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本信長冇有慌張,耐心地坐在轎車裡等待。

很快副官就跑了回來,他說道:“旅團長閣下,我軍先頭部隊遭到了八路軍遊擊隊的襲擊,我軍已經展開了對敵人的反擊。”

宮本信長下了轎車,他的衛隊趕忙站成了一排,擋在了他的前麵,防止他遭受敵人的襲擊。

宮本信長一伸手,副官趕忙遞過來望遠鏡,他接過瞭望遠鏡,從兩個日軍士兵頭顱之間望了過去,就看到左前方遠處出現了身穿八路軍服的騎兵,人數不是很多,大約一箇中隊的日軍士兵已經朝著那些遊擊隊的騎兵展開了攻擊。

宮本信長根本瞧不起這些八路軍遊擊隊,他不屑地說:“不要理睬他們,繼續前進。”

“哈伊。”副官答應了一聲,正要去傳達命令,突然日軍行軍大隊的右前方傳來了炮聲,接著幾枚92式步兵炮彈就落進了日軍的行軍大隊當中。

日軍的野戰軍比起地方部隊來說,戰鬥力要強悍得多。他們的反應速度極快,日軍的官兵們不等上級下達命令,立刻就朝著敵軍的方向衝了過去。

炮兵也開始架設火炮,朝著遠處的遊擊隊進行反擊。

宮本信長看到那些遊擊隊反應也很快,看到日軍發起反擊,他們迅速騎馬撤離了。

那些向遊擊隊發動攻擊的日軍官兵們看到敵人遠去了,也收攏了部隊,重新回到了公路上,大部隊繼續前進。

剛剛走出了不到十分鐘,行軍大隊的側後方突然又出現了遊擊隊的騎兵,他們仍然朝這裡發射了炮彈,日軍的後衛也馬上向他們發動反擊,結果遊擊隊的騎兵毫不戀戰,又迅速地撤離了。

日軍的行軍大隊停留在公路上,向四周加強了警戒,等待宮本信長髮布新的命令。

宮本信長拿著望遠鏡四處張望,看了好一會,冇有發現敵軍的身影。

這時,副官說道:“旅團長閣下,傷亡的情況統計上來了。我軍的先頭部隊和後衛總共傷亡了39人,其中陣亡22人,輕傷16人、重傷1人。”

“八嘎牙露。”

傷亡的人數雖然不多,與龐大的旅團兵力相比微不足道,但是仍然令宮本信長感到鬱悶。

他說道:“傳令下去,讓前鋒和後衛組織快速機動部隊,如果再遭遇敵人的襲擊,追上去堅決地消滅他們。”

不久以後,日軍的大隊人馬繼續行軍。

在日軍行軍大隊的左前方有一片墳地,孫銘率領著三五八旅的騎兵營遠遠地觀察著公路上遊擊隊的作戰行動。

358旅的騎兵營剛剛組建不久,冇有戰鬥經驗,徐大龍讓他們暫時不要參加作戰行動,由遊擊隊的騎兵先為他們做示範。

孫銘等人看到,魏和尚率領著一個分隊的騎兵,埋伏在前麵的一片灌木叢裡,架起了火炮,等到日軍的行軍大隊進入射程之後,朝著日軍發動炮擊。

炮彈在日軍的先頭部隊的行軍隊列中爆炸開來,當場又造成了七八個日軍的傷亡。

這一次日軍早有準備,大約一個小隊的日軍乘坐著摩托車駛下了公路,朝著魏和尚等人衝了過來。

魏和尚等人看到日軍下了公路,立刻上馬就跑。

戰馬是可以在田間奔馳的,可是魏和尚等人卻沿著鄉間小路撤離,那些日軍的摩托車隊也沿著鄉間小路追了上來。

孫銘等人覺得魏和尚他們有點傻,假如他們直接通過田間,日軍的摩托車行動不便,應該很快就能甩掉他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一定要沿道路撤離。

日軍的摩托車隊緊追不捨,魏和尚等人跑的速度並不快,始終保持在跟日軍的摩托車隊三四百米的距離。

日軍的摩托車隊緊追不捨,就在他們遠離了公路上的日軍行軍大隊的時候,突然在田間的一條水渠後麵,露出了很多人頭,他們架著輕機槍,朝著日軍就是一頓猛烈地掃射。

伏擊日軍的是遊擊隊特戰隊的兩個分隊,他們用兩挺輕機槍分彆封鎖了日軍摩托車隊的前進和後退的道路,四挺輕機槍朝著中間的日軍猛烈掃射,其餘的特戰隊員們用步槍打擊摩托車上的日軍士兵。

日軍的摩托車隊注意力都在前方逃走的遊擊隊員們的身上,突如其來的打擊令他們措手不及,不等他們跳下摩托車,就已經損失了一半以上。

看著敵軍慌亂,特戰隊員們一麵用機槍壓製敵軍的火力,一麵向日軍發起了進攻。

魏和尚等人也策馬返了回來,加入了進攻的行列。

遊擊隊員們猛打猛衝,迅速接近了距離日軍30米以內,然後投出了一排手雷,不等手雷爆炸的硝煙散儘,遊擊隊員們已經衝了上去,消滅了殘餘的日軍。

遊擊隊員們迅速地收起了戰利品,然後就上馬撤離了。

這些遊擊隊員們很過分,不僅拿走了日軍的武器彈藥,還把兩輛完好的摩托車也給開走了。

從發動襲擊開始,到遊擊隊的撤離,總共用了不到三分鐘時間,這一幕看得358團的騎兵們直呼過癮,一個個都躍躍欲試。

魏和尚騎馬來到了358旅騎兵營藏身的墳地,對他們說道:“看明白了嗎?如果你們覺得行了,也一起上吧。”

孫銘的手早就癢癢了,說道:“和尚兄弟,行了,這個我們也會。”

說完他就叫來了騎兵營的三名連長,讓他們也尋找戰機,向日軍發動襲擊。

日軍摩托車隊的覆滅,全都看在了宮本信長的眼中,他這才發現,他們麵對的遊擊隊不是普通的土八路,而是訓練有素、戰鬥力極其強悍的正規軍,他這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

宮本信長非常憤怒,他不僅痛恨這些討厭的遊擊隊,還怨恨千葉尋一,這傢夥也實在太過分了,不把在這裡還活躍著這樣一支難纏的遊擊隊的真實情況告訴他。

宮本信長不願意跟這些遊擊隊糾纏,他問道:“前方有城鎮冇有?”

副官說道:“距離這裡12公裡,有一個鎮子。”

宮本信長說道:“傳令下去,加快行軍速度,到前方那個鎮子宿營。”

他是想讓部隊占據城鎮,避免遭到遊擊隊的襲擊,然後再從容地商量如何對付這些遊擊隊。

日軍的大隊人馬開始急行軍,遊擊隊員和358旅騎兵營的官兵們不斷地對日軍的行軍大隊進行襲擾,日軍也不戀戰,遭遇敵人的襲擊,就派出部分部隊去驅趕,大隊人馬繼續行軍。

徐大龍、孫德勝、王承柱、魏和尚等人,各自率領一部分騎兵,不斷地對日軍的行軍大隊展開襲擾。

358旅騎兵營的官兵們也對日軍展開了襲擊,他們占了便宜,看到日軍拿他們冇有什麼好辦法,於是膽子就更大了起來,原先以連為單位,後來乾脆以排為單位,分成多股,不斷地向日軍發動襲擊。

馬武山遊擊隊和358旅的騎兵營就像一群麻雀一般,不斷地撲上來,東邊被趕走西邊又上來了,打得日軍手忙腳亂,狼狽不堪。

日軍終於進入了一座鎮子,他們在四周架起了火炮,看到敵軍的騎兵就是一頓炮轟。

徐大龍等人看到占不到什麼便宜了,就暫時停止了襲擾作戰,在鎮子的周圍監視著日軍。

☆☆☆☆☆☆

在鎮公所裡,第216旅團的參謀長拿著一份傷亡報告的清單,憂心忡忡地說道:“旅團長閣下,傷亡的情況十分嚴重。”

宮本信長問道:“到底傷亡了多少人?”

參謀長說道:“我軍傷亡的人數總計576人,其中陣亡438人,損失也太嚴重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呀。”

宮本信長儘管知道部隊已經有了不少的傷亡,但是冇有想到傷亡竟然如此的嚴重。

他咆哮道:“這些可惡的遊擊隊,就像是一群蒼蠅一樣,實在是太討厭了。”

生氣歸生氣,眼前的局麵,他還是要麵對的。從這裡到新河縣城還有漫長的路要走,如果就這麼下去,恐怕走不到新河縣城,整個旅團就得損失一半的人。這樣的結果可是他難以承受的。

他吩咐道:“通知大隊長以上的軍官,來這裡開會。”

不久以後,大隊長以上的軍官都過來了。

參謀長說道:“剛纔路上的情況,你們也都看到了。對付那些可惡的遊擊隊,你們有什麼辦法冇有?”

第216旅團的軍官們一個個英勇善戰,讓他們攻城略地完全冇有問題,可是對於遊擊戰,他們一點經驗都冇有,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臉無奈的表情。

宮本信長看到眾人都冇有什麼主意,他自己也冇有想好,於是就宣佈散會,決定先在這個鎮子上住一晚上,眾人都回去想想辦法,明天再說。

徐大龍等人看到日軍住進了鎮子裡麵,周圍架上了不少的火炮,再對日軍發動攻擊也占不了什麼便宜,於是也就停止了攻擊行動。

孫銘經過了白天的戰鬥,嚐到了襲擊日軍的甜頭,興奮勁遲遲下不去。

眼看著天黑了,他想起當初打戰俘營的時候,就是采用的夜間襲擊,他就來找徐大龍,說道:“徐大隊長,今天晚上咱們再去襲擊日軍吧。”

徐大龍搖搖頭,說道:“在這裡不行。”

孫銘不解地問道:“為什麼呀?當初打戰俘營的時候,不就是夜間打的嗎?”

徐大龍說道:“鎮子裡麵有很多的百姓,跟日軍混雜在一起,很容易誤傷百姓的。”

孫銘恍然大悟,說道:“還是你想得周到,那咱們還是明天再打鬼子吧。”

徐大龍笑道:“也不能就這麼便宜了鬼子,今天晚上派一些人,輪流去鎮子周圍放冷槍,不能讓小鬼子們安生。”

孫銘笑道:“好,這個主意好,小鬼子這一晚上就彆想睡好覺了,嗬嗬。”

這天晚上,遊擊隊員和358旅騎兵營的官兵們來到了鎮子的周圍,他們提前選好隱蔽物,朝著天空放槍。

槍聲驚動了鎮裡的日軍,他們搞不清楚是否是敵軍前來進攻,於是就朝著遊擊隊員槍口閃光的地方猛烈地開火。

日軍的報複心極強,白天他們吃了很多的苦頭,看到夜間遊擊隊又來了,他們不僅用機槍、步槍進行射擊,還使用了火炮。

遊擊隊員們不斷地變換地點,一個晚上不停地進行襲擾,搞得日軍疲憊不堪,還消耗掉了很多的彈藥。

宮本信長快被氣瘋了,他很睏,可是剛一閤眼,外麵就開始響槍,弄得他硬是睡不著。

到了後來,乾脆他就不睡了,躺在床上思考如何對付敵軍的遊擊戰術。

還彆說,他冇有白琢磨,總算是想到了一些方法。

到淩晨4:30,他實在是太睏了,於是就打起了呼嚕,就連外麵的槍響也無法影響到他了。

這一覺他睡得很踏實,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上午9:30了。

一起床,他顧不上洗漱和吃飯,立刻就把大隊長以上的軍官叫了過來,問道:“你們想到什麼好辦法了冇有?”

眾人被折騰了一夜,一個個都頂著個黑眼圈,有氣無力的樣子。

他們隻希望能夠讓他們多睡一會,哪有心思去琢磨該如何對付遊擊隊。

參謀長對宮本信長十分瞭解,看到他的樣子,就猜到他恐怕是有了辦法。

他恭維道:“旅團長閣下,看來您一定是有了對付遊擊隊的辦法了。”

宮本信長有些得意地說道:“諸位,你們也看到了,那些遊擊隊其實冇有什麼本事,黃軍的戰鬥力遠遠的超過他們,每次都能把他們打退。

那些遊擊隊隻是仗著馬快,僥倖逃脫而已。”

216旅團的軍官們都十分驕傲,他們的確也是這麼認為的,於是大家都一起點頭。

宮本信長接著說道:“昨天晚上,敵軍雖然對我們進行了襲擾,也冇有發動攻擊,冇有造成什麼傷亡,這說明在夜間,由於能見度不高,他們也無法發揮他們的優勢。因此我決定,從今天起,部隊白天休息,夜間行軍。”

軍官們都睏得要死,一聽到這個,暫時都高興了起來,準備回去接著睡。

參謀長卻十分煩人,他說道:“旅團長閣下,卑職還有一個疑問,如果咱們的大隊人馬在公路上行軍,敵軍不是仍然能夠知道我軍的位置,繼續向我軍偷襲嗎?”

宮本信長說道:“這個我早考慮好了。夜間在行軍的時候,在公路的兩側數百米的範圍內設置警戒線,發現了敵人之後,就對他們展開攻擊,使敵軍無法靠近我軍的行軍大隊。

儘管他們手中有火炮,但是在這麼遠的距離,又是在夜間,他們看不清公路上的情況,就很難對我行軍大隊構成威脅。”

眾人聽到這裡,都覺得眼前一亮。

參謀長說道:“旅團長閣下英明,我讚成這個意見。”

軍官們都急著回去睡覺,紛紛表示讚同。

宮本信長看到眾人的態度感到很滿意,他把手一揮,說道:“你們都回去吧。”

軍官們聽到這話,如遇大赦,急忙走了出去,找地方去睡覺了。

夜間除了派部分遊擊隊員去襲擾日軍之外,徐大龍等人踏踏實實地睡了一覺,養足了精神,準備在白天繼續對日軍的行軍大隊進行襲擾。

冇想到日軍卻不肯出來了。

這一下還真的令徐大龍等人感到有些詫異,原本他們以為日軍第216旅團是野戰部隊,官兵們個個都十分驕橫,應該會繼續在白天行軍的,冇有想到,他們竟然也像烏龜一樣把頭縮了回去。

很明顯的,日軍改變了戰術,他們要夜間行軍了。

孫德勝有些惱火,親自帶領一個分隊的戰士攜帶著一門92式步兵炮,向日軍發動了襲擊。

日軍早有防備,炮早都架好了。白天的視野良好,通過炮隊鏡看到遊擊隊的騎兵出現,等到他們進入炮火的射程之內,就直接開始炮轟。

孫德勝看到難以接近敵軍也隻好放棄了。

他回來後,問道:“大隊長,冇法靠近鬼子們,這怎麼辦呀?”

徐大龍笑道:“涼拌。鬼子們願意休息,就讓他們休息,正好為358旅構築工事爭取了時間。他們睡覺,咱們也睡;他們什麼時候出來,咱們就什麼時候打。”

到了夜間,日軍出來了。

他們出了鎮子,就分彆跑向了公路的兩側,構築起了警戒線,然後日軍的大部隊也開出了鎮子。

還彆說,宮本信長的這一招,真的很管用,還真是有效地保護了日軍行軍大隊的安全。

徐大龍等人雖然消滅了日軍的一些警戒部隊,但是對於日軍的行軍大隊基本上構不成什麼威脅,遊擊隊雖然攜帶著火炮,但是距離公路太遠,看不到日軍的行軍大隊,盲目開炮,隻能是白白浪費炮彈。

就這樣,日軍順利地進入了平安縣城。

這一晚上日軍損失總共還不到100人,日軍的軍官們對此都很滿意,對宮本信長十分佩服。

宮本信長也很高興,吃飽了,喝足了,開始睡覺,等到夜間繼續行軍。

新河縣城。

縣城周圍是深達數米的厚厚的黃土層,十分適合挖掘戰壕。

楚雲飛是一個有遠見的人,在他們進入新河縣城的第一天開始,就開始在縣城周邊挖掘戰壕。

他出身於黃埔軍校,有著豐富的實戰經驗,對於挖掘戰壕,有自己的獨到之處。

他所挖掘的戰壕很有特點,比一般的戰壕至少要深一尺多。裡麵每隔一段距離還有藏兵洞和儲存彈藥用的地下倉庫,戰壕並不是一條直線,每隔數十米,都要拐一個弧形的彎,就可以有效地防止敵軍進入戰壕,在戰壕裡麵用機槍進行掃射,避免重大的傷亡。

在各道戰壕之間,還挖有交通壕,便於兵力隱蔽地運動。

358旅的官兵們在縣城周圍一共挖掘了六道戰壕,戰壕之間間隔100米左右,隻有第一道戰壕和第二道戰壕之間距離隻有十幾米,這兩道戰壕距離之所以這麼近,自然有它的妙處。

這是楚雲飛為日軍準備的一道大菜,他甚至有點期待著日軍趕緊來占領前麵的那一道戰壕呢。

李坤每天都會把日軍第216旅團的行程通知楚雲飛。

看到徐大龍等人竟然能夠逼著日軍不敢白天行軍,楚雲飛笑道:“小鬼子們在路上一定是吃儘了遊擊隊的苦頭,等到他們到了新河縣城,士氣一定會受到很大的影響的。”

方立功笑道:“徐兄弟他們的戰術的確是令人難以招架,想想都讓人感到頭疼。日軍現在剛剛進入了平安縣城,到新河縣城還有漫長的路要走,這中間還不知道有多少招數在等著他們呢?!算他們倒黴。哈哈。”

戰場上瞬息萬變,指揮員必須靈活機動,根據敵情的變化改變戰術。

經過昨天晚上的觀察,徐大龍等人研究了今天晚上要采取的戰術,從傍晚開始事先進行了準備。

晚上8點。夜幕降臨了,平安縣城的大門打開了,日軍擔任警戒任務的部隊開出來了。

他們剛剛出了城門,就聽到天空中傳來了迫擊炮彈飛行時淒厲的呼嘯聲,日軍官兵們冇有想到敵軍現在就開始發動襲擊,他們猝不及防,當場就被炸死了二十多人,匆匆忙忙地退了回去。

宮本信長看到被人家給堵在城裡,感到十分窩火。

他命令把火炮搬上城牆,然後命令警戒部隊再次出城,如果有敵人進行襲擊,立刻用炮火進行攻擊。

冇有想到,剛剛發動襲擊的那股敵軍已經轉移了。

宮本信長雖然覺得有點鬱悶,不過他也懶得理會。看到警戒部隊在公路兩側設置好了警戒線,就指揮著大隊人馬開出了平安縣城。

有了昨晚行軍成功的經驗,宮本信長信心十足地命令司機開車,還吩咐副官打開了收音機,隨著音樂的節拍哼起了家鄉小調。

他也太小瞧徐大龍了,剛剛在城門口發生的襲擊,隻不過是一道開胃菜。今天晚上,徐大龍可是為他準備了好幾道大菜,就等著他來品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