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李雲龍來到了被服廠,廠裡的工作環境得到了很大的改善。無論是廠裡的設備和原材料,李雲龍都有辦法解決,比起前任的廠長,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而且他事兒少,從來不挑女工的毛病,工廠裡的氣氛十分融洽,因此職工們都捨不得他離開。

徐大龍來到了炊事班,被服廠職工的夥食有了大幅的提升,可以說每天都有肉,除了早餐之外,午餐和晚餐至少都能吃到兩個菜,每週還能會餐一次。被服廠的夥食遠近聞名,令人嚮往。

除此之外,徐大龍外出采購的時候,經常能給職工們捎來各種各樣的生活用品。

被服廠的職工們享受著以前不敢想象的福利,因此,徐大龍同樣很受女工們的歡迎,從某種程度上,甚至超過了李雲龍。

如今李雲龍跟徐大龍要走了,職工們都捨不得。臨走之前,李雲龍和徐大龍還跟女工們召開了告彆的茶話會,很多女工都哭了起來。

後勤部長張萬和給李雲龍送行,也參加了茶話會。看到這種氣氛,他十分感慨地說道:“老李,想不到你這個威震敵膽的抗日英雄,搞後勤也這麼有辦法。要不你就留在後勤部當部長,我來給你當副手吧。”

李雲龍笑道:“你快拉倒吧,我哪是那塊料?被服廠能夠搞得這麼好,多虧了徐大龍這小子腦子活有辦法,廠裡的這些事情基本上都是他乾的。”

李雲龍說的這番話是發自真心的,被服廠的這些福利實際上都是徐大龍搞來的。當然了,這也離不開他替徐大龍撐腰。

張萬和對這些事情也是清楚的,他說道:“老李,咱倆是老鄉,又是老戰友了,跟你商量商量,把徐大龍留在後勤部吧。”

李雲龍不高興了,馬上瞪起眼睛說道:“張萬和,你小子跑到這兒來說這些恭維的話,原來是憋著這樣的壞呢。告訴你,你少來打徐大龍的主意,這小子是我李雲龍的人,誰也彆想搶走。”

張萬和笑道:“我說老李,你小子就這個狗脾氣,連個玩笑都開不起。徐大龍這小子能搶鬼子的東西,還是跟著你乾,發揮的作用更大。留在我這裡還真屈才了呢。”

李雲龍說道:“這還差不多。我說老張,我臨走要帶走300套新軍裝,怎麼樣?你給是不給啊?”

張萬和笑道:“給你,誰讓咱倆是老鄉呢?不過……”

李雲龍笑道:“行了,你不用說了。你看這麼著吧,我給被服廠留下1000大洋。縫紉機的事情,有機會了也幫你們弄。滿意了吧?”

他好歹當了一段時間的被服廠廠長,總得為被服廠謀點福利。最關鍵的是,他如今手中有錢,樂得大方一回。

張萬和笑道:“老李,夠朋友。你放心,有好事兒我也會想著你的。”

李雲龍可不是個會吃虧的主,送出這些錢他有些心疼。聽到張萬和這麼說,他馬上就順杆往上爬,說道:“正好,我有事要找你幫忙呢。這麼著吧,你給我裝50箱手榴彈。”

張萬和笑道:“你向來隻占便宜不吃虧,我說呢,今天這麼大方,原來是在這兒等著我呢。行啦,看在老戰友的份兒上就給你了。”

後勤部的物資是要給部隊下發的,給誰不是給,包括那些軍裝也是一樣,是無償下發給下麵的部隊的,而李雲龍給了1000大洋,那可是實實在在的,可以讓後勤部的日子,過得舒坦許多。

因此,張萬和還是很高興的。

茶話會過後,徐大龍回到炊事班收拾東西。

在被服廠跟他最熟的就是春桃了,臨走之前,不能跟她見一麵,徐大龍感到有些惋惜。他寫了一張紙條,算是辭彆信,放在廚房的案板上。

他正要離開,忽然聽到外麵有人走了過來。徐大龍的耳朵極其靈敏,聽腳步聲就聽出春桃回來了。

果然,外麵傳來了春桃的聲音,她說道:“大龍兄弟,你在裡麵嗎?”

徐大龍迎了出來,笑道:“春桃,你不跟你男人多待幾天,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這時他看到了跟在春桃後麵的趙小滿,他好奇地問道:“小滿兄弟,你怎麼也來了?”

趙小滿對徐大龍是十分佩服,見到他也十分親熱。他高興地說道:“大龍哥,我是特地來找你的。”

春桃說道:“大龍兄弟,聽說你和李廠長要走了,我是特地趕回來給你送行的。還有件事情要跟你商量呢。”

徐大龍說道:“走,咱們屋裡去說。”

眾人來到了徐大龍的屋子裡,徐大龍取出了缸子,給他們二人沏上了茶水,問道:“妹子,說吧,什麼事?”

趙小滿搶著說道:“大龍哥,我要跟著你參加八路。”

徐大龍好奇地問道:“你哥不就是八路嗎?你怎麼不跟著他?哥倆在一起不挺好嗎?”

趙小滿說道:“你不知道,從小我倆就經常吵架,我不願意跟著他,再說了,他的本事也冇有大龍哥你這麼大,我就想跟著你,好好學點本事。”

春桃說道:“大龍兄弟,這件事情我已經跟我男人商量過了,覺得小滿還是跟著你能學到東西,長進也快一些。你就收下他吧。”

趙小滿勇敢、機靈,徐大龍也很喜歡他。到了獨立團之後,他正好想搞一個特戰隊之類的隊伍,很需要人手。於是他說道:“那好啊,我跟團長說說,就收下你了。”

春桃和趙小滿都很高興,對徐大龍表示了感謝。

第二天一早,李雲龍和徐大龍帶著趙小滿,離開了被服廠,兩天後就來到了駐紮在楊村的獨立團團部。

獨立團由於剛剛遭遇了一場慘重的失敗,官兵們士氣低落。原來的團長孔傑為人耿直、英勇善戰,在官兵們當中有很高的威望。如今他被免職、調離,官兵們對於李雲龍來接替他的職務感到不滿,不太歡迎李雲龍的到來。

李雲龍善於帶兵,對於這種氣氛他完全不在乎,他有把握能夠迅速地扭轉獨立團官兵們對他的看法,有信心迅速振奮獨立團官兵們的士氣。

李雲龍到了獨立團的第一件事,就是給總部首長打電話,請求把孔傑留在獨立團當副團長,說這樣有利於穩定獨立團的軍心士氣,他跟首長說,說他願意替孔傑擔保,孔傑一定能夠戴罪立功。

總部首長給了李雲龍這個麵子,要求他儘快恢複獨立團的戰鬥力,否則就拿他是問。

辦完了這件事情,李雲龍就來找孔傑。

此時的孔傑已經接到了命令,他已經被撤銷了團長的職務,要到總部去餵馬。他滿臉的鬱悶,對自己的警衛員說道:“把屋子收拾收拾,給團長騰地方。”

警衛員不解地問道:“哪個團長啊?”

孔傑說道:“新來的團長李雲龍。”

警衛員很尊敬自己的老團長,他誠懇地說道:“團長,在我的心目中,你永遠都是團長。”

孔傑心中很感動,但是他不是一個善於表達的人,他說道:“行了,就趕緊收拾東西吧。趕緊離開這裡,省得留在這裡礙眼。”

這時,李雲龍走了進來,笑著說道:“老孔,我剛剛得到訊息,總部首長已經同意你留下了,讓你當副團長。”

這個訊息十分意外,孔傑一下子愣住了。他疑惑地說道:“不是讓我去總部餵馬嗎?”

他看到李雲龍嬉皮笑臉的樣子,明白了過來,這肯定是李雲龍這傢夥替自己說了情了。

孔傑心中感動,可是,他卻不願意領李雲龍這個情。於是,他抄起把大刀,說道:“李雲龍,我知道你替老子求情,可是老子就不願意欠彆人的人情。我現在賠給你兩根手指,從此咱們兩清了。”說著舉起了大刀,就朝著自己的手指砍了下去。

李雲龍趕忙攔住他,奪下了大刀,把大刀扔在了地上,說道:“老孔,你這是乾什麼?咱倆誰跟誰呀?是不是怨我搶了你的位置?要不這樣吧,你來當團長,我給你當副團長。”

孔傑剛纔的舉動除了因為他性格火爆之外,還有就是麵子問題。既然李雲龍這麼說,儲存了他的顏麵,他也就不再說什麼了,他表示,今後一定會配合李雲龍的工作。

獨立團畢竟是孔傑帶出來的,有了孔傑的支援,官兵們對李雲龍的牴觸情緒就減輕了許多。

在孔傑的主持下,李雲龍當著獨立團全團官兵的麵,發表了就職演說。

他說道:“我怎麼瞧著你們一個個都跟新姑爺似的。”

李雲龍很會收買人心,他一到獨立團,就把那些從被服廠帶來的新軍裝發了下去,官兵們穿上新軍裝,自然對他有好感。

李雲龍的話風趣幽默,贏得了戰士們的一陣笑聲。

一個戰士不服氣地說道:“團長,老總是不是說咱獨立團是個發麪團?打一次敗仗就成發麪團了,可我們打過多少勝仗啊?”

獨立團打了敗仗之後,總部首長十分生氣,當時就罵道:“什麼獨立團?我看是發麪團。”

獨立團的官兵們聽到了這樣的評價,既感到十分慚愧,心裡又有些不服氣。

李雲龍說道:“老總說咱是發麪團,咱冇啥可說的,咱們確實打了敗仗,捱罵是活該。你們知道我李雲龍喜歡什麼嗎?我喜歡狼,狼這種畜生,又凶又滑,尤其是群狼,老虎見了都要怕三分。從今往後,我李雲龍要讓鬼子知道,碰到了我們獨立團,就是碰到了一群野狼,一群嗷嗷叫的野狼。

在咱們狼的眼裡,任何囂張的對手,都是我們嘴裡的一塊肉。我們是野狼團,吃鬼子的肉,還要嚼碎他的骨頭。狼走千裡吃肉,狗走千裡吃屎,咱獨立團什麼時候改善生活呀?就是碰上鬼子的時候。”

“哈哈哈哈哈!”獨立團的官兵們聽到這裡,全都大笑了起來。

徐大龍也在隊伍當中,聽到這番話,他也覺得熱血沸騰。他覺得李雲龍的確就是一塊帶兵的料,有他一動員,部隊的士氣就嗷嗷叫。

接下來李雲龍說道:“我李雲龍來到了獨立團,彆的不敢說,肯定能讓獨立團成為咱們全師最有戰鬥力的部隊,用最好的裝備,吃最好的夥食,讓所有的人提起咱們獨立團,就豎大拇指。

從今天起我敢保證,咱們獨立團的人每天都能吃上肉,除了早餐以外,每頓飯至少兩個菜,一天能吃上一頓細糧。”

獨立團的夥食水平遠遠不如新一團,官兵們能吃飽飯就不錯了。聽到李雲龍的話,大家都有些不可置信,覺得跟做夢一樣。這麼激動人心的訊息,眾人竟然冇有人吭氣。

李雲龍眼睛一瞪,說道:“他孃的,你們不相信老子的話,是嗎?如果老子做不到,以後就不叫李雲龍,改名李雲蛇。”

李雲龍是真的有底氣,他現在手裡的大洋少說還有7000塊,可以保證獨立團的官兵們很長一段時間能夠吃上肉和細糧。再說了,冇了,可以再去搶嘛。

“好啊,好啊!”官兵們聽到這裡,相信了李雲龍的話,熱烈地鼓掌叫好。

李雲龍這兩招下來,獨立團的士氣頓時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當然了,李雲龍還有第三招,那就是帶著獨立團的弟兄們打一場勝仗。

回到了團部之後,孔傑有些擔憂地說道:“老李,你今天的話說得有點兒大了吧?咱們獨立團的家底兒可薄啊,彆說吃肉了,就是窩窩頭、鹹菜,都不敢保證戰士們能頓頓吃飽,你怎麼敢說這樣的話呢?”

李雲龍笑道:“老孔,不是我說你,你小子冇本事,也不能懷疑我呀。”他派人去把徐大龍叫了過來。

李雲龍對徐大龍說道:“去把咱們帶來的那些東西拿過來。”

徐大龍趕忙跑了出去,很快就帶著幾名戰士,把他們帶回來的機槍、步槍、駁殼槍和子彈都抬了進來,後麵還有人抬著箱子,抱著罈子。

孔傑上前抱起那挺機槍,高興地說道:“捷克式輕機槍,還是新的?好東西啊!我就說嘛,你老李來獨立團,是不會空著手來的。”

李雲龍得意地笑道:“這點武器彈藥算得了什麼?今後隻要有我老李在,獨立團什麼樣的武器都不會缺的。來來,你看看這個。”

徐大龍趕忙打開了箱子和罈子的蓋。

孔傑看到裡麵白花花的大洋,原本就很大的眼睛頓時瞪得跟牛鈴一樣,他驚喜地說道:“老李,難怪你小子敢吹牛,讓戰士們天天有肉吃呢,原來你小子發了大財了。哈哈!今後的夥食不用愁了,我老孔可有口福了,哈哈哈!”

李雲龍讓人把東西收了起來,說道:“老孔,怎麼樣?想不想打一仗,翻個身?”

孔傑說道:“做夢都想。你說吧,有什麼仗可打?”

李雲龍說道:“老孔,離開新一團的時候,丁偉送給了我一個禮物,萬家鎮那裡來了偽軍的一個騎兵營,咱們去把它搶過來。”

孔傑頓時興奮了起來,說道:“好啊,出動一個營,弄好了兩個小時就能解決戰鬥。好嘞!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吧,我帶隊去把這些馬搶回來。”

李雲龍一聽就不乾了,把眼睛一瞪,說道:“孔二愣子,你想得美,憑什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