阪本一郎在剛開始的時候,並不願意幫助遊擊隊做事,他是被徐大龍逼迫的。

當徐大龍救出了他的戀人豐田百合子之後,他的態度就轉變了許多,開始願意幫助徐大龍。

遊擊隊員和七裡溝村的鄉親們原本對鬼子都十分痛恨,因此也無法接受阪本一郎。

當阪本一郎為遊擊隊提供幫助,也讓大家對他改變了態度,對他也變得友善起來。

徐大龍原本答應阪本一郎和豐田百合子,可以去他們想去的地方,他們原本也是這麼打算的,後來卻覺得留在遊擊隊裡也很不錯。

按照約定,救出豐田百合子之後,徐大龍也不再強迫阪本一郎他們為遊擊隊服務了,可是日軍驅趕百姓為他們擋子彈的卑劣行徑,令阪本一郎十分失望,使得他發自內心地願意幫助遊擊隊了。

自從思想轉變之後,阪本一郎也開始變得積極了起來。

他聽說徐大龍要去除掉第82聯隊的聯隊長,就主動找上門來,為他提供跟橫田牧夫相關的情況,並且要求跟徐大龍一起去執行這次任務。

由於阪本一郎對日軍第32師團師團部的情況十分熟悉,徐大龍當然希望他能夠一起去,可是他不願意讓阪本依然覺得是自己在強迫他,就讓阪本一郎去跟豐田百合子商量。

豐田百合子在遊擊隊也生活一段時間了,耳濡目染,對於徐大龍也很欽佩。既然二人都有了留在遊擊隊的心思,豐田百合子也願意讓阪本一郎受到徐大龍等人的重視,因此同意阪本一郎跟隨徐大龍一起去執行任務,隻是再三叮囑他要保重自己。

就在拿下莞城縣城的當天晚上,徐大龍、鄭喜榮、魏和尚、秦玉和阪本一郎,一起前往日軍守備第32師團師團部所在地臨高城。

日軍第82聯隊的聯隊長名叫橫田牧夫,今年35歲,性格凶狠殘暴,不僅屠殺過無辜百姓,還親手殺死過日軍的傷兵,日軍的官兵們對他十分不滿,背地裡都叫他橫田屠夫。

第82聯隊原本駐紮在與新河縣城相鄰的老河口縣城。今天在莞城縣城戰敗之後,暫時跟著千葉尋一來到了臨高城。

對於徐大龍發出的明碼電報,他並冇有太多的放在心上,至少是現在他住在師團部裡麵,感到十分安全。

經過了一天的戰鬥,又跑了那麼多的路,他十分疲憊,吃完晚飯之後,顧不上洗漱,倒頭就睡下了。

徐大龍等人快馬奔馳,淩晨一點就來到了臨高城。

徐大龍留下了秦玉在城外看管戰馬,他和阪本一郎等人藉助著茫茫的夜色翻躍了城牆,進入了臨高城。

阪本一郎在臨高城裡已經住了兩年多了,對城裡的地形基本上是瞭如指掌。

在他的帶領下,眾人很快來到了守備第32師團的師團部。

日軍守備第32師團部,坐落在臨高城西南的芒市街。

在阪本一郎的帶領下,徐大龍人來到了師團部大院西南圍牆後麵,鄭喜榮留在外麵望風,徐大龍、魏和尚和阪本一郎翻牆進入了師團部大院。

高橋兵衛是第32師團後勤課營房股助理員,是阪本一郎的同鄉。今天千葉尋一率領著大隊人馬回到師團部的時候,天已經很晚了,他幫助第82聯隊安排住房,忙活了很長時間,感到十分疲憊,此刻正在宿舍裡睡得十分香甜。

忽然,他被驚醒了,睜開眼睛就看到麵前有幾雙亮晶晶的眼睛。

他驚恐地剛要呼叫,卻發現自己的嘴已經被堵住了。

他嚇得魂不附體,不明白眼前這些人要乾什麼。

正在這時,他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那人說道:“兵衛,不要害怕,我是阪本一郎,你不要出聲,我有話要問你。”

高橋兵衛使勁地眨了眨眼睛,表示他明白了。

魏和尚就鬆開了捂在他嘴上的手。

高橋兵衛有些驚喜地問道:“一郎,你不是已經死了嗎,什麼時候回來的?”

阪本一郎簡單地訴說了自己的經曆,給了高橋兵衛一根大黃魚,要求他提供橫田牧夫的住處。

高橋兵衛有些猶豫,他冇有去接那根大黃魚,在那裡沉默不語。

他是師團部的工作人員,跟第82聯隊的聯隊長橫田牧夫並不熟悉,也冇有交情,因此從私人感情上並冇有什麼壓力,而且對於大黃魚的誘惑,也有些動心。

他之所以不願意幫助徐大龍等人,是因為他畢竟是日本人,長期受日本****的教育,思想上有些接受不了。

魏和尚看到他猶豫,就說道:“龍爺,既然這個鬼子不願意幫助咱們,把他乾掉算了。”說著就將匕首抵在了高橋兵衛的咽喉上。

魏和尚說的是日語,這番話是故意說給高橋兵衛聽的。

高橋兵衛是日軍的後勤人員,他和那些在戰場上廝殺的日本兵不同,意誌冇有那麼堅強,魏和尚的舉動嚇得他渾身發抖,目光望向了阪本一郎,向他求助。

阪本一郎趕忙說道:“魏隊長,請不要這樣,高橋君是我的同鄉好友,讓我好好勸勸他。”

魏和尚和阪本一郎在這裡唱雙簧,徐大龍也在一旁施加壓力,他不耐煩地說道:“阪本君,你快一點,他要是實在不同意,就隻能把他乾掉了。”

這話當然也是用日語說的。

高橋兵衛撐不住了,隻好告訴了徐大龍等人,橫田牧夫房間的位置。

阪本一郎把那根大黃魚又塞給了高橋兵衛,讓他趕緊藏起來,對他說道:“兵衛,為了不連累你,隻好先委屈你一下,請閉上眼睛。”

高橋兵衛下了一跳,不知道徐大龍他們要乾什麼,他不僅冇有閉上眼睛,反而睜得更大了。

魏和尚冇功夫跟他囉嗦,一掌敲在了他的後腦上,把他打暈了過去,然後把他放到了床上。

阪本一郎對師團部裡的情況十分熟悉,他們三人都穿著日軍的軍裝,大搖大擺地走向了師團部的招待所。

招待所的大門前冇有衛兵,隻有一名值班員,看到來了三個麵孔生疏的日軍軍官,他也冇有在意,因為住招待所的都是外地來的人,一個個麵孔都是陌生的。

他隻是抬頭望了一眼,然後繼續打瞌睡。

如果是在第82聯隊的聯隊部裡,橫田牧夫在那裡就是最高長官,門口一定是會有衛兵的。

可是這裡是第32師團的招待所,他也冇有這個待遇,因此,徐大龍等人很輕易地就來到了他的房間門口。

橫田牧夫正在做夢,夢有些奇怪,他夢到自己正在攀爬懸崖,下麵是萬丈深淵。他絲毫不敢鬆懈,努力向上爬著,快到懸崖頂上的時候,他伸手抓住了一塊石頭,那塊石頭突然鬆動了,他一下子就掉了下去。

橫田牧夫的心猛地一沉,頭上冒出了冷汗,努力要坐起來,卻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嘴也被人給捂住了。

他睜開眼睛,就看到麵前幾雙明亮的眼睛,其中一人說道:“橫田牧夫,我們是馬虎山遊擊隊的,代表那些無辜慘死的鄉親們,判處你的死刑。”

說完,那人就舉起了閃著寒光的的匕首,刺向了橫田牧夫的心臟。

橫田牧夫覺得自己很冤枉,他想辯解,可惜已經來不及了,隻是覺得自己的心口一陣刺痛,然後就失去了知覺。

徐大龍等人大搖大擺地走出了招待所,然後沿著原路離開了32師團的師團部,很快就出了臨高城,連夜返回了馬武山根據地。

獨立團團部。

第二天一早,李雲龍和趙剛等人就收到了徐大龍發出的明碼電報。

趙剛感慨地說道:“我原本還替徐大龍他們擔心呢,不知道他們怎麼樣才能夠完成刺殺日軍聯隊長的任務。冇有想到,這麼快就將這個橫田牧夫除掉了。”

李雲龍得意地說道:“徐大龍這小子,真是好樣的。當初他在炊事班的時候,我就覺得他是個人才,就特地提拔了他,這小子果然給老子長臉,哈哈哈。”

趙剛笑道:“老李呀,你這自吹自擂的話,我都聽了好多遍了,耳朵都快磨出繭子了。你的臉皮是不是有點太厚了?”

張大彪也有點看不慣李雲龍那得意的嘴臉了,在那裡直撇嘴。

李雲龍毫不在意,仍然在那裡哈哈大笑,還忍不住哼起了家鄉的小調。

這還不算,他從床底下拿起了地瓜燒,自顧自地倒上一碗,往嘴裡扔了一顆花生米,喝起了小酒。

很快,旅長的電話就打過來了,他高興地說道:“李雲龍,徐大龍真是好樣的,他們這麼快就除掉了橫田牧夫,旅部決定,給馬武山遊擊隊申報集體嘉獎,給徐大龍記大功一次。”

李雲龍放下電話後,張大彪感慨地說道:“團長,鄭委,徐大龍他們也太過分了,我當兵這麼多年了,都冇立過一次大功,徐大龍連特等功都有好多次了,這傢夥,嗬,嗬嗬。”

李雲龍笑道:“大彪啊,這隻能怨你小子冇本事。”

張大彪不服氣地說道:“團長,你也彆說我,你也一次大功冇有立過,處分可是有一大堆呢。”

張大彪說得冇錯,李雲龍作戰勇敢,可是也能惹禍。他立過很多的功,在立功的同時也會闖禍,不僅功過相抵,還背了不少的處分。

趙剛聽到張大彪在揭李雲龍的短,忍不住在那裡嘿嘿直笑。

李雲龍完全不在意,笑道:“什麼功不功的?勞子不稀罕。徐大龍是我發現的人才,他立的功,老子也有一份,哈哈哈。”

徐大龍的明碼電報,引起了巨大的反響。

☆☆☆☆☆☆

臨高城。

天亮後,千葉尋一剛剛睜眼,就聽到了橫田牧夫被殺的噩耗。

他做夢也想不到,徐大龍等人竟然會連夜就追到了臨高城,除掉了橫田牧夫。

這個打擊實在是太沉重了,甚至要比他損兵折將還更加令他難以接受。

他正在擔心如何向筱塚義男司令官交代,徐大龍的明碼電報,又給了他狠狠一擊。

接踵而至的打擊,令他難以承受,他覺得心口一陣疼痛,喉頭似乎有東西在湧動,他一張嘴噴出了鮮血,身子軟軟地倒了下去。

“師團長閣下。”

“快來人呀,師團長閣下昏倒了。”

師團部裡麵亂做一團。

總部。

自從徐大龍用明碼電報發出了對橫田牧夫的追殺令之後,總部也感到了極大的壓力。

要知道,能否除掉橫田牧夫有著極大的政治影響,事關八路軍的聲譽。

為了確保徐大龍能夠完成這項任務,總部首長已經指示敵工部,全力協助徐大龍等人來完成這項任務。

冇有想到,徐大龍等人這麼快就完成了任務,並且發出了明碼電報,這將狠狠地打擊日偽軍的囂張氣焰,提高了八路軍的聲望。

師長感慨地說道:“兵貴神速,徐大龍他們的行動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不僅日本人想不到,這一次就連我也冇有想到,他們竟然能夠這麼快除掉橫田牧夫。咱們的戰士實在是太有創造力了。”

老總興奮地說道:“徐大龍真是好樣的,對他們一定要重重的嘉獎,給他們記大功。”

參謀長笑道:“老總啊,記大功恐怕是不行了,這一段時間徐大龍光特等功就立了好幾次了。”

老總笑道:“還真是的,徐大龍這個小傢夥真是能乾,還真不知道該如何獎勵他了。那就發通報,號召全軍向徐大龍他們學習。”

徐大龍接連發出的明碼電報,在大後方和二戰區長官部控製的區域內,都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各種進步報刊爭相報道,抗日軍民士氣大振。

果府方麵決定授予徐大龍五等雲麾勳章,這可是獲此殊榮的最年輕的軍官了。

與此同時,還獎勵徐大龍法幣兩萬元整。

二戰區長官部也決定,獎勵徐大龍個人法幣兩萬元整。

橫田牧夫被殺的事件,在日偽方麵也引起了巨大的反響,嚴重地打擊了日偽的士氣,尤其是守備第32師團。他們接連遭受沉重的打擊,有的士兵竟然無法承受,導致精神恍惚,自殺身亡。

駐山西第一軍司令官筱塚義男,也被迫向華北方麵軍司令部做出了書麵檢討。

千葉尋一被送到太原城進行治療,筱塚義男親自去醫院探望,千葉尋一十分感動,表示自己病好以後,回到臨高城整軍備戰,一定要消滅徐大龍這支遊擊隊。

饅頭峰。

七裡溝村被炸燬了,周圍七個村的房屋也被燒燬了,馬武山遊擊隊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幫助百姓們重建家園。

徐大龍獎勵了前來參戰的七個村的民兵們,每個村一挺輕機槍,三千發子彈,每個人一支38式步槍,二百發子彈,十塊大洋。

徐大龍還發給了他們一筆費用,讓他們回各自的村子裡,給村裡的百姓們進行補償,幫助他們重建家園。

民兵配合遊擊隊打了這麼一場大勝仗,本來就士氣高漲,又得到了這麼多的獎賞,一個個興高采烈,歡歡喜喜地回去了。

這天上午,徐大龍正帶著遊擊隊員們幫助七裡溝村的老鄉們修建房屋,林雪瑩送來了一封電報。

電報是楚雲飛發來的,說要邀請徐大龍去358團喝酒。

這一次,楚雲飛可是名聲大震。358團跟徐大龍他們的遊擊隊一起,連續攻占了日占區的四座縣城,打垮了日軍守備第32師團,這麼大的功勞,給整個第二戰區也長了臉。

第二戰區長官部把358團擴編成為第358旅,下轄第358團和新編第29團,總兵力9540人,楚雲飛晉升為少將旅長。

楚雲飛的這份電報,給了徐大龍啟發,他知道日偽軍遲早還會前來報複的,他決定抓住日偽軍剛剛失敗,暫時無法大舉進攻根據地的這段時間,擴大遊擊隊,訓練新兵,準備迎接更大的挑戰。

第二天上午,馬武山遊擊隊在饅頭峰上召開了擴軍會議。

經過商議,馬武山遊擊隊擴編計劃如下:

馬武山遊擊大隊大隊長徐大龍,副大隊長孫德勝、王承柱。

大隊部直屬警通中隊、訓練中隊、運輸中隊、衛生隊、電台班、大隊部、炊事班。

下轄情報中隊,炮兵中隊、特戰中隊、騎兵第一中隊、第二中隊,步兵第一中隊、第二中隊,

總兵力998人。

會議還決定,以麒麟峰鄉八個村民兵為基礎,成立莞城縣大隊,人數暫編為220人,由朱曉山和李金柱分彆擔任縣大隊的正副大隊長。

會議結束後,徐大龍起草了電報,由林雪瑩發給了獨立團。

獨立團團部。

看完了馬武山遊擊大隊部隊的編製以及乾部名單,趙剛說道:“徐大龍他們的部隊發展得這麼快,快趕上咱們獨立團了。”

張大彪說道:“鄭委,說句不好聽的話,他們的武器裝備還有戰鬥力,恐怕還超過了咱們獨立團呢。”

李雲龍說道:“張大彪,你這叫什麼話?徐大龍他們的遊擊隊不就是咱們獨立團的人嗎?他們的隊伍壯大了,不就是咱們獨立團的實力壯大了嗎?”

張大彪笑道:“我這張嘴真是該打,團長說得對,是咱們獨立團的實力壯大了。”

趙剛說道:“既然你們都冇有意見,那就把徐大龍他們的這份擴軍報告上報給旅部吧。”

旅部很快就下達了正式的命令,同意了馬武山遊擊隊的擴編計劃。

命令宣佈以後,遊擊隊的官兵們個個興高采烈,他們中間很多人都獲得了提升,就算是職務冇有提升,手下的人馬也增加了許多。

部隊馬上進行了整編,然後投入了轟轟烈烈的練兵運動。

這天傍晚,馬武山遊擊隊步兵第二中隊的中隊長王友良,正準備去食堂吃飯,如今改任警通中隊長的王小虎過來了,他說道:“王隊長,請你們中隊排以上的乾部去大隊部,大隊長要請你們喝酒。”

王友良等人投奔了遊擊隊之後,親眼見證了徐大龍等人打敗了兵力龐大的日軍第32師團,橫田牧夫的死,也給了他們極大的震撼,領略了馬武山遊擊隊的強悍的戰鬥力。

來自百姓們對遊擊隊的那種真誠的愛戴,讓他們覺得加入八路軍,有一種神聖的使命感,這和他們在偽軍裡混日子,感受到來自百姓的厭惡和鄙視的目光,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這使得他們在心裡麵上感到了極大的震撼,思想覺悟有了很大的提高。

王友良在投奔遊擊隊的時候,隻帶來了76個人,部隊擴編後,不僅讓他擔任了步兵第二中隊的中隊長,還將他的部隊的人數擴大了一倍以上,達到了166人。

來自徐大龍等人對他們的信任,也令王友良十分欣慰。

聽說徐大龍要宴請他們,王友良等人都很高興,跟著王小虎來到了大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