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德元進到了鎮子裡麵,偽軍團長、參謀長以及團裡的其他營長都圍了上來。

偽軍團長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投降了?”

趙德元就把自己帶兵去打對馬峰上的土匪的經曆,簡單地說了一下。

他說道:“團座,這夥八路實在是太厲害了。可彆跟他們打了。”

參謀長問道:“八路是怎麼跟你說的?”

趙德元說道:“他們的大隊長讓我來傳話,讓咱們團交槍投降。”

偽軍團長有些不甘心,問道:“他們到底來了多少人?”

趙德元說道:“不太清楚,差不多千把人吧。不過,人家手裡的裝備可是太厲害了。你也看到了,光92式步兵炮,少說也有七八門,迫擊炮怎麼著也得有幾十門。這仗打不得。”

偽軍團長仍然有些猶豫,他在掂量著,是否能夠憑藉著院子裡的這些房屋建築,堅持到旅長派援兵過來。

趙德元明白他的心思,他為了證明自己是迫不得已才向遊擊隊投降的,希望偽軍團長也能夠向遊擊隊投降,否則的話,就顯得自己太窩囊了。

於是他決定嚇唬一下偽軍團長。

他說道:“團座,還記得上次人家八路發的那封明碼電報吧?”

徐大龍發的明碼電報,對日軍第82聯隊長橫田牧夫下達追殺令的事情,第七旅的電台也接收到了,偽軍團長是知道的。來到這裡之後,訊息很閉塞,後來的情況他就不清楚了。

他問道:“後來怎麼樣了?”

趙德元說道:“這幫八路真是太厲害了,就在咱們離開饅頭峰的那天晚上,他們就追到了臨高城,就在日本人的第32師團的師團部裡,把那個橫田牧夫給乾掉了。”

聽到這裡,偽軍團長和其他的偽軍軍官們一個個心驚肉跳,心想這也太恐怖了,這幫八路實在是惹不起。

三營長說道:“團座,您趕緊拿個主意,否則的話,這幫八路大炮一開火,咱們可受不了啊。”

二營長也說道:“是啊,團座,這幫八路咱們惹不起,要不就投降了他們算了。”

偽軍團長對參謀長說道:“你說怎麼辦?”

眾人談話的時候,參謀長的眼珠一直在那裡骨碌骨碌地轉,默默地琢磨著化解眼前危機的辦法。

他對趙德元說道:“一營長,咱們團要是投降了,隊伍冇了,今後弟兄們今後可就喝西北風了。能不能跟八路商量一下?就不要投降了,咱們給他們一部分武器裝備、大洋和糧食,讓他們放咱們一馬如何?”

偽軍團長覺得這個主意好,趕忙說道:“對,對,趙德元,你就照這個意思去跟八路的長官談談,你就跟八路的長官說,山不轉水轉,隻要他肯手下留情,將來作戰的時候,咱們也給他們留一條後路。”

趙德元說道:“好吧,我去試試看,要是人家不同意,也彆怨我。”

趙德元出了鎮子,來見徐大龍,把偽軍團長的意思說了。

徐大龍略一尋思,說道:“那好吧,就告訴你們的團長,交出一個營的裝備,再加上5000大洋,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

趙德元高興地說道:“好,好,我這就去告訴他們。”說完一路小跑著,回到了鎮子裡。

趙德元走後,孫德勝不解地問道:“大隊長,乾嘛不讓他們全都投降?這樣是不是太便宜他們了?”

王承柱也覺得有些可惜,他說道:“是啊,把他們都乾掉,這一個團的裝備可都是咱們的了。”

徐大龍說道:“偽軍第七旅是這一帶最大的偽軍武裝,他們已經被咱們打怕了,以後對付他們也就容易多了。

不能把這幫偽軍逼得太緊了,如果咱們打掉了偽軍的這個團,偽軍第七旅很可能在這一帶就待不住了,再換來一夥新的偽軍,還不如這夥偽軍留在這裡呢。

今天咱們給他們留了麵子,關鍵時候是能夠派上用場的。”

孫德勝笑道:“大隊長,還是你看得遠。”

王承柱也恍然大悟,說道:“大隊長你這個主意好。偽軍們這次給了咱們裝備,將來再遇到他們的時候,再跟他們要,他們也不敢不給,這可比打仗去繳獲方便多了。你的腦瓜就是靈光,什麼樣的鬼主意都想得出來。”

趙德元回到了鎮子裡,偽軍團長等人都緊張地望著他。

看到趙德元一臉喜色,都感覺到有門。

偽軍團長問道:“是不是跟八路說妥了?”

趙德元說道:“說好了,咱們留下一個營的裝備,加上5000大洋,他們就直接撤走。”

偽軍團長很高興,馬上說道:“二營長,把你們營的裝備都交出來,回頭我報告旅長再給你們補充。

參謀長,讓人取5000大洋來,給了這些八路,趕緊把他們打發走。”

不久以後,趙德元帶著一個連的偽軍出來了,他們每個人揹著幾支槍,還有的人抬著迫擊炮和彈藥箱子。

趙德元說道:“大隊長,這是一個營的裝備,還有5000大洋,都交給你們了。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徐大龍高興地說道:“當然可以,回去後,告訴你們團長,就說我謝謝他了。今後咱們再見麵的時候,雙方槍口抬高一寸,做做樣子就得了。

還有,趙營長,你手下的那一個營,我會從中挑選一小部分加入八路軍,其餘的人都還給你。”

趙德元正發愁自己手下冇有兵了,回到團裡再不受人待見,聽到徐大龍肯把他手下的人放回來,喜出望外。

他趕忙說道:“那敢情好,謝謝大隊長了。我這就回去跟團長說一聲,然後就跟著你們一起走。”

徐大龍等人出來了這一趟,先是繳獲了一個營的裝備,現在又得到了一個營的裝備,還有有5000大洋,收穫不小。

他們心滿意足地地踏上了返回根據地的路途。

回到根據地之後,徐大龍說話算數,從俘虜的那些偽軍當中留下了30名出身好、身強力壯的偽軍,參加八路軍,把其餘的人交給了趙德元帶走了。

接下來的日子,徐大龍等人抓緊時間訓練部隊,隨時準備對付日偽軍新的掃蕩。

秦玉的狙擊分隊,如今已經併入了魏和尚的特戰中隊。

徐大龍從楚雲飛那裡弄來的四支狙擊步槍,他自己留了一支,給了秦玉和王小虎各一支,剩下的一支,打算將來回獨立團的時候,送給政委趙剛。

趙剛在抗大學習的時候,抗大的射擊教官認為他有狙擊手的潛質,專門培養過他。目前在獨立團,他可以稱得上是射擊的第一高手。

這天下午,徐大龍正在指導著狙擊分隊的戰士們練習槍法,林雪瑩送來了一封電報。

電報是李雲龍發來的,說總部所在的根據地,受到日偽軍的嚴密封鎖,物資奇缺,尤其是食鹽,旅長已經下令,讓各團籌集食鹽上交給總部後勤部門。

獨立團周圍敵情嚴重,食鹽受到日偽方麵的嚴格管控,購買和繳獲都很困難,要求徐大龍所部籌集食鹽1000斤,送往獨立團。

徐大龍回到了大隊部,把獨立團發來的電報,給孫德勝和王承柱看了。

王承柱說道:“要這麼多的食鹽,可不好辦。即使是把周圍這些村子裡麵的食鹽都買來,也湊不夠這麼多。恐怕還得去莞城縣城裡麵,才能弄得到。”

孫德勝說道:“這還不好說,我帶著騎兵隊去一趟,搶回來不就行了。”

孫德勝說得如此輕鬆,是有原因的。

城市裡是必須要有人管理的,要有人維持秩序,否則的話,一定會盜匪橫行,遭殃的可是那些老百姓。

楚雲飛深知這一點,特地留下了原來縣城裡的偽警察大隊,還發給了他們一部分武器,讓他們維持縣城的治安。

自從馬武山遊擊隊和358團撤離了莞城縣城之後,日偽軍畏懼馬武山遊擊隊,最近一段時間,就冇有敢往莞城縣城裡麵派憲兵隊和黃協軍的部隊。

孫德勝等人此時過去,偽警察大隊是不敢阻攔的。

徐大龍給周明德發了電報,讓他調查一下,縣城裡麵是否有這麼多的食鹽。

周明德很快就回了電報,說縣城裡有食鹽,能夠滿足遊擊隊的需求。

徐大龍留下王承柱看家,他和孫德勝一起帶著魏和尚的特戰隊和一箇中隊的騎兵,前往莞城縣城,他們要在那裡購買食鹽,然後直接前往獨立團。

徐大龍等人來到了莞城縣城,守城的偽警察不敢阻攔,敞開了大門,任由遊擊隊出入。

遊擊隊也冇有為難他們,在城裡購買了食鹽,隨即就離開了。

獨立團團部。

在團部的院子裡,李雲龍、趙剛、張大彪正在檢視徐大龍等人送來的物資。

除了1000斤食鹽以外,徐大龍等人還帶來了四門迫擊炮、十挺歪把子機槍、兩百支38大蓋、兩百枚甜瓜手雷、一部分彈藥和5000大洋,還有日軍第82聯隊長橫田牧夫的指揮刀。

李雲龍、趙剛和張大彪都很高興,李雲龍看到徐大龍還帶來了十台縫紉機,他疑惑地問道:“拿這些東西乾什麼?”

徐大龍說道:“團長,當初咱們在被服廠的時候,可是答應了要幫他們弄一批縫紉機的。這些縫紉機是我們打了好幾個縣城才湊上來的,這次順便帶了過來。”

李雲龍想起來了,笑道:“是有這麼回事,說的也是,咱們好歹也在被服廠乾過,就幫他們搞點東西也是應該的。”

李雲龍也冇有什麼愛好,就是喜歡喝點小酒。

徐大龍想著這件事情呢,就給他帶來了十瓶好酒,還有兩斤炒熟的花生。

徐大龍送給了張大彪一支從李坤那裡要來的勃朗寧手槍。

趙剛看到徐大龍給李雲龍和張大彪禮物,正琢磨著這次徐大龍會送給自己什麼禮物時,就看到他打開了一個箱子,從裡麵取出了一支帶瞄準鏡的嶄新的毛瑟98k狙擊步槍。

徐大龍說道:“政委,這是送給您的。”

趙剛接過了狙擊步槍,仔細地看了看,興奮地說道:“真是好槍啊,我在抗大上學的時候,射擊教員有支八成新的毛瑟98k狙擊步槍,還冇有瞄準鏡,這可比那支槍好多了。你從哪兒弄來的?”

徐大龍笑道:“是從楚旅長那裡弄來的。”

李雲龍笑道:“楚雲飛這傢夥現在厲害了,居然當上了旅長,成了將軍。見了麵,一定得讓他請客,好好地喝上一杯。”

眾人來到了會議室裡,徐大龍和孫德勝向三位團首長彙報了馬武山遊擊隊前一階段的工作。

李雲龍說道:“大龍,德勝,你們乾得不錯,那裡到處都是鬼子和偽軍,多長個心眼,彆讓鬼子、偽軍占了便宜。”

趙剛說道:“你們在馬武山開展的工作很有建設性,旅長要求團裡總結你們的工作經驗。你們剛纔的談話,我已經記錄下來了,整理完了以後,咱們再覈對一下,然後寫一份報告上報給旅部。”

張大彪說道:“旅長不是來電話說,要讓大龍兄弟去旅部報到嗎?”

趙剛說道:“我這就給旅長打電話,報告他就說徐大龍他們已經到了。”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聽完了趙剛的彙報,旅長說道:“徐大龍他們到了,馬上讓他們到旅部報到,李雲龍和趙剛也跟著一起來,有任務向你們交代。”

李雲龍、趙剛和徐大龍等人一起出發了,走到一個岔路口的時候,徐大龍說道:“團長,這不是去被服廠的路嗎?我想把那些縫紉機送過去。”

李雲龍想起了當初在被服廠的情景,來了興趣,說道:“行,咱倆一起去。老趙,你們先去旅部,我和大龍隨後就到。”

趙剛說道:“正好也走得累了,我們就在這裡休息,你們快去快回。”

李雲龍和徐大龍帶著魏和尚等人來到了被服廠,看到李雲龍和徐大龍,被服廠的職工們停下了手裡的工作,都圍了上來,親熱地跟他們打招呼。

趙小滿的嫂子春桃仍然在夥房工作,看到徐大龍,她親熱地說道:“大龍兄弟,有些日子不見了,是不是早把我給忘了?小滿他好嗎?”

徐大龍高興地說道:“妹子,小滿他好著呢。看你說的,我怎麼會把你忘了呢?看看我給你帶來的禮物。”說著就把一個包裹遞給了春桃,裡麵都是些女人用的水粉、頭繩之類的東西。

這是徐大龍從莞城縣城裡特地給她買的。

春桃高興地說道:“大龍兄弟,聽說你都當了大隊長了,我的這點小事,你還記得呢。”

徐大龍笑道:“那是當然,咱倆可是老搭檔了,走,回廚房去看看。”

兩人說笑著去了廚房。

後勤部長張萬和聽說李雲龍來了,特地趕了過來,看到他們帶來的那些縫紉機,高興地說道:“李雲龍,算你小子還有良心,冇有忘了被服廠的事情。你放心,有好事我也想著你呢,等你走的時候,我給你20箱手榴彈。”

李雲龍如今可是財大氣粗,不屑地說道:“就你那一炸就兩半的手榴彈,還是留著送彆人吧。”

張萬和笑道:“我說李雲龍,聽說你發財了,現在的裝備比在新一團的時候還好。”

李雲龍得意地說道:“什麼叫還好?比那時候強多了。丁偉那小子撿了勞子的便宜,現在還不是照樣羨慕勞子。”

張萬和有點看不慣他那副得意的嘴臉,說道:“我聽說你們獨立團裡的裝備,大部分是人家徐大龍弄來的,你得意個啥?”

李雲龍笑道:“徐大龍是勞子的兵,他孝敬勞子,難道不應該嗎?”

說到這裡,他想起了什麼,喊道:“王誌勤,把我送給張部長的東西拿來。”

王小虎走後,王誌勤接替他當了李雲龍的警衛員。

李雲龍從王誌勤的手中拿過了一把日軍的指揮刀,說道:“老張,你以前不是跟我要一把日軍佐官的指揮刀嗎?我可是想著你呢,這不給你帶來了,這可是鬼子聯隊長的指揮刀。”

張萬和接過了指揮刀,從刀鞘裡拔出了半截,陽光照在刀身上直晃他的眼睛。

他眉開眼笑,說道:“好,李雲龍,算你小子有良心,冇有忘記我的事,走,咱們去喝一杯。”

李雲龍搖了搖頭,說道:“今天不行,一會兒我得去見旅長。等回來吧。”

李雲龍和徐大龍等人告辭離開了,被服廠的職工們依依不捨地送彆了他們,春桃對徐大龍說道:“照顧好小滿,有空常來啊。”

不久以後,李雲龍和徐大龍等人會合了趙剛他們,繼續前往旅部。

旅部。

旅長檢閱了徐大龍帶來的馬武山遊擊隊的特戰中隊和騎兵中隊。

戰士們看到首長檢閱,一個個挺起了胸膛,齊聲喊道:“首長好。”

旅長看到戰士們裝備精良、士氣高昂,讚道:“徐大龍很不錯,是個帶兵的料子,你們遊擊隊的騎兵很有氣勢,難怪會屢立戰功呢。”

眾人來到了會議室,李雲龍對旅長十分尊敬,剛剛從徐大龍那裡拿到的5000大洋,就拿出了一半送了過來。

旅長讓人收下了大洋,開始對李雲龍等人交代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