊的戰士們也趴在地上進行阻擊。

畢竟是夜間,日軍摸不清遊擊隊的虛實,他們也不敢戀戰,很快就停止了追擊,退了回去。

經過了這一仗,趙大滿贏得了王炮和王友良的尊重,也贏得了他們的友誼。遊擊隊雖然打了敗仗,也算是有所收穫。

就在同一天晚上,孫德勝、魏和尚也各自率領一部分人馬,攻打日偽軍的據點。

他們的情況比起趙大滿等人要好不少,但是終究還是冇有能夠將敵人的據點打下來。

經過了這一晚上的戰鬥,徐大龍基本上摸清了偽軍的虛實,完善了他所提出的作戰方案。

這天上午,馬武山遊擊隊再次召開了中隊長以上乾部會議,縣大隊和馬武山中心縣領導也參加了這次會議。

會議開始後,鄭喜榮首先全麵地介紹了一下馬武山根據地周圍的敵情。

馬武山根據地周圍的日偽軍,除了五個縣城以外,另外設置了十二個據點,在這些據點裡,每個據點都有一部分日軍和一到兩個連的偽軍,修建了炮樓和碉堡,還挖掘了戰壕。

在據點的兩側還設置了封鎖溝,拉了鐵絲網。

徐大龍說道:“日偽軍在根據地周圍的兵力雖然很多,但是他們卻分散在各個縣城和據點裡,具體到某一個地點,兵力就相對薄弱。這就給了咱們各個擊破的機會。

在東鄉縣城和巨馬縣城之間,有宋莊據點,馬家河據點。咱們這次主要的作戰對象是宋莊據點。

首先,由趙大滿指揮王友良的步兵第二中隊、新兵訓練中隊、縣大隊第一區中隊、300名基乾民兵,包圍馬家河據點,你們的任務主要是監視敵人,防止他們前來增援宋莊據點。

王承柱指揮魏和尚的特戰中隊、魏和平的步兵第一中隊、王炮的步兵第三中隊、炮兵中隊、縣大隊直屬中隊、第一和第二區中隊,負責攻打宋莊據點。

孫德勝指揮騎兵第一中隊、第二中隊,負責監視巨馬縣城和東鄉縣城方向的日偽軍。

王小虎指揮直屬中隊、縣大隊第三區中隊、五百名基乾民兵為預備隊。

這一仗采用圍點打援的戰術,如果縣城裡的日軍出來增援,王小虎率領預備隊接替王承柱指揮的攻擊部隊繼續包圍宋莊。

由我和王承柱率領攻擊部隊與騎兵部隊配合,去打擊日軍的援軍。

假如日軍不出來增援,王承柱就率領著攻擊部隊堅決打下宋莊,殲滅據點裡的敵人。

中心縣高縣長帶領300名基乾民兵和部分普通民兵,組織那些進入根據地的難民,每個難民發一個大洋,三斤乾糧,在打掉敵人的宋莊據點之後,將他們護送出封鎖線。

鄭喜榮的情報中隊負責監視其他各個縣城和據點的日偽軍,隨時向我報告他們的情況。

任務都清楚了嗎?”

眾人一齊說道:“清楚了。”

徐大龍說道:“各部現在開始準備,明天早晨8點以前,到達指定位置。”

72團的副連長周炳根剛剛來到馬武山遊擊隊,有很多情況還不清楚,他悄悄地向鄭喜榮問道:“鄭中隊長,既然咱們的主要目標是要打掉宋莊的據點,為什麼不切斷他們的電話線,封鎖訊息,那樣不就可以集中力量打下敵人的據點嗎?”

鄭喜榮說道:“你說得很有道理,不過這裡的日偽軍十分狡猾,他們的電話線都是埋在地下的,咱們很難發現。他們除電話以外,還有其他的聯絡方式。

在夜間他們會發射信號彈,在白天戰鬥一旦打響,附近村子裡的日偽人員也會鳴槍報警。

其他的村子聽到之後,也會用槍聲進行傳遞訊息,日偽人員也會去向縣城裡的日偽軍報信。”

周炳根一直在主力部隊工作,冇有地方工作的經驗,他撓了撓頭,說道:“想不到這裡的日偽軍竟然這麼難對付。”

鄭喜榮笑道:“你就放心吧,所有的事情大隊長都考慮到了。咱們是一定能夠打贏這一仗的。”

會議結束了,徐大龍問道:“虎子,東西準備好了嗎?”

王小虎說道:“準備好了,就在外麵呢。”

徐大龍笑著對參加會議的乾部們說道:“弟兄們,我讓你們看一件好東西。”

眾人走出了會議室,看到外麵停著一輛大車,大車的上麵靠前方的位置上堆放著幾個沙袋,這些沙袋不是用麻袋做的,而是用100斤裝的麵口袋,堆放在前麵,能夠遮擋住後麵的人,重量比麻袋輕了一些。

在大車的前麵,靠近地麵的部分,擋著一塊用鐵皮蒙著的木板,可以有效地遮蔽後麵的人的腿部。

徐大龍讓兩名身體強壯的遊擊隊員,彎著腰,推著這輛大車,從幾十米以外朝著眾人推了過來。

眾人看到大車緩緩地靠近,卻無法看到後麵的人,眾人都明白了什麼意思,一個個都露出了笑臉。

王承柱說道:“大隊長啊,你就是有辦法,這主意都想得出來。”

徐大龍笑道:“這叫土坦克,可以有效地減少傷亡,靠近敵人的陣地。”

第二天早晨,王承柱率領部隊包圍了宋莊據點,向日偽軍發動了攻擊。

宋莊據點裡的日偽軍看到遊擊隊人多勢眾,就打電話向縣城裡的日軍求援。

與此同時,趙大滿率領的部隊也包圍了馬家河的日偽軍的據點,監視著裡麵的日偽軍。

馬家河據點裡麵的日偽軍看到了外麵的遊擊隊,同樣向縣城裡的日軍指揮官進行了報告。

日軍指揮官接到報告之後,再三詢問,攻擊他們的是遊擊隊的步兵還是騎兵。

千葉尋一早已經給他們製定了作戰的方法,如果發現出現在縣城或者據點的是遊擊隊的步兵,就做好出擊的準備,根據情況,可以向敵軍發動攻擊。

如果敵人是騎兵,最好不要出縣城或者出據點,堅守陣地打退他們即可。

日軍指揮官問清楚了,攻擊宋莊的和馬家河的都是遊擊隊的步兵,他們就決定出兵先去增援,希望和據點裡的日偽軍一起殲滅圍攻他們的遊擊隊。

正在日軍的指揮官準備集合隊伍出城的時候,接到了報告說,城外出現了遊擊隊的騎兵。

日軍的指揮官急忙到了城樓上向外觀望,果然看到遠處有遊擊隊的騎兵在遊弋。

日軍指揮官拿不定主意了,就給千葉尋一發起了電報。

千葉尋一不久前剛接到過電報,說遊擊隊分彆攻擊日偽軍的三處據點,都被日偽軍給打退了,而且打死了不少的遊擊隊。

他就感到這種封鎖十分有效,逼迫著遊擊隊去進攻日偽軍堅固的防禦工事,這是消耗遊擊隊的兵力的最好辦法。

現在他接到報告,說縣城附近出現了遊擊隊的騎兵,他知道遊擊隊的主力就是那些騎兵,日偽軍與遊擊隊作戰,曆次吃虧,都是因為遊擊隊的騎兵。

為了避免重蹈覆轍,他決定不派援兵,就讓據點裡的日偽軍依托著堅固的工事,打退遊擊隊的進攻。

宋莊。

旅部和獨立團派來的乾部們,暫時冇有編入部隊,因為徐大龍要讓他們學會遊擊隊的戰術手段,因此,臨時將他們組成了一個乾部隊,先跟著遊擊隊適應一段時間。

在宋莊的外圍,徐大龍帶著乾部隊也來到了前沿陣地,觀察王承柱等人的攻擊行動。

戰鬥打響之前,遊擊隊已經利用夜間,在敵人陣地一百米的距離構築了掩體,就連九二式步兵炮也推進到了距離敵人陣地隻有100米的距離,構築了炮兵陣地。

戰鬥打響了,乾部隊的隊員們看到遊擊隊打仗時,並不是像他們想象的那樣,一上來就機槍大炮一起開火,他們的打法很有章法。

遊擊隊員們並冇有急著動進攻,首先是少量的遊擊隊員朝著敵人射擊,吸引敵軍還擊,暴露他們火力點的位置。

遊擊隊員們記住了敵人火力點的位置,幾個人一組,對敵人的一個火力點進行封鎖。

特戰隊員們尤其是特戰中隊的狙擊手們,他們對守在戰壕裡的日偽軍進行精準打擊,日偽軍傷亡慘重,很快就不敢露頭了。

四門九二式步兵炮更是發揮了他們的威力,一炮一個,將敵人的火力點逐一摧毀。

日偽軍的迫擊炮開火了,他們的迫擊炮數量不多,隻有兩門。

王承柱早就在等著他們,他判斷了敵人迫擊炮的位置,指揮著八門迫擊炮覆蓋了過去,很快,日軍的迫擊炮就冇有了動靜。

經過了半個小時的戰鬥,日軍的據點裡麵的火力基本上被壓製住了。

遊擊隊員們就推著幾十輛土坦克朝著日軍的陣地逐漸靠近,到了50米的距離就停了下來,隊員們準備好了手榴彈,準備發動衝鋒。

陣地上的遊擊隊員們也都上了刺刀,做好了衝鋒的準備。

日偽軍看到遊擊隊員們步步逼近,卻無法阻止,於是紛紛跳出戰壕,朝著遊擊隊的土坦克衝了過來,他們握著手雷或者手榴彈,準備炸燬遊擊隊的土坦克。

遊擊隊的機槍手們早就防備著他們,看到敵軍跳出了戰壕,立刻向他們猛烈地開火。

遊擊隊的機槍很多,跳出戰壕的日偽軍不等靠近遊擊隊的土坦克,就基本上被消滅了,僥倖活著的日偽軍又退回了戰壕裡麵。

王承柱看到差不多了,就下令發起衝鋒。

遊擊隊的炮兵們朝著日軍的據點裡麵,連續發射了二十多枚迫擊炮彈。

在機槍的掩護下,躲在土坦克後麵的遊擊隊員們迅速地衝了上去,他們進入了距離敵人戰壕30米以內,就投擲出了手雷和手榴彈,然後迅速地衝了上去,跳進了敵人的戰壕。

後麵的遊擊隊員們也衝了過來,進入了敵人的戰壕。

突擊隊員們消滅了戰壕裡殘餘的敵人,立刻利用敵人的戰壕,封鎖敵人的火力點。

此時據點裡的敵人已經剩下的不多了,他們龜縮在炮樓和兩個碉堡裡麵,繼續負隅頑抗。

遊擊隊員們還是用老辦法,幾個人或者十幾個人封鎖敵人的一個槍眼,很快就打得敵人無法還擊了。

本來,可以用九二式步兵炮摧毀敵人的炮樓和碉堡,但是炮彈已經不多了,特戰隊員們以嫻熟的戰術動作,迅速地靠近敵人的碉堡和炮樓,將手榴彈從敵人的射擊孔扔了進去。

不久以後戰鬥就結束了,遊擊隊以傷亡28人的代價,全殲了據點裡麵的日軍一個加強小隊,偽軍一個連,一共182人,繳獲了其全部武器裝備。

在戰鬥中,由於日偽軍的火力被壓製,無法充分發揮,因此他們消耗的彈藥有限,遊擊隊繳獲的彈藥數量相當豐厚。

八路軍的很多部隊之所以彈藥一直都十分匱乏,就是因為在戰鬥中不能夠迅速解決戰鬥,即使是最後消滅了敵人,彈藥也被敵人消耗得差不多了,所以總是難以補充在作戰中的消耗。

周炳根和乾部隊的隊員們這才發現了遊擊隊戰術水平的高超,在他們來之前,那種自認為是來自正規部隊,有些看不起遊擊隊的想法徹底地消失了,取而代之是對遊擊隊戰術水平的欽佩。

拿下了宋莊據點,王承柱又指揮著攻擊宋莊的部隊,前往馬家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