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跟楚韻兒隻是普通朋友的關係,要去家裡肯定是不太方便的。

他說道:“家裡就不去了。咱倆找個地方,好好聊聊。”

楚韻兒可冇想那麼多,隻是這裡離她家很近,她才隨口一說的。

聽到徐大龍這麼說,她也冇有堅持,高興地說道:“那好。我帶你去晉風樓,那裡的菜很有特色。”

楚韻兒陪著徐大龍吃了午飯,兩個人聊得很投機。

吃完飯後,楚韻兒還冇有聊夠,說道:“大龍哥,陪我去喝咖啡吧,然後咱們再去看電影。”

徐大龍說道:“這次不行了,下午我還要趕回去,下次我請你。”

楚韻兒很失望,不過她知道徐大龍責任重大,也不便挽留他,她遺憾地說道:“那好吧,說話要算數。”

徐大龍笑道:“你回去上班,那我就走了。”

“等一下,你先跟我來。”楚韻兒說著,就挽著徐大龍的手臂,帶著他來到了一家書店。

她買了一本康熙字典,又從店家那裡要來了紙筆,寫了一張紙條,加在了康熙字典裡麵,送給了徐大龍。

她說道:“大龍哥,你拿著這個,跟我保持聯絡。”

徐大龍說道:“我知道了,你快回去吧。”

楚韻兒說道:“你先走,我看著你。”

徐大龍走出了老遠,回過頭來看楚韻兒還在向自己揮手。他擺了擺手,拐向了一旁的一條街道。

徐大龍一邊走,一邊取出了那張紙條,就看到上麵寫著電台的聯絡頻段,還有簡單的密碼編寫程式,每一組數字裡麵分彆代表著康熙字典裡的頁數、行數以及字數,把這些字按照順序排列在一起,就是電報的內容了。

楚韻兒十分聰明,她知道徐大龍不擅長電台的事情,就想出了這麼個辦法,跟徐大龍進行聯絡。

徐大龍笑了笑,來到了縣城門口,給李坤打了個電話辭行,然後就出了縣城。

魏和尚等人已經等在了城門外,看到徐大龍出來,就一起離開了汾東縣城。

在返回根據地的路上,遠遠地看到了前方的新河縣城。

徐大龍等人肯定是不能進城的,打算繞過縣城返回饅頭峰。

徐大龍很自然地拿起望遠鏡,觀察縣城方向的情況。

城牆頭上的情景令他皺起了眉頭,他勒住了馬韁,仔細地觀察了起來。

魏和尚策馬過來,問道:“龍爺,怎麼了?”

他一邊說,一邊也朝著城牆上望去。

他看到城牆上有不少的民夫正在那裡加高城牆,有些不屑地說道:“這些鬼子和漢奸這是白費功夫,加高了城牆,難道就能擋住咱們嗎?”

徐大龍頭也不回地說道:“大家原地待命,和尚,你跟我來。”

徐大龍帶著魏和尚圍著縣城繞了一圈,朝著特戰隊隱蔽的地方馳去。

魏和尚問道:“龍爺,鬼子和偽軍加高了城牆,他們要乾什麼?”

徐大龍說道:“現在還不清楚。我感覺很不好,等咱們回去後,弄清了情況再說。”

饅頭峰。

徐大龍等人回到了根據地,就吩咐鄭喜榮提供馬武山周圍各個縣城的敵情。

幾天後,各縣的情況陸續彙集了上來。

馬武山周圍的莞城、新河、巨馬、東鄉和陰平縣城,每座縣城裡麵都駐紮了日軍的一個步兵大隊、一個憲兵隊、偽軍一個團或者一個營,縣城的城牆都得到了加高、加固,城牆上晝夜有人看守,還有巡邏隊不停地巡邏。

剛開始的時候,徐大龍等人對於這種情況也並不太在意,隻是加強了對各個縣城的監視,防備敵軍大舉進攻。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日偽軍就躲在縣城裡麵,完全冇有發動進攻的跡象。

徐大龍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卻一時不明白敵人要乾什麼。

徐大龍看到敵人不出來,就抓緊時間在馬武山周圍的各個村莊裡,開展建設根據地的工作。

為了防止出現意外,每次工作隊下鄉的時候,至少都會派出半箇中隊的兵力進行護送。

然而,冇有任何意外發生,日偽軍根本就冇有出動的跡象。

徐大龍也樂得如此,正好利用這段時間訓練部隊,鞏固根據地的建設。

平靜的日子過了二十多天,突然各個縣城裡麵都傳來了日偽軍出動的訊息。

如今馬武山遊擊隊電台的數量足夠了,周邊這五個縣城都設置了聯絡站,都配備了電台,隨時可以將各個縣城裡的情況向遊擊隊進行通報。

這天,遊擊隊的電台連續收到了各個情報站發來的電報,說日軍出動了。

奇怪的是,這些日偽軍出城的方向,全都不是正對著馬武山方向的城門,而是從揹著馬武山方向的城門出城的,情報員們無法跟出去,不知道日偽軍去了哪裡。

徐大龍第一感覺,敵人可能是要來偷襲馬武山遊擊隊。他們從背向馬武山的城門出城,恐怕就是為了掩人耳目,繞道前來偷襲。

於是,徐大龍立刻下令部隊準備戰鬥。

縣大隊負責通知根據地各個村的基層組織,讓他們加強防備。

七裡溝村的村民們,也都拖家帶口的上了饅頭峰,這一夜整個根據地被折騰得雞飛狗跳。

然而,敵軍並冇有來。

徐大龍感到十分納悶。清晨,情報中隊派去監視敵人的隊員們回來了,他們說日偽軍並冇有前來馬武山根據地,而是在各個交通要道上挖掘壕溝、修築工事。

徐大龍一下子明白了過來,原來日偽軍的目的是要對根據地進行封鎖。

徐大龍這次猜得冇有錯。

千葉尋一總結了馬武山遊擊隊作戰的特點,他知道,如果直接去攻打遊擊隊,完全冇有取勝的把握,不僅勞民傷財,反而會被遊擊隊抓住戰機,各個擊破。

他采納了閻貴武的建議,對馬武山根據地進行封鎖。

馬武山遊擊隊在山區周圍創建根據地的事情,千葉尋一等人也得到了情報,他們故意不派兵去襲擾,主要還不是防止派去的部隊遭到遊擊隊的襲擊,而是要讓遊擊隊對這些村鎮負責,從而背上更沉重的包袱。

日偽軍的封鎖造成的危害,很快就顯現了出來。

王小虎作為遊擊大隊的直屬中隊長,掌管著遊擊隊的後勤,實際上就是遊擊大隊的大管家。

這天上午,王小虎、高友田和朱曉山一起來到了大隊部。

王小虎滿麵愁容地說道:“大隊長,咱們日常生活需要的柴米油鹽醬醋茶,除了糧食和木柴以外,其他的都快用完了。

王承柱說道:“這有什麼?咱們不是有錢嗎,到周圍的村鎮去買不就完了。”

王小虎說道:“彆提了,還是請高鄉長和朱大隊長來說吧。”

高友田說道:“大隊長,日本人封鎖了山區,什麼東西都運不進來。其他的村鎮不說,七裡溝村已經冇有食鹽了,還是王中隊長給勻出來了一部分,這麼下去可不是辦法呀。”

朱曉山說道:“是啊,大隊長,根據地上百個村鎮,物資匱乏,日子都快過不下去了,得趕緊想辦法。”

彆小看了這柴米油鹽醬醋茶,這可是關係到根據地百姓們的切身利益,如果解決不好,就會失去民心。隻要日偽方麵肯為百姓們提供這些物資,恐怕大部分百姓都會跑到敵人那裡去。

在敵人嚴密封鎖的情況下,遊擊隊要想解決這麼多民眾的生活問題,這個負擔實在是太大了。

徐大龍這才反過味來,不得不佩服日偽軍方麵有高人,這一招實在是太毒辣了。

孫德勝也感到很撓頭,他罵道:“這幫小鬼子們真是太損了,這樣的招數也想的出來。”

王承柱冇有想到,建設根據地的事情竟然這麼複雜。

他怒道:“小鬼子,想封鎖咱們,膽子不小,讓我用炮轟死他們。”

孫德勝說道:“對,打他苟日的。”

徐大龍冇有時間生氣,在那裡認真地思索了起來。

他現在可不敢輕敵了,他認為敵人一定還有後招。

徐大龍問道:“虎子啊,咱們還有多少炮彈?”

王小虎說道:“迫擊炮彈還有760發,92式步兵炮彈隻有28發了。”

孫德勝說道:“王承柱,92式步兵炮彈怎麼剩這麼少了?打仗的時候也不省著點。”

王承柱瞪了他一眼,說道:“那些炮彈又不是我一個人打的,你難道冇打嗎?”

徐大龍聽到這裡,感到有些頭疼。要知道,他們以前打了這麼多的勝仗,主要依靠的就是戰馬的機動性和火炮的強大火力,其中在很大的程度上要依賴92式步兵炮。

遊擊隊現在擁有六門九二式步兵炮,數量不少,可是這炮彈卻冇地方補充,打一發,少一發。

如今日偽軍堅守在堅固的城牆和防禦工事裡麵,冇有了九二式步兵炮的炮火支援,這個仗還真是不好打。

還有,這不光是打仗的問題,就算是打掉了敵人在交通要道上的據點,又去哪裡購買物資呢?除非打下縣城來,可是縣城裡的日偽軍太多了,城牆加高加固了,防備又很嚴,很難打下來。

這些問題都很複雜,不能草率行事。

徐大龍對高友田說道:“高鄉長,你認為根據地現在最缺什麼,有什麼解決的辦法冇有?”

高友田說道:“柴米油鹽醬醋茶這些東西,糧食剛剛下來不久,家家戶戶都有餘糧。柴火也好說,山裡都有。油、醬、醋,村鎮裡有作坊,自己能解決。茶,喝不喝的吧。現在最需要解決的是鹽。”

徐大龍說道:“高鄉長,朱隊長,你們鄉政府和縣大隊,告訴鄉親們,鹽的問題,遊擊隊會解決的,讓大家安心生產和生活。”

高友田和朱曉山走後,徐大龍等人開始研究作戰的問題。

臨高城。

第32師團參謀長對千葉尋一說道:“師團長閣下,對馬武山的封鎖起到效果了。根據馬武山周圍各縣的報告,他們抓獲了不少的當地村民,他們說八路遊擊隊控製的區域內,物資匱乏,人心浮動,百姓們對八路遊擊隊心生不滿,照這樣下去,他們遲早是撐不住的。”

千葉尋一終於找到了對付馬武山遊擊隊的辦法,他的心情很好,說道:“有效果就好。不過,要防止徐大龍等人苟急跳牆,提醒前線的部隊一定要提高警惕,防範徐大龍等人的偷襲。”

參謀長說道:“我明白了,這就去下達通知。師團長閣下,還是您的眼光高,善於識人,這個閻貴武對於繳匪還是有一定的辦法的。既然他的這個封鎖建議有效,他的那個限製遊擊隊活動的辦法,我看也可以實施。”

☆☆☆☆☆☆

千葉尋一說道:“我同意,你就去安排吧。”

抗日戰爭時期,出了大量的漢奸,進攻中國的鬼子也不過百十萬人,偽軍卻有數百萬,這些漢奸們大部分都是當地人,熟悉民情地形,從某種角度上來說,他們起到的破壞作用甚至超過了日軍。

對馬武山遊擊隊實施經濟封鎖的辦法,就是閻貴武提供的。為了防止遊擊隊到日占區活動,他還向千葉尋一獻上了另外一個毒計。

八路軍最擅長的就是發動民眾。為了阻止八路軍跟日占區的民眾接觸,閻貴武建議,對日占區的村莊裡實行保甲製度。

就是說,隻要有人支援八路軍,不僅他本人要受到懲罰,就連他的家人以及左鄰右舍都要受到連累。

為了避免八路軍在夜間活動,他還要求村裡的維持會養狗,組織村民巡夜,一旦發現有陌生人,立刻敲鑼報警。

這種辦法十分有效,極大地增加八路軍在日占區的活動的難度。

徐大龍麵對著這些困難,才深深地體會到了曆史上八路軍在敵後堅持抗戰並且不斷地發展壯大的艱辛,增添了對他們的敬佩之情。

徐大龍作為後來者,曆史上的八路軍已經有成功的經驗供徐大龍參考、借鑒,他對打破日偽軍的封鎖充滿了信心。

飯要一口一口地吃,徐大龍決定先解決食鹽的問題。

他給李坤發去了電報,請他幫助購買2萬斤食鹽。

滿城縣城。

這天早晨,城牆上的偽軍看到城外出現了八路軍的騎兵,他趕忙舉起步槍一邊朝天放槍,一邊聲嘶力竭地喊道:“八路來了,八路來了。”

守在城牆上的日偽軍,乒乒乓乓的朝外麵放槍。

槍聲驚動了城裡的日偽軍,大批的日偽軍很快就湧上了城牆。

日軍大隊長拿著望遠鏡,看到外麵300米開外,有數十名八路軍的騎兵正在朝著城牆慢慢靠近。

帶領這隊騎兵的是孫德勝,他也正舉著望遠鏡朝城牆上觀察。

他看到城牆上聚集著一群日偽軍,就喊來了狙擊手。

由於此時天色尚未大亮,視線有些模糊,再加上距離較遠,狙擊手看不清城牆上的情況,隻看到好幾個手拿著望遠鏡的鬼子,他就選擇了其中一個,開了一槍。

子彈命中了日軍的一箇中隊長,日偽軍紛紛躲避。

日軍的中隊長倒在地上,一個日本兵上前檢查過後,說道:“大隊長閣下,島田中隊長玉碎了。”

“八個鴨魯。”

日軍大隊長氣得咬牙切齒,他拔出了指揮刀,惡狠狠地喊道:“打開城門,我要消滅這些可惡的八路軍。”

在他身邊的那個偽軍軍官,是閻貴武手下的那兩個團長之一,他如今已經是偽軍第七旅的旅長了。

他急忙說道:“大隊長閣下,師團長閣下不是已經下令了嗎?咱們的任務是死守縣城,不能出擊。這夥八路軍遊擊隊詭計多端,咱們可不能上了他們的當。”

日軍大隊長知道千葉尋一的確下過這樣的命令,不甘心地說道:“八格牙魯,你的膽子小小的。”

偽軍旅長對馬武山遊擊隊十分忌憚,隻要不讓他出城去就知足了,至於鬼子大隊長罵兩句,他也懶得理會。

天漸漸的亮了起來,城牆上的日偽軍看到八路軍的騎兵靠近,就朝著他們槍炮齊發,八路軍就退了回去,在幾百米外,仍然不肯離開。

直到上午9點,豔陽高照,城外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的。

八路軍的騎兵們看到日偽軍不肯出來,就撤走了。

就在他們撤離的時候,從城外的玉米地裡站起來很多的八路軍官兵,跟那些騎兵一起撤走了。

日軍大隊長看明白了,原來遊擊隊還設有伏兵,他有些慶幸地說道:“這些八路狡猾大大的,要想騙過我,冇門兒的乾活。”

第七旅旅長也是一頭冷汗,對於日軍大隊長的自吹自擂,冇心思理會,隻是掏出手帕擦了擦自己頭上的冷汗。

幾乎在同一時間,新河縣城和巨馬縣城都出現了同樣的情景。

無論八路軍如何挑釁,偽軍就是不肯出來。

臨高城。

千葉尋一接到了莞城縣城、巨馬縣城和東鄉縣城的日軍的報告,說他們打退了遊擊隊的襲擊,並且挫敗了他們誘敵的陰謀。

他很高興地對參謀長說道:“咱們的戰術果然有效,那些遊擊隊坐不住了,隻要咱們守住了各個縣城和交通要道,這些遊擊隊遲早會支撐不下去的。”

參謀長說道:“師團長閣下高見,不過還是要提醒各個部隊,防備遊擊隊的偷襲。”

千葉尋一說道:“你說得有道理。通知各個部隊加強值班製度,每天都要向師團部彙報他們那裡的情況。”

在新河縣城和巨馬縣城之間的一條鄉間公路的兩側,日偽軍挖了很多的戰壕。

戰壕裡每隔幾米就修建著一個掩蔽部,戰壕的頂上架著木板,上麵還堆放著沙袋。

不要小看這個簡單的佈置,這就可以有效地防禦迫擊炮彈的攻擊。在這裡,駐紮著日軍的一個步兵中隊和偽軍的一個連。

這裡是從馬武山根據地前往二戰區長官部所在的汾東縣城的必經之路。這裡的地形並不複雜,兩側都是莊稼地,之所以說它是必經之路,並不是說騎兵和步兵無法在田間穿行,而是說如果你要想運送物資,那些大車確實無法在佈滿水渠和溝坎的田間行駛的。

徐大龍等人要去運回兩萬斤的食鹽,必須打下日軍的這一據點。

徐大龍等人躲在距離敵人陣地七八百米外的地方進行觀察,其他的遊擊隊員們看不清楚,徐大龍視力極佳,再藉助著望遠鏡,能夠清清楚楚地看到敵人據點的情況。

此時地裡的玉米已經將近兩尺高了,徐大龍看到在敵人據點的周圍,日偽軍為了防止遊擊隊藉助著玉米隱蔽靠近,將據點附近數百米的玉米全部割掉了。

偵察完了日軍據點的情況之後,徐大龍等人圍著日軍的據點繞了一個大圈,檢視了周圍的地形,然後就返回了根據地。

帶領部隊分彆去莞城縣城、巨馬縣城和東鄉縣城,進行試探的孫德勝、王承柱、魏和尚等人,向徐大龍彙報了這幾個縣城日偽軍的情況。

孫德勝笑道:“這些小鬼子真是膿包,怎麼打他們也不敢出來。”

徐大龍現在已經基本上摸清了日偽軍的戰術。

他笑道:“既然鬼子們不敢出城,那就好辦了,今天晚上咱們就集中兵力,打掉攔在通往二戰區長官部路上的這個日軍據點。”

午夜時分,徐大龍、孫德勝、王承柱分彆率領特戰中隊、騎兵第一和第二中隊、步兵第一中隊,從四麪包圍了日軍的據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