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出現了數十名百姓,男女老少都有,甚至還有年輕的婦女懷裡抱著嬰兒。他們都十分驚恐,婦女們流著眼淚,孩子們哭喊著,

在他們的身後是一群鬼子兵,用刺刀驅趕著他們向山上爬來,在這群鬼子兵的後麵跟隨著大隊的日偽軍。

看到山下這淒慘的一幕,山上遊擊隊員們的肺都快氣炸了。

王承柱雙眼通紅,快滴出血來了,他罵道:“小鬼子祖宗十八代都不是爹生娘養的,全是畜生。”

魏和平氣憤地一拳打在石頭上,拳頭上滲出鮮血也不覺得,他罵道:“這些天殺的鬼子,全都該下十八層地獄。”

遊擊隊員們也紛紛怒罵不止,他們陷入了為難之中,打的話,一定是會誤傷百姓的;不打,鬼子們衝上來,山洞裡可是有幾百名遊擊隊員和幾百名七裡溝村的鄉親們,他們一定是會慘遭屠殺的。

眼看著鄉親們在鬼子們刺刀的逼迫下,一步步向山上爬來。

怎麼辦?

遊擊隊員們都望著王承柱。

王承柱如今是這裡的最高指揮員,責任重大,他必須馬上做出決斷。他的腦子有些亂,一時之間拿不定主意。

鄉親們在日偽軍的逼迫下,一步步向山上靠近,100米,90米,80米,70米……

魏和平焦急地催促王承柱:“你趕緊拿主意啊。”

王承柱權衡了利弊,下了決心,他說道:“槍法好的弟兄們都到前麵來,其他的人準備手榴彈,聽我的命令,往鄉親們的後麵扔手榴彈,把鬼子跟鄉親們隔開。

槍法好的弟兄們負責打那些緊挨著鄉親們的鬼子,儘量不要傷到老鄉們,明白了嗎?”

遊擊隊員們答應道:“明白了。”

王承柱接著喊道:“快把迫擊炮給我抬出來。”

遊擊隊員們趕緊抬出來了三門迫擊炮,王承柱指揮著遊擊隊員們調整炮口,將炮口高高的朝向天上。

鄉親們越來越近了,60米,50米……

“開炮。”

王承柱大聲吼道。

“嗵嗵嗵嗵。”

炮彈飛出了炮口,飛上了天空,然後又迅速落下來。

炮彈落在了鄉親們後麵數十米的山梁上,炸得跟在後麵的日偽軍死傷一片。

鄉親們在鬼子們的逼迫下,繼續向上爬來。40米,30米……

王承柱朝著鄉親們大聲喊道:“老鄉們,都趴下!”

老鄉們聽到了喊聲,紛紛趴在地上。驚慌失措的孩子們也被大人按在了地上,用身體護住。

鄉親們的舉動,一下子將他們身後的鬼子兵們暴露了出來。

王承柱趕緊對遊擊隊員們下達了命令,他吼道:“投手榴彈。”

遊擊隊員們早已經準備好了,他們朝著鄉親們身後的那些鬼子們拚命地扔手榴彈。

他們不敢把手榴彈投得距離百姓們太近,大部分扔到了鬼子們的身後,希望這些手榴彈能夠將後麵的大隊日偽軍跟百姓們隔絕開來。

“轟,轟轟,轟轟。”

成群的手榴彈在山坡上爆炸,煙塵滾滾,彈片橫飛,炸得後麵的日偽軍鬼哭狼嚎。

衝在前麵的數十個鬼子兵十分悍勇,他們看到百姓們臥倒,就將早已準備好的手雷朝著山上扔了過來,然後嚎叫著向山上衝來。

“轟轟轟。”

手雷在山上爆炸,七八名遊擊隊員當場犧牲,王承柱的左胳膊上也受了傷。

遊擊隊的神槍手們朝著衝上來的鬼子們不停地射擊,將他們一個個打倒在地。

十幾個活著的鬼子衝到了距離遊擊隊的陣地隻有十幾米的地方,此時他們已經完全跟百姓們分離了開來,魏和平抱著一挺輕機槍,朝著這些鬼子兵們就是一頓猛掃。

其他的遊擊隊員們也用機槍掃向了這些鬼子兵們,將他們全部打倒在地。

王承柱顧不上自己胳膊上流血不止的傷口,他急切地喊道:“鄉親們快上來!”

李金柱帶著十幾名遊擊隊員衝了下去,把那些老鄉們摻扶起來,向山上爬來。

山坡上的鬼子兵們看到這個情景,紛紛地向老鄉們開槍。

不少的老鄉們被子彈擊中,好幾名遊擊隊員也壯烈犧牲。

王承柱指揮著遊擊隊員們朝著山坡上的日偽軍,猛烈地打擊,進行掩護。

在遊擊隊員們的幫助下,鄉親們終於爬上了山坡,進入了山洞裡麵。

冇有了誤傷老鄉們的顧忌,怒火萬丈的遊擊隊員們用不著等待命令,大家火力全開,朝著後麵的日偽軍猛烈地射擊。

洞口上的三門迫擊炮的炮手們不停地發射炮彈,山頂上的八門迫擊炮還有四門92式步兵炮,毫不吝惜地將炮彈雨點般的打了下去。

山坡上的日偽軍被炸得血肉橫飛,連滾帶爬地跑下了山去。

王金科也參加了這次戰鬥,不過他手裡拿的不是槍,而是照相機。

通過上一次大黃莊的事件,他深知宣傳工作的重要性,對於日偽軍的暴行,他必須用照片記錄下來。

日偽軍損失慘重,狼狽不堪地退了下來。

千葉尋一看到這種情景,惱羞成怒,他拔出了指揮刀,大聲吼道:“突擊給給。”

日偽軍們隻好再次向山上發動了進攻。

這一次,日偽軍的結果更慘,還冇有衝到距離遊擊隊的陣地100米以內,就被遊擊隊猛烈的炮火炸得鬼哭狼嚎,連滾帶爬地退了下來。

“八個鴨魯。”

千葉尋一十分鬱悶,山上的這些遊擊隊火力的強大,完全超出了他的認知,在他的印象當中,八路軍一向是裝備落後、彈藥匱乏,可是山上的這支遊擊隊,竟然擁有那麼多的火炮,而且彈藥似乎十分充足。

麵對饅頭峰易守難攻的地形,再加上遊擊隊強大的火力,他有種深深的無力感。

☆☆☆☆☆☆

鬼子第82聯隊聯隊長看到手下的士兵死傷如此慘重,他惱羞成怒,對著閻貴武大聲吼道:“你的立刻派人的,下山的乾活,多抓一些百姓的乾活。”

這次跟隨著百姓們的鬼子,有機會向山頂發起了衝鋒,雖然冇有成功,卻給了他很大的鼓舞,他認為用百姓擋子彈的這種辦法十分有效,他這次要多抓一些百姓,將日本兵們完全跟百姓混在一起,就不相信衝不上去。

閻貴武聽到第82聯隊的聯隊長下達了抓捕百姓的命令,他心中暗喜,他手下的官兵們可全都聽見了下達抓捕百姓的命令,是第82聯隊的聯隊長宣佈的,可是有人替他背黑鍋了。

果然,偽軍的官兵們都認定了讓百姓來擋子彈的缺德主意,是日軍第82聯隊聯隊長出的。

閻貴武假裝勉為其難地執行了第82聯隊長的命令,他把任務交代給一個團長,團長交代給營長,營長又交代給一個連長,讓他帶人去抓百姓。

偽軍連長名叫王友良,跟他的名字一樣,此人頗有良心。

上次圍剿馬武山遊擊隊的行動,他也參加了,結果被遊擊隊俘虜了,山上八路軍遊擊隊的強悍的戰鬥力,也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上次被遊擊隊釋放之後,他無處可去,又回到了第七旅。

王友良帶著手下的官兵們出了山,在休息的時候,把幾個排長叫了過來。

他說道:“弟兄們,小鬼子們真不是人,這種缺德的事情咱們不能乾。”

幾個排長也看不慣鬼子們的暴行,紛紛表示不願意去乾抓百姓的事情。

王友良說道:“我不想再跟著鬼子們乾了,你們也看到了,山上的那些八路軍是如何對待百姓的,為了營救百姓,人家能豁出命去,他們都是好漢,真是讓人佩服。

同樣都是中國人,咱們乾嘛乾這種缺德事,死後冇臉見祖宗啊。”

一排長是他的把兄弟,說道:“大哥,你有什麼打算?”

王友良說道:“山上的那些八路,雖然人數不多,可是戰鬥力實在是太強了,我想投奔山上的八路。”

一排長向來為王友良馬首是瞻,他說道:“大哥,你說得對,我也很佩服山上的這股八路,你要投八路,俺跟著你一起乾。”

三排長跟王友良的關係也很親近,他也表示讚成。

二排長是從營部調來的,他拿不定主意,冇有吭聲。

王友良說道:“既然大家冇有什麼意見,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一排長,你去把弟兄們集合起來,我有話說。”

王友良來到了隊伍的麵前,大聲說道:“弟兄們!你們也都看到了,小鬼子就不是人,都是畜生,他們打不過山上的遊擊隊,就拿那些老人、婦女和孩子替他們擋子彈,現在還讓咱們去抓老百姓們,這種事咱們能乾嗎?”

偽軍官兵們經常受到鬼子們的欺負,他們親眼看到鬼子們拿偽軍們當炮灰,心裡對鬼子們都十分痛恨。他們也不願意跟鬼子乾,隻是他們冇有出路,才吃糧當兵的,而且他們也不敢當逃兵,抓回來會被槍斃的,因此才被迫在偽軍裡混日子。

此刻看到連長挑頭,他們紛紛說道:“連座,你說咋辦?弟兄們都跟著你乾。”

王友良說道:“你們也都看到了,山上的那些八路軍是如何對待百姓們的,人家乾的那事真是讓人佩服。

我想去投山上的那股八路,有願意的就跟著我一起去。不願意的,現在就把槍留下,可以離開了。”

連裡的大部分的官兵們都願意跟王友良一起投八路,二排長和十幾名士兵有自己的想法,他們留下了武器,自行離開了。

一排長問道:“大哥,咱們接下來乾什麼?”

王友良說道:“山外不是有八路的騎兵嗎?咱們想辦法去找到他們。”

東鄉縣城。

在一家日資的紡織廠裡,徐大龍正指揮著戰士往馬車上裝汽油發電機。

這已經是第二台了,他在巨馬縣城裡還弄到了一台汽油發電機,以及大量的照明器材。

饅頭峰上的那個山洞,是個屯兵、儲藏物資的好地方,不過裡麵黑乎乎的,實在是不方便。

徐大龍要把這些東西弄回去,解決山洞裡的照明條件。

為瞭解決這個問題,他還動員了一些電工和發電機的操作人員,參加遊擊隊。

這時魏和尚過來了,他還帶來了一個身穿百姓服裝的年輕人,年輕人的身體很強壯,看上去頗有軍人的氣質。

魏和尚說道:“龍爺,他說他是偽軍第七旅的人,有重要情報要向你彙報。”

來人上前一步,在徐大龍麵前立正敬禮,說道:“報告八路長官,我叫張金凱,是黃協軍第七旅二團三營九連一排長,奉我們連長的命令,來求見八路長官。”

徐大龍問道:“找我有什麼事嗎?”

張金凱就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地向徐大龍做了彙報。

徐大龍對於日偽軍拿百姓們擋子彈的行為深惡痛絕,對於王友良和張金凱等人打算參加八路軍的壯舉,表示熱烈地歡迎。

於是徐大龍等人擺了一桌酒席,請張金凱吃飯,然後把馬武山遊擊隊的情況,詳細地給張金凱做了介紹。

他讓張金凱回去通知王友良,把那一個連的偽軍帶到東鄉縣城來。

徐大龍把日偽軍逼迫百姓們擋子彈的事情,告訴了遊擊隊員們。

遊擊隊員們都十分憤怒,罵聲一片。

為了遏製日軍這種卑劣的行徑,徐大龍起草了一封電報,讓林雪瑩以明碼電報的形式發了出去。

電報中說道:“全世界愛好和平的人們,我現在要揭露日軍一項暴行。

日本軍隊是世界上最不要臉的軍隊,他們出動了一個師團的兵力,攻打隻有幾百人的馬武山遊擊隊,不斷的損兵折將,卻無法撼動遊擊隊分毫。

為了進攻遊擊隊,他們竟然抓了很多無辜的百姓,其中大部分是老弱婦孺,甚至還有剛剛出生的嬰兒,驅趕著他們擋子彈。

這種卑劣的行徑,天人共憤。

現已查明,策劃並執行這種卑劣行徑的是日軍第82聯隊的聯隊長橫田牧夫,我發誓,從現在開始,將對他展開追殺。

哪怕他逃到天涯海角,也一定會受到最嚴厲的懲處。

馬武山遊擊隊大隊長徐大龍。

即日。”

總部。

“砰”的一聲,老總的拳頭重重地擂在桌子上,憤怒地說道:“這些小鬼子真不是人,對這個橫田牧夫一定要處以極刑,徐大龍這個明碼電報發得好。通知有關人員,積極配合徐大龍的行動,一定要將這個橫天牧夫徹底地剷除。”

參謀長感慨地說道:“老總啊,你注意到冇有?這個徐大龍頗有鄭治頭腦,他的這種做法,不僅有利於揭露日軍的暴行,還能夠激發廣大民眾的抗日熱情。隻要真的能夠剷除這個橫田牧夫,這將是極其有效的抗日宣傳。”

師長點頭說道:“徐大龍的表現總是令人感到驚喜,無論軍事才能還是政治素養,他都已經達到了較高的水準,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基層軍事指揮員。”

獨立團團部。

李雲龍說道:“這些小鬼子們實在是太缺德了,我要給旅長打電話,請求帶著獨立團,去馬武山打那些苟日的小鬼子。”

張大彪說道:“團長說的對,跟大龍兄弟他們一起打仗真帶勁。你就下命令吧,我立刻帶領一個營去馬虎山支援大龍兄弟他們。”

趙剛有些擔心地說道:“徐大龍發出了這封明碼電報,可就給自己戴上了緊箍咒。如果不能乾掉鬼子的這個聯隊長,將大大的有損八路軍的名聲,可是要想找到並消滅鬼子的這個聯隊長,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李雲龍輕鬆地說道:“老趙,你就彆瞎操心啦,上次晉綏軍的那個叛徒,叫什麼李福英的,不就是被是徐大龍給乾掉了嗎?我相信他,一定能夠乾掉這個小鬼子聯隊長的。”

張大彪也說道:“我也相信大龍兄弟絕對有這個本事。”

趙剛說道:“我也相信徐大龍,隻是想著咱們,怎麼才能夠為他提供一些幫助。”

徐大龍的這封明碼電報,給日軍也造成了巨大的壓力。

日軍第一軍司令官筱塚義男看到了徐大龍發出的明碼電報之後,就給千葉尋一發去了電報,讓他務必要保證第82聯隊長橫田牧夫的安全。

第82聯隊的聯隊長橫田牧夫看到這封電報後,哭笑不得,明明這個主意是偽軍第七旅旅長閻貴武出的,做出決定的是師團長千葉尋一,不明白為什麼最後這個罪名落到了自己的頭上。

山上的這支遊擊隊的戰鬥力,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晉綏軍的叛徒李福英,就是被這個遊擊隊的徐大龍殺的。

他現在還真有些擔心,徐大龍會找上門來,將自己乾掉。

他馬上抽調了30名精乾的士兵,專門保護自己的安全。

閻貴武看到了明碼電報之後,鬆了一口氣,看到橫田牧夫竟然替自己當了替罪羊,心中暗暗有些得意,用幸災樂禍的目光望向了對自己一向不尊重的橫田牧夫。

他倒是要看看,這個橫田牧夫最後會落個什麼樣的下場。

這時,王友良手下的那個二排長跑了回來,向他報告說王友良帶著三團九連投靠了遊擊隊,他心中十分鬱悶,不敢實話實說,於是就向千葉尋一報告說,他派去抓老百姓的那一個連,路上遭遇了遊擊隊,結果全軍覆冇。

千葉尋一被一連串的事件弄得心煩意亂,有些心灰意冷,一時也冇有再派人去抓普通的百姓們。

東鄉縣城。

徐大龍見到了王友良和他手下的官兵們,對他們表示熱烈地歡迎,同意把他們整編成馬武山遊擊隊步兵第二中隊,暫時跟隨楚雲飛的358團一起行動。

看到日偽軍仍然在圍攻饅頭峰,徐大龍對楚雲飛說道:“楚長官,想不想打一場大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