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立功等人正在發愁,看到楚雲飛過來了,趕忙迎了上去。

楚雲飛生氣地說道:“你們怎麼回事,為什麼現在還冇有攻進城去?”

方立功說道:“日偽軍的火力很猛,弟兄們衝不上去啊。”

楚雲飛問道:“你是怎麼指揮的?”

方立功說道:“為了避免造成重大的傷亡,我每次派一個連上去,其餘的部隊進行掩護,結果衝不上去。”

楚雲飛說道:“一營和八路軍的弟兄們在那裡浴血奮戰,拖住日軍,你們這裡卻磨磨蹭蹭的。

傳我的命令,二營和三營全體人員給我一起上,畏敵不前,貽誤戰機者,殺無赦。

炮兵連給我集中炮火對準城門猛轟,打開城門,衝進去。”

二營長和三營長早都憋了一肚子火,聽到楚雲飛的命令,大聲吼道:“是。”然後跑步離開了。

他們各自回到自己的部隊,傳達了楚雲飛的命令,做好了進攻的準備。

楚雲飛親自指揮著炮兵連,學著徐大龍等人使用炮兵的辦法,將大炮推到了距離城門很近的地方,對準了城門。

楚雲飛大吼一聲:“開炮。”

“轟轟轟,”一排山炮彈狠狠地撞向了城門,將城門炸得粉碎。

隨著隆隆的炮聲,358團數千名官兵抬著雲梯,大聲呐喊著,向城牆和城門衝了過去。

守城的日偽軍們經過了長時間的戰鬥,也損失了不少人,看到如此眾多的358團的官兵們,也慌亂了起來。

尤其是當城門被炸塌了,城門附近的偽軍們首先就崩潰了。

他們亂糟糟地四散而逃,剩下的鬼子兵們人數不多,根本阻擋不住358團的官兵們的進攻。

很快358團的官兵們就衝進了城裡。

守在城牆上的偽軍們看到城裡進來了晉綏軍的官兵,他們知道守不住了,也紛紛逃離城牆。

358團的官兵們趁機架著雲梯爬上了城牆,也衝進了城裡。

在日軍的憲兵隊裡,第32師團參謀長,得知縣城失守,聽到外麵激烈的槍聲和358團官兵們的呐喊聲,他知道憲兵隊也是守不住的,他給千葉尋一發去了決彆電報,然後就剖腹自殺了。

楚雲飛看到拿下了縣城,馬上讓副官孫銘去通知一營長錢伯鈞和徐大龍等人,他留下了三營繼續肅清城裡的日偽軍,自己帶著二營去增援一營和徐大龍等人。

在縣城的西麵,一營的官兵們節節抗擊日軍的進攻,延緩了日軍進攻的速度,最終都退到了丘陵地帶,他們趴在山坡上,準備打退日軍的進攻。

千葉尋一一麵派出部隊去對付徐大龍等人的騎兵,一麵組織部隊準備對358團的陣地發動進攻。

正在這時,通訊參謀十分慌張地拿來了一封電報,交給了千葉尋一。

電報是參謀長髮來的,千葉尋一看完之後,麵色蒼白,呆在了當場,手裡的電報也飄落在了地上。

第82聯隊的聯隊長撿起了電報,看完之後,也大驚失色。

看到千葉尋一在那裡發呆,他急切地說道:“師團長閣下,參謀長閣下玉碎,縣城失守,所有的輜重都冇有了,咱們手中的彈藥堅持不了多久。

敵軍攻下了縣城,很快就會對咱們形成包圍,情況危急,請師團長閣下早做決斷。”

千葉尋一也知道這仗不能再打下去了,否則就有全軍覆滅的危險。

他不甘心地望瞭望358團的陣地,又轉過身來,狠狠地瞪了一眼正在襲擾他們的遊擊隊的騎兵,從牙縫裡擠出了他的命令:“傳令下去,立刻向臨高城轉進。”

日軍訓練有素,戰鬥經驗十分豐富,行動也十分迅速,他們留下了一部分人進行掩護,大部隊毫不猶豫地邁開雙腿朝著臨高城方向狂奔。

“鬼子跑啦。”

358團的官兵們看到日軍撤退了,興奮地喊叫了起來。

一營營長錢伯鈞揮舞著手槍,大聲地吼道:“弟兄們,彆讓小鬼子跑了,給我追呀。”

“殺呀,衝啊!”

358團的官兵們衝出了陣地,呐喊著,朝著日軍追了上去。

徐大龍等人看到日軍撤退,立刻從側麵追了上去,對日軍的行軍大隊進行襲擾。

徐大龍冇有試圖去攔截這股日軍,日軍此時的兵力仍然龐大,他們這些人根本就攔不住。強行阻攔的話,很有可能會把自己也搭進去。他們就不斷地襲擾著日軍,乾掉一個算一個。

楚雲飛也率領著部隊趕了過來,看到日軍逃走了,他們也從側麵追了上去。

日軍留下了一個步兵中隊斷後,雖然給358團的官兵們造成了不小的傷亡,可是此時358團的官兵們士氣正盛,他們人多勢眾,猛打猛衝,很快就打垮了日軍的阻擊部隊,繼續朝著日軍的行軍大隊追了上去。

日軍丟盔棄甲,他們急於逃命,包括迫擊炮、重機槍之類的沉重武器都扔掉了,甚至連傷員也都棄之不顧,拚命地向前逃竄。

358團的官兵們儘情地追殺著日軍,一口氣追出了七八裡地,官兵們實在是跑不動了,這才放棄了追擊。

徐大龍和遊擊隊的騎兵們又追了一陣,看到前麵地形複雜,擔心遭到日軍的伏擊,也見好就收,停止了追擊。

孫德勝聽到徐大龍下達了停止追擊的命令,他很不甘心地把馬刀插進了刀鞘,指揮著遊擊隊員們從馬背上卸下了九二式步兵炮,對著日軍的行軍大隊進行炮轟,直到看不見了鬼子們為止。

“勝利了,我們勝利啦!”

358團的官兵們打了一場大勝仗,一個個興奮地高聲大喊。不少的官兵們為了宣泄自己激動的情緒,朝著天空不停地放槍。

楚雲飛望著手下正在歡慶勝利的官兵們,他的心情十分舒暢。

要知道,這一仗可是打垮了日軍的一個守備師團,這份戰績在整個晉綏軍當中,絕對是蠍子粑粑獨一份。楚雲飛現在眼前已經浮現出自己在慶功大會上接受授勳的情形了。

相比起358團的官兵們,馬武山遊擊隊的戰士們就冷靜了許多,勝仗他們打的太多了,已經冇有那麼激動了。

楚雲飛看到徐大龍過來了,高興地說道:“大龍兄弟,這一仗打得真痛快。”

徐大龍笑道:“是啊,打完仗後,要好好慶賀一番。”

楚雲飛並冇有忘記仍然被圍困在饅頭峰上的遊擊隊,他主動說道:“大龍兄弟,我這就帶人跟你一起去救援你們山上的那些弟兄們。”

徐大龍笑道:“那好,我們就先過去了。”

說完,他率領著遊擊隊騎兵們朝著饅頭峰方向疾馳而去。

楚雲飛對二營長說道:“你們留下打掃戰場,一營休息片刻,跟我一起去支援八路兄弟。”

饅頭峰。

千葉尋一率領著日軍大隊人馬離開之後,閻貴武的心裡一直在打鼓,眼看著大半天的時間過去了,按照路程計算,日軍的大隊人馬早已到了縣城,可是直到現在仍然冇有給他發電報,他就覺得有些不對勁了。

兩個團長也很擔心,勸閻貴武給千葉尋一發電報,詢問那裡的戰況。

電報發出去了,一直冇有迴音,此時千葉尋一等人正在逃跑的路上,根本就冇有時間,也冇有心思架設電台。

遲遲等不到千葉尋一的回電,閻貴武心裡直髮毛,他說道:“趕緊派人去縣城那邊看看。”

一個團長說道:“旅座,還是算了吧,路上有八路的騎兵,派去的人,恐怕也是有去無回。日本人到現在還不回電報,恐怕已經凶多吉少了。咱們不能留在這裡等死,等遊擊隊的騎兵回來了,咱們可應付不了。不是說還有晉綏軍的人跟他們在一起嗎?咱們更是對付不了了。怎麼辦?您可要趕緊做決斷啊。”

另外一個團長也說道:“是啊,旅座,要我說,咱們趕緊撤吧。”

其實閻貴武早就不想打了,他隻是在想如何跟日本人交代。

☆☆☆☆☆☆

他一時還冇有想好,聽到兩個團長在這裡不斷地催促,他不耐煩地說道:“你們催什麼催?讓我好好想想不行嗎?”

正在這時,外麵突然傳來了爆炸聲,閻貴武打了一個激淩,說道:“什麼情況?趕緊出去看看。”

一名參謀人員急忙跑了出去,不久以後他就回來了,沮喪地說道:“報告旅座,一團二營的王營長,被遊擊隊炸死了。”

原來,日軍離開了,山上的王承柱等人也察覺到了,他們知道情況發生了變化,但是又無法跟徐大龍聯絡上,一時也無法判斷清楚。

他們等了大半天時間,仍然冇有看到日本人出現,就猜測日本人可能去對付徐大龍他們了。

魏和平和王小虎被圍困在山上,都覺得憋得慌,都建議下山去打一下偽軍。

王承柱也想這麼乾,可是他責任重大,擔心中了日偽軍的奸計,就忍了下來。

一名遊擊隊的觀察哨發現山梁下出現了幾個偽軍,朝著山上觀察,就過來向王承柱做了彙報。

王承柱就架起九二式步兵炮,朝著那些偽軍開了一炮,結果把正在向山上觀察的偽軍的營長給乾掉了。

偽軍營長的死,終於讓閻貴武下了決心,他說道:“這個仗不能打了,咱們這就撤退。”

二團長是一個猶豫不定的人,聽到要撤退,他很高興,可是又有些擔心地說道:“旅座,將來日本人問起來,你如何交代啊?”

閻貴武已經想明白了,他說道:“有什麼不好交代的?如果日本人真的是打敗了,咱們撤回去了,儲存了實力,不僅不會受到指責,還會嘉獎咱們的。”

兩位團長都覺得閻貴武說得有道理,趕忙恭維道:“旅座,您真是太英明瞭。”

閻貴武是個很聰明的人,彆人越是稱讚他,他的腦瓜越好使。

他說道:“咱們撤退的時候不能直接撤,讓山上的遊擊隊發覺了,下來追殺咱們,還得損失不少的人。待會兒派一些人向山上發動一次佯攻,讓山上的遊擊隊摸不清頭腦,然後主力迅速撤離。

還有,日本人如果出事,莞城縣城肯定也已經失守了,咱們不能往那邊去了。要告訴弟兄們,不要怕吃苦,咱們翻山往西北方向,直接去陰平縣城。”

兩個團長對旅長佩服極了,恭維道:“旅座高明,遇上您,真是我們弟兄們的福氣。”

閻貴武笑道:“行了,彆拍馬屁了,照我說的,趕緊去辦吧。”

饅頭峰上,王承柱等人看到山梁上出現了偽軍,大約有一個排,在後麵還有一些人。偽軍們拉開了距離,朝著山上爬了過來。

王承柱命令道:“準備戰鬥。”

遊擊隊員們就做好了戰鬥準備,等著偽軍們進入射程。

偽軍們爬到了半山腰,距離遊擊隊的陣地還有200米,就開始放槍。他們的行動磨磨蹭蹭的,看上去有些奇怪,

怎麼回事兒?

王承柱等人都有些摸不清頭腦。

忽然更加奇怪的事情發生了,那些偽軍們又朝著山上放了一陣亂槍,然後調頭就跑了。

魏和平說道:“大隊副,我明白了,偽軍們這是要跑啊。”

王承柱腦瓜子轉得也很快,而且他有了上次的經驗,知道偽軍第七旅這幫傢夥都是慫包,現在看不到小鬼子們了,這說明鬼子們已經離開了這裡,偽軍們肯定是要跑了。

他說道:“王小虎你留下堅守陣地,魏和平帶上你的步兵中隊,跟我一起衝下山去。”

王承柱和魏和平等人衝下了山去,不由得有些失望。

在此之前,偽軍的大隊人馬已經離開了,剛纔的那夥偽軍跑得更快,他們到了山梁下麵,就看到那些偽軍們已經爬上了對麵的山坡,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王承柱氣得罵了幾句,然後派人出山去尋找徐大龍等人。

徐大龍等人風馳電掣地趕到了饅頭峰,結果還是晚了,偽軍第七旅早已經跑得不見人影了。

在跟王承柱等人接上頭之後,他就給楚雲飛發去了電報,讓他們停止前進,說他很快就會到縣城裡跟楚雲飛見麵。

徐大龍交代給王承柱,由於七裡溝村已經被炸成了粉末,隻能讓鄉親們和遊擊隊員們暫時居住在山洞裡麵,安排人去重建七裡溝村。

徐大龍帶著遊擊隊的騎兵,朝著莞城縣城趕去。

下山之後,李金柱惦記著弟弟李銀柱,他和高秀姑一起帶著爆破隊的隊員們,拚命地趕往七裡溝村。

到了村子裡,看到一片廢墟,李金柱等人心急如焚,急忙來到了李銀柱躲藏的那口水井,就看到水井的井口已經被倒塌的一堵牆壁蓋上了大半。

李金柱趴在井口上大聲喊道:“銀柱,我是金柱啊,你還活著嗎?”

“哥,我冇事。”水井裡麵傳來了李銀柱微弱的聲音。

“你還活著,真是太好了。”李金柱激動地說道。

眾人一起動手搬開了壓在井口上的斷牆,把李銀柱拉了上來。

李銀柱在水井裡窩憋了好幾天了,他抱怨道:“哥,你們怎麼纔來呀?”

李金柱冇有回答他的話,隻是上前緊緊地抱住了他。

徐大龍等人趕到縣城以後,楚雲飛早已經讓人安排好了酒宴,就等著徐大龍他們過來呢。

在酒宴上,358團的軍官們各個興高采烈,楚雲飛興致極高,談笑風生,他說道:“大龍兄弟,這一次咱們弟兄合作,打了一場大勝仗,讓我們的358團露臉了,說起來還要感謝兄弟你呢。”

徐大龍笑道:“楚長官,瞧您這話說的,是你們358團的弟兄們出兵救了我們的遊擊隊,該感謝的是我們啊。”

358團的軍官們對於徐大龍都十分佩服,看到徐大龍如此的謙虛,更增添了對他的好感。

楚雲飛說道:“大龍兄弟,經過了這一係列的戰鬥,咱們收穫頗豐,如何分配這些物資,你就先說說吧。”

徐大龍說道:“楚長官,你們358團的弟兄們來的人多,你的功勞也大,當然是你們拿大頭,給小弟留下一點就夠了。”

楚雲飛哈哈大笑,說道:“大龍兄弟,你真是一個好朋友。這樣吧,繳獲的那些錢財,咱們一家一半,至於那些日本人的武器彈藥,我們也用不著,就給我們留下100支槍,一門九二式步兵炮,一門迫擊炮,再加上幾個擲彈筒,讓我回去展覽一下,其餘的全都歸你們。”

徐大龍笑道:“楚長官,358團的各位弟兄,感謝你們的體諒和慷慨大方。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我代表遊擊隊的弟兄們表示感謝。這樣吧,武器彈藥就按照楚長官說的,我們就留下了。至於那些錢財,我們一分都不要,就當是小弟感謝楚長官和各位弟兄們了。”

說實在話,358團的軍官們不在意那些日式裝備,因為他們有自己的補給係統,留下也冇有什麼用處。可是對於那些繳獲的金銀財寶他們還是很在意的,因為那些錢能夠實實在在的落到他們的口袋裡。

看到徐大龍如此會做人,358團的軍官們越發覺得徐大龍是一個可交的好朋友。

楚雲飛知道手下軍官們的心思,看到徐大龍這麼說,他也就不再推辭了,說道:“那好,恭敬不如從命,那我們358團就愧領了。”

分贓分完了,大家都很滿意,酒宴上的氣氛就更加熱烈了。

楚雲飛知道日軍遲早是要回來的,莞城縣城他守不住,於是他就帶著358團離開了。

徐大龍等人又停留了兩個小時,在城裡開倉放糧,進行了一番抗日宣傳,招收了一些新兵,他也準備離開了,臨走之前,徐大龍悄悄地去見了周明德等人,對他們堅守敵後,為遊擊隊提供情報進行了表彰,讓他們繼續潛伏在縣城裡麵,更好地擔任遊擊隊的耳目。

隨後,徐大龍等人也離開了縣城,返回了麒麟峰根據地。

獨立團團部。

晚飯過後,徐大龍的報捷電報到了。

趙剛眉飛色舞地念道:“尊敬的團首長,馬武山遊擊大隊,經過連續的戰鬥,與晉綏軍358團配合作戰,於今天下午拿下了莞城縣城,擊斃了日軍守備第32師團的參謀長近藤大佐,殲滅日軍一千四百餘人,日軍已經逃往臨高城。偽軍第七旅也已經解除了對麒麟峰的包圍,逃往陰平縣城。

至此,麒麟峰根據地反掃蕩作戰勝利結束。

繳獲的武器彈藥和其他物資,正在統計當中。

此致,敬禮。

馬武山遊擊大隊大隊長徐大龍、副大隊長孫德勝、王承柱。

即日。”

唸完之後,趙剛激動地說道:“徐大龍他們真是太了不起了,這可是日軍的師團級彆、還要加上偽軍第七旅的大規模掃蕩,竟然被徐大龍他們給打敗了,還消滅了日軍的師團參謀長,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李雲龍哈哈大笑,得意地說道:“老趙,我不是早跟你說了嗎?徐大龍那小子能耐大了去了,小鬼子們奈何不了他的。哈哈,哈哈哈。”

張大彪說道:“團長,趕緊把這個喜訊向旅長報告吧。”

旅長和總部首長們都很高興,下達了指示,號召全軍向英雄的馬武山遊擊隊學習。

饅頭峰。

在山洞裡麵,遊擊隊員和七裡溝村的鄉親們,就著篝火的亮光,看到幾個電工在那裡忙活著,大家都很期待那些電燈亮起來會是個什麼樣子

一名電工檢查完了線路之後,說道:“大隊長,都準備好了。”

徐大龍說道:“開始吧。”

“突突突突。”工人們發動了汽油發電機。

一名電工對徐大龍說道:“大隊長,請您合閘。”

徐大龍對站在身邊的高友田說道:“高鄉長,還是您來吧。”

高友田笑道:“那好,我就來開個洋葷。”說著,他伸手合上了電閘。

山洞裡,已經掛上了數十盞電燈,電燈亮了起來,把山洞照得如同白晝一般。

“哎呀,這麼亮啊。”鄉親們不由驚歎了起來。七裡溝村的鄉親們還有大部分的遊擊隊員們,他們祖祖輩輩都是使用油燈,第一次看到了電燈,都感到十分驚奇。

一位老鄉好奇地問道:“大隊長這真是奇了怪了,這電燈是怎麼亮起來的?裡麵到底是一股油還是一股氣啊?”

他的話,引得那些電工們哈哈大笑。

徐大龍也覺得好笑,這位老鄉的話還真是讓他難以解釋。他如果告訴老鄉電燈是因為通了電才亮的,恐怕老鄉還會問電到底是什麼?這後麵還會跟著一大堆根本就跟他說不清楚的問題。

徐大龍隻好說道:“這個,以後請這些電工師傅們慢慢的為你們講解。”

饅頭峰上的這個山洞實在是太有用了,這兩次打退了日偽軍的大規模掃蕩,山洞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如今山洞裡有了電,就更加方便了。

徐大龍決定要把這山洞裡麵好好地建設一下,以便更適合於人們居住。

姚俊今年24歲,高高的個子,麵目清秀,畢業於山西大學建築學專業,是徐大龍從新河縣城招來的愛國青年學生。

徐大龍對他說道:“姚俊,這個山洞如何改造,就全看你的了。設計的時候,標準高一些,不要怕花錢。”

姚俊剛剛參加遊擊隊就受到重用,他高興地說道:“大隊長,您就放心吧,我一定會儘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