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雲龍說道:“老程,想不想把你們的裝備換一換?”

程團長眼前一亮,隨即又暗淡了下來,他明白李雲龍指的是什麼,說道:“這批武器彈藥都已經上報了旅部,我是想換一換,就怕旅長大人不答應,到時候吃不了兜著走。”

李雲龍笑道:“我說程瞎子,你傻呀?我跟你說吧,馬蹄灣有鬼子一個步兵中隊,還有偽軍的一個營。

咱們把這一批武器彈藥使一使,把馬蹄灣打下來,繳獲了鬼子和偽軍的,然後再把借用的武器裝備還回去,繳獲的武器裝備對半分。”

程團長很高興,說道:“我看行。”

69團的李鄭委對此有些猶豫,他說道:“這恐怕不行,萬一打不下來,把彈藥消耗掉了,可真是冇法向上級交差。”

李雲龍不屑地說道:“看你那點兒出息。這麼著吧,你們愛乾不乾,你們要是不乾的話,我們獨立團自個兒乾,反正這批武器彈藥也是我們獨立團的兵繳獲來的,你們想用,我還不樂意了呢。”

程團長受不了這刺激,說道:“李雲龍,你小子就屬狗臉的,說翻就翻。勞子什麼時候說不乾了?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咱們就打馬蹄灣。”

李雲龍哈哈大笑,說道:“程瞎子,你小子冇白跟老子一個班裡混,咱們說乾就乾,現在就分武器。”

趙剛心很細,說道:“咱們現在就分武器,不過必須要打一個清單,現在用了,到時候必須要還回來。”

李雲龍和程團長都冇有意見,於是就由趙剛和69團的李鄭委主持分發武器。

獨立團和69團分彆領取了一門92式步兵炮,十門迫擊炮,一挺92式重機槍,二十挺輕機槍,1000支三八大蓋,10萬發子彈。

官兵們拿著武器,一個個喜氣洋洋,士氣高漲。

接下來,兩個團的首長們一起研究了攻打馬蹄灣的作戰計劃。

徐大龍建議,如今兩個團的官兵們裝備精良,在兵力和武器上占優勢,最好是白天行動,能夠充分地發揮兵力和火力優勢,尤其是他們遊擊隊的騎兵,在白天行動更能發揮快速機動的優勢。

大家都認可徐大龍的意見,於是決定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早晨前去攻打馬蹄灣鎮。

李雲龍等人把武器分了,還要去打馬蹄灣鎮,這和旅長交代的任務有些不相符。旅裡派來的電台報務員有些擔心,於是就準備發電報,將這裡的情況向旅長彙報。

徐大龍早就防著他呢,送給了他一把王八盒子,一塊手錶進行賄賂,安排魏和尚和王小虎一直盯著他,以請他喝酒的名義,連拉帶拽地把他控製了起來,一個勁給他灌酒。

麵對著眾人如此的熱情,電台報務員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喝了酒後,美美地睡了一晚上。

由於遊擊隊的電台報務員仍然冇有培訓出來,林雪瑩也參加了這次行動。

這天夜間,在這麵山坡上有數千名八路軍官兵,就隻有林雪瑩一位女性,為了避免尷尬,徐大龍安排王小虎特地找了一個相對背靜的地方,弄來一些木頭,搭了一個架子,用幾件雨衣給她搭了一個帳篷,在地上也鋪上了雨衣和一條毯子,還專門安排兩名遊擊隊員替她站崗。

林雪瑩知道這都是徐大龍替自己安排的,她早就發現了,徐大龍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其實心卻很細,說話辦事都很令人貼心。

這裡的條件雖然十分艱苦,可是她的心裡卻是暖洋洋的。

夜深了,林雪瑩有些睏,她正準備睡覺,忽然聽到了外麵傳來了徐大龍的聲音。

他輕聲說道:“虎子,保護好林小姐,無論她有什麼需要,都及時幫她解決。”

林雪瑩心裡暖暖的,一陣倦意襲來,甜甜地睡去。

第二天早飯後,酒飽飯足,裝備精良的獨立團和69團的官兵們,殺氣騰騰地直奔馬蹄灣鎮。

在此之前,徐大龍率領著遊擊隊的騎兵,已經提前前往桐城縣城。

上午9點,獨立團和69團的官兵們對馬蹄灣鎮的日偽軍形成了包圍,緊接著戰鬥就打響了。

9:30,桐城縣城西門打開了,從裡麵出來了大隊的鬼子和偽軍,大約有兩個步兵中隊的鬼子和偽軍兩個營。

他們出城後不久,就看到外麵的路中間,插著小旗,上麵寫著“小心地雷。”

日偽軍的大隊人馬就停了下來,日軍的大隊長認為這是敵人虛張聲勢,他急於去救援馬蹄灣鎮,於是就讓偽軍在前麵開路,結果真的踩中了地雷,當場炸死了五六個偽軍。

日軍的大隊長就命令部隊從公路旁邊繞行,結果剛下公路,又踩中了地雷,這一次又死傷了幾個鬼子。

鬼子和偽軍們弄不清楚,到底哪裡有地雷,隻好停下來,讓工兵排雷。

在距離公路300米的地方,遊擊隊員們早已經架起了迫擊炮。徐大龍端著38式步槍,從鬼子的人群當中找到了日軍的大隊長,一槍就打了過去。子彈從大隊長的左眼打了進去,從後腦又鑽了出去,飛出了一股血箭,令他當場斃命。

“通通通通。”

遊擊隊的迫擊炮開火了,一排炮彈呼嘯著落進了日偽軍的隊伍當中,炸得日偽軍鬼哭狼嚎,死傷一片。

鬼子兵們發現了遊擊隊的火炮陣地,急忙組織火力進行打擊。但是距離太遠,機槍和步槍都不起作用,於是就把他們帶來的一門九二式步兵炮和迫擊炮架了起來。

徐大龍早就等著他們呢,不等他們準備完畢,就指揮著92式步兵炮和迫擊炮朝著日軍的炮兵陣地一陣猛轟,直接就摧毀了他們的火炮。

一個鬼子的中隊長惱羞成怒,指揮著日偽軍朝著徐大龍等人撲了過來,跑出冇有多遠,又踩中了地雷,死傷一片。

鬼子和偽軍搞不清楚前麵還有多少地雷,一個個停下了腳步,猶豫著,不知道是否繼續向前衝鋒。

遊擊隊員們朝著日偽軍的隊伍一頓猛轟,日偽軍們實在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調頭就朝著縣城方向逃走了。

為了防止日偽軍再次返回來,徐大龍指揮著火炮追著日偽軍的隊伍繼續炮轟,日偽軍被打得狼狽不堪,扔下一地的屍體,直接就逃回了縣城。

遊擊隊員們從容不迫地來到了公路上,收繳了日偽軍留下的戰利品。

這一次的收穫又不小,那門92式步兵炮隻是被炸散了架,重新組裝,維修一下,還能使用。幾門被炸壞的迫擊炮,拆下零件,也能組成兩門完好的。

遊擊隊員們把繳獲的火炮和槍支彈藥馱上了馬背,在城外繼續監視日偽軍。

10:20。林雪瑩接到了李雲龍他們發來的電報,說他們已經打下了馬蹄灣鎮,全殲了鎮子裡的日偽軍,讓徐大龍他們撤退。

徐大龍等人率領著遊擊隊員們策馬奔馳,不久以後就趕上了李雲龍等人。

李雲龍、趙剛、程團長等人正坐在馬蹄灣鎮外麵休息,看到徐大龍等人過來了,都站了起來。

剛剛打了一場酣暢淋漓的大勝仗,各位團首長們全都是一臉的喜氣。

李雲龍說道:“大龍兄弟,馬蹄灣鎮打下來了,小鬼子和偽軍一個都冇有跑得了,全被兄弟們給乾掉了,這仗打得真是痛快啊。

你們那裡怎麼樣?弟兄們冇有什麼傷亡吧?”

徐大龍笑道:“冇事,鬼子和偽軍剛出縣城,就被我們給打回去了,弟兄們冇有什麼傷亡。”

程團長高興地說道:“大龍兄弟,這一次69團也沾了你們的光,打了一場漂亮仗,真得感謝徐兄弟你啊。”

其實程團長是想感謝李雲龍的,可是他不想看到李雲龍那得意的嘴臉,故意說給徐大龍聽的。

李雲龍也不以為意,在那裡哈哈大笑。

不久以後,打了一場大勝仗的八路軍官兵們,排著整齊的隊伍,唱著歌,喜洋洋地前往根據地。

進入了根據地,李雲龍和程團長按照物資清單歸還了武器和彈藥,把他們從馬蹄灣鎮繳獲來的武器和彈藥派人送回了各自的團裡,然後押運著物資繼續前往旅部。

徐大龍也把送給獨立團的那些武器彈藥交給了獨立團的官兵,然後帶著遊擊隊跟隨李雲龍等人一起前往旅部。

下午3點,李雲龍等人趕到了旅部,旅長、旅參謀長等人聞訊來迎接。

望著滿載武器彈藥和各種物資的長長的大車隊,旅長眉開眼笑,說道:“都運回來了。”

趙剛把物資清單遞給了旅長身邊的參謀長,說道:“報告旅長,物資一件不少,全都運回來了。”

旅長說道:“不錯,你們這次任務完成得很好,行啦,你們可以回去啦。”

“啊?”李雲龍和程團長等人麵麵相覷,都愣在了那裡。

旅長說道:“你們還想乾什麼?想讓勞子請你們喝酒嗎?勞子這裡冇有,你們就趕緊回去吧。”

李雲龍有些急眼了,他說道:“旅長啊,您老人家這就不對了。武器彈藥和物資我們都運回來了,分給我們的那一份,我們得帶回去啊。”

程團長也說道:“是啊,旅長,這批武器彈藥裡頭,怎麼著也得有我們一份啊。”

旅長把眼睛一瞪,說道:“你們這幫傢夥膽子可真不小,竟敢違抗命令,私自調動兩個團的部隊,打了馬蹄灣鎮。說說吧,這筆賬該怎麼算?”

李雲龍和程團長等人一下子都傻眼了,他們冇有想到,他們擅自攻打馬蹄灣鎮的事情,旅長這麼快就知道了。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最後目光落到了跟隨他們行動的旅部電台報務員的身上,都認為這傢夥有些不地道,拿了好處,還背後打小報告。

電台報務員哭笑不得,不敢承認,又不敢不承認,一邊是得罪旅長,一邊是得罪這些團首長們,他十分尷尬,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旅長笑道:“彆看了,就你們那點花花腸子,還能瞞得過我。實話告訴你們吧,是我派人暗中監視你們的,就知道你們這幫傢夥一定不安分,果然不出我所料。”

旅長不僅是一個軍事天才,還是一位優秀的高級指揮員,他對手下的將領們瞭如指掌。

旅長早就猜到了李雲龍等人守著那麼一大堆的武器彈藥,不眼饞,那才奇怪呢。他的確是派人前來接應他們,卻不讓這些人乾擾李雲龍等人的行動,李雲龍等人攻打馬蹄鎮的情況他瞭如指掌。

旅長現在之所以這麼對待李雲龍他們,是想敲打一下他們,免得他們尾巴翹得太高。

旅長說完後,揹著手就往回走,一邊走,一邊悄悄地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程團長狠狠地瞪了一眼李雲龍,說道:“李雲龍,你這個小子就是個敗家子,就知道貪小便宜,這下好了,這麼一大批武器彈藥就冇咱們的份了。”

旅長走了,參謀長故意落後了幾步,聽到程團長的話,他笑道:“你們這幫傢夥,膽子實在是太大了,以後這種違抗命令的事情少乾一些。你們放心吧,旅長是不會虧待你們的,他早就說了,你們護送這批武器彈藥有功,一定會多分給你們一部分的。”

李雲龍等人喜出望外,趕緊立正,向參謀長敬禮,說道:“謝謝旅長,謝謝參謀長了。”

參謀長笑道:“行啦,彆在這裡說啦,跟我一起走吧,旅長早已經吩咐了,擺上了酒宴,要為你們慶功呢。”

聽到這裡,眾人更加高興了,嘻嘻哈哈地說笑著簇擁著參謀長,準備去旅部喝酒。

參謀長往他們的身後望瞭望,問道:“李雲龍,徐大龍呢?旅長可是點名要見徐大龍的。”

趙剛趕忙喊道:“徐大龍,快過來。”

徐大龍跑步過來,立正敬禮,說道:“報告參謀長,獨立團馬武山遊擊大隊大隊長徐大龍向您問好。”

參謀長打量了一下徐大龍,笑道:“總是聽到你的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器宇不凡,是一員威猛的戰將,跟我一起走吧,不僅旅長要見你,就連師長和老總都要親自接見你呢。”

旅部。

旅長見到了徐大龍,想起來了,當初他可是在被服廠見過徐大龍,不過當初徐大龍隻是一個普通的戰士,也冇有多留意。

冇有想到,這傢夥竟然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優秀指揮員。

旅長高興地說道:“徐大龍,咱們又見麵了。乾得不錯,你打的那些仗,就連咱們師長和老總都稱讚了。等到慶功宴結束之後,我就帶你去總部麵見師長和老總。”

晚上旅長設宴款待了李雲龍和程團長當人,條件有限,酒宴十分簡單,隻有幾個菜,地瓜燒也不能敞開了喝。

就是這樣的酒宴,旅長他們一個月也不一定能夠有一次,這足見旅長他們平時日子過得十分清苦。

徐大龍深深地感歎,八路軍就是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英勇戰鬥,不怕犧牲,最終取得了抗日戰爭的偉大勝利。

晚飯過後,獨立團和69團領到了旅部發給他們的武器彈藥和物資,準備離開了。

李雲龍和趙剛都來找徐大龍談話,他們都知道徐大龍是個人才,如今他已經在總部首長那裡都掛上了號,遲早是要提升的。他們希望徐大龍能夠步步高昇,可是心裡又有點捨不得他離開獨立團,繞來繞去的說了一堆話,總之是讓徐大龍記得他是從獨立團出去的,不能忘本。

徐大龍相信自己的才能,足以擔負更高的職務,不過軍隊是講資曆的,他已經從一個戰士成長為營級乾部,這提升的速度已經令人側目了,提升得太快,對於自己的成長不是一件好事,必須要在基層紮紮實實地打好基礎。

徐大龍說道:“團長,政委,我徐大龍能有今天,全都靠你們的提攜。你們放心吧,我是不會忘本,離開獨立團的。”

聽到這裡,李雲龍眉開眼笑,趙剛也是滿臉的欣慰。

李雲龍說道:“從總部那裡回來,就回咱們獨立團,咱們好好地喝上一場。”

徐大龍笑道:“一定,不過我可不想喝你那地瓜燒了,想辦法整點好酒。”

李雲龍、趙剛和張大彪都開心地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