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剛問道:“從太原那邊回來,你見過旅長了嗎?”

徐大龍說道:“還冇有呢。任務已經完成了,冇我什麼事了,我這就回去了。”

李雲龍說道:“這可不行。我找旅長說說,大龍他們完成了任務,得找旅長給大龍他們要個嘉獎”。

趙剛也是這個意思,他希望徐大龍臨走之前,去旅長那裡報個到。

他說道:“還是給旅長打個電話彙報一下吧。”

李雲龍就拿起了電話,要通了旅長。

旅長說道:“讓徐大龍接電話。”

徐大龍接過了電話,說道:“旅長好。”

旅長高興地說道:“徐大龍,任務完成得不錯,跟新二團一起打的那一仗也很好,你在馬武山那裡有什麼困難冇有?”

徐大龍說道:“報告旅長,其他的困難我們都可以克服,就是我們那裡新兵太多,乾部們也大部分是戰士中提拔起來的,缺乏經驗。能不能支援遊擊隊一部分乾部啊。”

旅長是真的關心徐大龍,他說道:“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從旅裡抽調了十名連排乾部,還有二十名班長,我這就讓他們去獨立團向你報到。”

徐大龍感激地說道:“謝謝旅長的關懷。”

旅長說道:“你們那裡敵情複雜,一切都要靠你們自己,遇事要冷靜,多動腦筋,要重視根據地的建設,那是遊擊隊發展壯大的根本。

遇到什麼困難不要撐著,隨時可以向獨立團彙報,直接找我也可以,上級會儘可能地幫助你們解決困難。”

徐大龍很感動,再次向旅長表示了感謝。

旅長說道:“讓趙剛接電話。”

徐大龍把電話交給了趙剛,旅長說道:“徐大龍他們那裡很不容易,你們獨立團要儘可能幫助他們,不要讓我來替他們操心。”

趙剛說道:“旅長,請放心,我們會儘我們最大的可能為遊擊隊提供幫助。”

跟旅長通完電話之後,趙剛說道:“老李,旅長說得對,咱們不能光等著徐大龍他們給咱們送武器彈藥和財物,咱們也從團裡抽掉一批股乾,交給大龍他們。”

李雲龍說道:“冇問題這件事情你安排吧。”

徐大龍等著旅部送那批乾部過來,今天就留宿在了獨立團。

這天晚上,徐大龍跟李雲龍盤腿坐在炕上,喝酒聊天,一直聊到後半夜,然後抵足而眠。

第二天上午,旅部送過來的那批乾部到了,徐大龍率領著特戰隊的戰士們,在獨立團團部院子門口列隊歡迎。

帶隊的副連長是一個小個子,黑瘦精乾,他立正、敬禮,用一口濃重的湖北口音報告道:“報告大隊長,旅部增援馬武山遊擊隊骨乾應到30人,實到達30人,72團一營二連副連長周炳根。”

徐大龍來到了骨乾們的隊伍前麵,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

他說道:“弟兄們,你們都來自老部隊,都有著過硬的軍鄭素質,是各單位的戰鬥骨乾,是咱們旅長的寶貝,也是馬虎山遊擊隊最急需的人才。

我相信,你們到了遊擊隊以後,一定能夠發揚老部隊的光榮傳統,提高遊擊隊的整體素質,為遊擊隊的建設發展做出重大的貢獻。

……”

一般的情況下,主力部隊裡的人都不願意去遊擊隊,覺得自己好像是被降了格一樣,可是馬武山遊擊隊不同,部隊的裝備好,打仗時子彈管夠,想想都痛快。遊擊隊戰鬥力強,發展很快,打得那些大勝仗更是讓人交口稱讚。遊擊隊夥食好,還發軍餉,這些都令人羨慕。

在八路軍官兵們的眼中,馬武山遊擊隊可不是地方部隊,而是主力中的主力。

聽說這裡要人,骨乾們都搶著來。

他們看到那些特戰隊員們,那全套精良的裝備,就已經眼熱了起來。

徐大龍是一個傳奇人物,在這些骨乾們的眼中,就是戰神一般的存在。

看到徐大龍如此的熱情,他們都對即將到來的新的戰鬥生活充滿了期待。

獨立團也給了徐大龍一名副連長、四個排長、五個副排長,還有十名正副班長。

獨立團也缺乾部,李雲龍、趙剛等人為了徐大龍,這也算是下了血本了。

徐大龍等人的這一趟收穫極大,心滿意足地踏上了歸途。

徐大龍等人回到了馬武山根據地之後,發現敵情變得更加嚴重了。

他們回去的時候,走的是一條山路,在出來的時候,這裡還冇有敵人。

回來後,卻發現那裡已經有一個排的偽軍在把守。

徐大龍等人打了一仗,殲滅了這些偽軍,才進入了根據地。

臨高城。

千葉尋一對於閻貴武越來越重視,為了跟他商量事情方便,就讓閻貴武把黃協軍第四師的師部搬到了臨高城。

這天上午,在他的辦公室裡,千葉尋一說道:“目前,對馬武山的封鎖線已經構成,下一步該怎麼辦?閻桑,談談你的看法吧。”

閻貴武說道:“目前這個階段,對付遊擊隊最好的辦法就是撐死他們,也叫餓死他們。”

閻貴武的說法引起了千葉尋一的興趣,他說道:“這話怎講?”

閻貴武說道:“八路遊擊隊在咱們的封鎖圈之內,整天走村串寨,拉攏那些百姓們,鼓動他們一起抗日,那些百姓們大部分都支援遊擊隊,這給黃軍消滅遊擊隊帶來了很大的困難。

可是就目前來說,對於咱們是一件好事。經過咱們的封鎖,馬武山周圍的那些村鎮物資供應越來越緊張了,八路軍遊擊隊跟那些百姓們關係越密切,他們的責任也就越大,要負責這麼多百姓的生活,壓力可想而知。

隻要咱們繼續封鎖下去,那些百姓們缺吃少穿,用不了多久就會撐不下去了。

到時候他們都會埋怨遊擊隊,是因為遊擊隊去了馬武山,才導致了百姓們的生活困難。

遊擊隊解決不了這些困難,就一定會失去民心的,到時候遊擊隊自然也就垮了。

為了加劇封鎖圈內的百姓的生活困難,我的意見是,咱們再驅趕一部分百姓進入封鎖圈。

八路不是標榜他們愛惜百姓嗎?那麼這些百姓的生活他們也要負擔,他們本來就很困難了,再來這麼多張嘴,我看他們如何負擔得起。

送百姓給他們,看上去是增加他們的力量,這叫撐死他們,實際上是增大了他們的消耗,所以餓死他們。”

千葉尋一對於閻貴武的這個建議十分讚賞,他說道:“喲西,閻桑,你這個主意大大的好。”

參謀長也說道:“閻桑,這個主意實在是高,我也讚成。咱們就多抓百姓,越多越好,統統的去給遊擊隊送過去。”

閻貴武受到誇獎,腦瓜就更靈活了。

他說道:“為了避免遊擊隊利用那些百姓,咱們隻給他們送進去老弱病殘,年輕的一個也不要。”

千葉尋一滿意地說道:“閻桑,你對黃軍大大地忠誠。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辦。”

閻貴武聽到這裡,心裡十分鬱悶。

他恨自己永遠改不了多嘴的這個臭毛病,這個差事可是一個遭人恨的差事。他要是做了這件事情,還不得被那些百姓們罵死,恐怕也會被馬武山遊擊隊給惦記上,搞不好也會像第82聯隊長橫田牧夫那樣,被遊擊隊給除掉。

他趕忙說道:“師團長閣下,這件事情最好還是由各地的憲兵隊來乾,我們黃協軍進行配合。”

對於千葉尋一來說,他隻需要看到這樣的結果,至於誰來乾無所謂。

他說道:“那好吧。就讓憲兵司令部通知下去,由各縣的憲兵隊主持這件事情,你們黃協軍進行配合。”

閻貴武鬆了口氣,趕忙說道:“師團長閣下英明,由黃軍出麵,一定會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饅頭峰。

在會議室裡,鄭喜榮彙報了最近一段時間的敵情。

他說道:“大隊長,日偽軍在馬武山周圍的交通要道上,已經修建起了堅固的防禦工事,一些小路上也有日偽軍把守,已經構成了嚴密的包圍圈。

他們還在據點的周圍挖封鎖溝,以後的封鎖會越來越嚴密的。

如今根據地與外界的聯絡基本上被切斷了,百姓們冇有辦法正常進出,就算是遊擊隊的活動也受到了極大的限製。我們中隊的兩名偵察員想越過敵人的封鎖線,結果遭到了敵人的埋伏,犧牲了。”

王小虎說道:“隨著日偽軍對根據地的封鎖不斷加強,根據地裡的物資供應越發的困難了。你們這次雖然帶回來很多錢,可是現在在根據地裡有錢也買不到東西了。”

聽到這裡,孫德勝插嘴說道:“可不是嗎?現在連戰馬吃的黑豆,都快供應不上了。”

高友田說道:“小鬼子們也太缺德了,他們每天都會把一些老幼婦孺趕到咱們根據地裡來,他們什麼也冇有,我已經把他們在各個村安頓了下來。

可是這從外麵來的人越來越多了,到昨天為止,已經超過了1100人,用不了多久,就安排不下去了。”

王小虎說道:“是啊,大隊長,咱們得趕緊想辦法啊,照這麼下去,咱們根據地裡連糧食都不夠吃了。”

乾部們議論紛紛,都說要趕緊打破敵人的封鎖。

徐大龍聽著乾部們的議論,也覺得有些頭疼,他認為在日偽軍裡麵有高人,這些招數實在是太缺德了,應付起來十分困難。

☆☆☆☆☆☆

頭疼歸頭疼,可是徐大龍作為根據地的最高指揮員,他的情緒會影響整個根據地軍民的鬥誌的。

他笑道:“冇什麼了不起的,辦法總比困難多。咱們是一定能夠戰勝敵人的封鎖的。

有一個詞叫做危機,聽起來是一個貶義詞,其實不然,危機也是一個機會。

眼前的這個危機就是咱們所麵臨的困難,因為這些困難,也給咱們帶來了機會。

大家想想看,這一帶原來是晉綏軍的控製區,現在成了敵占區,八路軍在這一帶的影響很有限,需要咱們耐心細緻地做大量的宣傳教育工作,才能夠獲得百姓們的認同和支援。

日偽軍不是驅趕了大量的百姓進入咱們的遊擊區嗎?這些百姓們來自哪裡,當然是來自敵占區了。

你們想想看,敵人如此對待這些無辜的百姓,他們會怎麼想?他們的家人又會怎麼想?他們的親朋好友又會怎麼想?他們會不會痛恨日偽軍呢?

遊擊隊全心全意地救助這些百姓,他們會不會認同遊擊隊?支援遊擊隊呢?請問還有比這更好的抗日宣傳嗎?

隻要咱們能夠打破敵人的封鎖線,把這些百姓們送回他們的家鄉,八路軍的良好名聲一定會四處傳播,敵人這才真正叫做偷雞不成蝕把米,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呢。”

遊擊隊的乾部們對徐大龍都很信任,看到他輕鬆的樣子,大家的情緒也好了起來,紛紛鼓掌表示讚成。

臨高城。

千葉尋一每天都會關注,對馬武山封鎖的情況,當他聽說日偽軍每天都會抓來一些老弱病殘的普通百姓,送進封鎖圈裡麵,他似乎看到了徐大龍一籌莫展的模樣,畢竟要養活這些老弱病殘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

每當想到這一點,千葉尋一的心情就非常的愉快。

在封鎖圈內,百姓們的生活十分不方便,有的百姓有各方麵的需要,要離開封鎖圈,出去辦他們急需的事情。

他們從小路偷著向外跑,很多人都被日偽軍抓住了。

日偽軍對這些要出去的人嚴格進行審查,認為他們是八路的奸細的,當場就會被槍殺。其餘的人,他們會問一些根據地內部的情況,然後又把他們驅趕回去,繼續成為根據地的負擔。

根據日偽軍從抓獲的百姓那裡瞭解到的情況,根據地裡麵物資供應困難,內部的各種矛盾也開始加深。

千葉尋一認為封鎖的策略十分奏效,他為終於找到了對付馬武山遊擊隊的方法而感到十分欣慰。

他對參謀長說道:“我看徐大龍他們如何應付這種局麵?”

參謀長心情也很好,說道:“我有時也在想,假如我是徐大龍,該如何應付這種局麵?怎麼想都十分難辦,恐怕也隻有一種辦法,那就是放棄他們的根據地,集中兵力,突破封鎖圈,離開馬武山。”

千葉尋一笑道:“隻要他們放棄了他們的根據地,離開咱們的防區,他們願意去哪裡去就去哪裡,跟咱們也沒關係了。咱們師團的防區,也就恢複了治安。”

這天,千葉尋一接到了閻貴武的報告,說在莞城縣境內,負責封鎖一條山路的一個排的偽軍被遊擊隊消滅。這說明,遊擊隊有人進出了封鎖圈。

閻貴武建議,增派兵力,對封鎖圈進行加固。

千葉尋一感到有些頭疼,他說道:“師團一共隻有九個步兵大隊,如今已經派過去了五個步兵大隊。如果再抽調兵力過去,整個師團防區的其他地方也太空虛了。”

參謀長說道:“師團長閣下,我認為閻桑的意見可以考慮。如今在咱們防區以及周圍冇有八路軍的主力,各個地方的治安都冇有什麼問題,不需要很大的兵力駐防。

臨高城這裡,有師團部直屬隊,還有工兵聯隊、輜重兵聯隊,確保安全也冇有問題。

隻有西南麵的晉綏軍,可以對咱們的防區構成威脅。

晉綏軍冇有主動作戰的意願,隻要留下一個步兵大隊監視他們就可以了,這樣就可以空出兩個步兵大隊再去加強對馬武山遊擊隊的圍困。”

千葉尋一下了決心,說道:“那好吧,就讓第81聯隊和第83聯隊各抽調一個步兵大隊,加強對馬武山的圍困。”

饅頭峰。

馬武山遊擊隊在周圍五個縣城裡設置的情報站,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日軍又增派了兩個大隊的兵力的訊息,很快就傳到了徐大龍等人的耳中。

孫德勝說道:“小鬼子們還真是看得起咱們,第32師團的主力基本上都過來了。

大隊長,咱們必須馬上采取行動了,彆的不說,戰馬已經冇有精飼料了,根據地的百姓們對咱們十分支援,高縣長幫助咱們籌集了一批馬料,最多也隻能支援個半個月,得趕緊想辦法打破小鬼子的封鎖圈了。”

王承柱等人也都催促徐大龍,趕緊下決心。

徐大龍說道:“我同意大家的意見,咱們現在就開始著手準備。通知下去,後天上午召開作戰會議,中隊長以上乾部都參加。”

二戰區長官部。

李坤接到了徐大龍的電報,希望他能夠再幫助采購一批烈性炸藥,方便的話,幫助購買一部起爆器和一批電雷管。價錢不成問題,即使是黑市價他也能接受。

徐大龍讓李坤準備好後,給自己來電報,過一段時間他會派人去取。

李坤對徐大龍十分關心,詢問馬武山的情況。

徐大龍如實地把根據地麵臨的困難告訴了他。

李坤冇有想到,徐大龍他們這麼困難,他很想幫助徐大龍,他答應會幫助徐大龍去搞物資,同時找到了參謀長,希望晉綏軍能夠出兵配合徐大龍的遊擊隊作戰。

參謀長希望能夠出兵幫助徐大龍,可是他請示了山西王之後,山西王不同意,參謀長也無可奈何。

他對李坤說道:“八路軍的事情咱們實在是幫不上忙,你不如把這個情報通報給八路軍的辦事處,讓八路軍方麵想辦法吧。”

李坤現在能幫助徐大龍做的也就這麼多了,於是他就來到了八路軍辦事處。

王代表隻知道徐大龍等人一直在打勝仗,不久前還把自己得到的一部分獎金交給了辦事處。他以為徐大龍的日子過得很滋潤,冇有想到他們的困境如此嚴峻。

他馬上起草了電報,向總部做了彙報。

總部。

老總看完了王代表發來的電報,有些吃驚地說道:“徐大龍他們那裡敵情如此的嚴重,為什麼冇有人向總部報告,李雲龍他們是乾什麼吃的?”

參謀長說道:“我猜想,是徐大龍冇有向獨立團報告,否則的話,李雲龍是沉不住氣的,他一定會向上級請示,帶兵去增援的。”

師長說道:“我也認為是這樣。經過了這一段時間的考驗,已經證明瞭徐大龍是一個可以獨擋一麵的優秀指揮員。我相信,他之所以冇有向上級彙報,一方麵是不想給上級添麻煩,最主要的還是因為他們自己有把握,解決眼前的困境。”

老總點頭說道:“我也認為徐大龍有這個能力打破日軍的封鎖圈,不過咱們還是要儘可能地為他們提供幫助。”

師長說道:“這件事情我來安排吧。”

旅長接到了師長的電話,命令電報員直接跟徐大龍取得了聯絡,詢問他有什麼需要幫助的。

徐大龍接到了旅長髮來的電報,看到字裡行間充滿著關愛之情,他十分感動,給旅長髮去了電報。

旅長看完了電報之後,也十分感動,將情況向師長做了彙報。

師長感慨地說道:“老總,參謀長,徐大龍回了電報,說感謝首長的關心,他們有信心、有把握戰勝敵人的封鎖,守住馬武山根據地,繼續在那裡堅持戰鬥下去。

徐大龍他們真是不簡單啊,總是為上級解決困難,上交各種物資,卻從來不向上級提要求。這樣的戰士們真是太可愛了。”

老總說道:“咱們八路軍就需要這樣的乾部,這個徐大龍一定要好好地培養一下,將來讓他擔負更加重要的責任。”

說到這裡,老總低下頭沉思了片刻,然後抬起頭來說道:“給徐大龍發電報,指定他自己翻譯。”

參謀長記錄了老總交代的電文內容,親自去了電訊室,指定由總部電訊處長將電報發了出去。

饅頭峰。

徐大龍接到了來自總部的電報,電報註明,下一封電報由徐大龍親自翻譯。

徐大龍知道有總部的重要指示,他親自看著林雪瑩接收了電報,自己拿著密碼本進行了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