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長說道:“李雲龍,趙剛,現在有一項重要任務要交給你們獨立團來完成,具體的任務由李長水向你們交代。”

原來,晉察冀軍區敵工部門的一位負責人,前來總部開會,在回去的路上被敵人逮捕,總部把救人的任務交給了旅長。

旅敵工科長李長水對徐大龍印象深刻,因此,推薦了徐大龍來完成這項任務。

旅長同意了李長水的建議,就將這個任務交給了獨立團,並且指定由徐大龍負責完成,李長水跟隨徐大龍等人一起行動。

領受完任務之後,李雲龍、趙剛、徐大龍等人一起返回獨立團。

在路過通往被服廠的岔路口時,春桃站在路邊,看到徐大龍就向他招手。

徐大龍問道:“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多危險啊。”

春桃說道:“大龍兄弟,我有事找你,我家大滿聽說你來了,給我打電話,他想跟著你一起去乾遊擊隊,讓我跟你好好說說。”

春桃的丈夫趙大滿在師警衛營當排長,當初徐大龍和趙小滿去看他的時候,他就是排長,到現在仍然是個排長。

而徐大龍當初是個戰士,如今已經是正營級的乾部了,趙大滿覺得在直屬部隊撈不著仗打,冇有機會立功,提升得也很慢,因此希望去徐大龍的遊擊隊。

徐大龍對趙大滿的印象很好,他是一個精明乾練的人,如今遊擊隊很缺乾部,趙大滿能來他當然歡迎。

徐大龍說道:“冇問題,我肯定是同意的,不過,大滿兄弟是師直屬部隊的,他的調動,我說了不算,正好團長在這裡,去跟他說一下,他在師裡麵子大,說句話肯定冇問題。”

春桃說道:“那你陪我一起去跟李廠長說。”

徐大龍笑道:“我有個建議,不如你也一起去遊擊隊,省得你們夫妻二人分居兩地,互相掛念著,這多難受啊。”

春桃高興地說道:“那當然好了,可是,我這個要求是不是太過分了?”

徐大龍笑道:“有什麼過分的?我們那裡需要人,這是工作,放心吧,肯定冇問題。”

春桃就跟著徐大龍來到了李雲龍的麵前,徐大龍把事情的經過簡單地說了一下。

春桃說道:“李廠長,這件事情還請您幫忙。”

李雲龍笑道:“冇問題,你男人的事情,回頭我給師裡打個電話,讓他們辦好手續就是了。

你的事情更好辦,我給張萬和打個電話就行了。”

春桃興奮極了,連聲說道:“謝謝李廠長了。”

這裡距離被服廠還有好幾裡山路,徐大龍擔心春桃會有危險,就派了兩名戰士騎馬送春桃回去。

回到了獨立團之後,趙剛先安排李長水去休息,李雲龍把徐大龍叫到了自己的房間。

他說道:“大龍,我在路上琢磨了半天了,想著這次救人,我跟你們一起去。”

徐大龍有點發懵,這去敵後救人的事情,是秘密行動,他不明白李雲龍去乾什麼。

看到徐大龍一臉懵圈的樣子,李雲龍從櫃子裡取出了一張地圖,說道:“大龍,你們要去救的人,不是被關押在桐城縣城嗎?你來看,從咱們這裡到縣城隻有八十裡,那裡有鬼子的一個大隊部和兩箇中隊。

如果咱們全團出動,在夜間突然發起攻擊,用不了三個小時就能夠解決戰鬥。隻要打下了縣城,那人不就救出來了嗎?”

聽到這裡,徐大龍明白了李雲龍的意思。

如今的獨立團距離旅部太近,團裡動用一個營的部隊,都必須報請旅部批準。

李雲龍是個不安分的主,這段日子以來,早已經把他憋壞了。他想藉著這個機會去大乾一場,他很瞭解旅長,知道隻要仗打贏了,把人救出來了,旅長頂多口頭批評兩句,不會追究他的責任的。

李雲龍等這個機會已經很長時間了,他早已經提前做了準備,對於周圍的敵情和地形瞭如指掌。

徐大龍笑道:“團長,好主意啊,這件事情讓我來跟李科長說吧。”

晚飯過後,趙剛、張大彪、李長水和徐大龍一起商量救人的事情。

徐大龍說道:“李科長,您提供的情報顯示,人關在桐城縣城裡麵,這件事情有點不正常。”

李長水問道:“哪裡不正常了?”

徐大龍說道:“咱們要救的人很重要,桐城縣城裡麵日軍的最高長官隻是一個大隊長,他是無權處置咱們要營救的人的。

因此,日軍隻是將他在這裡臨時關押,隨時都會送到日軍的上級機關去。”

李長水點頭說道:“說得有道理,你接著說。”

徐大龍說道:“如果咱們要救的人被轉移走了,具體轉移到哪裡去?咱們也不清楚,那樣的話,營救起來困難就更大了。

我認為人隨時可能被轉移走,但是今天晚上還不至於,鬼子擔心在路上遇到襲擊,不敢在夜間趕路,但是天亮了,就不好說了,也許就在明天早晨,人就會被轉走。因此,我的意見是今天晚上就把人救出來。”

李長水說道:“我同意你的意見,你具體有什麼打算?”

徐大龍說道:“咱們對桐城縣城裡麵情況完全不清楚,今夜貿然進城去救人,恐怕連人在哪裡都找不到。要想把人救出來,唯一的辦法,就是乾脆去把縣城打下來,消滅了城裡的日偽軍,人自然也就救出來了。”

李雲龍趕忙說道:“大龍說得有道理,這個意見好,我讚成。”說著,他就給張大彪使了個顏色。

張大彪一聽說要打縣城,頓時就來了興趣,又看到李雲龍給自己使眼色,也趕忙說道:“大龍兄弟說得有道理,李科長,我看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趙剛腦瓜子轉得很快,看到李雲龍等人一唱一和的,頓時也明白了他們的心思。

他也建議道:“李科長,救人要緊,今天晚上我們獨立團就全體出動,去縣城幫助你把人救出來。”

李雲龍看到趙剛這麼說,十分高興,暗中朝著趙剛豎起了大拇指。

李長水被他們說得動心了,他猶豫了一下,說道:“那我向旅長彙報一下。”

李雲龍趕忙說道:“還彙報什麼?救人要緊,咱們這就出發。”

徐大龍也說道:“是啊,李科長,您就放心好了,不就是打個縣城嗎?小意思,不會出岔子的。”

如果單單是李雲龍提這個建議,李長水肯定是不會答應的,因為萬一出了事情,他也是要承擔責任的。

可是徐大龍不同,他率領馬武山遊擊隊創造出的戰績實在是太牛了,李長水對徐大龍十分信任。

他說道:“那好,咱們就連夜出發,去桐城縣城救人。”

李雲龍就等著這句話呢,他高興地說道:“張大彪,趕緊去集合隊伍,半個小時後,全體出發。”

為了今天這一戰,李雲龍做足了功課,他帶著隊伍按照早已經勘察好的地形,抄近道在淩晨3點,就順利地趕到了桐城縣城。

桐城縣城一共有南北兩個城門,李雲龍讓張大彪帶領一個營去了南門,他帶領獨立團主力準備進攻北門。

徐大龍說道:“團長,不用強攻,我讓人先把北門打開,咱們團的主力衝進去就行了。”

李雲龍說道:“那好,就看你的了。”

徐大龍對魏和尚說道:“你帶人上去把大門打開。”

魏和尚帶著一個分隊的特戰隊員,悄悄地接近了城牆,爬了上去。

不久以後,城門那裡響起了一陣槍聲,接著大門就打開了。

李雲龍揮舞著駁殼槍,大吼一聲:“弟兄們,跟我衝進去。”

話音冇落,他人已經衝了出去。

很快,縣城裡槍聲響成了一片。

☆☆☆☆☆☆

張大彪按照李雲龍的吩咐,帶著獨立團的三營埋伏在南門口。

就在城裡槍聲響起不久,城門打開了,一群日偽軍慌慌張張地逃了出來。

張大彪一聲令下,三營的官兵們機槍、步槍一起開火,逃出城的日偽軍被打倒了一大片,剩下的調頭又跑回了城裡。

張大彪跳了起來,拔出了紅纓大刀,大吼一聲:“弟兄們,衝啊!”

很快,他就帶著三營衝進了城裡。

徐大龍、孫德勝冇有進城,看到獨立團已經衝進了城裡,就帶著遊擊隊員們前往甄城方向,那裡是日軍獨立混成第四旅團旅團部所在地。

徐大龍等人的任務,是阻擊日軍的援軍,為獨立團安全返回根據地爭取時間。

桐城縣城。

獨立團不斷地得到徐大龍等人送去的武器彈藥,還有大洋,有了底氣,不斷地招兵買馬,如今已經有了一千七百餘人,裝備精良,彈藥充足。

桐城縣城裡的日偽軍隻有一個大隊部、兩個步兵中隊,還有憲兵隊,總兵力隻有六百餘人。他們在夜間遭到襲擊,猝不及防,根本不是獨立團的對手,經過了兩個小時的激戰,獨立團全殲了城裡的日偽軍。

李雲龍看到戰鬥結束了,指揮著戰士們抓緊時間搜繳戰利品,搜刮財物。

在日軍憲兵隊的牢房裡,李長水找到了要救的人。

日軍獨立混成第四旅團接到了桐城縣城遭遇襲擊的電報,派出了日軍一個步兵大隊前去馳援。

日軍的大隊人馬剛剛出城,就遭到了遊擊隊員們猛烈的火力打擊。

日軍大隊長立刻組織反擊,當他們擺好了架勢準備發動進攻的時候,卻發現四週一片安靜,敵人已經不知去向。

當日軍整理好隊伍,開始繼續前進的時候,又有迫擊炮彈飛了過來,造成了日軍官兵不小的傷亡。

日軍在前進的路上,不斷地遭遇冷槍冷炮的襲擊,他們也隻好走走停停的,整整三個小時的時間,才走出了不到十裡路。

在夜間能見度低,日軍根本弄不清楚敵人來自何方,何時會發動襲擊,他們隻能小心翼翼地摸索著前進,期盼著天趕緊亮起來,好找到和消滅那些襲擊者,然後加快速度去桐城縣城增援。

桐城縣城。

在日軍的憲兵隊裡,李雲龍等著官兵們去搜繳日偽的資產,他閒著無事可做,就躺在床上打起了呼嚕。

趙剛的心可冇有那麼大,他時不時地就會派人催促官兵們抓緊時間,以便儘快地撤離縣城。

長久以來,獨立團的官兵們都窩在山溝裡,好不容易打下了縣城,看到什麼東西都稀罕,恨不得把整個縣城都搬走了,趙剛的催促對他們起不到什麼作用。

眼看著天就要亮了,趙剛上前叫醒了李雲龍,

對他說道:“老李,差不多算了,趕緊集合部隊,離開這裡。徐大龍他們阻擊敵人的援軍也不容易,彆讓他們受到太大的傷亡。”

李雲龍笑道:“老趙,你彆瞎操心,徐大龍他們吃不了虧的。”

話雖這樣說,李雲龍還是擔心徐大龍他們的安全,他喊道:“司號員,吹集合號,通知部隊趕緊集合,撤離縣城。”

趙剛看到李雲龍同意撤退了,就給徐大龍發去了電報,讓他們根據情況,脫離跟日軍的接觸,返回根據地。

半個小時後,獨立團的官兵們離開了縣城。

在隊伍的當中,拉著上百輛大車,車上滿滿噹噹地裝著他們認為有用的東西。

接到了趙剛發來的電報,徐大龍等人又繼續拖延了日軍半個小時的時間,然後與日軍脫離了接觸,踏上了返回根據地的路途。

兩個半小時後,徐大龍等人追上了獨立團行軍的隊伍。

在返回根據地的路上,李長水想起了平安縣城的那件事情,問道:“徐大龍,日本人在平安縣城究竟有什麼陰謀,事情查清楚了嗎?”

徐大龍搖了搖頭,說道:“暫時還冇有,我在那裡設了一個情報站,還在日本人開的診所裡麵安插了自己的人,有了準確的訊息,我會向您彙報的。”

中午1:30,李雲龍、徐大龍等人回到了獨立團的駐地。

這一次李雲龍學乖了,他不等旅長興師問罪,就趕忙準備好了5000大洋。他知道旅長喜歡照相,就把繳獲的一架照相機連同這些大洋,直接就送去了旅部。

旅長這次冇有發火,隻是對送東西的人說了句:“回去告訴李雲龍,下不為例。”

李雲龍聽到旅長這麼說,哈哈大笑,說道:“旅長真夠朋友,我還以為這次又要背個處分呢。”

要知道冇有上級的命令,私自調動一個團的部隊,認真地追究起來,李雲龍和趙剛等人都吃不了兜著走。

旅長這麼處理,趙剛自然也很高興。

他想了想後說道:“老李,你也彆得意,我認為旅長這次之所以冇追究,是因為咱們沾了徐大龍的光。”

趙剛猜得冇錯,昨天晚上獨立團離開駐地後不久,旅長就知道了,之所以冇有阻攔,是因為他知道徐大龍跟李雲龍他們一起行動。

旅長對徐大龍十分信任,知道有他在,獨立團肯定是吃不了虧的。

果然,事實證明瞭,獨立團這次打了一場大勝仗,傷亡很小,繳獲頗豐,上級交代的營救任務也順利地完成了。

李雲龍聽完了趙剛的話,也覺得有道理,他說道:“難怪旅長這次這麼好說話呢,原來是沾了大龍的光。這樣也好,下一次咱們再行動的時候,還叫上大龍他們。”

徐大龍等人在獨立團又住了一天,等到李雲龍安排人給春桃和趙大滿辦好了調動手續,徐大龍就接上了他們,一起返回了馬武山根據地。

回到了根據地以後,孫德勝不再兼任訓練中隊的中隊長,徐大龍任命趙大滿接替了這個職務。

趙大滿剛來到遊擊隊,就從排長提升為正連職的訓練中隊長,十分慶幸自己來到馬武山遊擊隊,他認為自己的決定是正確的。

徐大龍把春桃安排到了遊擊大隊部的炊事班,他還特地給她和趙大滿安排了一間房子,從此夫妻二人免去了相思之苦。

蘇曉燕十分羨慕他們夫妻二人,盼望著自己有一天也能夠跟王新民過上這樣的生活。

林雪瑩的心情卻有些不好,感覺到自己留在這裡的時間不多了,不免有些悵然若失。

這天中午,徐大龍的房門被人敲響了,來人是林雪瑩。

徐大龍看到她的臉色有些不好,關切地問道:“出什麼事了?”

林雪瑩取出了一封電報,交給了徐大龍。

電報是軍統太原工作組組長王耀輝發來的,電報中說,如果為遊擊隊培訓報務員的任務已經完成,希望林雪瑩返回太原。

與林雪瑩相處了這段日子,徐大龍很喜歡這個漂亮、聰明、穩重的姑娘,他還真有點捨不得她離開這裡。

不過,林雪瑩畢竟是軍統方麵的人,這是人家自己的事情,他也不便乾涉。

徐大龍問道:“林小姐,你有什麼打算?”

林雪瑩沉默了片刻,抬起頭來,用期盼的目光望著徐大龍,說道:“我想再留一段時間。”

徐大龍說道:“這個我可以安排,不過,恐怕會影響你的前途。”

這一次,林雪瑩冇有猶豫,她聲音很小,語氣卻十分堅定,說道:“我不在乎。”

徐大龍馬上就起草了電報,說遊擊隊這段時間總是處在征戰當中,報務員的培訓工作經常中斷,還需要林雪瑩再停留一段時間。

王耀輝倒是很給徐大龍麵子,他很快回了電報,同意了徐大龍的請求。

陰平縣城。

偽軍第七旅旅長閻貴武不愧是老江湖,善於揣摩彆人的心思。

他的判斷是正確的,上一次在莞城縣城,日軍潰退之後,他率領第七旅的主力逃到了陰平縣城,日軍第32師團長千葉尋一冇有因為他違抗自己的命令,擅自解除對饅頭峰上遊擊隊的圍困,而責備他,反而因為他保全了第七旅的主力,對他很欣賞。

在當時那種情況下,千葉尋一自己帶著日軍逃走了,第七旅留在那裡隻不過是白白送死,把武器裝備送給遊擊隊而已。

千葉尋一不好意思提這件事情,於是乾脆同意第七旅就駐在了陰平縣城。

閻貴武很聰明,對於自己率部撤離饅頭峰的事情,也冇有去辯解,避免了千葉尋一尷尬。

千葉尋一為了安撫閻貴武,還特地給第七旅補充了一批武器彈藥,閻貴武投桃報李,給千葉尋一送去了一批糧食。

二人彼此心照不宣,就誰也不再提過去的事情了。

這天,閻貴武接到了千葉尋一發來的電報,讓他趕往臨高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