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德勝憤怒地說道:“這些該死的土匪,冇一個好東西,那麼對待他們,竟敢勾結偽軍,背後對咱們的人下黑手,不能輕饒了他們。”

王承柱也十分憤怒,他說道:“我這就帶兵出發,用炮炸平了他的山寨。”

徐大龍剛開始的時候也有點生氣,不過,他認為王炮不是那樣的人,這中間或許有彆的原因。

他說道:“你們兩個不要著急,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說。”

孫德勝不滿地說道:“大隊長,你不會因為跟王炮是熟人,就縱容他們吧,他可是殺了咱們八路軍的人,你這可是立場問題。”

徐大龍拉下了臉,冷冷地望著孫德勝。

孫德勝其實是信任徐大龍的,他隻不過是因為犧牲了一個班的縣大隊隊員,一時被憤怒衝昏了頭腦。

看到徐大龍投來的目光,他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大隊長,我不是那個意思,總之,不能輕饒了那些土匪。”

王承柱也意識到自己說話有些不走腦子,說道:“大隊長,您說的有道理,咱們要儘快查清這件事情,給那些死難的戰士們一個交代。”

徐大龍不再搭理他們倆,對李金柱說道:“那些偽軍是哪支部隊的?”

李金柱說道:“我已經打聽過了,他們就是駐紮在雲水鎮上的偽軍,是偽軍第七旅第二團的人。”

此時的鄭喜榮仍然在臨高城,徐大龍就讓人叫來了情報中隊的副中隊長王金科,他說道:“駐紮在雲水鎮的偽軍,是以前的偽軍第七旅第二團的人嗎?”

徐大龍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他已經知道偽軍第七旅已經擴編成了黃協軍第四師,現在駐在雲水鎮的第二團,不一定就是以前的那個第二團了。

王金科說道:“偽軍第七旅已經重新整編了,不過住在雲水鎮的基本上還是原來的偽軍第二團的人,他們的團部還是駐在喬家鋪鎮,隻不過管理他們的軍官已經換人了,現在的團長叫趙德元。”

聽到這裡,徐大龍心裡有了底數,他覺得王金科為人老成,精明乾練,對他說道:“這個任務,我要交給你,你現在去喬家鋪鎮走一趟,去找趙德元。”

王金科已經弄清楚了發生的事情,不用徐大龍詳細給他交代,他說道:“大隊長您放心吧,我一定會把事情弄清楚的。”

王金科帶著情報中隊的幾名戰士攜帶了一部電台,很快就出發了。

孫德勝有些不明白,他問道:“大隊長,咱們為什麼不直接去問一下王炮呢?”

徐大龍耐心地說道:“王炮那裡的情況咱們不清楚,貿然派人前去,很有可能會出意外。趙德元你們也見過,這是一個很老練的人,他不會輕易冒險的,找他瞭解情況更穩妥一些。”

王金科等人出發後不久,對馬峰土匪三當家的突然來到了饅頭峰。

他的左臂負了傷,雖然草草地進行了包紮,可是由於在路上的顛簸,仍然在不斷滲血,整個袖子都被打濕了,樣子十分狼狽。

見到了徐大龍,三當家的急切地說道:“大隊長,快去救救大當家的,他和嫂子都被黃協軍抓走了。”

王小虎看到他的樣子,急忙讓人喊來了衛生員給他包紮傷口。

徐大龍對他說道:“到底出了什麼事情?”

三當家的就說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昨天山寨二當家的帶人下山,到雲水鎮下屬的一個村子裡征收錢糧,恰好遇到了偽軍也在那裡,帶隊的偽軍跟二當家的見過麵,雙方就攀談了起來。

正在這時,縣大隊的人也進了這個村子,跟偽軍交起了火,二當家的擔心縣大隊的人把他們跟偽軍在一起的事情泄露出去,就跟著偽軍們一起下了黑手,殺死了所有的縣大隊員。

出了這樣的事情,二當家的心裡也不踏實,就跟著偽軍一起去了喬家鋪鎮見了高永銀。

高永銀嚇唬他說,這件事情很難瞞得過王炮,一旦被王炮知道了,他必死無疑,勸他乾脆趁著王炮還冇有察覺,來個先下手為強,乾掉王炮,以絕後患。

二當家的本來就想投奔黃協軍了,如今已經冇有了退路,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就帶著黃協軍從小路秘密上山,他先帶著自己的親信回到了山寨,突然打死了山寨裡的警戒哨,打開了寨門,將黃協軍放了進來。

王炮等人猝不及防,被二當家的和他的手下給活捉了。

三當家的帶著幾個土匪冒險跳下了山崖,僥倖活了下來,就跑來向遊擊隊報信。

情況清楚了,徐大龍、孫德勝和王承柱立刻率領著馬武山遊擊隊的全部騎兵,出了山穀,繞道前往喬家鋪鎮。

王金科等人一路行軍,電台並冇有開機,因此對馬峰上發生的事情他並不清楚。

到了喬家鋪鎮之後,他讓戰士們在鎮外隱蔽了起來,他自己換上了一身便衣,騎著馬就來到了鎮子上。

鎮子口上的偽軍哨兵問道:“你是什麼人,到鎮子裡來乾什麼?”

王金科知道怎麼對付這些偽軍,他連馬都懶得下,很有氣勢地說道:“我是你們趙德元團長的朋友,彆廢話,趕緊帶我去。”

偽軍哨兵看到王金科底氣十足,看樣子真的是團長的朋友,他陪著笑臉說道:“請跟我來吧。”

到了團部大院,帶路的哨兵跟大院門口的哨兵說了王金科的情況,哨兵就進去通報了。

不一會,團長的副官出來了。

看到來人十分陌生,他問道:“請問尊姓大名?和我們團長是什麼關係?”

王金科說道:“我是你們團長的朋友,有些話我隻能跟他說,你就趕緊去傳話吧,趕緊的,耽誤了事情,你擔當不了的。”

副官弄不清王金科的來曆,將信將疑,將他讓進了客房裡麵,然後就去向趙德元通報。

此時的趙德元正在犯愁,他知道自己恐怕惹上了一個很大的麻煩。

高永銀原來是閻貴武的警衛排長,部隊擴編以後,提拔他到第七旅第二團當了作戰參謀,實際上也是派來監視第二團的。

這傢夥仗著背後的靠山是閻貴武,眼高於頂,經常擅作主張。

這次他悄悄地策反了對馬峰二當家的,就以作戰參謀的名義,私自調動了雲水鎮的部隊,襲擊了對馬峰,活捉了王炮和他的女人以及幾十名土匪,然後押來向他報功。

趙德元可是知道王炮跟徐大龍的關係的,他如今雖然當了團長,可是也知道,徐大龍的遊擊隊那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他現在十分擔心徐大龍會帶兵前來報複,日軍的一個野戰旅團都打不過人家的遊擊隊,就憑他黃協軍的這一個團,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

趙德元首先安撫了高永銀,對他進行了表揚,說會替他向上峰請功。

打發走了高永銀之後,他叫來了參謀長和幾個營長,商量對策。

眾人商量了一陣,還冇商量出結果呢,副官進來了,說道:“團座,外麵來了一個二十多歲穿西裝的人,我問他姓名來曆,他不肯說,隻是說是您的朋友。”

“我的朋友?”趙德元疑惑地說道。

副官說道:“是的,他說是您的朋友,口氣很大,說如果耽誤了他的事情,饒不了我。”

參謀長臉色微變,說道:“團座,恐怕來人是徐大龍的人。”

趙德元有些驚懼,說道:“這麼快,他們就找上門來了。”

參謀長說道:“團座,不管來人是什麼人,還是先見一見,搞清楚他的目的再說。”

趙德元點了點頭,說道:“那就把人帶過來吧。”

很快,副官就領著王金科進來了。

王金科進門後,衝著趙德元拱手說道:“趙團長,你好啊。”

趙德元去過馬武山根據地,見過王金科,就知道麻煩真的來了。

他說道:“兄弟貴姓?你們徐大隊長可好?”

王金科說道:“我姓王,我們大隊長派我來問問,咱們可是提前說好了,井水不犯河水的,你們為什麼要殺我們的人?”

趙德元有些尷尬,正想著如何回答呢,參謀長說道:“我們怎麼會殺你們的人呢?”

他的意思是要把王炮那夥土匪跟八路軍撇開,表明他們是不會針對八路軍的。

王金科並不知道他們已經打下了對馬峰,他說道:“你彆在這裡裝糊塗。你們的人可是在雲水鎮殺了我11名戰士,這件事情你們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

“什麼?在雲水鎮殺了你們11個人?”趙德元吃驚地問道。他還真是不知道在雲水鎮那個村子裡發生的事情。

王金科說道:“好漢做事好漢當,難道你們不承認嗎?”

看到王金科咄咄逼人的樣子,一個營長怒道:“你囂張什麼?信不信勞子一槍斃了你?”說著還做了一個掏槍的動作。

王金科毫不畏懼,冷笑道:“你還挺厲害啊,是不是比鬼子的第82聯隊長橫田牧夫還厲害?你既然這麼厲害,敢不敢報上名來?”

徐大龍發出明碼電報下追殺令的事情,如今已經人儘皆知,橫田牧夫可是在日軍第32師團的師團部裡,被人家乾掉的。

這件事情實在是太恐怖了,偽軍這個營長當即就慫了,他低下頭去,一聲也不敢吭了。

趙德元說道:“這位兄弟有話好說,你說的在雲水鎮發生的事情,我還真的不知道。

你能不能把詳細的情況跟我說一下?我馬上派人去查,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王金科看到趙德元的表情,不像是在說謊,於是他就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聽完了王金科的話,趙德元和參謀長等人麵麵相覷。

他們原本以為隻是土匪王炮等人的事情,那些事情還好辦,可是這殺了遊擊隊的人,事情恐怕就鬨大了。

參謀長陪著笑臉說道:“這位八路兄弟,你看這樣行不行?你先休息一下,我們派人去調查事情,查清楚了,馬上就給你回話。”

王金科朝著他們一拱手,冇有再說什麼,就跟著副官去了客房。

趙德元說道:“參謀長,你親自去雲水鎮跑一趟,先查清楚這件事情再說。”

參謀長點頭說道:“我這就去。”

參謀長帶著一個警衛班剛剛走出了喬家鋪鎮,就看到遠處煙塵滾滾,大隊的騎兵奔馳而來。

他急忙拿起望遠鏡,就看到那些人穿著八路軍的灰色軍裝,他知道,麻煩大了,急忙喊道:“所有的人都聽著,冇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開槍。”

說到這裡,他對警衛班長說道:“你趕快去把團座請來,對了,還有那個八路,也一起叫來。”

很快,趙德元等人就急匆匆地趕了過來。

他對王金科說道:“王兄弟,這件事情純屬誤會。這樣吧,為了表示我的誠意,我跟你一起去見你們的徐大隊長。”

上一次趙德元就被徐大龍釋放過,因此他並不害怕,他相信隻要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跟徐大龍說清楚了,矛盾是能夠化解的。

臨走之前,他望瞭望身後的這群官兵,給參謀長使了一個顏色。

參謀長會意地點了點頭。

趙德元跟著王金科走了,參謀長悄悄地對副官說道:“你帶人去把高永銀看管起來,千萬不要讓他跑了。”

趙德元見到了徐大龍,急切地說道:“徐大隊長,請您千萬不要誤會,這件事情中間另有蹊蹺,容我向您解釋。”

徐大龍看到他肯一個人過來,就相信他有誠意。

他說道:“趙團長,我相信你,請過來說吧。”

遊擊隊員們搬來了兩個彈藥箱子放在了地上,徐大龍和趙德元坐在那裡說了一會話。然後就都站了起來。

徐大龍說道:“趙團長,我相信你,這件事情就這麼解決吧。”

趙德元緊張的心情完全放鬆了下來,他說道:“徐大隊長,你放心,剩下的事情都交給我吧。”

高永銀聽到外麵有人議論,似乎鎮子外麵出了事,他推開房門,正要出去檢視,就看到團長的副官帶著兩名士兵走了過來。

副官說道:“高參謀,請你不要出門,團長有話要問你。”

說完,他一揮手,兩名士兵就從肩頭摘下了步槍,站在了房間的門口。

高永銀隻好乖乖地留在了房間裡麵。

二當家的和他手下的幾個親信,正在倚翠樓裡喝酒,突然,從外麵進來了一群黃協軍士兵把他們包圍了起來。

收繳了他們的武器,把他們看押了起來。

王炮等人都被捆綁著,關押在一個院子裡,圍牆上和房頂上站著黃協軍的士兵,還加了一挺輕機槍。

王炮現在真的有些後悔了,如果當初投了八路軍,不至於上了黃協軍的當,如今後悔也晚了。

他對自己的女人說道:“連累你了。”

女人倒是不在乎,她說道:“當家的,這冇啥,能跟你死在一起,這輩子我也值了。”

他們夫妻二人誓死如歸,可是手下的那些小土匪卻都怕死,有的在那裡已經哭了起來。

這時,從外麵進來了一群黃協軍士兵,領頭的一個軍官走到了王炮跟前,說道:“王炮,算你命好,你們可以走了。”說著,就解開了王炮的繩子。

王炮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也冇有多想,解開了女人的繩子,然後帶著土匪們就出了院子。

黃協軍軍官帶著他們,一直出了鎮子。

看到前方身穿八路軍軍服的遊擊隊的騎兵,王炮心裡暖洋洋的,女人直接就哭了起來。

見到了徐大龍,王炮慚愧地不知說什麼好,隻是朝著他拱了拱手,就低下了頭去。

女人倒是大方地說道:“謝謝大龍兄弟了,這一次你又救了我們,真是感激不儘。”

趙德元事情做得很漂亮,他不僅放了王炮等人,還把繳獲的那些武器還給了王炮他們。

不僅如此,還把二當家的和他手下的親信也押了過來,交給了徐大龍等人。

高永銀剛開始的時候,還有些摸不著頭腦,後來他反應過來了,恐怕是趙德元容不下自己,要對自己動手了。

他被關在屋子裡,正在著急,就聽到外麵的一個哨兵說道:“哎呀,我的肚子疼,不行,我,我得趕緊去上廁所。”另外一個哨兵也說道:“今天咱們吃的那飯有問題。炊事班的那幫傢夥肯定是給咱們吃了發黴的東西,我的肚子也受不了了。”

兩個人的腳步聲很快就遠去了。

高永銀推開了房門,急忙跑出了院子。

他來到了馬廄,牽了一匹馬,很快就出了鎮子的北門,朝著陰平縣城的方向快馬狂奔。

高永銀生怕有人追上來,他不停地揮舞著馬鞭,一口氣跑出了兩公裡,這才放慢了腳步,掏出手絹來擦頭上的汗。

正在這時,遠處傳來了一聲槍響,一顆子彈飛了過來,擊中了他的胸膛。

他手一鬆,手絹飄落下來,他也一頭從馬上栽了下去。

時間不長,魏和尚率領著幾名騎兵趕了過來,他們檢查了高永銀的屍體,確認他已經死了,就牽著他的馬離開了。

原來,這是趙德元跟徐大龍商量好的借刀殺人之計,由遊擊隊除掉高永銀,以絕後患。

徐大龍和王炮等人拉著二當家的和他手下的親信,離開了喬家鋪鎮,來到了一條小河邊。

土匪二當家的和他的那幾個親信,跪在了地上,苦苦哀求,希望王炮能夠饒他們一命。

王炮和自己的女人險些被他們害死,山寨裡的土匪們也因為他們死了不少的人,這份仇恨哪能就這麼輕易地消除。

王炮親自動手,一槍一個,將二當家的和他手下的親信全部擊斃。

徐大龍說道:“王炮兄弟,咱們就此彆過。”說著翻身上馬,就要帶著隊伍離開。

女人趕緊扯了扯王炮的衣袖,王炮說道:“大龍兄弟,如今我的山寨也毀了,希望兄弟你能夠收留,今後我們就跟著你乾八路了。”

說著,他單膝下跪,雙手抱拳,向徐大龍行禮。

女人和那些土匪們也都跪了下來。

徐大龍趕忙跳下了馬,將王炮扶了起來,說道:“王炮兄弟,歡迎你,歡迎弟兄們參加八路,一起抗日。”

孫德勝和王承柱等人看到眼前的情景,臉上也都露出了笑容。

王承柱對孫德勝小聲地說道:“還是咱們大隊長看得遠。”

孫德勝想起了自己曾經對徐大龍的質疑,尷尬地撓了撓腦袋,笑道:“那是,我最佩服的就是咱們大隊長了。”

回到根據地之後,經過研究決定,以王炮和他手下的那些土匪們為基礎,成立馬武山遊擊隊步兵第三中隊,準備再補充人員,經過訓練之後,和王友良的步兵第二中隊繼續駐守對馬峰。

這天,鄭喜榮發來了電報,說高橋兵衛又給他們提供了一個重要的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