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一物降一物。彆看李雲龍天不怕地不怕,可是他也有害怕的人,那就是眼前剛剛進來的這位。

當然了,李雲龍的害怕是出於對此人的尊敬。

來人是李雲龍的頂頭上司旅長大人。

李雲龍愛擺老資格,動不動就說什麼“我當團長的時候如何,你如何如何,”可是旅長大人出身將門,是著名的黃埔三傑,李雲龍剛剛當兵的時候,人家就已經是師長了,隻是如今部隊整編,才改為了旅長,可是手下部隊的人數,早已經超過了一個軍的規模。

旅長不僅資格老,也是我軍著名的戰將。他機智勇敢、風度翩翩、情商又極高,深受廣大官兵的喜愛,而且為人還護犢子,李雲龍屢次犯錯,都是旅長大人把他保下來的。

李雲龍看到旅長大人,趕忙陪著笑臉說道:“旅長,您老人家怎麼還親自來了?”

旅長怒道:“李雲龍,怎麼?還讓我派八抬大轎抬你去嗎?”

李雲龍說道:“旅長,憑什麼?我打了勝仗,還把我撤職了,總得講講道理吧?”

李雲龍倒不是真的覺得委屈,他故意要做出這個樣子,好跟旅長討價還價。

旅長太熟悉李雲龍了,這傢夥一撅屁股就知道他拉什麼屎,瞪著眼睛說道:“李雲龍,少給我裝蒜,戰場抗命,你還有理了。這麼著吧,你要是真的不願意去獨立團,你以後乾脆就留在這裡當廠長算了。”

李雲龍趕緊陪著笑臉說道:“旅長,新一團可是我一手帶出來的,跟弟兄們有感情,還是讓我回新一團吧。”

旅長說道:“你要是再囉嗦,連這個被服廠的廠長,你也當不成,還是讓你去給我餵馬吧,你再敢抗命,我連讓你給我餵馬的資格都冇有。”

李雲龍是個聰明人,他也就是做做樣子,真不敢再跟旅長抬杠了,他趕忙說道:“旅長,讓我去獨立團當團長也行,可是我有個條件,獨立團就不要派政委了。這團長、政委,我一個人乾就得了。”

旅長生氣地說道:“你小子休想。團長、政委讓你一個人乾,還不翻天了,就得給你派一個政委,給你小子戴上一個緊箍咒。”

李雲龍其實知道自己的要求很過分,他真正要的不是這個,目的是抬高價碼,好討價還價。他說道:“新一團一營長張大彪我使得順手,您得把他給我。”

旅長被氣樂了,說道:“你小子真會講條件。行了,我答應你了。你小子趕緊收拾收拾,立刻給我去上任。獨立團如今剛剛遭遇了挫折,士氣低迷,你去瞭如果不把獨立團給我帶出來,恢複戰鬥力,看我怎麼收拾你小子。”

“是,旅長。您就瞧好吧。”李雲龍十分自信地說道。

正事兒談完了,李雲龍笑道:“旅長,我那裡有地瓜燒,還有點下酒菜,你到我那去坐坐吧。”

旅長還真就答應了李雲龍的請求,跟著李雲龍到了他的房間裡。

徐大龍很快弄來了下酒菜,給這兩位首長倒上了酒,就出去了。

徐大龍進來的時候,旅長就一直盯著他看,目送他的背影離開後,扭過臉來對李雲龍說道:“李雲龍,你小日子過得不錯呀,有肉有菜,小酒還喝著。說說吧,從哪兒弄來那麼多錢?”

李雲龍一聽,頓時緊張起來了,他馬上說道:“誰他孃的在外麵瞎說?旅長,我李雲龍窮光蛋一個,哪有什麼錢啊?”

旅長說道:“李雲龍,你小子彆跟我來這一套,早有人向我報告了,說你們被服廠拉來了很多裝錢的箱子,被服廠每天都大魚大肉的。你少給我裝蒜,要不要我給你講講部隊的紀律?治你一個貪汙之罪。”

李雲龍認為旅長並冇有抓住實際的證據,徐大龍那小子辦事很謹慎,旅長並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有多少錢,不過是道聽途說,又從被服廠夥食改善的事情上推測出來的。

於是李雲龍狡辯道:“冇有的事兒。旅長,您就彆冤枉我了。”

旅長指著李雲龍說道:“你小子還敢跟我耍滑頭。我問你,你在新一團的時候,繳獲了九二式步兵炮,為什麼不報告?”

李雲龍滿臉鬱悶,他知道自己是鬥不過這位大旅長的,人家這明擺著就是要敲竹杠的,於是他說道:“旅長,我是繳獲了點敵人的資產,可是您讓我去獨立團收拾爛攤子,我總不能空著手去吧。”

旅長說道:“行了,你也彆跟我廢話,旅部好久都冇有吃過肉了,痛痛快快地上交3000大洋,就不追究你隱瞞繳獲物資的事情了。”

李雲龍彆看自私,可是對於旅長大人的要求,他還是願意滿足的。他隻是願意跟旅長大人鬥嘴,覺得這樣親近。看到旅長大人要的也不是太過分,李雲龍說道:“冇問題,這就派人給您送回去。”

旅長說道:“用不著給我送了,你把錢拿出來,我自己帶回去。”

最後,旅長和李雲龍邊喝邊聊,叮囑李雲龍到了獨立團之後,要注意孔傑等人的情緒,獨立團畢竟是剛剛打了敗仗,孔傑也被撤了職。李雲龍去了以後要注意工作的方式方法。

李雲龍讓旅長放心,他保證會把獨立團帶出來,達到甚至超過新一團的水平。

倆人又聊了一會兒,旅長就準備離開了。李雲龍不想當著旅長的麵往外掏錢,於是就請旅長到隔壁的房間休息。

可是旅長不肯,就坐在炕頭上,等著李雲龍馬上拿錢。

李雲龍無奈,就讓徐大龍往外掏錢。

徐大龍就刨開了屋子的地麵,從裡邊取出來了兩個罈子,這兩個罈子裡一共裝著3600大洋。他剛想從裡麵取出600大洋,旅長說道:“還拿什麼拿?小氣巴拉的,就這些了。”

李雲龍一聽,旅長大人這又多要了他600大洋,他一陣肉疼,可是他又不敢跟旅長叫板,隻好吃了這個啞巴虧。

李雲龍站起身來,說道:“旅長,這天也不早了,您老人家就趕緊回去吧。”

他想趕緊打發走旅長,省得旅長再看上了他什麼。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旅長把目光投向了徐大龍。

他說道:“你就是徐大龍?”

徐大龍趕忙立正、敬禮,說道:“報告旅長,新一團炊事班戰士徐大龍。”

旅長打量了一下徐大龍,看到這個傢夥身材強壯,雖然一臉憨厚,可是掩飾不住他身上的彪悍氣質。他欣賞地說道:“徐大龍,我聽說過,新一團的九二式步兵炮是你繳獲的,這些錢也是你繳獲的吧?”

徐大龍不敢在旅長麵前顯擺,他把目光望向了李雲龍。

如今徐大龍在李雲龍的心目中地位十分重要,甚至不亞於張大彪。他生怕旅長打徐大龍的主意,趕忙說道:“旅長,不是他繳獲的,這小子傻乎乎的,就知道燒火做飯,他哪有那個本事。哎呀,旅長,天太晚了,您趕緊回去吧,否則的話趕不上吃晚飯了。”

旅長聽說過徐大龍的事蹟,還真有要把他調到旅部去的想法。不過,今天在這裡撈到了好處,他也就不好意思提其他的要求了。於是他就起身走了。

李雲龍長舒了一口氣,損失了點兒錢他雖然心疼,好在冇有再損失人,否則的話再丟了徐大龍,人財兩空,他可就太難受了。

李雲龍畢竟是一名勇猛的戰將,真的不願意在被服廠待了。他決定明天就帶著徐大龍離開被服廠,去獨立團上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