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對於徐大龍來說,不缺糧草,缺的是情報。因此這句話要改成兵馬未動,情報先行。

情報工作十分重要,尤其是馬武山遊擊隊身處敵後,一切都要靠自己,情報工作就愈發的重要。

林雪瑩在軍統贛州培訓班接受過係統的訓練,在太原長期從事情報工作,有著豐富的敵後工作經驗。

徐大龍安排她給情報中隊的隊員們上課,傳授情報工作的相關知識。

徐大龍雖然頭腦中有著後世豐富的資訊,可是對於情報工作,就不那麼專業了,再加上對這個時代並不完全瞭解,他也需要提高自己。

因此,林雪瑩上課的時候,徐大龍隻要有時間就會到課堂上聽講。

這天下課以後,徐大龍剛剛走出教室,王小虎就向他報告,說周明德來了。

周明德是徐大龍特地叫回來的,徐大龍要召開一次研究部署下一階段情報工作發展的會議,周明德作為情報中隊的副中隊長,自然也要來參加這次會議。

在會議室裡,徐大龍、孫德勝、王承柱、鄭喜榮、王金科、周明德參加了情報工作會議。

徐大龍邀請林雪瑩參加了會議,林雪瑩十分感動。要知道,這次會議研究的是馬武山遊擊隊情報工作的核心機密,徐大龍能夠邀請她參加,這說明對她充分信任。

被邀請參加會議的還有阪本一郎,阪本一郎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他畢竟是日本人,徐大龍對於他的信任,讓他心潮澎湃,很有種士為知己者死的願望。

會議開始了,首先,宣佈了情報中隊的人員調整。

孫德勝拿著一份乾部人員名單,說道:“經過研究決定,馬武山遊擊隊情報中隊副中隊長由原來的兩人增加到三人,任命阪本一郎為情報中隊副中隊長,大家熱烈歡迎。”

徐大龍等人使勁地鼓掌,為阪本一郎祝賀。

阪本一郎能夠參加這麼重要的會議,就已經受寵若驚了,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會被提拔為情報中隊副中隊長。

他很激動,一張麵孔漲得通紅,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就學著八路軍的樣子,行了一個軍禮。

眾人紛紛獻計獻策,林雪瑩和阪本一郎也發表了自己的意見。

經過充分討論,會議決定今後情報工作,主要分三條線進行。

第一條線,在廣大的農村地區廣泛建立情報員製度,在能夠發展情報員的各個村落,都發展情報員,提供根據地內部以及敵占區廣大鄉村地區的情報,這條線由中隊長鄭喜榮直接掌握。

第二條線,在馬武山根據地周圍的各個縣城建立聯絡站,並在此基礎上將聯絡站進行擴展,爭取將情報站擴展到包括臨高城、太原城等重要城市,這條線主要由副中隊長周明德負責。

第三條線是在日偽軍內部發展情報員,爭取能夠掌握來自敵人內部的第一手情報,這條線由阪本一郎負責。

王金科作為情報中隊的副中隊長,負責情報中隊的內務工作,主要的工作內容是檔案管理、電台聯絡、偽造證件、印章等。

這次會議明確了馬武山遊擊隊情報工作的發展方向,情報中隊的內部分工負責。

這次會議為馬武山遊擊隊情報工作的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會議結束後,徐大龍跟相關人員單獨行了會談。

周明德說道:“經過這段時間的實踐,我認為雜貨鋪的接觸麵太過侷限,經營大宗商品更容易瞭解到日偽軍的動向。

在大宗貨物當中,大部分都被日偽方麵嚴格掌控,能夠插手的隻有糧食,建議咱們從這方麵入手。”

林雪瑩讚同這個意見。她說道:“這個想法很好,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日偽軍隻要有大規模的行動,一定會采購大批的糧食,這就很容易能夠掌握日偽軍的動向。

不僅如此,經營糧食生意,還方便跟日偽軍的采購人員建立起關係,通過收買相關人員,能夠獲得更加準確的情報,這也是軍統方麵獲得情報來源的重要渠道之一。

這樣做還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在必要的時候,直接可以為遊擊隊提供糧食。”

徐大龍說道:“很好,明德,你具體有什麼想法?”

周明德說道:“我想通過在太原的表叔,成立一家貿易商行,主要經營糧食,這樣很方便在各個城鎮開設分行,建立情報站。”

徐大龍等人經過商議,決定拿出兩萬大洋作為開辦經費,交給周明德去太原成立貿易商行,要求周明德進行自主經營,力爭做到經費自給自足。當然了,必要的時候遊擊隊還會提供資金支援。

周明德表示,一定會儘心完成任務。

徐大龍讓王小虎取來了兩萬大洋的通兌彙票,交給了周明德,又給了他3000大洋,說道:“這些錢,你去了太原以後,交給軍統太原工作組的王組長,就說這是我對他表示感謝。”

林雪瑩知道,這是徐大龍為了自己的事情,才這樣做的。她朝著他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接著,徐大龍等人又跟阪本一郎進行了會談。

版本一郎冇有情報工作經驗,不知道該從何處著手。

徐大龍說道:“關於如何開展情報工作,你可以多向林小姐請教。

你目前的工作方向,主要是在日軍當中的同鄉好友,爭取能夠在他們當中發展情報人員。不要怕花錢,有什麼需要的,隨時向你們的中隊長鄭喜榮報告,遊擊大隊會為你提供支援的。”

為了便於阪本一郎開展工作,徐大龍首先提供了兩個發展目標,一個是阪本一郎的同鄉,就是那個日軍第82聯隊後勤營房股助理員高橋兵衛,上一次他已經幫助遊擊隊除掉了日軍第82聯隊長橫田牧夫,發展他應該有一定的把握。

另外一個是偽軍第七旅第二團一營長趙德元,跟他建立一些聯絡,應該也有很大的把握。

阪本一郎感謝遊擊大隊對自己的信任,表示會儘心儘力地完成任務。

趙大滿擔任了訓練中隊的中隊長之後,乾勁十足,不僅認真完成新兵訓練任務,還積極地開動腦筋,改進新兵訓練的工作。

這天上午,趙大滿首先向主管新兵訓練工作的副大隊長孫德勝,彙報了他關於新兵訓練的想法,孫德勝就帶著他來見徐大龍。

徐大龍此時正在與人談話,他說道:“大滿,去告訴你媳婦,中午做幾個菜,咱們幾個邊吃邊談。”

春桃當初在被服廠炊事班的時候,跟徐大龍學了一手好菜,可惜的是,自從徐大龍走後,被服廠冇有了額外的經濟來源,她很少有機會能夠露一手。

來到了馬武山遊擊隊之後,這裡的夥食很好,每個禮拜都有一次會餐,大隊部時不時的還會招待外來的客人,春桃的一手好廚藝,終於有了用武之地。

聽說徐大龍要來家裡吃飯,春桃緊著忙活,做了六菜一湯,還從王小虎那裡領來了一瓶酒。

中午,徐大龍、孫德勝、王承柱都來了。

看到桌子上擺好的酒菜,徐大龍說道:“嫂子,彆忙活了,一起吃飯吧。”

春桃說道:“你們先喝著,這裡還有兩個菜。”

原來,這是徐大龍等人第一次來春桃家裡吃飯,春桃還特地拿出津貼,買了一隻雞和一條魚,來招待徐大龍等人,此刻正在鍋裡燉著呢。

徐大龍等人就先喝起了酒,徐大龍說起了當初自己跟著李雲龍去被服廠,自己在炊事班跟春桃搭夥的那段往事,那時候輕鬆自在,日子過得十分悠閒,徐大龍還真有些留戀呢。

眾人閒聊了一陣之後,孫德勝說道:“大隊長,趙大滿對新兵訓練有些想法,我覺得挺好的,讓他彙報一下吧。”

徐大龍點點頭說道:“好啊,大滿你就說說。”

趙大滿說道:“大隊長,我有幾個建議。

第一,新兵訓練時間有些太短。以前咱們遊擊隊急於用人,訓練一個月,就下到部隊去,基礎打得不牢,影響戰鬥力的提高。

如今遊擊隊兵強馬壯,新兵訓練的時間最好再延長一些,比如說兩個月,讓戰士們在新兵訓練階段,在各方麵都打好基礎,下到部隊去,就更好帶了。”

徐大龍說道:“有道理,那就延長到三個月吧。”

趙大滿說道:“這樣就更好了,每一個訓練科目的時間安排,就很從容了。

第二個建議,在咱們這裡,戰士們是有津貼的,這是一個很大的優勢。我建議,新兵要少發津貼,或者乾脆就不發,把他們的待遇跟老兵明顯區彆出來,激勵新兵刻苦訓練,爭取早日訓練合格,得到跟老兵一樣的待遇。”

孫德勝說道:“這個建議好,就是要讓新兵和老兵有區彆,大家纔有個盼頭,還能給咱們節約一筆錢。我讚成。”

徐大龍說道:“我同意。這批新兵就算了,從下一批新兵開始,新兵都不拿津貼,新兵訓練結束後,考試合格,下到部隊裡再發津貼。不過,新兵們訓練時,夥食還是要保證好。”

趙大滿說道:“第三,新兵訓練結束後,要進行考覈,考試不合格的,要延長訓練時間,如果再不合格,要麼直接淘汰,要麼送到縣大隊去。”

徐大龍笑道:“這個建議很好,這叫做競爭上崗。新兵們有了壓力纔有動力,就這麼定了。”

趙大滿說道:“第四,咱們遊擊隊動員偽軍加入八路軍,這一點很好,但是他們畢竟出身於舊軍隊,身上有很多惡習,不要讓他們直接編入老部隊,讓他們也要像新兵一樣進行訓練,學習咱們八路軍的政治思想和步兵操典。

第五,今後遊擊大隊最好不要直接招收新兵,最好是從縣大隊或者民兵裡麵挑選……”

趙大滿看來真是動了腦筋,一口氣提出了很多關於新兵訓練的建議,除了第五條,大家有些爭議之外,其他的建議都被徐大龍等人采納了。

這時,春桃把最後一道菜清燉雞端了上來。

徐大龍招呼道:“嫂子彆忙活了,趕快坐下,一起喝兩杯。”

春桃在圍裙上擦了擦手,端起酒,雙手捧著酒杯,說道:“大隊長,副大隊長,感謝你們對我們兩口子的關照,我敬你們一杯,先乾爲敬。”

說著,就喝了一口。

春桃喝不了酒,馬上就咳嗽了起來,臉也漲得通紅。

徐大龍笑道:“嫂子,喝這一口就行了。大滿兄弟不愧是從咱們師主力部隊出來的乾部,軍政素質都過硬,剛纔他提的建議都很好。咱們遊擊大隊的新兵訓練工作交給他,我們都放心。”

趙大滿受到誇獎,高興地說道:“謝謝大隊長和副大隊長了,我敬你們一杯。”

整整半個月時間,日偽軍方麵都冇有動作,徐大龍覺得這不太正常,要求情報中隊提供日偽方麵最新的情報。

阪本一郎受到了重用,十分想表現一番,他主動要求前往臨高城去刺探日軍的情報。

☆☆☆☆☆☆

徐大龍對他的這種主動精神表示讚賞,為安全起見,讓鄭喜榮帶人陪著他一起去了臨高城。

臨高城。

千葉尋一在太原治好了病,回到了臨高城。身體上的病雖然好了,可是心病仍然很重,

很長一段時間,他整天拉著個長臉,周圍的人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觸怒了他,尤其是不敢在他麵前提起馬武山遊擊隊,一定會引起他暴跳如雷的。

千葉尋一是真的恨馬武山遊擊隊和徐大龍,他發誓要消滅這支遊擊隊,來解他的心頭之恨。

可惜的是,恨歸恨,他現在卻無能為力。

在進攻馬武山遊擊隊的作戰中,守備第32師團傷亡十分嚴重,接連損失了三個聯隊長,還損失了數千名士兵,第32師團可謂元氣大傷。

要想補足兵員的缺額,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因為第一軍司令官筱塚義男手中冇有這麼多的兵員。

這件事情,筱塚義男已經報請了華北方麵軍,華北方麵軍也抽調不出這麼多兵力來。華北方麵軍已經向日軍大本營請示,從國內抽調兵員來進行補充,這可不是一天兩天能夠解決的。

因此,千葉尋一隻能收縮兵力到臨高城等重要據點,暫時放棄了莞城縣城和新河縣城等地。

筱塚義男還是很關心千葉尋一的,為了彌補兵員的不足,他要求千葉尋一采取以華製華的策略,加大對偽軍的扶持力度,利用他們來對付抗日武裝力量。

千葉尋一現在正好無事可做,於是就想起了黃協軍第七旅旅長閻貴武,就發電報讓他來到臨高城。

自從在饅頭峰戰敗之後,這是閻貴武第一次見到千葉尋一,他的心情不免有些忐忑不安。

站在千葉尋一的辦公室門前,閻貴武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軍裝,深吸了一口氣,喊道:“報告。”

裡麵傳來了千葉尋一的聲音:“進來。”

閻貴武推開了房門,看到裡麵的千葉尋一,正準備硬著頭皮挨他一頓訓斥,甚至還做好了挨幾個嘴巴子的心理準備。

冇有想到,千葉尋一見到他卻是滿麵的笑容。

千葉尋一親切地說道:“閻桑,趕了這麼長時間的路,辛苦了,請坐吧。”

看到千葉尋一對自己竟然是這樣的態度,閻貴武的心放了下來,趕忙說道:“不辛苦,謝謝師團長閣下了。”

千葉尋一詢問了第七旅目前的情況,看到第七旅目前基本上保持建製完整,他表示感到欣慰。

他說道:“閻桑,你善於帶兵,是個能乾的高級將領,對黃軍又十分忠誠,黃軍對你也十分器重。今天叫你來,是告訴你一個好訊息的。

對於你的事情,我已經向筱塚義男司令官進行了彙報,司令官閣下對你十分欣賞,說要重用你,決定將你的黃協軍第七旅,擴編成黃協軍第四師,晉升你為中將師長,下轄黃協第七旅和第八旅,每個旅兩個團,師部直轄警衛營、炮兵營和工兵營。所有的武器裝備,都由黃軍來為你提供,兵員由你自行解決。

第四師成立以後,仍然隸屬於黃軍守備第32師團指揮。”

閻貴武冇有想到,天上竟然掉下了這麼大一個餡餅。

他感動得有點快哭了,急忙站了起來,嗓音顫抖地說道:“謝謝師團長閣下的栽培,卑職願意為黃軍、為師團長閣下效勞,鞠躬儘瘁,死而後已。”

看到閻貴武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千葉尋一很滿意。

他說道:“為了慶賀你榮升中將師長,我特地設了酒宴,來為你慶賀。”

千葉尋一真的為閻貴武設了酒宴,他和第32師團的參謀長親自陪同,不僅如此,還找來了一位年輕貌美的日本女子,為酒宴歌舞助興。

閻貴武喝了不少酒,暈暈乎乎的,被人扶到了招待所裡,在勤務兵的服侍下洗漱過後,正要就寢,在酒宴上表演歌舞的那個日本女人卻找上了門來。

閻貴武是個聰明人,他知道這是千葉尋一不信任自己,要將這個日本女人安插在自己的身邊,她的身份八成是日本特高課的女特工。

不過,此時的閻貴武決心死死地抱住日本人的大腿,他正希望得到日本人的信任,於是對於千葉尋一的好意,他自然就心領了。

日本女人看到閻貴武色迷迷地望著自己,嬌嗔地問道:“閻師長,你不歡迎我來嗎?”

閻貴武高興地說道:“歡迎啊,惠子小姐,你長得可真漂亮啊。”

第二天上午,千葉尋一和參謀長一起見了閻貴武,詢問他加強守備第32師團防區內治安的建議。

閻貴武說道:“治安區當中的幾十個縣,其他地方基本上都冇有問題,隻有馬武山周邊的地區,由於山上的那幫遊擊隊活動,治安才顯得不安定的。

還有,就是晉綏軍358團現在聽說已經擴編為358旅了,他們占據了新河縣城,與馬武山上的八路遊擊隊遙相呼應,也成為了治安區裡的一大隱患。”

千葉尋一感到頭疼的就是這一點,本來馬武山上的遊擊隊就很難對付,如今再加上個358旅,僅憑著守備第32師團的力量,是很難解決他們的。

千與尋一和參謀長最想聽的,就是如何解決目前的困境。

千葉尋一說道:“你有什麼對策嗎?”

閻貴武看到千葉尋一和參謀長重視自己的意見,心中暗暗有些得意。

為了加重自己的砝碼,他故意說道:“不久以前,我的部下又跟馬武山那幫遊擊隊打過一仗,他們現在的人數增加了許多,有上千人。”

聽到這裡,千葉尋一和參謀長對望了一眼,臉上都顯出了擔憂的神色。

參謀長忍不住說道:“遊擊隊的力量又增強了,這以後就更難對付了。”

閻貴武說道:“問題的確有些複雜,不過,也並非冇有辦法解決。

首先,必須解決晉綏軍和八路遊擊隊之間互相配合的問題。

八路的遊擊隊盤踞在馬武山裡,那裡地形複雜,他們又有騎兵,機動能力強,又擅長遊擊戰術,直接去打他們比較困難。

晉綏軍人馬雖多,可是他們戰術呆板,占據著新河縣城,目標明顯,可以先集中優勢兵力,去攻打晉綏軍三五八旅,首先把他們趕走,斷絕了馬武山八路遊擊隊的後援,再對付那些遊擊隊相對就比較容易了。”

千葉尋一和參謀長其實也考慮過這種方案,隻不過,以第32師團目前的實力,與358旅硬抗未必占得了便宜。

兩人對望了一眼,冇有說話。

閻貴武說道:“第32師團本來就是地方守備部隊,晉綏軍三五八旅是野戰軍,對付他們,是不是應該由黃軍的野戰軍來進行啊?”

聽到這裡,千葉尋一眼前一亮,參謀長臉上也露出了一絲喜色,很顯然,閻貴武的話提醒了他們。

對付晉綏軍的三五八旅,用不著第32師團發愁,這個完全可以向筱塚義男司令官請求,派黃軍的野戰部隊來攻打三五八旅,仗打贏了,趕跑了三五八旅,第32師團的日子就好過了。

如果打不贏,既不損失第32師團的實力,也冇有任何的責任,真是何樂而不為呢?

當然了,這個話隻能心照不宣。

千葉尋一問道:“趕走了晉綏軍三五八旅之後,如何對付那支遊擊隊呢?”

閻貴武說道:“這正是我要向師團長閣下彙報的重點。遊擊隊人多了,表麵上看力量是增強了,實際上是比以前好對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