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就要就寢了,徐大龍跟林雪瑩孤男寡女獨處一室,不免有些尷尬。

他說道:“雪瑩,我去跟喜榮他們一起。”說著就要向外走。

“等一下。”

林雪瑩叫住了他,她有些羞澀地說道:“咱們是以夫妻名義登記住宿的,這樣會引起人家懷疑的。”

徐大龍知道林雪瑩說得有道理,他想了一下說道:“那好吧,你睡床上。”

說著他抱起了鋪蓋卷,就打起了地鋪。

夜深了,月光如水,從窗外潑灑在地上,林雪瑩躺在床上就是睡不著。

她望著在地上熟睡的徐大龍,默默地想著自己的心事。

屋裡太安靜了,林雪瑩都能夠聽到自己砰砰的心跳聲。

她忽然感到一陣羞澀,臉上有些發燒,拉起被子蓋住了自己的麵龐。

第二天上午,高橋兵衛送來了一個訊息,憲兵司令部特高課從第32師團部後勤課領取了8000發子彈,說是要用來打靶訓練。

高橋兵衛雖然不敢肯定這些子彈就是維持會骨乾培訓班要用,還是把這個情報傳了出來。

徐大龍等人經過分析,認為子彈的數量跟培訓班的人數比較相符,又是特高課領取的,時間點上也基本上對得上,於是決定就在靶場上除掉這夥漢奸。

徐大龍讓鄭喜榮留下,派情報中隊的兩名戰士潛伏在臨高城裡,他和林雪瑩、阪本一郎等人當天出了城,當天夜晚就帶領著魏和尚的特戰中隊,埋伏在城南的日軍靶場附近。

他們整整等了兩天,仍然冇有見到那些漢奸們出現。

徐大龍實在是搞不清楚漢奸培訓班的課程安排,擔心在這裡再等下去會暴露目標。

他決定再等最後一天,如果漢奸們還不出來,就再想彆的辦法。

這天傍晚,一個意外的情況出現了。

在城外的公路上出現了大批的日軍,有車輛、馬匹,還有大批的徒步的士兵,人數多達數千。

日軍來得太多了,他們一部分住進了城裡,一部分就住在南門外的一片民居裡。

他們距離靶場隻有六七百米的距離,遊擊隊如果在靶場上動手,日軍迅速就能夠趕來增援。如果不能儘快解決戰鬥,遊擊隊很可能會遭到敵軍的圍攻。

情況很快就弄清楚了,這些日軍是日軍第一軍補充給守備第32師團的。

突如其來的敵情變化,眾人都有些擔憂。

徐大龍是遊擊隊的主心骨,眾人很自然地把目光投向了他。

徐大龍認真地思考著,反覆權衡著利弊。

忽然他笑了起來,說道:“這或許是一件好事,可能給咱們帶來意外的戰機。”

眾人都有些不明白,來了這麼多的日軍,怎麼反而會有好的戰機呢?

魏和尚說道:“龍爺,我看不出有什麼好的戰機,你就直接告訴我們吧。”

徐大龍問道:“你們看,這個靶場坐落在山腳下,後麵就是地形複雜的山區。假如你們是培訓班的組織者,遇到這樣的地形,你會不會抽調警衛部隊來擔任警戒呢?”

在這些人當中,反應最快的是林雪瑩。她一下子就明白了過來,麵帶笑容,對徐大龍投出了欽佩的目光。

鄭喜榮略一尋思,也反應過來。

他說道:“哎呀,大隊長,你說得對,還真的可能有一個好的戰機。”

魏和尚腦瓜冇那麼快,看到林雪瑩一副瞭然的模樣,又看到鄭喜榮這麼說,他有些尷尬地說道:“龍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徐大龍說道:“喜子,你跟他說吧。”

鄭喜榮說道:“如果我是日軍的指揮官,在正常的情況下,在組織培訓班進行野外訓練的時候,麵對著複雜的地形,一定會調動警衛部隊進行警戒的。

如今在距離靶場的附近,駐紮了這麼多的日軍,日軍指揮官做夢也想不到,咱們會在距離大隊日軍近在咫尺的地方,發動突襲。

因此,他們不會專門調來警衛部隊來進行警戒的,這正好給了咱們伏擊漢奸培訓班的好機會。”

魏和尚聽明白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尷尬地笑了笑。

徐大龍說道:“我決定咱們繼續在這裡隱蔽,再等待兩天。如果培訓班的漢奸仍然不出來,咱們再想彆的辦法。”

第二天上午9點,徐大龍等人正在靶場後麵的山坡上休息,山頂上的哨兵傳來了信號。

特戰隊員們立刻就做好了戰鬥準備。

徐大龍等人爬上了山坡,就看到臨高城的方向開過來了三輛摩托車,一輛小轎車,還有一輛卡車,後麵跟著身穿五花八門服裝的漢奸培訓班的學員們。

果然不出徐大龍的所料,日軍並冇有另外派出警戒部隊,除了那些漢奸學員們,就隻有摩托車上的幾個憲兵、從車上下來的三個日軍軍官、那輛卡車上也隻有幾個日軍憲兵。

車上裝的是訓練用的槍支和彈藥,再加上在漢奸隊伍裡帶隊的幾個日軍曹長和開車的司機,日軍全部加起來隻有不到20人。

按照事先製定的戰鬥預案,徐大龍率領著特戰隊的炮兵和幾名狙擊手,率先向日軍和漢奸們發動了攻擊。

此時,漢奸們在靶場上站成了兩個方隊,三個日軍軍官站在隊伍的前麵,其中一個正在向漢奸們訓話。

其他的日軍士兵們在地上擺放武器彈藥,有的扛著靶子朝著山腳這邊走來。

徐大龍率先開槍,擊斃了那個正在訓話的日軍軍官。

狙擊分隊長秦玉和一名狙擊班長打掉了另外的兩名日軍軍官,其他的狙擊手們分彆打擊那些日軍的士兵。

特戰隊的迫擊炮手們朝著漢奸的隊伍不停地發射炮彈。

徐大龍等人的槍聲剛剛響起,在山穀裡的魏和尚立刻率領著特戰隊員們騎馬衝出山穀,撲向了那些漢奸們。

突如其來的打擊,令日軍猝不及防,在第一時間所有的日軍全部被打掉了。

炮彈在漢奸的隊伍當中爆炸,造成了大量的傷亡。他們驚慌失措,有的趴在地上,有的四散而逃。

魏和尚等人衝出了山穀之後,立刻分散開來,朝著那些漢奸們包抄了上去。

他們有的端著機槍,有的手拿駁殼槍,毫不留情地將漢奸們打倒在地。

漢奸們手中冇有武器,早已經嚇得魂飛魄散,隻知道拚命地逃竄。可惜的是,他們的腿快,也比不上特戰隊員們的戰馬的四條腿,很快就被特戰隊員們消滅殆儘。

整個戰鬥持續了不到五分鐘,不僅消滅了所有的漢奸,遊擊隊員們甚至還有時間去收繳地上的武器和彈藥。

這裡發生的戰鬥驚動了駐紮在城門外的日軍,他們的反應速度很快,用了不到三分鐘時間就集合好了隊伍,出了營房,朝著靶場方向跑了過來。

他們距離靶場大約700米,按說能夠迅速地趕到戰場,可惜的是,他們剛出營房不久,就遭到了特戰隊炮火的打擊,日軍不得不停下來架設火炮,進行還擊。

等他們忙活完了,魏和尚等人已經打掃完戰場,迅速撤離了。

等到日軍大隊人馬趕到了靶場,見到的就隻剩下了那些日軍和漢奸們的屍體。

這些新來的日軍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剛剛從國內調來的新兵,看到靶場上慘烈的情景,給他們的心理上造成了很大的陰影,士氣很長時間都難以恢複。

不久以後,千葉尋一接到了報告,日軍憲兵司令部特高課治安股長以下19名日軍官兵、維持會骨乾培訓班293名學員,在遊擊隊的襲擊當中,全部斃命。

千葉尋一對這個培訓班寄予了厚望,冇想到竟然是這麼個結果。

根據目擊者的描述,襲擊者是一群八路軍的騎兵,千葉尋一用後腳跟想也知道,又是徐大龍的馬武山遊擊隊所為。

他歎息了一聲,無奈地搖了搖頭。

自從跟徐大龍等人打交道以來,千葉尋一不斷地遭受慘重的打擊。雖然這次第32師團補充了大量的兵力,可是他仍然冇有戰勝遊擊隊的信心。

參謀長看到千葉尋一一副沮喪的樣子,心裡想安慰他,可惜的是他本人也信心不足,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辦公室裡的氣氛異常壓抑。

前來彙報情況的特高課長,看到長官們這個樣子,他大氣也不敢出,生怕這兩位大佬緩過勁來,拿自己出氣。

事情畢竟是在特高課這出的,如果追究起來,他這個特高課長可是吃不了兜著走。

良久之後,千葉尋一緩過勁來了。

他看到特高課長誠惶誠恐地站在那裡,就冇有找他的麻煩,隻是揮了揮手讓他離開。

特高課長如遇大赦,快步出了房門。他小心翼翼地關上辦公室的門之後,長出了一口氣,十分慶幸自己有這樣的好運氣。

他一邊走,一邊琢磨,為什麼千葉尋一和參謀長冇有追究自己失敗的責任。

他是一個聰明人,不久以後就想到了原因,他既感到慶幸,又覺得十分沮喪,也學著千葉尋一的樣子搖了搖頭,歎息了一聲。

科高課長猜得冇錯,千葉尋一之所以冇有找他的麻煩,是因為徐大龍的遊擊隊實在是太難纏了,不要說他這個特高課長,千葉尋一和參謀長都拿徐大龍冇有辦法,再怪他又有什麼意義呢?

特高課長走後,千葉尋一覺得有些疲倦,打算躺一會。參謀長看到他這個樣子,於是就準備離開了。

正在這時,千葉尋一的副官進來說道:“師團長閣下,黃協軍第4師電報。”

千葉尋一的心情很不好,懶得去看電報,他擺了一下手,參謀長就上前接過了電報。

參謀長看完之後,說道:“師團長閣下,閻貴武派兵收複了新河縣城。”

這無疑是一個好訊息,千葉尋一的頭疼好了一些。

358旅楚雲飛所部雖然撤走了,但是新河縣城日軍也一直冇有派兵進駐,閻貴武能夠占領新河縣城,對於恢複馬武山周圍的治安,能夠起到很大的作用。

他說道:“參謀長,通知第82聯隊派一個步兵大隊進駐新河縣城。通知憲兵司令部派憲兵隊去管理新河縣城。等到日軍進駐縣城之後,命令閻貴武去占領莞城縣城。”

千葉尋一想好了,這一次他要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圍困馬虎山遊擊隊上,他決定在馬武山周圍的幾個縣城裡派駐重兵,對馬武山實施經濟封鎖,困死、餓死馬武山遊擊隊。

☆☆☆☆☆☆

參謀長看到千葉尋一的氣色好了許多,說道:“師團長閣下,徐大龍等人處心積慮地打掉了維持會骨乾培訓班,說明他對這個培訓班十分忌憚,這也證明瞭舉辦這個培訓班是十分有必要的。他打掉了一個培訓班,咱們就再辦一個,知拿人有的是,損失了一些,算不了什麼,再招就是了。”

千葉尋一恢複了正常,他說道:“你說得對,徐大龍擔心什麼,咱們就做什麼。你通知憲兵司令部他們再舉辦一個維持會骨乾培訓班,這一次一定要加強防備,如果徐大龍等人膽敢再來,正好利用這個培訓班設置一個陷阱,將他們消滅。”

參謀長恭維道:“師團長閣下英明。如果徐大龍膽敢再打培訓班的主意,一定叫他有來無回。”

徐大龍等人返回了根據地,就接到了報告,說偽軍第四師占領了新河縣城。

徐大龍對此早有思想準備,他知道馬武山根據地周圍的這些縣城,遲早還是會落入日偽軍的手中的,因此他也冇有在意。

他一麵訓練新兵,一麵把主要的精力放在馬武山根據地的建設上。

這天,徐大龍接到了李坤發來的電報,說已經幫助他購買了一批烈性炸藥,還有一部分地雷,讓他到二戰區長官部來領取。

遊擊隊一直都冇有製式的地雷,經過了幾次戰鬥,以前繳獲的烈性炸藥也都用完了。

徐大龍急著要把這批物資弄回來,於是就帶著魏和尚的特戰中隊出發了。

到了二戰區長官部,徐大龍先去見了八路軍辦事處的王代表。

王代表代表總部,對徐大龍和馬武山遊擊隊提出了表揚,鼓勵他們再接再厲,再創新功。

從王代表那裡出來後,徐大龍就去見了李坤。

李坤見到了徐大龍,熱情地接待了他,並且親自帶他去看了物資。

徐大龍讓魏和尚等人領取物資,他跟著李坤回到了辦公室。

徐大龍打開了皮包,取出來了11根大黃魚,放在了茶幾上。

李坤說道:“用不了這麼多,我是托朋友弄來的。地雷是出廠價,炸藥是他們從裝備中擠出來的,隻收一半的錢。九根大黃魚就夠了。”

說著,他就拿起兩根大黃魚,還給了徐大龍。

徐大龍知道李坤幫助自己做這些事情,是要搭人情的,還要上下打點,不能讓李坤吃虧。

他又把那兩根大黃魚放在了茶幾上,說道:“李長官,我的事情讓您費心了。這是一點心意,還請您收下。”

李坤辦這些事情的確是搭上了不少的人情,他也不客氣,就收下了。

他說道:“聽說你過來,參座要接見你。跟我一起過去吧。”

徐大龍就跟著李坤去見參謀長。

作戰處在辦公大樓的三層,參謀長辦公室在二層。

他們下了樓梯,對守在右側樓道口上的值班軍官說明瞭來意,然後就走進了樓道。

在路過機要室的時候,房門開了,從裡麵走出了一位年輕漂亮的女軍官。

她見到徐大龍,驚喜地說道:“大龍哥,你什麼時候到的?”

徐大龍看到眼前的這名少尉女軍官,竟然是是楚韻兒。

他笑道:“楚小姐,想不到你也參軍了,你穿上軍裝真精神。”

受到徐大龍的誇獎,楚韻兒很開心。

她看到徐大龍身邊的李坤,問道:“李處長,你們這是去辦事嗎?”

李坤說道:“參謀長要見大龍兄弟,我帶他過去。”

楚韻兒對徐大龍笑道:“你先去辦事,辦完了事來找我哦。”

徐大龍笑道:“好啊。”

說完就跟著李坤離開了。

楚韻兒出門是要去送檔案的,她急沖沖地送完了檔案,回到了辦公室裡,取出了鏡子就在那裡打扮了起來。

她的一位女同事看到楚韻兒的樣子,打趣地說道:“韻兒,什麼事情這麼高興?是不是你表哥來了?”

在這個時代,表哥、表妹是男女朋友的代名詞,意思是親上加親。

楚韻兒笑道:“保密,我不告訴你。”

二戰區長官部參謀長接見了徐大龍,詢問了徐大龍前一階段作戰的情況,又瞭解了馬武山周圍的敵情。

新河縣城是二戰區長官部東北方向的重要門戶,楚雲飛所部撤走了,徐大龍的馬武山遊擊隊的重要性就凸顯了出來。

參謀長希望徐大龍能夠向二戰區長官部通報敵情,更希望他們能夠牽製日軍的行動。

徐大龍表示自己會儘力而為。

參謀長對徐大龍的印象極好,也相信徐大龍會說到做到。

他對徐大龍說,有什麼困難需要幫助的,可以找李坤,二戰區長官部會儘可能地幫助他解決的。

離開了參謀長的辦公室後,李坤是知道徐大龍跟楚韻兒關係的,他

笑道:“大龍兄弟,本來我想請你喝酒,看來得改天了。”

徐大龍笑道:“回頭我請你。”

李坤笑了笑,就離開了。

徐大龍來到了機要處的門前,敲響了房門。

楚韻兒早就在等著徐大龍來呢,聽到敲門聲,她趕忙拉開了房門,高興地說道:“大龍哥,辦完事了?”

楚韻兒的那些女同事們早就覺得楚韻兒有些不對勁,看到她跟徐大龍親熱的樣子,就有人問道:“韻兒,這位是誰呀?是你的表哥嗎?給我們介紹一下吧。”

楚韻兒大大方方地挽住徐大龍的手臂,驕傲地說道:“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位是八路軍馬武山遊擊隊的大隊長徐大龍。”

“徐大龍?就是那位屢次打敗日軍的徐長官?”

徐大龍的名聲十分響亮,二戰區長官部都聽說過他的名頭,他們平時議論的話題當中,時不時的就會出現徐大龍的名字。

尤其是機要處電訊科的這些女兵們,她們可是親手抄收過徐大龍的明碼電報,徐大龍給她們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

明星是自帶光環的,這些女軍官們剛剛見到徐大龍的時候,覺得他樣貌普通,可是當楚韻兒報出他的名字之後,大家都覺得他身上充滿了英雄氣概,看上去就很順眼了,甚至有點帥了。

徐大龍很有禮貌地跟眾人打了招呼。

楚韻兒對一位少校女軍官說道:“科長,我想請個假,我大龍哥難得來一趟長官部,我要好好地招待一下他。”

少校女軍官笑道:“你去吧,下午也不要來上班了。”

楚韻兒高興地說道:“謝謝科長了。”說完,拉著徐大龍就走了出去。

辦公室裡的女軍官們議論紛紛,有人說道:“大家說,這位八路軍的徐長官是不是韻兒的男朋友啊?”

有人說道:“我看八成是,你看他們倆多親近,大龍哥叫的,我聽的都有點肉麻呢。”

女兵們嘻嘻哈哈地議論著,說等到楚韻兒回來,要讓她老實交代,跟徐大龍究竟是什麼關係。

在路上,徐大龍問道:“楚小姐,你什麼時候參的軍?”

楚韻兒有些遺憾地說道:“大龍哥,本來我是想找你去參加八路軍的,我的父親和哥哥都不同意,他們說你的遊擊隊太危險了,讓我留在了長官部裡,否則的話,就不讓我參軍,我拗不過他們。”

徐大龍笑道:“在長官部工作挺好的,再說了,在哪兒工作都是為抗日做貢獻。”

出了長官部大院的大門,楚韻兒說道:“大龍哥,你跟我去家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