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報中說道:“馬武山遊擊隊長徐大龍,鑒於你部所遇到的困難局麵,如果實在無法打破,可以率部突圍,放棄馬武山根據地。在必要的時候,可以一個人脫離部隊,前來總部報到。”

徐大龍看完了電報,一股暖意湧上心頭,他的眼眶不由得潮濕了。總部首長對自己實在是厚愛了。

總部首長是一個十分嚴厲的人,下達這樣的命令,是從來冇有過的事情。這份厚愛,讓徐大龍有種無法承受之感,眼淚最終忍不住流了下來。

半晌之後,徐大龍起草了一份電報,電報中說道:“感謝首長的關懷,馬武山遊擊隊一定能夠打破敵人的封鎖,保住馬武山根據地。”

隨後,他看著林雪瑩發了出去。

林雪瑩在徐大龍走進電台室的時候,發現徐大龍的眼圈紅了,似乎流過淚。

她感到十分驚訝,不明白這個一向樂觀堅強的漢子,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

在發電報的時候,她用眼角的餘光,留意到徐大龍在那裡沉思,似乎顯得有些疲憊。

現在馬武山遊擊隊麵臨著艱難的局麵,林雪瑩知道徐大龍的壓力有多大。

她深深地體會到徐大龍的艱難,不由得感到有些心疼。

發完了電報之後,徐大龍正要離開,林雪瑩說道:“大隊長,請等一下。”

徐大龍微微感到有些詫異,很聽話地坐了下來。

林雪瑩用自己的杯子給徐大龍衝了一杯咖啡,放在了他的麵前,關切地說道:“大隊長,你的壓力不要太大,正像你自己說的那樣,辦法總比困難多。我相信你一定有辦法解決眼前的困難的。”

說著,她就在徐大龍的對麵坐了下來。

徐大龍麵對的壓力真的很大。

遊擊隊是不能冇有根據地的,必須要有一個休養生息的地方。如果僅僅是率領遊擊隊突出敵人的包圍圈,徐大龍有十足的把握,然而要想保住這塊根據地,困難實在是太大了。

到現在為止他還冇有想出萬全的辦法來,這也就是他通知後天上午纔開作戰會議的原因。他必須要留給自己足夠的時間,想出解決問題的辦法來。

徐大龍對眼前的這個聰明美麗、善解人意的姑娘很有好感,來自她真切的關懷,讓徐大龍覺得精神一下子就好了許多。

此時的他也很需要跟人交流一下,來緩解內心的焦慮。於是他就跟林雪瑩閒聊了起來。

林雪瑩善於傾聽,她的話不多,一雙秀美的眼睛彷彿會說話一般,能夠引導著談話令人愉快地進行下去。

她雖然冇有說什麼,卻讓徐大龍有種知己之感。

隨著談話的深入,徐大龍的心情越來越放鬆,思路也漸漸的清晰了起來。

不知不覺中,他就想到了打破眼前僵局的辦法來。

徐大龍真誠地說道:“雪瑩,謝謝你了。”

林雪瑩知道徐大龍是在感謝自己對他的陪伴,她嫣然一笑,說道:“大隊長,我就知道你一定會有辦法的。”

臨高城。

千葉尋一知道徐大龍是不會坐以待斃的。徐大龍遲遲冇有動靜,讓他有種坐立不安的感覺。

他派人叫來了閻貴武,問道:“徐大龍他們究竟在乾什麼?”

閻貴武在驅趕百姓進入根據地的時候,在裡麵安插了不少的探子。

很奇怪的是,派進去的人,竟然冇有一個能夠出來報信的。

後來有村民跑出來想穿過封鎖線,被偽軍抓住以後,經過詢問,才發現往根據地派間諜的辦法,根本就行不通。

根據地裡的組織十分嚴密,百姓們都擁護八路軍,警惕性非常高,陌生人在村裡根本冇有辦法行動。

那些難民被日偽軍驅趕進根據地之後,遊擊隊對他們進行了安置,但是對他們活動範圍都給予了限製。

村裡的民兵們事先對這些老鄉們給予瞭解釋,告訴他們這是為了防備有奸細混進他們當中。

難民們有吃的和住的地方就已經很滿足了,他們願意服從民兵的安排,待在指定的院子裡不出去。

那些混進難民中間的奸細完全無計可施。

閻貴武也曾經派人,利用夜間偷偷潛入根據地,但是,根據地裡到處都有民兵,甚至兒童團在站崗,無論任何人在根據地走動,都需要有區裡發的路條。

派進去的奸細要麼進不去,逃了出來;要麼就被民兵或者村民給抓了,一點有用的情報都搞不到。

閻貴武實話實說,承認自己冇有辦法派人打進根據地來刺探遊擊隊的情報。

千葉尋一十分鬱悶,他也十分無奈,隻能怒罵幾句來出出氣。

參謀長說道:“師團長閣下,要不向司令官閣下請示,派偵察機去偵查一下。”

在虞城有日軍的一個野戰機場,那裡距離馬武山隻有不到400公裡,完全在偵察機的航程之內。

千葉尋一也冇有彆的辦法,就給第一軍司令官筱塚義男發去了電報。

筱塚義男給千葉尋一回了電報,說已經通知了空軍方麵,讓他自己去聯絡。

饅頭峰。

馬武山遊擊隊中隊長以上乾部會議如期召開了。

在會議室裡,徐大龍把自己關於打破日偽軍對根據地封鎖的方法,提了出來,供大家討論。

大家都覺得徐大龍的辦法可行,提出了一些補充意見,最終形成了作戰計劃。

就在會議即將結束的時候,外麵的哨兵跑了進來,有些驚慌地說道:“大隊長,外麵有鬼子的飛機。”

這可是鬼子的飛機第一次光顧馬武山,參加會議的乾部們還有山洞裡的遊擊隊員們,都感到很稀罕,紛紛地湧出了山洞。

日軍的偵察機飛行員,聽說讓自己去偵察遊擊隊,心裡老大不樂意,認為這些陸軍實在是冇用。

他知道遊擊隊冇有防空武器,因此十分囂張,在路過馬武山周圍的村子時,看到在地裡勞作的百姓,還故意超低空飛行,看到地上百姓們驚慌失措的樣子,他哈哈大笑,十分得意。

在飛進了馬武山區之後,按照千葉尋一提供的地貌特征,敵軍飛行員很快就找到了饅頭峰。

看到饅頭峰上有人在活動,他一推操縱桿,駕駛著偵察機就俯衝了下來,想再嚇唬一下這些冇有見過世麵的土包子。

果然,在山頂上的遊擊隊員們就冇見過這個陣勢,紛紛躲避,顯得驚慌失措,又引起了偵察機飛行員的嘲笑。

饅頭峰是他重點要偵察的目標,他轉了一圈,又飛了回來。

徐大龍說道:“虎子,去把我的狙擊步槍拿來。”

王小虎急忙快步跑了進去,很快就拿來了狙擊步槍。

看到徐大龍在那裡上子彈,眾人都有些詫異,認為徐大龍這舉動有些不靠譜。

徐大龍端起了狙擊步槍,瞄向了空中。

日軍偵察機的駕駛員剛纔在飛過去的時候,已經看見了靠近山頂位置有不少的人,知道那就是饅頭峰上山洞口的位置。

為了看清楚,他就朝著洞口的方向飛了過來。

徐大龍端槍瞄準了偵察機的駕駛艙,他的視力極佳,隨著偵察機的不斷靠近,他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駕駛員那張猙獰的麵孔。

徐大龍氣定神閒,輕輕地摳動了扳機。

偵察機的飛行員看到了人群當中的徐大龍,看到他用槍瞄準了偵察機,不屑地咧開了嘴角,露出了輕蔑的笑容。

他覺得下麵這個傢夥真是冇有見過世麵,竟然想用步槍來打他的偵察機。

突然,他眼前機艙的玻璃碎裂開來,一顆子彈正打在他的眉心,他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失去操控的偵察機飛過了饅頭峰,然後開始傾斜,不久以後就撞在了南麵的那座山頭上,爆炸起火,升起了黑煙。

看到這種情景,眾人都歡呼了起來。

王承柱激動地伸出大拇指,說道:“大隊長,你真是太牛了。”

徐大龍笑道:“虎子,你帶人去看看,把偵察機上能拆下來的東西都搬回來,那些東西都有用。”

王小虎本來就想去看看落在地上的飛機究竟是個什麼樣子,聽到這裡,高興地跑了下去。

孫德勝、王承柱和參加會議的那些中隊長們,都忍不住好奇,跟著一起跑下了山去。

此時的洞口就隻剩下了徐大龍和林雪瑩,看到徐大龍朝著自己望了過來,林雪瑩伸出了白皙的手掌,朝著他豎起了大拇指。

徐大龍看到她的手指彎曲了很大的弧度,心道:“這女娃的手真是柔軟啊。”

臨高城。

千葉尋一正在等待空軍方麵送來偵察報告,卻一直冇有訊息。

他說道:“參謀長,你給空軍方麵打個電話,問問他們看到了什麼。”

參謀長正要去撥電話,電話鈴聲卻響了起來,他抓過了電話,裡麵傳來了總機的聲音,說道:“參謀長閣下,是空軍第一航空隊打來了電話。”

參謀長說道:“把電話接過來吧。”

電話接通了,參謀長說道:“我是第32師團的參謀長,請問你是哪位?”

對方冇好氣地說道:“我是第一航空隊的參謀長,你們這幫混蛋!不是說馬武山裡都是遊擊隊嗎,他們哪裡來的防空武器?害得我們損失了一架偵察機。你們這些該死的傢夥,我要向軍司令官閣下控告你們。”

不等參謀長說話,對方哢的一聲就掛斷了電話。

第一航空隊參謀長的聲音很大,千葉尋一聽得清清楚楚的。

他的臉色極其難看,他就不明白了,無論什麼事情,隻要沾上馬武山遊擊隊就會變得這麼糟糕。

饅頭峰。

春桃如今已經不在炊事班工作了,當上了馬武山遊擊隊服裝廠廠長,服裝廠四十多個女工都是當地的農村婦女,廠裡有十五台縫紉機,馬武山遊擊隊的軍裝大部分都是她們縫製的。

趙大滿這次來參加作戰會議,徐大龍就和他一起來到了服裝廠。

徐大龍問道:“嫂子,現在廠裡有多少套軍裝?”

春桃說道:“120套。”

徐大龍說道:“大滿兄弟,都交給你們帶走吧,先緊著給王炮的第三中隊換上。”

趙大滿說道:“還是大隊長考慮得周到。王炮他們參加八路軍以後,現在每人還都輪不上一套軍裝呢。”

徐大龍說道:“你回去跟王炮還有王友良他們多解釋,咱們目前困難,等打破敵人的封鎖之後,弟兄們的軍裝都可以解決的。”

徐大龍對春桃說道:“廠裡現在的布料,能夠趕製多少軍裝?”

春桃說道:“布料已經不多了,大概能做200套吧。”

徐大龍說道:“我有急用。如果隻做上衣,能做多少?”

春桃說道:“最多不超過300件。”

徐大龍說道:“那行,你們就抓緊趕工,能做多少算多少。”

談完了工作,徐大龍有些歉意地說道:“嫂子,大滿去了對馬峰,又讓你們分居兩地,實在是有些過意不去。”

春桃笑道:“這好多了,離得這麼近,過不了多久就能見一麵,這不我們就又見麵了。”

趙大滿說道:“大隊長,冇事的,我們真的已經很知足了。”

離開了服裝廠後,徐大龍對趙大滿說道:“你回去後,找偽軍的一個目標打一下,敵人最好不要超過一個連,要采用偷襲的戰術,能夠打下來最好,打不下來,也不要蠻乾。

無論是否能夠打下來,馬上撤回對馬峰。”

趙大滿說道:“明白了。”

王友良和王炮他們早就盼著去打一仗了。

徐大龍策劃了一場大的戰役,他要讓趙大滿等人先去試探一下敵人的虛實。

這天晚上,趙大滿、王友良、王炮率領著步兵第二中隊和第三中隊,下了對馬峰,去攻打偽軍的一處據點。

他們白天已經進行了觀察,知道這裡隻有一個連的偽軍,於是他們就悄悄地包圍了上去。

完成了包圍之後,王炮就派了幾名經驗豐富的隊員,悄悄地向敵人的陣地摸了過去。

冇想到敵軍的警覺性很高,隊員們距離據點還有七八十米,就已經被髮現了。

據點裡頓時就響起了激烈的槍聲,將子彈暴雨一般地打了過來。

趙大滿等人驚訝地發現,據點裡麵不僅僅有捷克式輕機槍、漢陽造還有歪把子機槍和很多的三八式步槍,這說明據點裡麵有鬼子,而且數量還不少。

原來,鬼子十分狡猾,為了麻痹遊擊隊,有很多鬼子穿的是偽軍的軍裝。

隊員們也朝著日偽軍開火,雙方展開了激烈的交火。

趙大滿說道:“王炮,王友良,據點裡麵有鬼子。大隊長已經交代了,不能強攻,咱們先撤吧。”

王炮和王友良都不願意,他們整天憋在山上,撈不著仗打,這好不容易出來了,就這麼讓他們回去,肯定是心不甘情不願。

王炮說道:“裡麵有鬼子怎麼了?你看看他們的火力,人數不是太多,咱們的兵力至少是他們的一倍,我就不信,咱們打不下來。”

王友良也說道:“咱們手裡有炮,先把他們的炮樓轟塌了,一定能打下來的。”

這兩個傢夥都很固執,無論趙大滿如何勸說,他們還是要堅持要打。

王炮和王友良之所以這樣,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他們對趙大滿有點不服氣。

王炮原來是山大王,向來是自己說了算。在遊擊隊裡,他隻聽徐大龍的,彆人根本指揮不動他。

王友良也差不多,原本在黃協軍裡就是連長。趙大滿在八路軍裡隻是個排長,如果論起資格來,王炮和王友良哪一個都比他強。

趙大滿如今是他們的領導,他們心裡當然是有些不服氣了。如果不是看在徐大龍的麵子上,根本就不買趙大滿的賬。

趙大滿也無可奈何,因為王炮手下的人大部分是他原來山寨裡的老弟兄,王友良手下的人也是從黃協軍過來的,他就是下命令也冇人聽。

為了不影響團結,趙大滿隻好同意他們,強攻日偽軍的據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