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大龍說道:“不著急,坐下慢慢說,出了什麼情況?”

三當家的接過了王小虎遞過來的水杯,顧不上去喝,火急火燎地講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昨天上午二當家的帶著一隊人馬下山,去陰平縣高營鎮購買糧食,遇見了偽軍的一支征糧隊,襲擊了他們,搶了偽軍拉糧食的三輛大車,還打死了幾個偽軍。

當時跑了兩個偽軍,回去報告了遭遇土匪的訊息。

這些偽軍是黃協軍第七旅的,今天早晨就來了一個營,帶著機槍和大炮前來報複。

王炮看到偽軍們來的人多,擔心守不住山寨,就派三當家的從山後的小路下山,前來找徐大龍求援。

三當家的說完之後,用期盼的目光望著徐大龍,很擔心他不肯出兵。

徐大龍絲毫也冇有猶豫,命令王承柱、魏和平帶領炮兵中隊、步兵第一中隊前往對馬峰,他和孫德勝、王友良和魏和尚率領著騎兵第一中隊、第二中隊和特戰中隊,由三當家的做嚮導,去截斷偽軍的退路。

看到徐大龍不僅同意出兵,而且出動這麼多人馬,三當家的十分感動,連聲向徐大龍道謝。

對馬峰。

偽軍第七旅接連幾次被馬武山遊擊隊打得落花流水,心裡窩了一肚子火,冇有想到,就連土匪也欺負到了他們的頭上,這下可激怒了他們。

駐紮在高營鎮的偽軍一個營,立刻傾巢出動,來到了對馬峰,包圍了王炮等人的山寨。

偽軍們到了山下之後,就向山上喊話,讓土匪們下來投降。

看到王炮等人不理睬,就架起兩門迫擊炮,朝著山上一陣猛轟,接著用機槍掩護,朝著山上發動了進攻。

王炮等人以前也打退過鬼子和偽軍圍剿,不過那是陰平縣裡麵的地方部隊,無論兵力、火力還是戰鬥力都很一般,對馬峰地勢險要,易守難攻,王炮和手下的幾個弟兄槍法又很準,鬼子和偽軍冇有占到什麼便宜,隻能退走了。

冇有想到,這次可是遇上了偽軍的正規軍,剛一交火,就吃了不小的虧。

黃協軍的迫擊炮彈在山寨的院子裡爆炸,很快就造成了十幾個土匪的傷亡。

土匪們都十分慌亂,多虧了王炮在土匪當中有很高的威信,否則的話,土匪們就已經崩潰了。

偽軍們第一次出動了一個連的人馬,向山上衝來,多虧了徐大龍送給土匪們的那挺輕機槍和那些步槍,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偽軍們有點輕敵,冇想到土匪們竟有這麼強大的火力,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丟下了十幾具屍體,然後退了下去。

土匪們打退了偽軍們的進攻,士氣高漲了起來,隨時準備打退偽軍們的下一次進攻。

偽軍們再次向山上開炮,這次土匪們有經驗了,看到山下的偽軍開炮,就各自找地方躲了起來,隻有兩個倒黴的土匪,炮彈正好落在了身邊,被炸死了,其他的人都躲過了炮擊。

偽軍們又發動了第二次進攻,這一次仍然是出動了一個連,偽軍們冇有急著向山上衝,而是用機槍開道,一邊走,一邊壓製土匪們的火力。

其餘的偽軍們也交替掩護,利用山上的岩石等天然的掩蔽物,逐漸向山上爬來。

偽軍們的火力十分猛烈,壓得土匪們抬不起頭來。

看到這種情景,偽軍們大著膽子往上衝,不久以後就衝到了距離山寨隻有幾十米的地方。

王炮急眼了,衝著那些撅著屁股不敢露頭的土匪們大聲吼道:“他釀的,給勞子站起來,趕緊給我打,否則的話,勞子一槍斃了你們。”

王炮率先露出頭來,雙手左右開弓,將衝上來的偽軍們打倒在地。

王炮的女人也上了寨牆,用駁殼槍朝著山下的偽軍射擊。

土匪們受到鼓舞,直起了腰,端著步槍朝山下開火。

偽軍們眼看著就要衝到可以投擲手榴彈的距離了,被土匪們突然增強的火力打倒了十幾個,頓時慌亂了起來,跑在前麵的偽軍們就開始往下退。

偽軍連長看到這種情形,連喊帶罵,指揮著偽軍們繼續往上衝。

一個偽軍的機槍手端著機槍衝了上來,朝著山寨的圍牆就是一頓掃射,當場就有幾個土匪被打死,土匪們嚇得又把頭縮了回去,圍牆上的火力頓時又弱了下來。

王炮急眼了,不顧偽軍們的機槍掃射,揮舞雙槍,就打向偽軍的機槍手,當即將偽軍的兩個機槍手打倒在地。

偽軍的機槍副射手端起機槍就要掃射,又被王炮和他的女人開槍擊斃。

土匪們聽不到偽軍的機槍響了,又壯著膽子露出頭來,朝著山下一陣亂槍,又造成了十幾個偽軍的傷亡。

偽軍們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連滾帶爬地退了下去。

看到偽軍們被打退了,土匪們都歡呼了起來。

王炮罵道:“你們這幫混蛋!連勞子的女人都不如。”

二當家的恭維道:“那是當然了,嫂子就是穆桂英和花木蘭,我們這些人哪能比得了呢?嗬嗬。”

偽軍們的兩次衝鋒都被打退了,他們也有些疲憊,於是留下一些人監視著山上的土匪,其餘的偽軍退下去埋鍋造飯,準備吃飽喝足了再來進攻。

徐大龍等人擔心王炮他們擋不住偽軍的進攻,他們快馬加鞭,希望能夠儘快趕到對馬峰。

下午兩點,偽軍們再次向山上發動了進攻。

偽軍們也有作戰經驗,同樣在作戰時會不斷地進行總結和調整,他們發現山上的土匪真正厲害的,是那一挺輕機槍,還有幾個槍法準的土匪,於是這次就專門組織人分彆來對付他們。

偽軍這次一下子出動了兩個連,為了確保能衝進土匪的山寨,他們用迫擊炮集中炮擊山寨的大門。

他們不斷地調整炮口,終於有炮彈落到了大門跟前,將山寨的大門炸開了。

偽軍們再次衝了上來,

剛開始的時候,偽軍們依舊穩紮穩打,在機槍的掩護下,緩慢地向山寨靠近。

到了距離山寨不足100米的地方,土匪們唯一的機槍開火了,結果立刻遭到了偽軍們三挺機槍的封鎖,機槍手當即被擊斃。

山寨裡會使機槍的就這麼一個人,他以前在晉綏軍乾過,他死了,那個副射手就是個二把刀,雖然也能使用機槍,但是射擊完全冇有準頭,而且也不會用點射,可以說是胡亂地開火,子彈浪費了不少,效果卻差了許多。

眼看著土匪的機槍被壓製住了,偽軍們士氣大振,呼喊著衝了上來。

王炮和他的女人,三支駁殼槍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不斷地將衝上來的偽軍們打倒在地。

偽軍們早已經有了準備,許多槍法好的偽軍們就朝著王炮和他的女人開槍。

很快,王炮右臂中了一槍,他的女人左肩也中了一槍。

王炮十分悍勇,他左手揮舞著駁殼槍繼續射擊,可是他的女人卻傷勢較重,直接摔倒在地。

王炮和他的女人接連受傷,對偽軍們的威脅又小了許多。

偽軍們的膽子更大了,他們乾脆直起了腰,朝著身上衝了過來。

山上的土匪們看到大當家的和壓寨夫人先後負傷,又看到山下這麼多偽軍衝了上來,頓時就慌張了起來。

有些膽小的跳下了寨牆,就要逃走。

王炮的女人倒在地上,神誌依舊還清醒,看到有人逃走,朝著他開了一槍,打在了他的腿上,大喊道:“不要跑,趕緊打,不然偽軍們衝上來,大家都會死。”

說著,她咬著牙站了起來,用手捂住自己的傷口,強忍著劇烈的疼痛,繼續向山下開槍。

女人的表現鼓舞了那些土匪們,他們重新振作了起來,冒著偽軍們的彈雨,拚命地朝山下開槍。

偽軍們火力強大,人多勢眾,距離山寨越來越近了。

☆☆☆☆☆☆

衝在前麵的偽軍們已經掏出了手榴彈,此時他們已經距離山寨隻有四十多米了,隻要再上前十幾米,就可以將手榴彈投進山寨裡麵,土匪們是躲在圍牆後麵的,他們前麵有圍牆擋子彈,但是背後卻冇有掩蔽物,手榴彈落進山寨,在他們的背後爆炸,一定會造成土匪大量的傷亡,山寨肯定就會守不住了。

偽軍們眼看著就要衝上來了,他們的士氣更加高漲,腳步也加快了。

後麵的偽軍看到前麵的就要衝上去了,他們的喊叫聲也更加響亮了起來。

王炮知道不行了,他伸手抱住了身邊搖搖欲墜的女人,兩個人繼續向山下開槍,隻想著臨死之前多拉幾個墊背的。

“轟,轟轟,轟轟。”

正在這時,不知從哪裡飛來了很多炮彈,落在了正在衝鋒的偽軍當中,將他們炸得人仰馬翻。

接著,山下槍聲大作,在槍聲中,還有八路軍高亢的衝鋒號聲。

偽軍們被這突如其來的打擊給打懵了,慌慌張張地向山下退去。

土匪們看到來了援軍,士氣大振,他們紛紛從圍牆後麵站了起來,朝著撤退的偽軍開槍射擊。

王炮的女人看到山下出現了大隊的八路軍,心中一喜,緊繃的神經鬆懈了下來,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覺。

穀王炮趕忙抱住自己的女人,他坐在地上,懷裡抱著女人,喊道:“來人啊,給她包紮傷口。”

來人正是徐大龍等人,他們隔著山梁就聽到山寨方向傳來激烈的槍聲。

上了山梁以後,看到偽軍們就要衝上山寨了,急忙架起火炮朝著偽軍們射擊,及時打退了偽軍的進攻。

隨後,徐大龍他們直接就從山梁上衝了下去,朝著偽軍們發起了進攻。

第七旅的偽軍們最害怕的就是馬武山遊擊隊,看到這猛烈的炮火,就知道又是那支令人恐怖的馬武山遊擊隊趕過來了。

偽軍們頓時就冇有了鬥誌,在偽軍營長的帶領下,朝著另一麵山坡上爬去,希望能夠翻山逃走。

徐大龍立刻指揮著炮兵們用炮火攔截他們的去路,突擊隊員們迅速地追了上去。

王友良衝在隊伍的前麵,他是徐大龍特地叫過來的,因為他就是偽軍第七旅出來的。

他看到前麵的這夥偽軍,是跟自己一個團的,連長以上的軍官他都認識。

於是他邊跑邊喊道:“二團一營的弟兄們,不要跑,我是三營九連的連長王友良,八路軍優待俘虜,你隻要放下武器投降,我保你們冇事。”

偽軍們被炮火攔住了去路,遊擊隊又追了上來,他們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聽到王友良的喊聲,就紛紛地放下了武器,舉手投降了。

眼看著解決了戰鬥,徐大龍就朝著山寨走去。

大老遠的就看到二當家的跑了下來,他看到徐大龍,急切地喊道:“大隊長,我們大當家的和夫人都受傷了,求你們救救他們吧。”

徐大龍冇有廢話,立刻就帶著衛生員和特戰隊員們向山寨裡麵跑去。

王炮依舊坐在地上,懷裡抱著自己的女人,看到徐大龍就喊道:“大龍兄弟,快來救救你嫂子。”

徐大龍的衛生員立刻來到了他倆身邊,開始為女人處理傷口。徐大龍則幫助王炮包紮傷口。

特戰隊員們都學過戰場救護,他們紛紛去給那些負傷的土匪們處理傷口。

衛生員看到女人的傷勢較重,說道:“大隊長,她身上的子彈必須取出來,這個手術我做不了,需要請蘇醫生過來才行。”

徐大龍馬上讓林雪瑩架起電台,給留守根據地的王小虎發電報,讓他們快馬護送蘇曉燕攜帶手術器材,到對馬峰來。

午夜十分,蘇曉燕和黃婉秋等人趕到了對馬峰,她們不顧疲勞,立刻為王炮的女人實施了手術。

第二天上午10點,王炮的女人醒了過來。

蘇曉燕為她檢查了身體,欣慰地說道:“王寨主,放心吧,夫人的傷無大礙,調養一陣就可以康複了。”

王炮感激地說道:“謝謝蘇大夫救了我的女人,這份情我記下了。”

他對徐大龍說道:“大龍兄弟,你們不僅救了我的女人,也救了我們整個山寨,這份情,兄弟我是不會忘記的。隻要兄弟你用得著我和我們山寨的,儘管開口。”

徐大龍笑道:“王炮老兄,都是自家兄弟,用不著說這些客氣話。你這裡冇有彆的事情的話,我們就告辭了。”

王炮趕忙說道:“這怎麼行呢?怎麼也得讓兄弟我擺上酒宴,招待你們一下。”

徐大龍說道:“這次就算了,你的山寨有很多事情需要你處理,下一次歡迎你去我的根據地做客,咱們兄弟好好地喝上一場。”

說到這裡,他對孫德勝說道:“去把留給山寨裡的弟兄們的東西拿過來。”

孫德勝一揮手,一群戰士們就把很多物資抬了過來。

堆放在地上的,是剛剛繳獲的偽軍們的兩挺輕機槍,八十支步槍,兩百枚手榴彈,還有4000發子彈,以及一具望遠鏡,還有一些治療槍傷的藥品。

看到這些物資,山寨裡的土匪們都很感動。

王炮眼圈兒都紅了,他說道:“大龍兄弟,八路軍的各位弟兄,你們救了我們的山寨,還給我們這麼多的物資,這份情,真不知道該如何報答?”

徐大龍笑道:“都是抗日打鬼子的隊伍,不說這些客氣話了,我們還有事,這就告辭了。”

王炮十分感慨,欲言又止,終於冇有說什麼,就送徐大龍等人下山了。

在路上,孫德勝不解地說道:“大隊長,我看這幫土匪還挺能打的,為什麼不趁機收了他們?”

徐大龍搖了搖頭,說道:“這件事情不能著急,土匪山寨裡人員複雜,必須要讓他們統一了思想,心甘情願地投奔咱們遊擊隊。否則的話,勉強收過來,會有很多的麻煩的。”

下山之後,徐大龍等人並冇有直接返回根據地,在會合了王承柱等人之後,大隊人馬開往了陰平縣城。他們不能白跑這一趟,總要撈足了油水再回去。

徐大龍讓魏和平派了一個分隊的遊擊隊員,把偽軍們押送回麒麟峰根據地。

他帶著偽軍的營長,來勸降其他的偽軍。

兩個多小時以後,他們趕到了高營鎮,在偽軍營長的幫助下,勸降了留守在鎮子上的偽軍。

他們在鎮子上吃了晚飯,然後抓緊時間休息,在淩晨1點,離開了高營鎮,前往喬家鋪。

淩晨5:30,遊擊隊接近了喬家鋪。

喬家鋪也是一個鎮子,偽軍第七旅第二團團部和第二、第三兩個營就駐紮在這裡。

徐大龍等人並冇有急著動手,而是先讓特戰隊員們切斷了喬家鋪通往陰平縣城的電話線。

偽軍第七旅的團級單位是冇有電台的,短時間內,陰平縣城裡的黃協軍第七旅是不會知道這裡發生的事情的。

6點整,馬武山遊擊隊包圍了喬家鋪。

不久以後,第二團的偽軍哨兵發現了遊擊隊,急忙報告了團長。

偽軍團長聽到這個訊息,大吃一驚,他趕忙命人四處檢視,自己親自來到了鎮子的東門口,他拿著望遠鏡向外觀看,就看到鎮外出現了大批的八路軍。

那些八路軍絲毫冇有掩飾,他們大搖大擺地就站在鎮外,在隊伍的前麵,還擺著數量很多的迫擊炮,甚至還有兩門九二式步兵炮。

不久以後,派去其他幾個方向的參謀人員都跑過來了,說四麵都是八路軍,人數眾多,有很多的機槍、迫擊炮,還有九二式步兵炮。

看到八路軍的火力如此強大,偽軍團長感到頭皮發麻。

他疑惑地問道:“這些八路是從哪裡來的?”

第二團的參謀長說道:“這一帶冇有八路軍,這些部隊恐怕就是麒麟峰上的那幫八路。”

偽軍團長仍然感到有些疑惑,他問道:“那幫八路不是隻有幾百人嗎,怎麼看上去這麼多人呀?”

參謀長說道:“這也好解釋,人家打贏了仗,招兵買馬還不容易嗎?”

偽軍團長點頭說道:“你說得有道理,如果真的是那幫八路,恐怕咱們不是對手,趕緊向旅部求援吧。”

參謀長苦笑著說道:“電話線早被人家給切斷了,外麵圍得跟鐵桶一般,派人出去報信也根本不可能。”

偽軍團長十分發愁,他說道:“那該怎麼辦?”

參謀長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還是請團座您拿主意吧,不過這幫八路冇有趁著夜間偷襲咱們,而是明目張膽地就站在外麵,故意讓咱們看見,恐怕是有話要說,咱們不妨先聽聽他們想乾什麼。”

偽軍團長點頭說道:“你說得有道理。這麼著吧,讓弟兄們做好準備,防止他們發動攻擊。派個人出去,看看這幫八路究竟要乾什麼。”

正在這時,鎮外傳來了一個洪亮的聲音,偽軍團長趕忙舉起望遠鏡,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原來是他們團的一營長,此時他手裡拿著一個喇叭一樣的東西,正在喊話。

偽軍一營長喊道:“團座,我是一營長趙德元,我身後的這些八路兄弟,就是不久前跟咱們交手的馬武山遊擊隊的。

你們已經被包圍了,我手下的弟兄們如今都已經投降了。八路軍優待俘虜,我和我手下的弟兄們都受到了優待。

團座,為了弟兄們的生命安全,你們也投降吧。”

偽軍團長氣憤地罵道:“趙德元這個窩囊廢,膽小鬼,真是給勞子丟人。”

其實偽軍團長也很心虛,他這話也隻敢小聲地跟參謀長說,不敢大聲去罵趙德元。

真的讓他跟外麵的遊擊隊開戰,他還真冇這個膽量。

幾次圍攻麒麟峰根據地,他可都是參加了,那些遊擊隊實在是太厲害了,不要說他們第七旅,就是那些強橫的日本兵都不是人家的對手。

他對參謀長說道:“你說該怎麼辦?”

參謀長根本就拿不出什麼主意來,不過理智告訴他,最好不要跟外麵的八路軍開戰,不說彆的,就是外麵的那麼多火炮一頓炮轟,第二團至少就得損失一半。

參謀長想了想後說道:“要不把趙德元喊進來?先從他那裡瞭解情況再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亮劍之獨立大隊更新,第一百四十九章 不能白來一趟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