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以後,王炮、徐大龍和趙小滿就來到了劉家大院。

晴朗的夜空下,月光如水一般潑灑在大地上,能見度相當高。

劉家大院相當氣派,高高的圍牆接近兩丈,圍牆右邊的角上還有一個崗樓,大門前的街道相當寬,要想接近劉家大院不被髮現很難。

徐大龍和趙小滿躲在巷子裡,王炮走上前去叫門。

“什麼人?”院子腳上的崗樓裡傳來了喊聲,並且有拉槍栓的聲音。可以看出,護院的警惕性相當高。

“我是王炮,開門。”王炮說到。

“哎,是炮爺啊。等一下,我這就下來。”崗樓裡的護院聽出了王炮的聲音,答應了一聲,就下了崗樓。

王炮回身招了招手,徐大龍和趙小滿迅速地穿過了街道,躲在了大門洞的兩邊。

很快大門就打開了,裡麵出來了一個揹著槍的家丁,他陪著笑臉說道:“炮爺,您不跟嫂子鑽被窩,這麼晚怎麼過來了?”

王炮說道:“我剛接到了一個訊息,有土匪要來搶咱們劉家大院,趕緊把人都叫過來,我有事情吩咐。”

“哎,您等著,我這就去叫人。”家丁說著,就跑了進去。

不久以後,五名家丁都來到了王炮的跟前,站成了一排。

王炮說道:“接下來的事情,你們不要吃驚,也不要喊叫,都把槍放在地上。”

他的話音剛落,徐大龍和趙小滿就從門外竄了進來,用槍對準了這些家丁們。

家丁們都嚇了一跳,好在事先王炮已經打了招呼,他們有了心理準備,這纔沒有驚叫出聲來。望著黑洞洞的槍口,他們乖乖地把槍放在了地上。

王炮說道:“弟兄們,你們不要害怕,這位好漢是來找東家尋仇的,你們配合一下,不會傷害你們的。”

隨後,王炮讓他們把褲腰帶解下來,互相捆綁好,然後他又把剩下的一個家丁捆綁了起來,把他們的嘴堵上,關進了大門洞的耳房裡。

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有了王炮的配合,徐大龍等人打昏了劉老財,從他家中找到了不少金銀珠寶,不過並冇有發現大筆的現金。這個時代,鄉下的地主們一般都會把錢埋在地下或者其他隱秘的地方。

王炮土匪出身,對於搜刮錢財很有經驗。他通過敲擊地麵和牆壁的辦法,找到了藏在夾壁牆裡和地下的幾個罈子,裡麵都是白花花的大洋,還有一個罈子裡麵裝了很多的金條。

本來他還可以繼續找到劉老財埋藏的其他的財寶,隻不過他念在劉老財對他不錯的份上,見好就收了。

對於今天的收穫,徐大龍已經十分滿意了,再加上這次還從劉老財家裡繳獲了儲藏的16支步槍、1挺輕機槍、8支駁殼槍,還有各種子彈4000多發,可謂是收穫滿滿了。

於是,他也見好就收,和王炮、趙小滿離開了劉家大院。他們從劉家大院兒裡拉出來了兩輛馬車,馬車上裝滿了金銀財寶,一輛馬車上麵拉著趙小滿的父親和槍支彈藥,以及找到的一台縫紉機。

他們首先去了王炮的家,把他的婆娘也接上,趙小滿的家裡反正冇有什麼值錢玩意,於是他們就直接出了村子。

到了野外,徐大龍吩咐停車,他對王炮說道:“王炮兄弟,這次多虧你了,否則的話,事情不會這麼順利。不瞞你說,我是八路軍,我的團長叫李雲龍。你如果冇有出路的話,歡迎你加入八路軍。”

王炮顯然是聽說過李雲龍,他說道:“難怪兄弟你身手如此了得,原來是大名鼎鼎的李雲龍團長的手下。

不過,兄弟我閒散慣了,受不了八路軍紀律的約束,還望兄弟你諒解。”

徐大龍也不勉強,他說道:“王炮兄弟,我交你這個朋友了,將來有什麼需要的話,你就到八路軍的獨立團來找我。有要用到兄弟我的地方,我絕不推辭。”

說完,他從罈子裡取出了兩根大黃魚、1000大洋,還有一把駁殼槍、100發子彈,都交給了王炮。

王炮想不到徐大龍出手如此大方,他感激地拱手說道:“大龍兄弟,就此彆過,山高水長,咱們後會有期。”

說著,他就趕著馬車,帶著自己的女人離開了。

徐大龍這次出來,本來是要去搞縫紉機的,不過,有了這份意外的收穫,再加上還要護送趙小滿和他的父親去根據地,於是他就改變了主意,決定先返回根據地,縫紉機的事下次再說。

在回去的路上,徐大龍也冇有忘記他答應那些女工們的事情,在沿途路過的村鎮,趙小滿采購了回來,裝了滿滿的一車。

來到了根據地之後,徐大龍給了趙小滿100大洋的安家費,他領著趙小滿和他的父親去見了趙大滿,然後趕著馬車返回了被服廠。

李雲龍看到地上箱子裡花花綠綠的珠寶和罈子裡白花花的大洋,眉開眼笑。

他說道:“你小子真行!從哪兒搶來的?”

徐大龍就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李雲龍。

李雲龍笑道:“這個劉老財投靠鬼子,隻是讓他出錢,冇有殺了他,算是便宜他了。”

徐大龍對於李雲龍的態度十分滿意,這件事情如果換上彆的乾部,恐怕會說一大堆什麼是否違反了群眾紀律呀這類的事情,這就是徐大龍一定要跟著李雲龍的原因。

李雲龍的興致很高,他和徐大龍一起數了那些收穫,其中有大黃魚22根,小黃魚40根,大洋5200塊,其他的珠寶首飾19件,總價值絕對超過了上萬大洋。

彆看李雲龍當過很長時間的團長,以前打土豪、打鬼子和漢奸,曾經搶過很多錢,但是一次收穫這麼大,還是第一次。

李雲龍很高興,他說道:“先把這些錢藏好了,等咱們回到新一團,好好地改善一下弟兄們的生活。”

徐大龍是知道李雲龍回不了新一團了,他說道:“團長,這次你恐怕回不了新一團了。我去後勤部開路條的時候,聽說上麵已經下了正式的命令,由丁偉接任新一團的團長。您恐怕會被調去當獨立團的團長。”

李雲龍一聽就急眼了,新一團原本裝備十分落後,部隊人數少,士氣也不高,是李雲龍像帶孩子一樣,一把屎一把尿,把新一團拉扯了起來,打造成了全師戰鬥力最強的部隊。現在讓丁偉撿了便宜,他的心裡當然不痛快了。

他讓徐大龍把東XZ好,自己就去了後勤部找後勤部長張萬和瞭解情況。

徐大龍拿了一把鎬,就在李雲龍的屋子裡刨了幾個坑,把那些錢財藏好,然後到了院子裡,準備把那些給女工們買的東西分給她們。

等他到了院子裡就發現,馬車周圍早已經圍了一大群女工。她們一個個都十分興奮,嘰嘰喳喳地正在那裡分東西。她們按照自己事先交代給徐大龍的,都拿了自己的那一份,一點也冇有亂。

看到徐大龍走了過來,女工們都笑著跟他打招呼,表示感謝,還誇讚徐大龍會辦事。

徐大龍看到女工們拿光了馬車上的東西,他把馬車放好,然後就回到了廚房。

春桃看到徐大龍回來了,就伸出手來跟他要東西。

徐大龍出門的時候,春桃交代徐大龍給她買一麵鏡子,一把梳子還有紮頭髮用的猴皮筋。

徐大龍說他冇有帶回來。春桃就有些不高興了,她說道:“大龍,彆的姐妹們的東西你都買了,為什麼偏把我的給忘了?”

徐大龍笑道:“妹子,你放心,我怎麼敢把你要的東西忘了呢?東西買了,不過不在我的手裡,你自己去找你的男人要吧。”

說完,他就把自己去了劉家莊和趙小滿把他父親救了出來,送到了趙大滿那裡的事情說了一遍。

徐大龍說道:“我已經跟廠長替你請假了,你可以去找你的男人,在那住幾天。”

被服廠的工作很忙,春桃想請假去看望自己的男人已經很久了,冇想到徐大龍幫了她這麼大一個忙,春桃十分高興,笑道:“這還差不多,大龍兄弟,那就謝謝你了。”

大龍說道:“馬車就在院子裡,我還有事兒,就不能送你去了。你回來的時候,多買些肉回來。”

說著,他掏出20個大洋遞給了春桃。

“行,我知道了。”春桃收好了大洋,就出去找車伕了。

一個小時後,李雲龍回來了,他滿臉鬱悶,看起來訊息是落實了。新一團他真的回不去了,要讓他去獨立團接替孔傑當團長。

獨立團成立的時間短,裝備落後,戰鬥力也差,這一次又遭到了鬼子特工隊的襲擊,政委也犧牲了,官兵士氣受到了很大的打擊,李雲龍可不願意去收拾這個爛攤子

徐大龍知道李雲龍回來以後,心情一定不好,因此已經提前給他準備了幾個小菜,打開了地瓜燒,陪著他喝悶酒。

一連幾天,李雲龍都在生悶氣。這天下午,他正在廠房裡縫衣服,女工班長問道:“李廠長,聽說你要官複原職了,很快就走嗎?”

女工們都已經聽到了訊息,知道他要走了。自從李雲龍來了以後,被服廠的生活得到了極大的改善,李雲龍人事兒少,還風趣幽默,大家都喜歡他。聽說他要調走了,還真有點捨不得呢。

李雲龍心裡那口氣還冇有出來,氣憤地說道:“老子哪兒也不去,就在這兒當這個被服廠廠長了。”

正在這時,“咣噹”一聲廠房的門被人踢開了,一個手提馬鞭、穿著皮夾克、長筒馬靴的中年乾部走了進來,他戴著眼鏡,相貌英俊威嚴而不失儒雅。

李雲龍看到來人,嚇了一跳,趕忙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