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貴武說道:“在以前,八路遊擊隊的人數不多,後勤供應的壓力也就小,部隊行動起來也方便。咱們對付他們還真的不太容易。

如今他們的人多了,人吃馬嚼的消耗也就大了,物資供應壓力也就大了很多,這反而成為了他們的累贅。要知道,他們是冇有上級撥發的物資供應的,一切全都靠自己籌集。”

千葉尋一覺得閻貴武說的似乎有些道理,可是他仍然感到有些不明白,他說道:“你接著往下說。”

閻貴武說道:“卑職當年當連長的時候,曾經去圍剿過土匪,情況跟這支八路的遊擊隊差不多。

最開始的時候,他們也是隻有幾十號人馬,各個都是精明乾練的悍匪,作戰的時候行動靈活,每次圍剿都被他們溜掉了。

後來,那夥土匪不斷地壯大,人數達到了近千人,內部的成員也開始複雜了,物資供應的壓力也大了。

針對這種情況,當年我的團長采用經濟封鎖的辦法,嚴格控製土匪老巢周圍地區的糧食等生活物資,用了幾個月的時間,山上的土匪就撐不住了。

他們會為了一口吃的,下山搶糧;為了武器彈藥,去進攻我軍防守的堅固陣地,每一次都會有不小的損失。

到了後來,他們的內部就為了一口吃的,互相之間就起了內訌。人心散了,最後還是被我軍給消滅了。”

參謀長首先明白了過來,他說道:“師團長閣下,閻桑說的有道理。在東北,關東軍就是采用這個辦法,治安狀況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千葉尋一說道:“說得有道理。不過,這種辦法操作起來有很大的難度。這樣吧,閻桑,你先根據你的經驗寫出一份詳細的報告來,咱們再給關東軍發去一份公函,讓他們提供相關的經驗,咱們再認真地研究,找出解決問題的辦法來。”

說到這裡,他派人叫來了臨高城憲兵司令部特高課課長,讓他跟閻貴武一起研究出一套經濟封鎖的辦法來。

閻貴武走後,千葉尋一讓參謀長起草了一份電報,發給了第一軍司令官筱塚義男,請他派兵去攻打駐紮在新河縣城楚雲飛的三五八旅。

虞城。

日軍第108師團師團長藤原近一接到了筱塚義男的命令,開始調集兵馬,籌集物資,準備進攻358旅。

阪本一郎和鄭喜榮等人來到了臨高城,他們化裝成東鄉縣日軍憲兵隊的辦事人員,進入城裡之後,首先來到了郵局。

從那裡要通了第32師團部的總機,讓他把電話轉到了後勤課營房股,為了防止其他人聽出阪本一郎的聲音,電話是讓鄭喜榮打的。

聽到是高橋兵衛本人接了電話之後,才把電話給了阪本一郎。

上一次,高橋兵衛在徐大龍和阪本一郎等人的威逼利誘之下,說出了第82聯隊長的下落,後來得知橫天牧夫被殺,可是把他下了一跳,這件事情給他造成了巨大的壓力。

他從小接受****的教育,滿腦子都是效忠甜黃、效忠黃軍的思想,自己的這種行為無異於就是叛果。

高橋兵衛的內心深深地自責,也十分恐懼,心裡總是忐忑不安。他是一個比較膽小、患得患失的人,他為自己這種行為而感到十分後悔,可是當時他又冇有那個膽量,拚著自己的性命去保護跟他完全不熟悉的橫天牧夫。

他的內心中不斷地譴責自己,可是當看到那黃澄澄的大黃魚的時候,心裡又有些安慰。他的家裡很窮,父親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得了重病,一直都臥床不起,家裡全靠著母親一個人操持。

為瞭解決家裡的困難,最終他還是選擇了把大黃魚悄悄地換成了日本軍票,寄回了自己的家裡。

他告誡自己,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而且也下了決心,萬一阪本一郎再找自己,說什麼也要拒絕他。

冇有想到,阪本一郎真的找上門來了。

高橋兵衛嚇了一跳,壓低嗓音說道:“一郎,你不要再來找我了,趕緊走吧,今後咱們也不要再見麵了。”

阪本一郎說道:“兵衛,出來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

高橋兵衛說道:“你的事情我也不去檢舉,你也彆連累我了。”

鄭喜榮一直就把耳朵湊在旁邊聽著,知道如果約不出來高橋兵衛,今後這事情就冇法辦了。

☆☆☆☆☆☆

他在旁邊插嘴說道:“阪本君,你告訴他,如果不出來見麵,後果自負。”

阪本一郎心領神會,假裝說道:“你不要著急,讓我再勸一勸高橋君。”

這話當然也是說給高橋兵衛聽的。

然後阪本一郎說道:“兵衛,你還是出來一下,咱們見個麵,這都是為了你好。現在是2:40,3:30在大華影院的門口見麵,不見不散。”說著,他就掛斷了電話。

高橋兵衛放下了電話,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他是真的不想出去跟阪本一郎見麵,可是他又不敢不去,他是瞭解阪本一郎的,知道他是不會害自己的,可是那個跟阪本一郎在一起的人就不好說了。

他考慮再三,決定還是去一趟,把話跟阪本一郎說清楚,今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就不要再往來了。

3:30。高橋兵衛準時來到了大華電影院,他四處打量,冇有看到阪本一郎的身影。

這時一個賣香菸的小姑娘走了過來,將一張紙條遞給了高橋兵衛。

這裡畢竟是敵占區,鄭喜榮不得不十分謹慎,他給了這個小姑娘一個大洋,讓她把那張寫有新的地址的紙條交給了高橋兵衛。

看到高橋兵衛去了新約定的見麵地點,確認冇有其他的人在跟蹤,鄭喜榮等人也悄悄地跟了過去。

在一間日本料理的包間裡,鄭喜榮、阪本一郎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威逼利誘,高橋兵衛最終還是妥協了。

因為他知道,自從上次他拿了人家的大黃魚,提供了第82聯隊長橫天牧夫的下落,就已經是上了賊船,已經冇有回頭路了。

事已至此,他隻有鐵了心幫助阪本一郎做事。

高橋兵衛又收了一根大黃魚,提供了一個重要的情報。

他說接到了命令,日軍第108師團第215旅團即將進駐臨高城,讓他為第215旅團提供臨時的營房。

鄭喜榮和阪本一郎都很滿意,跟高橋兵衛約定,今後會有人跟他取得聯絡。

饅頭峰。

徐大龍接到了鄭喜榮等人發來的電報,立刻就引起了高度的重視。

日軍這麼大的一支部隊,進入了第32師團的防區,這一帶抗日武裝力量就隻有馬武山遊擊隊和楚雲飛的第358旅,不用問,日軍一定是衝著他們來的。

徐大龍立刻起草了電報,將日軍第215旅團進駐臨高城的訊息,通報給了楚雲飛。

楚雲飛接到電報之後,立刻召開了團以上軍官會議,經過討論,他們認為日軍第215旅團主要就是衝著358旅來的。

楚雲飛一方麵命令部隊做好戰鬥準備,一方麵給徐大龍發來了電報,要求馬武山遊擊隊配合358旅打退日軍第215旅團的進攻。與此同時,楚雲飛也將這個情報向二戰區長官部做了彙報。

徐大龍等人經過研究,也認為日軍出動野戰部隊,主要的作戰對象應該是楚雲飛的第358旅。

徐大龍一麵命令鄭喜榮等人潛伏在臨高城裡,隨時提供日軍第215旅團的相關情報,一麵做好了馳援第358旅的準備。

臨高城。

閻貴武跟特高課課長整整商討了兩天,搞出了一份針對馬武山遊擊隊的計劃,送交給了千葉尋一。

千葉尋一看完之後,就其中的問題又提出了自己的意見,形成了一份他認為比較滿意的實施方案。

對於閻貴武這次的表現,千葉尋一感到很滿意。

他說道:“閻桑,你的建議很好,對黃軍忠誠大大的。關於成立黃協軍第三師的事情,回去以後就可以開始籌備了。可以從裝備課先領取一批武器彈藥回去,招兵買馬,等到黃軍消滅了晉綏軍358旅之後,就正式召開黃協軍第三師的成立大會。”

閻貴武十分高興,連聲感謝,帶人去領取了武器彈藥,就返回了陰平縣城。

這天中午,日軍第215旅團大隊人馬開進了臨高城。

當天晚上,高橋兵衛又給鄭喜榮和阪本一郎傳遞了一個重要的情報,日軍第215旅團,最遲三天後即將離開臨高城。

高橋兵衛是一個低級軍官,按說這麼重大的機密,他是無法掌握的,但是他的職位非常重要。

就在215旅團進駐臨高城之後,師團部後勤課召開了會議,研究對215旅團提供物資供應等相關工作,特高課長要求供應股為215旅團準備三天的飲食供應,高橋兵衛由此可以推斷出三天後,第215旅團就會離開臨高城。

鄭喜榮這才發現,彆看高橋兵衛官職不高,位置卻十分重要。

上一次徐大龍給高橋兵衛大黃魚的時候,鄭喜榮還覺得有些不值得,現在才發現,高橋兵衛提供的情報的價值實在是太大了,他深深地佩服徐大龍的眼光。

鄭喜榮馬上就把215旅團即將出動的情報,發電報報告給徐大龍,徐大龍馬上把這封電報轉發給了楚雲飛。

看完了電報之後,方立功感慨地說道:“徐兄弟真是了不起,日軍如此重要的情報他都能搞得到,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

楚雲飛笑道:“大龍兄弟有本事,為人也仗義,這個朋友冇有白交。”

由於日軍過幾天纔會進攻新河縣城,楚雲飛決定抓緊時間,親自去饅頭峰走一趟,跟徐大龍當麵協商配合作戰的事情。

他說道:“參謀長,你準備一些禮物,咱們一起去見大龍兄弟。”

方立功說道:“我這就去準備。”

正在這時,孫銘進來說道:“報告旅座,二戰區長官部作戰處李處長來了。”

李坤由於跟徐大龍等人一起配合358團作戰,連續攻占了四座縣城,並且重創了日軍,因此,被提升為二戰區長官部作戰處的少將副處長。

接到了楚雲飛的電報之後,參謀長派李坤前來新河縣城,協助楚雲飛來打退日軍的這次進攻。

新河縣城目前處於晉綏軍控製區域的東北方向的突出部,可以說是晉綏軍東北方向的重要屏障,二戰區長官部對這一戰極為重視。

李坤臨來的時候,還帶來了一個山炮連和大量的武器彈藥。

寒暄過後,李坤聽說楚雲飛等人要前去會見徐大龍,正中下懷,因為他這次來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加強358旅跟馬武山遊擊隊之間的合作,於是就跟著楚雲飛等人一起前往麒麟峰根據地。

饅頭峰。

在姚俊的主持下,饅頭峰的建設已經初具規模,在山洞裡麵修建了大小上百個房間,裡麪包括會議室、宿舍、接待處、食堂、開水房、儲藏室等等一應俱全,甚至還利用中間的空地,修建了一個燈光球場,供遊擊員們進行娛樂活動,還可以用做部隊集合時的場地。

徐大龍已經告訴了周明德,讓他這次去太原的時候,想辦法買一套電影放映設備,之後就可以在燈光球場上放電影。

李坤、楚雲飛等人來到了饅頭峰,參觀過後,

楚雲飛說道:“大龍兄弟,這饅頭峰易守難攻,真是一個占山為王的好地方。”

李坤笑道:“你還真的住進了山洞,成一個山大王。”

徐大龍笑道:“您說得對,我們遊擊隊經常會鑽山溝、打遊擊,從這一點上來說,真是跟占山為王的土匪差不多呢。”

會議室裡,方立功遞交交了358旅給徐大龍的禮物。

禮物清單上寫著:迫擊炮彈四百發、軍用電台一部、炮對鏡一副、馬武山周邊十二縣軍用地圖兩套、七九式步槍子彈五萬發、縫紉機十台。

楚雲飛是個有心人,在莞城縣城的時候,他聽到徐大龍當時吩咐人去繳獲縫紉機,他就記下了這件事情,這次把十台縫紉機當做禮物,也一起送了過來。

徐大龍很高興,他也正好想著自己成立一個被服廠。部隊擴大得太快,軍裝的問題需要自己解決。

寒暄過後,眾人開始商議作戰部署。

日軍215旅團這次出動的兵力大約有七千八百餘人,358旅總兵力九千餘人,雖然略占優勢,但是部隊的戰鬥力相差較遠,無法與日軍進行野戰。

經過商議決定,358旅隻能依托著新河縣城為中心的防禦陣地,來跟日軍拚消耗。徐大龍率領著馬武山遊擊隊進行機動作戰,對日軍進行襲擾,不斷地消耗日軍的力量。等到時機成熟之後,配合358旅對日軍展開反攻。

為了加強馬武山遊擊隊的力量,楚雲飛決定把剛剛成立不久的騎兵營由孫銘帶領,接受徐大龍的指揮。

考慮到新河縣城被日軍包圍之後物資供應一定會緊張,徐大龍從馬武山遊擊隊抽調儲存的十萬斤糧食,交給楚雲飛等人帶回去。

為了加強雙方之間的聯絡,李坤仍然跟隨徐大龍等人行動。

楚雲飛等人離開後的第二天晚上,徐大龍、李坤、孫德勝、王承柱

孫銘率領著馬武山遊擊隊的全部騎兵375人,以及358團的騎兵營282人,開往了臨高城方向。

第二天早晨,鄭喜榮從臨高城發來了電報,說日軍第215旅團主力已經離開了臨高城,前往新河縣城。

從臨高城到新河縣城,途中要經過平安縣城和莞城縣城。

徐大龍等人已經提前趕到了臨高城和平安縣城之間,準備對日軍進行襲擾。

在一輛墨綠色的轎車裡,日軍第215旅團長宮本信長正坐在後座上打盹。

宮本信長在擔任聯隊長的時候,曾經以一個聯隊的兵力打垮過晉綏軍兩個師。這次派他率領一個旅團的兵力,來攻打剛剛擴編後、有著大量新兵的晉綏軍的一個旅,讓他有種殺雞用牛刀的感覺。

他認為隻要兩軍對戰,他一個衝鋒就能打垮楚雲飛的358旅。

因此,在進入臨高城之後,他趾高氣揚、明嘲暗諷,說守備第32師團無能,弄得千葉尋一臉上有些掛不住。

好在千葉尋一涵養功夫還是不錯的,此刻正是用人之際,他也就不跟宮本信長計較了。

不過,千葉尋一原本還想好心提醒宮本信長,在這一帶作戰的時候,要小心徐大龍的遊擊隊,看到這傢夥如此的狂傲,話到嘴邊,就嚥了回去,想讓這傢夥去嘗一嘗遊擊隊的苦頭再說。

宮本信長的確冇有把這次的作戰當一回事,他認為最多不過算是一次武裝旅遊,因此,上車之後就在那裡打瞌睡。

“轟”的一聲,前方發生了爆炸,轎車的駕駛員本能地踩下了刹車。宮本信長的身體由於慣性,猛地向前一衝,險些跪在地板上,弄得他十分難受。

他嘟囔道:“八格牙魯,發生了什麼情況?”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副官急忙跳下了車,前去檢視情況。

“轟轟,轟轟。”

正在這時,又傳來了一連串的爆炸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