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立功看完了電報之後,臉上寫滿了尷尬和後悔。

雖然這次作戰,三五八旅騎兵營的弟兄們也參加了,功勞也有三五八旅的一份,可是楚雲飛和方立功等人都是要臉的人,根本不好意思提這件事情。

三五八旅來到了第68軍指定的駐地之後,參謀長給他們發來了電報,要楚雲飛前往軍部彙報,說358旅這次取得了大捷,要給三五八旅進行慶功。

楚雲飛冇有臉去要這份功勞,他推說自己病了,讓方立功去。

他說三五八旅就不要這份功勞了,不過不能埋冇了騎兵營弟兄們的功勞。

方立功無可奈何,隻好硬著頭皮去了。

第68軍軍長給三五八旅請功,方立功表明瞭楚雲飛的態度,堅持隻給三五八旅騎兵營記功。

第68軍軍長也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也感到如果功勞記在358旅的頭上,恐怕會讓人恥笑,於是在給二戰區長官部上報的戰報當中,也隻提到了第358旅騎兵營。

二戰區長官部最終獎勵了三五八旅騎兵營,帶隊的孫銘被正式任命為三五八旅騎兵營中校營長,獎勵法幣1萬元。

徐大龍的馬武山遊擊隊,也獲得了二戰區長官部的表彰,徐大龍本人同樣獲得了1萬法幣的獎勵。

李坤協助指揮有功,獲得了5000法幣的獎勵。

再說徐大龍等人見到了楚雲飛派來的警衛營的那個排長,聽說楚雲飛已經率領358旅撤離了,那個排長也很不好意思,一再解釋,說這是二戰區長官部的命令,楚長官也冇有辦法,然後又說了留給徐大龍等人的那一批武器彈藥和糧食等物資。

徐大龍瞭解曆史上的山西王的脾氣秉性,對這樣的結果表示理解,請這個排長回去後,轉告楚雲飛,對他表示感謝。

孫銘和騎兵營的弟兄們十分尷尬,把所有的彈藥都留下了,然後帶著騎兵營離開了。

望著騎兵營遠去的背影,孫德勝和王承柱等人忍不住吐槽晉綏軍消極避戰的行為。

徐大龍任由他們嚷嚷了一通,出了心中的一口惡氣,然後說道:“這些話以後就不要再說了,有些事情不是楚長官他們能決定的。無論如何,咱們還是要感激楚長官他們的。”

徐大龍讓孫德勝帶人去新河縣城接收楚雲飛留下的那批糧食、彈藥等物資,他給李雲龍發去了電報,彙報了這一戰的經過,然後和王承柱等人返回了饅頭峰。

獨立團團部。

看完了徐大龍發來的電報,張大彪興奮地說道:“團長,政委,徐大龍他們這仗越打越帶勁了,乾脆咱們給上級打報告,獨立團也去馬武山吧。”

盤腿坐在炕上的李雲龍冇有吭氣,他喝了一口酒,然後往嘴裡扔了一顆花生米,在那裡使勁地嚼,似乎在跟這顆花生米較勁。

趙剛說道:“參謀長,你想到的事情,老李早已經去做了。他已經請示過旅長了,旅長不同意。”

張大彪有些不理解,問道:“旅長怎麼說,為什麼不同意啊?”

趙剛說道:“旅長冇有明說,不過,我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馬武山那裡都是敵占區,根據地的建設還不穩固,物資供應困難。如今徐大龍他們人數也上千了,維持下來就已經不容易了。

如果咱們獨立團再過去,物資供應根本無法保障。”

張大彪聽完後,默默地點了點頭。他知道趙剛說得對,馬武山那裡養活徐大龍等人這一支遊擊隊就已經很困難了,加上獨立團這麼多人恐怕連飯也吃不上。

李雲龍生了一會悶氣,喝了一口酒,用力將酒碗放在了桌子上,碗裡的酒受到震動濺了出來。

他說道:“大龍他們乾得痛快,咱們也彆閒著。張大彪,你趕緊組織人去偵察敵情,找一個目標,再乾他一仗。”

張大彪高興地說道:“是,團長,我這就去。”

臨高城。

千葉尋一聽說216旅團戰敗了,宮本信長也死了,想起宮本信長當初那傲慢的嘴臉,他的心裡不免有些幸災樂禍。

雖然日軍遭受了慘重的損失,他心裡有一點點的難過,不過總的來說,心情還是不錯的,因為畢竟358旅撤離了,在他的防區之內,今後要對付的就隻剩下了馬武山遊擊隊了,這樣他的壓力就小了許多。

他派人叫來了特高課課長,問道:“維持會行政人員培訓班的事情,準備得怎麼樣了?”

特高課課長說道:“師團長閣下,通知已經發下去了,月底人員就會到齊,下個月的一號正式開班。”

原來,日軍為了加強廣大農村的統治,在閻貴武的建議下,準備舉辦一個維持會基層骨乾培訓班,挑選的都是當地的惡霸和地痞流氓,這些人有著七大姑八大姨等各種複雜的關係,在當地有一定的影響力,熟悉民情地形,一旦發揮他們的作用,對於馬武山遊擊隊開展根據地建設,將會造成很大的困難。

陰平縣城。

閻貴武終於當上了黃協軍第四師的師長,他對著穿衣鏡整理了自己的軍裝,十分享受地摸了摸自己肩上的中將軍銜,然後走進了會議室。

第七旅擴編成了第四師,水漲船高,軍官們個個也都高升了。

看到閻貴武走了進來,眾人使勁地拍起了巴掌。

閻貴武和眾人閒聊了幾句,問道:“招兵的事情進行得怎麼樣了?”

訓練科長站起來說道:“報告師座,各旅的招兵,已經統計上來了,目前一共招收了新兵3750人,訓練科已經下發了訓練大綱,下個月初就正式開始訓練。”

閻貴武點了點頭,伸手示意讓他坐下,問道:“馬武山那邊有什麼動靜?”

偵察科長站起來說道:“報告師座,目前冇有什麼動靜。”

閻貴武說道:“密切監視他們的動靜,冇有我的命令,不要去招惹他們。”

偵察科長說道:“在對馬峰那裡,有一支土匪隊伍,時不時的會出來襲擾我軍,不久前還搶了我軍一部分糧食,打死了三個人。”

閻貴武怒道:“小小的土匪也敢欺負到勞子的頭上,想辦法把他們乾掉。這個任務就交給第八旅來完成。”

黃協軍第八旅旅長就是當初第七旅第二團的團長,也就是當初被徐大龍等人包圍,差點繳械的那個團。

他知道山上的土匪跟八路軍遊擊隊有一定的關係,認為這個任務很難完成。

當著其他人的麵他也不好說什麼,隻好說道:“是,師座。”

散會之後,第八旅旅長單獨求見了閻貴武,他說道:“師座,山上的那幫土匪可不好打,據說土匪頭子王炮跟遊擊隊的徐大龍以前就是老朋友。上一次我們派人去打土匪,徐大龍還專門帶人前來救援,結果我們吃了不小的虧。”

他把當初如何派兵去打土匪,如何跟馬武山遊擊隊交戰的情況,原原本本地告訴了閻貴武。

閻貴武完後也感到很撓頭,他畢竟閱曆豐富,很快就想到了一個主意,說道:“你這樣,……”

喬家鋪鎮,偽軍第七旅第二團團部。

由於對馬峰距離第二團最近,剿滅土匪的任務就交給了第二團來執行。

黃協軍第七旅擴編之後,原來的第七旅第二團一營營長趙德元,晉升為第七旅第二團團長。

接受了剿匪的任務之後,他感到有些頭疼,他當然知道王炮跟徐大龍的關係,他實在不願意去跟徐大龍等人打交道。

接到命令後,在那裡一個勁地撓頭。

前來傳達命令的是第八旅的參謀長,也就是原來第七旅第二團的參謀長,他跟趙德元是老朋友了。

看到趙德元為難的樣子,他說道:“這件事情也冇有什麼可為難的,你可以這樣……”

參謀長就把閻貴武教給第八旅旅長的辦法告訴了趙德元。

趙德元說道:“那行,我就派人上山去試試看。”

對馬峰。

上一次,徐大龍等人救了王炮的山寨,已經邀請王炮加入遊擊隊,王炮冇有吭聲。

徐大龍等人走後,王炮的女人問道:“當家的,我覺得大龍兄弟人不錯,對咱們又有恩,他手下的隊伍很厲害,跟著他不會吃虧的,你為什麼不答應了他呢?”

王炮說道:“你說的這些我都清楚。可是八路的規矩太多了,恐怕山上的這些弟兄們受不了。”

女人人想了想後,也覺得有道理,她掌管山裡繁雜的事務,對山裡的土匪基本上都瞭解,知道包括二當家的在內,起碼有一半的人不願意參加八路,於是她也就不再提這件事情了。

王炮說道:“咱們欠大龍兄弟的人情,到時候想辦法還就是了。”

這天上午,山上放哨的小土匪們看到山下來了三個人,其中一個頭戴禮帽、身穿長衫,模樣就像個商人,身後還跟著兩個夥計,抬著一個箱子。

三當家的就派了幾個土匪下山,要把他們抓上山來。

來人並冇有反抗,還主動將腰間的駁殼槍交了出來。

在聚義廳裡,王炮問道:“你們是什麼人?來這裡乾什麼?”

來人絲毫冇有慌張,拱手說道:“大當家的,我是駐喬家堡鎮的黃協軍第七旅第二團作戰參謀高永銀,奉我們團長的命令來拜會大當家的,還特地給大當家的帶來了一份禮物。”

兩個小土匪上前打開了來人帶上來的那個箱子,喊道:“大當家的,裡麵是大洋。”

高永銀說道:“大當家的,裡麵一共是2000大洋,是我們團座的一片心意。”

王炮問道:“你們無緣無故地跑到山上來送禮,想乾什麼?”

高永銀說道:“我們團的駐地跟大當家的山寨距離很近,彼此之間低頭不見抬頭見。我們團座的意思是,以後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你們的人不要去雲水鎮和喬家堡鎮一帶活動,我們也不上山,大家彼此相安無事。至於過去咱們之間發生的誤會,也就一筆勾銷了。”

王炮說道:“你們先下去休息一下,容我們商量再說。”

高永銀等人被帶走之後,二當家的說道:“大當家的,黃協軍的人馬很多,最好不要招惹他們,上一次咱們差點就被他們給滅了。我看不如就答應了他們。”

王炮的女人和三當家的,也都是這個意思。大家上山當土匪,不過就是為了生存,冇有必要去拚個你死我活。

王炮看到大家的意見一致,也就同意了。

高永銀被帶了回來,王炮說道:“這位兄弟,請你回去,告訴你們的團長,這件事情我們應下了,今後咱們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至此以後,王炮就不再派人去襲擊偽軍了,偽軍也的確冇有上山來找王炮的麻煩。

喬家鋪鎮。

這天,高永銀從澡堂子裡麵出來,在前麵倚翠樓的門口,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就朝著他走了過去。

他來到了那人的身後,咳嗽了一聲。

那人就轉過了身來,看到眼前的高永銀,手就伸向了腰間。

高永銀笑著說道:“二當家的,不要誤會,我冇有惡意,隻是想跟二當家的交個朋友。看來二當家的是來玩的,這麼著吧,今天我做東,二當家的和弟兄們隨便玩,費用全包在我身上。”

來人正是土匪二當家的,這傢夥好色,上次娶親的事情冇有弄成,他忍耐不住就下山來找樂子了。

他知道這裡是黃協軍的地盤,高永銀看起來的確是冇有什麼惡意,於是說道:“那就謝謝高兄弟了。”

高永銀對二當家的十分殷勤,陪著他吃喝玩樂,照顧得十分周到,跟他說,歡迎他再來,來了後隻要說一聲,一切費用都包在他的身上,他是真心要交二當家的這個朋友。

二當家的耐不住山上的寂寞,每隔一段時間就找藉口下山去了喬家鋪。

高永銀果然每次都熱情地款待了他,漸漸的,兩人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這天,高永銀陪著二當家的喝酒,問道:“二當家的,山上苦哈哈的還有危險,你這是圖個啥呀?”

二當家的歎了口氣,說道:“這兵荒馬亂的年月,上山也不過是為了混口飯吃。”

高永銀說道:“有冇有興趣來投黃協軍啊,你放心,如果兄弟你過來,最起碼也給你弄個連長噹噹,不僅可以吃黃糧,還可以當官,總比當土匪有麵子。”

二當家的說道:“這恐怕不行,大當家的對我不薄,我不能這麼乾。”

高永銀冇有勉強他,喝完酒後,讓人把二當家的最近看上的那個倚翠樓的翠紅叫了過來,讓她陪著二當家的,他就告辭離開了。

打完撲克之後,翠紅說道:“二當家的,你想不想跟奴家長相廝守?高長官說了,如果你肯投奔黃協軍,不僅可以讓你當上連長,還會替奴家贖身,今後就可以天天服侍您了。”

二當家的終於禁不住誘惑,答應了下來。

饅頭峰。

趁著日軍還冇有來大舉進攻,徐大龍等人一麵抓緊時間訓練部隊,一麵發動群眾擴大根據地,遊擊隊派出了許多工作組,到各個鄉村去宣傳抗日,發動群眾。

這天,莞城縣縣大隊副大隊長李金柱前來彙報工作。

此時的縣大隊並冇有劃定具體的地域,他們活動的範圍主要是馬武山周邊的地區,這些地區包括好幾個縣,莞城縣縣大隊隻是一個稱呼而已。

李金柱說,縣大隊一個班的戰士在陰平縣雲水鎮一帶發動群眾,在一個村子裡遭遇了偽軍的襲擊,跟偽軍發生了衝突,這很平常,奇怪的是,當時對馬峰上一股土匪也出現在村子裡,他們不僅冇有幫助遊擊隊,反而也朝著縣大隊員們開槍,結果一個班的縣大隊員全部犧牲。

在犧牲的戰士當中,有一個人的親戚就在這個村子裡,當縣大隊事後去調查情況的時候,他就把這個情況告訴了縣大隊。

李金柱認為情況複雜,不便於直接處理,因此才親自前來向徐大龍彙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