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喜榮在電報中說道:“日軍在臨高城裡舉辦了一個維持會基層骨乾培訓班,由憲兵司令部特高課主持,參加培訓的人員293人,培訓期限兩個月。”

孫德勝和王承柱論打仗都是一把好手,對於打仗之外的事情,他們不怎麼感興趣。看完電報之後,也冇覺得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徐大龍看完後,卻皺起了眉頭,他敏銳地感覺到,這個培訓班就是衝著馬武山遊擊隊來的。

自從二戰區長官部撤離之後,馬武山周圍的幾個縣也都淪陷敵手。

此時日偽的統治還不夠鞏固,馬武山遊擊隊活動起來相對方便,可是一旦日偽軍在廣大的農村建立了基層政權之後,遊擊隊的活動就會十分困難了。

馬武山遊擊隊要想在馬武山站穩腳跟,就一定要和日偽軍爭奪馬武山周圍的廣大農村,建立起鞏固的抗日根據地,依靠廣大人民群眾的支援,才能夠堅持下去,逐漸地發展壯大。

徐大龍把這其中的利害關係,跟孫德勝和王承柱仔細地講解了之後,才引起了他們的重視。

徐大龍馬上召開了中隊長以上乾部會,縣大隊正副隊長朱曉山、李金柱、麒麟峰鄉長高友田等人蔘加了會議。

如今建設根據地的工作,主要由縣大隊和高友田負責。他們首先彙報了根據地建設的基本情況。

如今的馬武山抗日根據地主要分佈在麒麟峰周圍的29個村子,如今這些村子都已經建立了包括村委會、民兵隊、婦救會、兒童團等基層組織,其中有12個村子基礎比較牢靠,可以稱之為堡壘村,目前統一由麒麟峰鄉負責管理。

徐大龍充分地肯定了縣大隊和麒麟峰鄉所做出的努力。

他說道:“在打下新河縣城、莞城縣城、東鄉縣城和巨馬縣城的時候,我已經查閱過了相關的資料,在馬武山周圍這幾個縣當中,靠近馬武山一側的一共有124個村鎮,陰平縣城那邊情況還不清楚,但是至少也有30個村鎮。

咱們的目標,是要把這一百多個村鎮,建設成鞏固的抗日根據地,將來看情況,再向外擴張。

日偽軍為了對付咱們遊擊隊,他們是一定要下大力氣跟咱們爭奪這些村鎮的。

趁著日偽軍現在還冇有控製這些村鎮,咱們要抓住時機加快根據地的建設。

下麵,請高鄉長介紹麒麟峰根據地建設的經驗。”

高友田原本就是村長,有著豐富的基層工作經驗,加上這一段時間的鍛鍊,已經熟悉了八路軍建設根據地的相關流程,已經掌握了切實可行的工作方法。

聽到徐大龍點名,他就把自己總結出來的建設根據地的經驗,詳細做了介紹。

高友田講完之後,徐大龍問道:“大家都清楚了嗎?”

眾人一起說道:“清楚了。”

徐大龍說道:“即使一時無法掌握工作方法,也冇有關係,有問題隨時向高鄉長請教。”

說完,他站了起來,說道:“我命令。”

眾人也都一起站了起來,挺起了胸膛,望著徐大龍。

徐大龍說道:“從現在開始,以一個月的時間為限,馬武山遊擊大隊核心的工作就是創建和發展根據地。

孫德勝。”

孫德勝大聲說道:“有。”

徐大龍說道:“你率領騎兵第一中隊,負責新河縣城方向。”

接下來,徐大龍分彆點了王承柱、魏和平的名字,讓他們分彆負責巨馬縣城和東鄉縣城方向的根據地建設。

縣大隊繼續鞏固和發展麒麟峰抗日根據地。

趙大滿、王友良和王炮進駐對馬峰,指定由趙大滿負責,一邊訓練部隊,一邊監視陰平縣城方向的偽軍第四師的動向。

考慮到陰平縣那邊敵情嚴重,暫時不給他們安排創建根據地的任務。

王小虎負責留守饅頭峰,徐大龍本人率領著魏和尚的特戰中隊前往臨高城。

散會之後,徐大龍單獨留下了趙大滿,他說道:“王炮剛剛加入遊擊隊,身上難免有土匪習氣,在跟他打交道的時候,一定要有耐心,對他要多尊重,遇事也要多征求他的意見。

王炮是一個講義氣的人,我相信你是一定能夠跟他處理好關係的。”

王炮等人又回到了對馬峰,他剛剛參加遊擊隊,總想著乾點什麼來表現一下。

他對趙大滿說道:“趙隊長,大隊長說的發動群眾,建設根據地的事情,咱們也能做。”

趙大滿問道:“你打算怎麼辦?”

王炮說道:“對馬峰周圍的十幾個村子,原來都是我的地盤,那些村長們我都認識,我說句話,他們誰敢不聽?”

趙大滿看到他仍舊是那副土匪的嘴臉,還真是有點不適應,不過他想起了徐大龍對他的交代,說道:“王隊長,你熟悉周圍這些村子的情況,這是一個很大的優勢,不過,咱們不能采用以前的那種方法了,要按照高鄉長的那些辦法去做。

咱們如今是八路軍,這打罵和恐嚇百姓,今後不能再做了。”

王炮說道:“高鄉長講的那些,我也都記住了,我知道該怎麼辦。”

趙大滿還是有些不放心,他說道:“其實我也冇有什麼經驗,也想好好學一學,要不這樣?第一次咱們一起去。”

王炮說道:“那行,明天一早咱們就下山。”

上莊子村是靠近對馬峰最近的一個村莊,這天中午,天開始熱了,村民們紛紛地從地裡回到村裡吃午飯。

住在村東頭的一戶村民,無意中從窗戶中看到遠處來了一隊人馬,他趕忙說道:“山上的土匪下來了,把家裡值錢的東XZ起來。”

看到自己家裡的人忙活了起來,他就出了院子,站在街頭上連聲喊道:“山上的土匪下來了。”

在街上的村民們紛紛跑回了家裡,大家也都把值錢的東西趕緊找地方藏了起來。

其實,王炮在山上當土匪的時候,隻是向村子裡收取一些保護費,並不搶劫普通百姓,隻是他的手下良莠不齊,看到村裡人家有值錢的東西,難免有人會打歪心思,以前的二當家的就乾過這樣的事情。

當然了,這些事情是瞞著王炮的,村民們敢怒不敢言,被搶了東西,隻好自認倒黴。

因此他們聽說土匪下山了,就趕忙把自己認為值錢的東XZ了起來。

百姓們可以躲,但是村長不能,他必須要出去迎接山上的土匪,否則的話,村民們就很有可能會遭殃。

村長一麵喊人燒開水、泡茶,準備接待土匪,一麵來到了村口,迎接下山的土匪。

等他看到來人穿著八路軍的軍裝的時候,放下心來,八路軍的名聲一向很好。

村長滿麵笑容地迎上前去。

忽然,他笑不出來了,他看到來人當中竟然有穿著八路軍服的土匪大當家的王炮,不由得楞在了那裡。

☆☆☆☆☆☆

王炮見過這個村長,為了表現自己親近百姓,他笑著說道:“李村長,你彆害怕,如今我和山上的弟兄們都已經當了八路軍了,八路軍親近百姓,今後村裡的保護費也不收了。”

李村長弄不清他說的是真是假,不敢吭聲。

趙大滿走上前去,衝著李村長敬了一個禮,親切地說道:“李村長,他說的是真的。王炮和他手下的弟兄們已經改邪歸正,加入了八路軍,今後再也不會有騷擾百姓的事情發生了。”

村長仍然不太敢相信,他陪著笑臉說道:“那敢情好。”

王炮說道:“李村長,你把村裡的百姓們都叫出來,我有話說。”

李村長對王炮十分懼怕,他不敢多說什麼,就扯著嗓子,喊了起來:“鄉親們,山上的大王來了,他有話說,大家都出來吧。”

王炮一聽就不樂意了,說道:“你瞎喊什麼?我如今已經是八路軍了,不是什麼山大王。”

李村長趕忙點頭說道:“是,是。”

他接著喊道:“鄉親們,都出來吧,是山上的八路軍來啦。”

村裡的百姓們聽他一會喊山大王,一會兒喊八路軍,摸不清頭腦,冇有人願意出來。

原來土匪山寨的一個小頭目,如今是步兵第三中隊的一個分隊長,他剛剛參加八路軍,以前的習慣還冇改過來,看到村民們不給麵子,馬上就怒了,罵道:“真是給臉不要臉,冇聽見我們中隊長說的話嗎?再不出來,彆怪勞子不客氣。”說著就把腰間的駁殼槍掏了出來。

村長嚇壞了,愣在那裡,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趙大滿一看要壞事,趕忙說道:“中隊長,咱們可是八路軍,不能這麼對待百姓啊。”

王炮覺得自己的麵子有些下不來,他朝著那個分隊長踢了一腳,罵道:“你這個狗東西,咱們如今是八路軍了,要愛護百姓,以後不能再嚇唬百姓了,聽見了嗎?”

那個分隊長趕忙連聲說道:“中隊長,我知道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趙大滿對於王炮等人的表現實在是有些不滿,多虧了徐大龍提前跟他打了招呼,讓他多一些耐心。

他深吸了一口氣,壓住了自己的怒火,對王炮說道:“王中隊長,你看這麼行不行?你們剛剛加入八路軍,時間不長,有些事情還不太清楚。這樣吧,發動群眾的事情,就由我們先做,你們慢慢就熟悉了。”

王炮看到趙大滿對自己客氣,再加上他覺得自己應該給徐大龍麵子,於是就同意了趙大滿的安排。

趙大滿是主力部隊出來的,做群眾工作很有一套。

他在村長的陪同下,走訪了村裡的一些有影響力的老人,跟他們親切地交談。

那些八路軍戰士們主動地幫助村民們打掃街道上的衛生、挑水、劈柴。衛生員主動去幫助老鄉們檢查身體,問醫送藥。

時間不長,百姓們就對八路軍產生了好感。

趙大滿為了教育王炮等人,特地安排在這個村子裡住了幾天,用他們的實際行動來給王炮等人做表率。

王炮等人發現,那些百姓們看到他們這些原來的對馬峰上的土匪,十分客氣,敬而遠之。對那些八路軍的官兵們,卻透著親熱,是一種發自肺腑的尊敬。

王炮等人很受教育,漸漸地開始模仿趙大滿和那些八路軍戰士們的行為,逐漸地改變了對百姓們的態度。

趙大滿看到了王炮等人的變化,也感到很高興,誠心誠意地跟王炮等人交朋友。

王炮等人也越來越願意聽從他的意見了。

原來控製在對馬峰土匪手中的十幾個村莊,本來就對王炮等人的印象不算太壞,對於他們,還是有一定的信任度的。有了這一層的關係,再加上王炮等人真的改變了對百姓們的態度,對馬峰一帶的根據地的建設取得了很大的進展,這實在是一個意外的收穫。

孫德勝、王承柱、魏和平三路人馬,由於人生地不熟的,他們工作開展得比較吃力,進度反而落在了趙大滿和王炮這一路人的後麵。

臨高城。

在郊外的一處廢磚窯,徐大龍見到了鄭喜榮和阪本一郎,首先表揚了他們近一段在情報工作上取得的成績,說已經給他們記了功,已經報請獨立團首長給他們獎勵。

徐大龍尤其表揚了阪本一郎,說他提供的情報非常重要,還給他捎來了豐田百合子的口信,鼓勵他繼續為遊擊隊建功立業。

阪本一郎自從來到了遊擊隊之後,受到了遊擊隊員們普遍的尊敬,如今又有心愛的戀人跟自己朝夕相處,他對現在的生活十分滿足。

他高興地說道:“謝謝大隊長閣下的鼓勵,我一定會再接再厲,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

接下來,阪本一郎就向徐大龍彙報了,日偽軍舉辦的維持會基層骨乾培訓班的相關情況。

徐大龍等人這次前來臨高城,就是專門為了這個培訓班來的,徐大龍決定利用這個機會,剷除一批橫行鄉裡的地主惡霸、地痞流氓,減少他們的危害,以此警告那些日偽基層組織人員,死心塌地投靠日本人、當漢奸,是絕冇有好下場的。

為了確保行動更加有把握,徐大龍決定親自進城偵察。

徐大龍換上了一套便裝,頭戴禮帽,身穿長衫,像一個教書先生。

林雪瑩走進了磚窯裡麵,過了一會,走了出來。

眾人看到她的樣子,不由得睜大了眼睛。

看到眾人望著自己的目光,林雪瑩微微有些臉紅。

她問道:“怎麼了?”

鄭喜榮忍不住說道:“雪瑩姐,你真是太漂亮了。”

魏和尚由衷地說道:“真好看。”

林雪瑩把目光望向了徐大龍,很想聽他說出誇讚自己的話來。

徐大龍先是讚賞地點了點頭,然後又微微搖頭。

林雪瑩下意識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臉蛋,有點緊張地問道:“怎麼了?哪裡不對嗎?”

徐大龍說道:“冇什麼問題,就是太漂亮了。這樣太紮眼了。”

林雪瑩聽到徐大龍的誇讚,心裡很高興,她笑道:“這個容易。”

說著,她又走回了磚窯裡麵。

過了一會兒,就聽到她說道:“大隊長,請你幫個忙。”

徐大龍走了進去,就看到林雪瑩一手拿著一個小鏡子,另一隻手用手掌粘上了牆壁上的黑灰,在自己的臉上淡淡地塗了一層。

她對徐大龍說道:“大隊長,我的脖子後麵看不到,你幫我塗一下。”

她的話一出口,就覺得自己臉上一陣發燒,好在臉上塗了黑灰,纔不至於尷尬。

徐大龍看到她的臉的確是暗淡了許多,可是脖子卻十分白皙,明顯的就不對勁。

他也冇有多想,就來到了林雪瑩的身後,用手指在牆上抹了黑灰,就在她的脖頸上塗了起來。

林雪瑩的脖頸如天鵝般修長優美,徐大龍也不免有些怦然心動的感覺。

不過,他的臉上卻是一副專注的表情。

隨著徐大龍手指在自己脖頸上的滑動,林雪瑩的心砰砰直跳。

她手裡拿著小鏡子,一邊塗自己脖子前麵的皮膚,一邊偷偷地觀察著徐大龍。

她看到徐大龍一副專心致誌的樣子,她對徐大龍十分敬重,認為他是一個正人君子,心裡卻微微有一點失望,覺得他有些不解風情。

不久以後,兩人走了出來。

鄭喜榮說道:“雪瑩姐,就算是這樣,也還是太漂亮了。”

魏和尚也還是那句話,說道:“真好看。”

不久以後,徐大龍和林雪瑩扮作夫妻,鄭喜榮、阪本一郎和魏和尚扮作互不認識的行人,分頭進了城。

兩個小時後,眾人在一家客棧裡見了麵。

眾人交換了偵察到的情況之後,魏和尚說道:“龍爺,培訓班的地點在日軍的憲兵司令部裡麵,直接打掉他們很困難。”

鄭喜榮說道:“是啊,憲兵司令部我們進不去,裡麵的情況我們也弄不清楚,這件事情真的有些不好辦。”

徐大龍問道:“高橋兵衛熟悉裡麵的情況嗎?”

阪本一郎說道:“我已經跟高橋兵衛打聽過了,高橋兵衛隸屬於第32師團師團部,憲兵司令部是獨立的係統,高橋兵衛很少跟他們打交道。

冇有正當的理由,他不便於去憲兵司令部,萬一將來那裡麵出了事情,他很容易暴露的。因此我冇有讓他冒險去查憲兵司令部裡麵的情況。”

徐大龍點頭說道:“你做得對。高橋兵衛的位置十分重要,冇有特殊的情況,絕不能讓他冒險。”

魏和尚如今也習慣動腦子了,他想了想後說道:“龍爺,要不咱們半夜摸進去?不怕找不到他們,找到了以後,趁著黑夜,把他們都乾掉。”

徐大龍說道:“這恐怕不行。這些漢奸們人數太多了,不可能一次把他們都乾掉。”

鄭喜榮說道:“大隊長,你看這麼行不行?咱們先摸黑進去,找到他們的位置,然後在他們的飯菜裡下毒,把他們都毒死。”

徐大龍想了想後,說道:“這個也不行。咱們一時無法配置合適的毒藥,就算是有毒藥,他們的人還是太多了,吃飯的時候打飯,都會輪流打飯,隻要有人吃了毒藥,先發作了,其他的人也就不會再吃了。”

眾人聽到這裡,都覺得很撓頭。

徐大龍問道:“阪本君,這憲兵司令部跟第32師團是什麼關係?”

阪本一郎說道:“第32師團是這一帶的最高軍事機關。憲兵司令部隸屬於第32師團,憲兵司令部的司令官隻是一個大佐。”

徐大龍說道:“也就是說憲兵司令部的後勤供應,應該跟第32師團的後勤課有關係,對吧?”

阪本一郎說道:“詳細的情況我不太清楚,不過應該是有關係,不然的話,高橋兵衛也不可能知道,維持會訓練班的事情。”

徐大龍說道:“這樣就好辦了,你想辦法通知高橋兵衛,讓他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瞭解一下那個維持會培訓班的課程安排。不需要他瞭解全部的課程安排,隻要弄清楚他們有冇有外出教學的科目就行。”

鄭喜榮和魏和尚都冇有上過學,徐大龍的話,他們有一些聽不明白。

阪本一郎卻感到眼前一亮,他說道:“大隊長閣下,我明白了,維持會的培訓班應該會安排射擊訓練,這樣的話,他們就會出城去訓練和打靶,就有了消滅他們的機會了。”

徐大龍點頭說道:“你說得對,你設法去跟高橋兵衛聯絡吧。”

阪本一郎很快就跟高橋兵衛聯絡上了,他讓阪本一郎等他的訊息。

當天晚上,徐大龍等人就在客棧裡麵住下了。

剛開始的時候,一切都很正常,等到了晚上9點多,卻遇到了一件麻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