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軍在這裡設置據點,時間還短,據點裡的碉堡和其他的建築物還冇有建好,日偽軍全都暫時躲在戰壕裡,在這種情況下要想打掉這些日偽軍十分困難。

戰鬥打響了,遊擊隊員們還是采用老辦法,有人開槍誘敵,有人打擊敵人,給日偽軍造成了很大的傷亡。

尤其是遊擊隊的狙擊手們,他們緊緊地盯住日偽軍的機槍手,上來一個,打死一個,打得日偽軍冇有人再敢去使用機槍了。

日偽軍對遊擊隊的這種打法十分不適應,很快他們就不開槍還擊了,都躲在戰壕裡,隻留下少量的人員監視著遊擊隊的動靜。

遊擊隊員們趁機向前衝出了幾十米,然後趴在地上匍匐前進,逐漸地靠近日偽軍的戰壕。

戰鬥開始後,遊擊隊員們並冇有使用火炮。在這個時候,火炮對敵軍構不成多大的威脅,隻是白白的浪費炮彈而已。

據點裡的日軍裝備了兩門迫擊炮,開始向遊擊隊的陣地發射炮彈。

王承柱等人一直就在等待著日軍的火炮出現,看到炮口的閃光之後,他指揮著12門迫擊炮覆蓋了上去,直接就將日軍的兩門迫擊炮給摧毀了。

遊擊隊的戰士們繼續匍匐前進,當他們接近敵人的陣地五十多米的時候,敵軍的觀察哨發現了他們,大聲喊叫了起來。

“八路上來了。快打呀。”

日偽軍們紛紛從戰壕裡露出頭來,朝著遊擊隊進行射擊。

遊擊隊員們早就等待著敵人還擊,立刻就朝著敵人槍口的閃光打了過去,很快就造成了不少的敵軍的傷亡。

日偽軍對這樣的戰術極為不適應,他們不敢露頭射擊,紛紛拿起手雷或者手榴彈,準備等到遊擊隊再靠近之後進行投擲,來殺傷遊擊隊。

正在這時,遊擊隊的火炮開火了,成群的迫擊炮彈呼嘯著落在了敵軍的陣地上,敵軍紛紛抱頭躲避。

趁著這個功夫,遊擊隊員們從地上躍起,向前猛衝,他們進入了距離敵軍戰壕30米之內,朝著敵軍的戰壕裡投進了大量的手榴彈和手雷。

大批的手雷和手榴彈在敵軍的戰壕裡爆炸,敵軍無處躲藏,就連躲在掩蔽部裡的敵軍也無法倖免,因為掩蔽部隻是在戰壕上麵有頂蓋,下麵卻是通著的,

手榴彈在戰壕狹小的空間裡爆炸,更增添了爆炸的威力。

日偽軍們要麼被炸死,要麼被炸得暈頭轉向,哪裡還有人顧得上向遊擊隊投擲手榴彈和手雷?

遊擊隊員們迅速地衝上了敵軍的陣地,消滅了第一道戰壕裡麵的日偽軍。

遊擊隊的大隊人馬迅速推進,進入了第一道戰壕裡麵,開始用猛烈的火力,壓製第二道戰壕裡日偽軍的火力。

經過前一階段的戰鬥,日偽軍已經損失了一半,遊擊隊的火力占據了壓倒性的優勢,打得日偽軍根本就抬不起頭來。

日偽軍中間也有很多聰明人,他們也會打一槍換一個地方。

可惜的是,遊擊隊的火力實在太猛烈了,他們根本來不及瞄準,倉促地打出一槍,立刻蹲下,對遊擊隊構不成什麼威脅。

魏和平和步兵第一中隊的戰士們衝出了第一道戰壕,向著敵軍的第二道戰壕匍匐前進。

當他們前進到距離第二道戰壕50米的時候,遊擊隊的迫擊炮又開始向敵人的第二道戰壕進行覆蓋。

在猛烈的炮彈爆炸中,日偽軍根本組織不起有效的抵抗。

步兵第一中隊的戰士們猛衝上去,投出了一排手榴彈,迅速地衝上了敵軍的陣地,很快就消滅了殘敵。

整個戰鬥耗時45分鐘,殲滅了日軍一個步兵中隊和偽軍一個連,共計292人。

這是一場標準的攻堅戰,徐大龍對於這樣的結果十分滿意。

以前遊擊隊打仗時采用的基本上都是襲擊戰術,這一次可是硬碰硬。雖然遊擊隊因此傷亡了26人,但是取得這樣的戰果,徐大龍仍然感到十分欣慰。

打掃了戰場之後,徐大龍留下一個班的戰士,用大車護送傷員們返回根據地。

他帶領著其餘的戰士們趕著大車,越過了日偽軍的據點,繼續前往二戰區長官部。

戰鬥打響後不久,新河縣城裡的日軍就接到了求援的電話,他們擔心在增援的路上會遭遇敵軍的埋伏,因此就冇有前來救援。

天亮了以後,日軍大隊長率領大隊人馬來到了日偽軍的據點,隻看到遍地的日偽軍的屍體。

經過在據點周圍搜尋後,他們發現,在道路上出現了很多的大車印,於是日軍大隊長就把這些情況向上級做了報告。

臨高城。

千葉尋一接到報告之後,感到十分沮喪。遊擊隊的戰鬥力實在是太強悍了,儘管日偽軍警覺性很高,就守在戰壕裡麵,仍然被遊擊隊消滅了。

千葉尋一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

參謀長仔細地分析著這件事情,忽然他眼前一亮,說道:“師團長閣下,其實這並不是一件壞事,甚至可以說是一件好事。”

千葉尋一疑惑地問道:“此話怎講?”

參謀長說道:“在以前作戰中,遊擊隊都占據著主動的地位。現在他們卻被迫去攻擊我軍堅固防守的陣地,這足以說明他們已經開始從主動變為被動。

雖然不知道敵軍的真實傷亡情況,但是我敢肯定,他們的傷亡也一定不小。他們的人數畢竟有限,照這樣下去,他們是經不起這樣的消耗的。”

千葉尋一想了想,是這個道理。

他的情緒好了許多,點頭說道:“你說的很有道理。”

參謀長說道:“從發現的那些大車印來看,遊擊隊一定是去拉他們急需的物資了。他們拿到了所需要的物資,是一定會返回來的。”

千葉尋一眼前一亮,說道:“你的意思是,等遊擊隊拿到了物資,在他們返回馬武山的路上,咱們沿途設伏,給他們打一個冷不防。

他們拉著那麼多的物資,受到攻擊的時候,他們一定會保護那些物資,這樣的話就失去了他們的機動性,與我軍死戰,這正是一個消滅他們的好機會。”

參謀長說道:“師團長閣下英明。”

千葉尋一興奮了起來,來到了地圖跟前,仔細地觀察著。

他說道:“他們回來會走哪條路呢?”

參謀長說道:“如果冇有什麼意外的話,應該會原路返回。”

千葉尋一說道:“你說得很有道理。徐大龍他們攜帶著那麼多的物資,行動不便,走其他的路線,還要去攻擊我軍堅固設防的據點,顯然對他們十分不利。

咱們在這條路上的據點被徐大龍他們打掉了,他們原路返回的可能性最大。

不過,徐大龍十分狡猾,咱們還是要派出偵察人員沿途對他們監視,讓部隊做好準備。

一旦掌握了確切的情報,立刻組織對遊擊隊的運輸隊進行攔截。”

參謀長說道:“師團長閣下英明,還是您考慮得周到,就算是不能打掉這支八路遊擊隊,也不讓他們把物資運進山裡,這也算是重大的勝利。”

千葉尋一說道:“喲西,這件事情你就去佈置吧。”

新河縣城。

日軍大隊長接到了第32師團參謀長的電報以後,叫來了憲兵隊隊長,命令他派人去偵察徐大龍等人的情況。

憲兵隊長派出了一個日軍曹長,帶著幾個熟悉地形的偽軍去執行這個任務。

日軍曹長帶著幾個漢奸騎馬出城之後,來到了被遊擊隊搗毀的那個據點,沿著出現大車印的方向追蹤了下去,他們一路走,一路打聽。

徐大龍等人這次走的是鄉間公路,幾百名騎兵,再加上幾十輛大車,不可能隱藏行蹤。

日偽軍很快就打聽到了徐大龍等人的去向。

他們一直跟蹤到了新河縣馬場鎮,前麵就是晉綏軍的地盤了。

他們不敢冒險,於是就在公路附近的一個村莊裡住了下來,等待遊擊隊再次出現。

汾東縣高粱鋪鎮。

按照跟李坤的約定,徐大龍等人進了鎮子,在鎮公所見到了二戰區長官部汽車營營長。

汽車營營長名叫閻家駒,二十多歲年紀,大眼睛,中等身材,是個很精乾的小夥子。見到徐大龍後,兩人互致軍禮。

在山西流行著一句話,叫做:“家是五台人,就有洋刀跨。”

山西王出身五台縣,家鄉觀念極重,用人的時候,同等的條件下,肯定是五台人優先,姓閻當然就更好了。

閻家駒是五台人,論起輩分來,還是山西王的遠房侄子。

他今年隻有26歲,年紀輕輕的就成了汽車營的中校營長。

見到徐大龍後,他上下打量了一番,用一口五台話說道:“您就是徐長官,久聞大名,如雷貫耳。”

徐大龍的名頭實在是太響亮了,在晉綏軍裡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徐大龍笑道:“閻長官客氣了。兄弟我的事情讓您費心了。”

說著,從檔案包裡取出了一張通兌彙票,交給了閻家駒,這是購買食鹽的錢。

看到他收好之後,徐大龍又取出了一個紅紙包,裡麵是100大洋,說道:“閻長官,一點小意思,給弟兄們買茶喝。”

閻家駒看到徐大龍對自己客氣,出手又大方,心裡喜歡,高興地說道:“徐長官,你人不錯,我交你這個朋友了。再來二戰區長官部,我請你喝酒。”

徐大龍笑道:“好啊,再來的時候,兄弟我一定登門拜訪。”

徐大龍大名鼎鼎,待人如此的親切,閻家駒對他很有好感,是真心想跟徐大龍結交。

他希望能夠幫助徐大龍乾點什麼,說道:“徐長官,要不我再送你們一程?”

徐大龍笑道:“謝謝兄弟了,再往前走,就快到敵占區了,你們這麼多車輛太乍眼,我們自己走就行了。”

閻家駒想了想後,對一名中尉軍官說道:“你讓弟兄們把帶來的子彈都留下來。”

時間不長,幾名士兵拿過來了一千多發子彈。

徐大龍高興地說道:“家駒兄弟,你想得實在是太周到了,我們那裡最缺的就是子彈,真是太感謝了。”

看到徐大龍由衷的高興,閻家駒也十分開心,他說道:“大龍兄弟,以後再來二戰區長官部的時候,再給你弄一批。”

徐大龍覺得閻家駒為人淳樸,不像一般的晉綏軍官那樣圓滑,心裡對他也很喜歡,直接摘下了自己的手錶,塞在了閻家駒的手中。

閻家駒是個識貨的人,看了一下,竟然是一款1892年的勞麗士手錶,雖然不是最名貴的款式,但市麵上的價值差不多也有300大洋。

閻家駒覺得徐大龍真是看得起自己,他激動地說道:“大龍兄弟,這也太貴重了,兄弟我可不敢收。”

徐大龍假裝生氣說道:“家駒兄弟,難道你瞧不起兄弟我嗎?”

閻家駒高興地說道:“那行,我就收下了,下次再來的時候,一定要來找我。”

徐大龍笑道:“一定。”

閻家駒帶著徐大龍等來到了隔壁的院子裡,裡麵停著很多的卡車,卡車上麵裝的滿滿的都是食鹽。

他的心情很好,讓手下的士兵們幫助遊擊隊從卡車上把食鹽卸到了遊擊隊帶來的大車上。

閻家駒帶著運輸隊離開了,徐大龍等人又在鎮子上采購了一些生活物資,踏上了返回根據地的路途。

前麵就是馬場鎮,過了這個鎮子,就是敵占區了。

徐大龍等人在鎮子上停下來休息,打算吃完晚飯後,連夜趕路。

在鎮公所裡,徐大龍、孫德勝、王承柱、魏和平、魏和尚、林雪瑩討論返回根據地的事情。

徐大龍說道:“咱們來的時候,打掉了日偽軍的據點,大隊人馬趕著這麼多大車穿越敵占區,不可能不暴露目標。

咱們現在返回去,帶著這麼多物資,恐怕會遭到日偽軍的攔截。

大家討論一下,看看如何能夠安全地把這批物資運回去。”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提出了很多問題。大家都一致認為,日偽軍應該會在遊擊隊返回的路上進行攔截。

擺在眾人麵前的有幾個問題,其一,這批物資是必須要運回去的。遊擊隊帶著這些大車,加上還有魏和平的步兵第一中隊,一旦遭到日偽軍的攔截,很難脫身的。

其二,遊擊隊可以改變回去的路線,但是仍然要經過日偽軍的封鎖線,還要去攻打日偽軍的據點。

日偽軍的一個據點剛剛被打下來,其他的據點也會加強防備,增加兵力,一旦交火,附近的日偽軍也會趕來增援。

遊擊隊還是麵臨同樣的問題,那麼多的大車和步兵中隊,機動能力差,被日偽軍纏住,肯定會遭受嚴重的損失。

眾人想了不少的辦法,但是要想同時解決這些問題,還是辦不到。

林雪瑩一直默默地聽著眾人的討論,看到眾人實在是想不出萬全的辦法來。

她開口說道:“大隊長,我有一個不成熟的想法,拋磚引玉,供大家參考。”

徐大龍笑道:“好啊,雪瑩,正想聽聽你的意見呢。”

林雪瑩在遊擊隊生活了這麼長時間了,對於遊擊隊的情況十分瞭解。她說道:“能不能換一個思路,……”

當林雪瑩說完自己的意見之後,眾人都覺得眼前一亮。

徐大龍高興地說道:“雪瑩,你真是聰明,我讚成。”

眾人也都紛紛表示讚成。

徐大龍派人請來了鎮長,請他幫助解決一些問題。

鎮長看到事情很好辦,都是舉手之勞,很爽快地答應了。

徐大龍等人提前吃飯,6:00就開始踏上了路途。

時值盛夏,天黑得晚,能見度高,徐大龍等人的行動一覽無餘。

負責偵察的日軍的曹長一直都在等待徐大龍等人的隊伍出現,遠遠的他們看到了大隊人馬的身影,他立刻帶著兩個偽軍先行離開,在村子裡留下的另外兩個偽軍,等到徐大龍等人的隊伍過去了之後,悄悄地尾隨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