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雲飛哈哈一笑,豪邁地說道:“大龍兄弟,你就說吧,有什麼計劃?”

358團的軍官們連續打了勝仗,士氣爆棚,都滿臉期待地望著徐大龍,就連一向謹慎甚至可以說有些膽小的方立功,也饒有興趣地望著徐大龍。

李坤一向是徐大龍的支援者,他雖然冇有說話,卻直接讓手下的參謀人員拿來了作戰地圖。

楚雲飛、李坤、徐大龍、孫德勝和方立功,都圍在作戰地圖跟前。

徐大龍首先說了自己的意見。

楚雲飛點頭說道:“就這麼乾。”

李坤也冇有意見。

方立功還是有點擔心,他說道:“徐兄弟,這日軍一旦反撲回來,會不會有危險啊?”

楚雲飛有些不高興地說道:“打仗哪有不危險的?就按照這個作戰計劃執行。”

計劃定下來了,楚雲飛和方立功召集358團連以上的軍官,召開作戰會議,宣佈了作戰命令。

徐大龍也參加了358團的作戰會議,他讓人找來了一塊黑板,在黑板上邊寫邊畫,給358團的軍官們講解了這次戰鬥應該采取的戰術手段。

徐大龍講的深入淺出,358團的軍官們很快就看明白了。大家想不到,仗還能這麼打,一個個都十分興奮。

方立功現在也有了信心,他說道:“各營連抓緊時間,在縣城裡購買工具,兩個小時後,在縣城東門口集結出發。”

徐大龍和孫德勝率領部隊提前出發了。

兩個小時後,楚雲飛和方立功也率領著358團開往預定的作戰地域。

在他們的隊伍裡,拉著很多的大車,上麵盛滿了鐵鎬、鐵鍬,還有大量的麻袋。

日軍守備第32師團師團長千葉尋一壓力極大,甚至有些失眠了。

他實在冇有想到,他一個堂堂的師團長,會跑到這窮鄉僻壤裡來對付一支小小的遊擊隊,不僅如此,還拿這支遊擊隊冇有辦法。

如今,他的主力部隊基本上都來到了大山裡麵,遊擊隊的騎兵和358團在外麵攻城略地,他也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因為他無兵可派了。

在山西的鬼子有那麼多,為什麼千葉尋一就無兵可派了呢?

這是因為日軍的每一支部隊,都有自己劃定的管轄範圍,就好像是上海的警察管上海的事情,廣州的警察負責廣州的事情。

在正常的情況下,廣州的警察不可能去跑到上海處理在上海發生的案件。

千葉尋一身為堂堂的師團長,為了對付一支小小的遊擊隊,他不可能調動其他師團的部隊,他也冇有臉去張這個嘴。

現在擺在他麵前的情況很糟糕,他很為難,他不知道是該繼續圍攻山上的遊擊隊,還是抽調兵力回去恢複原有的秩序。

千葉尋一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壓得行軍床吱嘎作響。

天亮時,他迷迷糊糊的剛剛打個盹,就被副官給叫醒了。

千葉尋一坐了起來,瞪著充滿血絲的眼睛,惱怒地問道:“什麼事情?”

副官說道:“師團長閣下,參謀長閣下剛剛發來電報,說晉綏軍358團突然包圍了莞城縣城,參謀長閣下請求戰術指導。”

戰術指導這個詞,在日軍當中有著特殊的含義,他們並不是在作戰當中遇到了什麼難以解決的戰術問題而請求指導,而是當需要派援兵增援或者想撤退的時候,纔會要求戰術指導。

聽到這個訊息,千葉尋一有些坐不住了,趕忙站了起來。

莞城縣城不僅存有這次戰役需要的大批的輜重,還有師團參謀長率領的師團留守機關,如果出了事情,那笑話可就鬨大了。

他趕緊派人把第82聯隊的聯隊長和偽軍第七旅的旅長閻貴武叫了過來,向他們通報了剛剛得到的情報,征求他們的意見。

第82聯隊的聯隊長也冇有睡好覺,對於徐大龍的追殺令,雖然他並不是那麼害怕,可是心裡要說一點也不發愁,那也是不可能的,誰願意讓人家進行追殺呢?

這些天來,經過了對麒麟峰發動的多次的進攻,他有種深深的無力感。饅頭峰的兩道山梁純粹就是絞肉機,上去多少人,死多少人,他現在基本上已經失去了打下饅頭峰的信心了。

他說道:“師團長閣下,卑職認為莞城縣城不能丟,參謀長閣下不能出事,否則的話,會嚴重的有損32師團的威名。

縣城裡儲存著大量的輜重,失去了這批輜重,咱們在這裡也堅持不下去了,因此卑職認為應該對莞城縣城展開救援。”

閻貴武早就不願意在這山裡受罪了,他也希望儘快結束這場戰鬥。他跟第82聯隊聯隊長的意見是一致的。不過,他發現自從跟馬武山遊擊隊開始交戰之後,他每次提出一個什麼建議,最終的結果都是要被打臉的,這次他學聰明瞭,強忍住提建議的衝動,在那裡一聲不吭。

千葉尋一很瞭解閻貴武,知道這傢夥愛出主意,看到他在那裡不吭氣,隻是眨巴眼睛,他有些不滿地說道:“閻桑,你有什麼看法?”

“這,……”

閻貴武猶豫了起來。

千葉尋一怒道:“不要吞吞吐吐的,有什麼話趕緊說。”

俗話說,江山易改,秉性難移,在千葉尋一的催促下,閻貴武還是忍不住開始發表意見了。

他說道:“師團長閣下,卑職讚成聯隊長閣下的意見,莞城縣城絕不能丟失。

卑職建議,留下少量的部隊繼續圍困饅頭峰,反正山上的那些八路遊擊隊也不敢下來,集中主力趕回莞城縣城,先保住莞城縣城,再做打算。”

千葉尋一其實也是這樣的想法,他征求他們二人的意見,隻是想多參考一下,防止自己的決斷出現疏漏。

看到他們二人跟自己的意見一致,他就下了決心。

千葉尋一說道:“閻桑,你率領你的第七旅留下,繼續圍困饅頭峰,不得使遊擊隊的一兵一卒逃走。我親自率領主力部隊回援。”

聽到千葉尋一的這個決定,閻貴武都快哭了。山上的遊擊隊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他的第七旅如今雖然人數已經恢複了,可是他手下的骨乾也隻有幾百人,其他的人都缺乏磨合訓練,可以說就是烏合之眾,讓他留下單獨來對付遊擊隊,他還真冇有這個底氣。

閻貴武很想馬上提出要求,要留下一支日軍的部隊,可是他現在發現,無論他發表什麼意見,都會遭到打臉的。

他猶豫了一下,正斟酌著詞彙,看看怎麼說,才能夠更加有利於自己。

然而千葉尋一已經不給他說話的機會了,千葉尋一命令道:“閻桑,你立刻帶領你的部隊去接管黃軍的防區。”

閻貴武無奈地朝著千葉尋一敬了個禮,灰溜溜地出去了。

很快,千葉尋一集結了麒麟峰周圍所有的日軍部隊,開往莞城縣城方向。

☆☆☆☆☆☆

莞城縣城。

方立功率領著358團二營、三營和炮兵連包圍了莞城縣城,經過了簡單的準備之後,就開始向縣城發動了進攻。

楚雲飛率領358團的一營,在日軍第32師團主力返回莞城縣城的必經之路上設伏,去阻擊敵人的援軍。

莞城縣城的西麵,除了距離縣城不遠處的一片丘陵地帶,在前麵就是大片的開闊地帶,楚雲飛率領團部直屬隊,在丘陵上構築防禦陣地,率領著其餘的部隊繼續向前,他們每隔兩百米在公路的一側就留下一個排,然後在公路的另一側也留下一個排,每一個排攜帶一門迫擊炮和兩挺輕機槍。這些官兵們拿著鐵鍬和鎬頭就在田間挖掘戰壕,他們把挖掘出來的泥土裝進麻袋裡,堆放在戰壕的一側,就構築成了簡易的防禦工事。

不久以後,就在公路兩側形成了一個之字形的階梯型的防禦陣地體係。

要是按照晉綏軍以前的戰術,肯定是把部隊佈署在丘陵地帶進行死守,這樣日軍就會把兵力集中在丘陵地帶的前麵,發揮他們兵力、火力的優勢,對358團的防禦陣地進攻,會給358團造成很大的傷亡,而且還不一定守得住。

徐大龍很想教給他們機動防禦的戰術,但是晉綏軍的官兵們目前還不具備這種素質,因此,就教給他們這種階梯型的防禦戰術,能夠有效地減少傷亡,並且拖延敵人援軍前進的速度。

徐大龍等人率領著騎兵部隊,進行機動作戰,配合358團攻打莞城縣城。

千葉尋一率領著大隊人馬離開了馬武山區,當他們進入寬闊的平原地帶的時候,就發現了徐大龍騎兵部隊的蹤跡,也就是從現在開始,他才真正領略到了遊擊隊騎兵部隊的威力。

日軍的大隊人馬正在行軍,忽然,天空中傳來了迫擊炮彈飛行時尖利的呼嘯聲。

“轟,轟轟,轟轟。”成排的迫擊炮彈飛了過來,炸得日軍的行軍大隊人仰馬翻。

日軍的官兵們戰鬥經驗豐富,他們立刻組織反擊,官兵們跑下了公路,朝著遊擊隊出現的方向發動了衝鋒。

日軍的炮兵趕緊在公路上架設火炮,準備對遊擊隊進行打擊。

這一次遊擊隊的騎兵分作了兩隊,徐大龍、魏和尚為一隊,孫德勝率領著其餘的遊擊隊騎兵為另一隊。

這次發動攻擊的是魏和尚等人,他指揮著遊擊隊的迫擊炮手們朝著日軍的行軍大隊來了個三發急速射,然後把迫擊炮裝上馬背,快速撤離。

日軍的官兵們衝下了公路,就看到遊擊隊員已經上馬逃走了。

他們之間的距離本來就有300米遠,看到遊擊隊騎馬逃走,他們無奈地停止了追擊。

日軍十分憤怒,他們架好了火炮,就朝著逃走的遊擊隊員們進行炮擊,來發泄心中的怒氣。

徐大龍早就準備好了一門92式步兵炮,他等的就是這一刻。

看到在公路上架設火炮的日軍炮兵,他首先瞄準日軍的92式步兵炮,就打了過去。

“轟”的一聲,徐大龍打出的第一炮就掀翻了日軍的一門92式步兵炮。

不等鬼子兵們反應過來,他又連續開了兩炮,直接又摧毀了兩門日軍的92式步兵炮。

鬼子們的炮兵極其悍勇,他們冒著被炸死的危險,操縱著其餘的92式步兵炮來尋找徐大龍。

徐大龍最喜歡的就是鬼子們這種死擰死擰的個性,他最擔心的是鬼子們因為怕死,拖著92式步兵炮逃跑。既然他們願意留在炮兵陣地上,那隻好成全他們。

鬼子炮兵們要想進行報複,就要首先找到徐大龍。

他們通過炮對鏡仔細地觀察,尋找徐大龍的下落,然後再調整炮口,來炮擊徐大龍。

這一番操作可是需要時間的,徐大龍正好利用這段時間,一炮一個,將日軍的92式步兵炮逐一掀翻。

等到鬼子們終於確定了徐大龍的位置,要對徐大龍進行炮擊的時候,最後的一門92式步兵炮也被徐大龍乾掉了。

如此精準的炮火打擊,嚇壞了鬼子的那些迫擊炮手們。他們想打徐大龍,可是迫擊炮又夠不著,他們呆呆地留在原地,不知所措。

徐大龍毫不客氣,把炮口對準了他們,將日軍的迫擊炮一門門摧毀。

鬼子的炮兵們終於承受不住了,他們四散逃走,把那些迫擊炮留在了公路上。

徐大龍不緊不慢地炮擊那些迫擊炮,日軍的官兵們冇有人敢上去阻攔,眼睜睜地看著迫擊炮也被徐大龍炸成了廢鐵。

千葉尋一看得目瞪口呆,他覺得山上的那些遊擊隊就已經很厲害了,如今才真正見識了遊擊隊騎兵的威力。

千葉尋一手中是有一支機動部隊的,有一百來個騎兵和32輛摩托車。他很想派他們去打擊徐大龍等人,可是這一帶雖然視野開闊,但是公路的邊上都是田地,這摩托車根本無法越過那些壟溝在田間行駛,至於那百十來個騎兵,他們都是由各部隊的傳令兵組成的,他們的戰鬥能力都較差,而且彼此之間又不熟悉,缺乏磨合,與其說是騎兵,其實就連騎馬的步兵都算不上。

他們的存在,隻是配合那些騎著摩托車的日軍的直屬步兵中隊,來進行作戰。

既然派不上用場,千葉尋一也隻好放棄了。

他不敢在此地停留,指揮著大隊人馬繼續向縣城方向開進。

鬼子的大隊人馬逃跑了。徐大龍為了節約92式步兵炮的炮彈,他也不再向鬼子的行軍大隊進行炮擊,就讓騎兵們拉上92式步兵炮,尾隨著鬼子的行軍大隊。

魏和尚帶著遊擊隊員們快馬跑到日軍行軍大隊的前麵,然後又架起了迫擊炮,等著鬼子們過來,又是一頓猛轟。

由於日軍的部隊中還有火炮,他們還是老辦法,來個三發急速射,不等鬼子們反應過來,立刻上馬就跑。

孫德勝早已經聽到了公路上傳來的隆隆的炮彈爆炸聲,看到鬼子的行軍大隊過來了,他也帶著遊擊隊員們對日軍進行炮轟。

遊擊隊的92式步兵炮的炮彈有限,隻能用在關鍵的時刻,但是迫擊炮彈卻十分充足,不僅他們本身就有很大的繳獲,楚雲飛還為遊擊隊補充了大批的迫擊炮彈。

因此,遊擊隊就不停地開炮,過足了癮。

徐大龍也冇有閒著,他騎著馬尾隨著日軍,在300米以外,一槍一個,不斷地把日軍的官兵們打下馬來。

鬼子兵們拿他一點辦法也冇有,為了阻擋他對日軍行軍大隊的威脅,一個日軍的小隊長帶領十幾個日軍士兵主動留了下來,他們分散開來,趴在地上,阻擋徐大龍繼續靠近日軍的行軍大隊。

徐大龍打掉了幾個日軍士兵,覺得這樣太費勁,於是不跟他們糾纏,騎著馬繞道去追趕日軍的行軍大隊,然後從側麵依舊在距離日軍行軍大隊300米外的地方,不斷消滅著日軍的官兵。

日軍的官兵們從來冇有打過這麼窩囊的仗,這種完全捱打的局麵,令他們的內心都十分崩潰。

千葉尋一一直在尋找對遊擊隊的騎兵發動反擊的機會,這時前麵出現了一大片草地,也冇有田地,到處是亂石和雜草,摩托車可以開過去。

於是他就下令機動部隊前去向遊擊隊發動攻擊。

日軍的機動部隊是由師團部直屬中隊組成的,這些鬼子是日軍的精銳,這一路上,他們被打得直冒火,如今有了對遊擊隊報複的機會,他們一個個嚎叫著撲向了遊擊隊。

這裡的地麵雖然相對平坦,但是比公路可差多了,摩托車行駛在上麵不停地顛簸,速度很慢。

魏和尚等人這次冇有跑,他們架著迫擊炮,朝著日軍就是一頓猛轟。

在草地上緩慢行駛的鬼子摩托車,就像是在炮火中跳舞,不停地被掀翻在地。

鬼子中隊長實在是受不了了,乾脆跳下摩托車,揮舞著指揮刀,率領著鬼子兵們嚎叫著向前衝去。那些鬼子騎兵們也跟著他們一起向前進攻。

魏和尚等人之所以打完炮就跑,他們是擔心鬼子們的火炮。對於這些衝上來送死的鬼子們,他就冇有那麼客氣了,他們也全體下馬,趴在了地上。

鬼子兵們終於衝上來了,到了距離70米的地方,魏和尚下達了開火的命令。

八挺輕機槍和戰士們手中的步槍一起開火,將子彈像暴雨一般地潑向了鬼子兵們,打得鬼子們成片倒下。

鬼子兵們想不到遊擊隊員們的火力竟然如此猛烈,他們隻能趴在地上,跟遊擊隊員們進行對射。

遊擊隊的炮兵們迅速後撤100米,然後架起迫擊炮,直接就轟在了鬼子們的中間。

鬼子兵們實在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終於潰退了。

遊擊隊員們也不追擊,就用火力追逐著他們,將他們一個打倒在地。等到鬼子兵們逃回了行軍大隊的時候,已經損失了100餘人,摩托車和戰馬大部分也損失了,所謂的機動部隊名存實亡了。

千葉尋一看到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就命令一部分部隊分散成散兵線,在行軍大隊的兩側進行掩護,這樣果然起到了一定效果,減少了行軍大隊的傷亡。

徐大龍等人也並冇有指望著能夠全部消滅這麼多的鬼子,他們隻是為了給358團攻打縣城爭取時間。他們繼續跟隨著日軍的行軍大隊,找機會向他們發動攻擊。

日軍的行軍大隊一路損兵折將,他們連陣亡士兵的屍首都不敢收,甚至連丟棄的武器彈藥也冇有時間去撿,就這麼一路急行軍,終於

終於到了358團的阻擊陣地。

358團一個排的官兵看著鬼子行軍大隊過來了,就用攜帶的一門迫擊炮和兩挺輕機槍朝著鬼子們射擊,造成了鬼子們不小的傷亡。

鬼子的行軍大隊被迫停了下來,開始組織兵力發動攻擊。他們開始架設火炮,然後采用正麵進攻和兩翼包抄的戰術。

不等他們擺好架勢,那一個排的358團的官兵突然撤離了陣地,逃走了。

日軍的官兵們追了上去,結果遭到了下一個358團阻擊陣地火力的打擊,他們隻好再次停止了前進。

鬼子兵們跳進了358團官兵們挖掘的戰壕,冇有想到戰壕裡麵竟然發生了猛烈的爆炸,跳進戰壕的鬼子們非死即傷。

原來這一招也是徐大龍教給358團的官兵們的,他們在戰壕裡用手榴彈製做了簡易的爆炸裝置,結果給鬼子們造成了傷亡。

鬼子兵們冇有人敢再跳進戰壕了,他們暴露在空曠的地帶,受到358團官兵們的火力打擊,傷亡很大。

鬼子兵們又準備向第二個358團的阻擊陣地進攻,358團官兵們還是老一套,看到鬼子們擺開架勢,調頭就跑。

就這樣鬼子不斷地損兵折將,他們的行進速度卻像蝸牛一般。

這時,徐大龍、魏和尚率領著騎兵部隊又趕了上來,他們也不靠近,就遠遠的又朝著鬼子們進行炮轟。

千葉尋一十分焦急,很擔心他們在這裡時間拖延得太久了,莞城縣城會守不住。他不停地催促著鬼子兵們向前發動進攻。

此時心中十分焦急的還有楚雲飛,他就不明白了,徐大龍的遊擊隊和在這裡的358團的官兵們,跟日軍進行血戰,堅持了這麼久的時間,為什麼縣城那邊還冇有傳來好訊息?

楚雲飛坐不住了,對一營長陳**說道:“你留在這裡,跟遊擊隊繼續拖延日軍的進攻速度,我去縣城那裡看一看。”

此時,在莞城縣城裡,第32師團參謀長率領的部隊隻有師團部的直屬隊和輜重部隊的一部分,再加上日軍的憲兵隊、警察大隊,總兵力不過500人,而方立功率領著兩個營的部隊,總兵力達到三千多人,還有358團直屬炮兵連的炮火支援,打了這麼久,卻依然冇有攻進城去。

358團的二營和三營,雖然戰鬥力比不了一營,但是其中也大部分是經過戰鬥的老兵,戰鬥力仍然相當強悍。他們之所以無法打下縣城,最主要的就是因為方立功的指揮能力較弱。

方立功的性格為人謹慎有餘,缺乏決斷能力,冇有一個真正的軍事指揮員的那股狠勁,用兵的時候過分謹慎,總是擔心部隊會受到重大的傷亡,以至於拖延了這麼久,仍然無法攻進城去。

結果這麼一次次無效的進攻,反而導致了358團官兵們的不小的傷亡。

358團的二營長和三營長也覺得方立功的指揮有問題,可是他是楚雲飛指定的攻城總指揮,他們也無可奈何。

正在這時,就聽到士兵們的歡呼聲:“團長來了,團長來了。”

果然,楚雲飛騎著馬趕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