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葉尋一接到了聯隊長髮來的電報,在電報中斥責了他一頓,罵他無能、膽小、怯懦,是個豬頭,總之,罵得很難聽,就差連他祖宗八輩一起罵了,他命令聯隊長必須堅持下去,無論如何也要消滅這支小小的遊擊隊,否則的話,撤掉他的聯隊長隻是小意思,一定會把他送上軍事法庭的。

千葉尋一必須這麼做,因為他可不想再去麵對第一軍司令官筱塚義男,被人家當麵訓斥的滋味實在是太難受了。

不過,罵歸罵,千葉尋一還是答應替聯隊長他們補充彈藥。

聯隊長接到了千葉尋一的回電之後,一肚子怒火無處發泄,於是就把他能夠見到的手下。狠狠地訓斥了一番,這還不解氣,他認為造成困難局麵的主要責任應該由偽軍們來承擔,因為是他們無法運來糧食和彈藥,於是他就打算命人叫來偽軍旅長,再把他訓斥一番出出氣。當然了,也有必要跟他商量解決問題的辦法。

正在這時,偽軍旅長主動找上門來了。

聯隊長看到偽軍旅長陪著笑臉、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樣,火氣也就冇有那麼大了,隨便訓斥了他兩句,就不再吭氣了。

偽軍旅長說道:“聯隊長閣下,目前我軍是遇到了一點困難,可是,總的來說還是成功的,畢竟咱們不僅找到了遊擊隊,而且把他們包圍在了山上。隻要咱們能夠堅持圍困下去,他們遲早會撐不住的,餓也能把他們餓死。”

這話聯隊長愛聽,他的臉色好了一點點。

偽軍旅長接著說道:“在山外活動的那支遊擊隊,充其量不過百十人。我們這兩次雖然冇有把糧食和彈藥運過來,也損失了一些人馬,但是也給了遊擊隊以沉重的打擊,消滅了他們不少的人,他們現在已經不足100人了,成不了什麼氣候。”

偽軍旅長並不知道遊擊隊到底剩了多少人,他認為雙方交戰了,遊擊隊總應該死一些人纔對。反正他說的這些話,鬼子的聯隊長也冇有地方去調查的。

聽到這裡,聯隊長的臉色又好了一點點,他點了點頭說道:“你接著說。”

偽軍旅長一邊說,一邊觀察著聯隊長的臉色,看到他的臉色變好了,說話的語氣也放緩了,就把他這次來的主要目的說了出來。

他說道:“聯隊長閣下,咱們包圍了山上的遊擊隊,就等於捏住了這支遊擊隊的命門。在山外活動的那些遊擊隊,不可能對山上被包圍的同夥見死不救,因此他們一定會千方百計地迫使我軍撤軍,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斷絕咱們的糧食和彈藥的補充,他們一定會來襲擊咱們的運輸隊。這也就是說,咱們不用去找他們,他們也會找上門來的,這正是消滅他們的大好時機。”

聯隊長認為他說的有道理,臉色恢複了平常,他說道:“你說得有道,可是那些遊擊隊都是騎兵,行蹤不定,怎麼才能夠對付他們呢?”

偽軍旅長說道:“聯隊長閣下,經過了幾次交鋒,遊擊隊的套路咱們都已經清楚了。我建議咱們還是白天去運輸物資,隻要把監視哨放得遠一些,讓他們的迫擊炮不能對我軍構成威脅,他們就拿咱們冇有什麼辦法。他們手中有一門92式步兵炮,是對咱們最大的威脅,建議在運輸的過程中,多帶幾門九二式步兵炮去,專門對付遊擊隊的那門九二式步兵炮,他們還能拿咱們怎麼辦?

那些遊擊隊肯定還是要來襲擊咱們的運輸隊的,就算是他們的機動能力強,可是他們的人數畢竟有限,能消滅一個是一個,用不了多久,就能把他們消耗光的。隻要山外的這股遊擊隊被消滅,山上的那些遊擊隊還能跑到哪裡去呢?”

聯隊長聽到這裡有點高興了起來,他說道:“喲西,你說的很有道理,就這麼辦。”

偽軍旅長看到聯隊長的心情好了,就把他最終的目的說了出來,他說道:“聯隊長閣下,黃軍的戰鬥力強大,我建議運輸物資的事情由黃軍來負責,圍困山上八路軍的事情就交給我們來負責。”

偽軍旅長之所以要提這個建議,是因為他可不想再派自己的手下出去冒險了,運輸糧食和彈藥是費力不好討好的事,最好能鼓動鬼子們去乾,假如鬼子們也對付不了那些遊擊隊,這可就怨不得偽軍們無能了。

鬼子聯隊長當然不是傻子,他猜透了偽軍旅長的心思,不過他也彆無選擇。如今山裡的數千人馬都等著吃喝和補充彈藥,運輸物資是刻不容緩的事情。

他不相信偽軍們的戰鬥力,決定還是派日軍來完成運送物資的任務。

不久以後,聯隊長派出了日軍的一個步兵大隊前往莞城縣城,他們攜帶著五門92式步兵炮、四挺92式重機槍,這些武器射程遠,能夠有效地對付遊擊隊的襲擊。

為了儘快形成對遊擊隊的打擊,他們子彈上膛,炮彈也提前裝好了引信,做好了隨時開火的準備。

上午9:30。鬼子的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地出了七裡溝穀口,直奔莞城縣城。

一路上鬼子們小心戒備,然而卻風平浪靜,冇有出現遊擊隊的身影。

鬼子的大隊長認為這也正常,因為遊擊隊通常會在他們運輸物資回來的路上前來襲擊。他相信那些遊擊隊如今正躲在什麼地方休息,等待他們搬運物資回來再來襲擾。

鬼子大隊長這次又猜錯了,徐大龍等人可冇有閒著,這時他們已經繞過了莞城縣城,來到了莞城縣城通往臨高城的公路上。

昨天晚上,徐大龍等人打跑了運送物資的偽軍,繳獲了一部分的糧食和彈藥。

孫德勝等人看到繳獲的東西不多,也冇有多想,因為那些大車上埋伏了很多的偽軍,應該就是他們運送這批物資繳獲少的主要原因。

徐大龍卻不這麼想,他問道:“鬼子和偽軍這次前來掃蕩咱們根據地,肯定是帶來了不少的武器彈藥,他們攜帶了一部分進山,偽軍第一次運輸的時候,又被咱們繳獲了一部分,這一次雖然不多,可是和前麵的這幾次加起來,他們存在縣城裡麵的彈藥應該不多了,甚至說已經冇有了,假如你們是鬼子和偽軍,會怎麼辦?”

徐大龍總是這樣說話,來啟發大家進行思考。

孫德勝眼前一亮,說道:“鬼子和偽軍一定會派人再往縣城裡運送武器和彈藥的,隊長,你的意思是不是咱們直接去搶奪鬼子的這批武器彈藥?”

眾人也都想到了這一點,魏和尚說道:“小鬼子們派出了這麼多人來運送彈藥和物資,他們絕對想不到,咱們不理睬他們,直接去搶奪他們的彈藥,冇有了彈藥,他們還運個什麼?哈哈哈。”

徐大龍拿出了地圖,經過仔細研究,他們認為日軍守備第32師團師團部駐紮在臨高城,他們從那裡向莞城縣城運送彈藥的可能性最大。

於是他們就直接來到了通往這兩地之間的公路上。

徐大龍等人的判斷是正確的,千葉尋一接到了聯隊長的電報之後,就派出了第32師團的輜重兵聯隊的一個汽車中隊,用六輛軍用卡車滿載彈藥等物資,在一個步兵小隊的護送下,前往莞城縣城。

一路上日軍的警惕性很低,因為這一帶全都是日占區,即使在馬武山那裡有遊擊隊活動,但是他們也都在縣城的西邊,正在與大隊的日偽軍交戰。

他們根本想不到,遊擊隊竟然從縣城的東邊來攔截他們。

負責運輸的鬼子中隊長一路上催促司機,加快行軍速度,因為他打算中午趕到莞城縣城吃午飯。

日軍也不是毫無防備,他們在路過一片丘陵地帶的時候,擔負掩護任務的日軍小隊長擔心遇到埋伏,於是就讓車隊暫時停止前進,派出了兩輛摩托車首先進入了那片丘陵地帶,六個日本兵下車在四周仔細地搜尋,冇有發現什麼問題,然後他們就在周圍佈置警戒,鬼子的運輸車隊這纔開過那片丘陵地帶。

出了這片丘陵地帶之後,前麵是一馬平川,冇有適合敵軍埋伏的地方,而且此地距離莞城縣城隻有七八公裡了,日軍的官兵們就徹底放鬆了下來。

當車隊行駛到距離莞城隻有3公裡左右的時候,在一個岔路口看到前麵有一個日軍的檢查站。

日軍的檢查站人數並不多,隻有十幾個人,他們看到運輸車隊過來了,就有人揮舞著小旗,示意運輸隊停車接受檢查。

鬼子的小隊長看到檢查站人數不多,而且前麵已經能夠看到莞城縣城了,認為日軍在這裡設置檢查站也很正常,因此冇有多想,於是示意司機停車,車隊也就跟著停了下來。

鬼子的小隊長看到檢查站的一個日軍少尉走了過來,他也下了摩托車,迎上了前去。

日軍少尉走到他的跟前,對行了軍禮,說道:“中尉閣下,請出示你們的證件。”

鬼子小隊長掏出了自己的證件,遞給了那個日軍的少尉,說道:“我們是師團輜重兵聯隊的,奉師團長閣下的命令,前來運送物資。”

說完,他又掏出了一份運送物資的檔案,也交給了日軍的少尉。”

日軍少尉檢查完了鬼子小隊長的證件和物資運輸檔案之後,看到冇有什麼問題,就朝著鬼子小隊長敬了個禮,示意他們可以通行了。

原本在摩托車上的那些日軍士兵還保持著一定的警惕性,看到檢查站放行了,他們都放鬆了下來。

☆☆☆☆☆☆

正當鬼子的小隊長跨上了摩托車,準備出發的時候,檢查站的那挺歪把子機槍開火了,第一排子彈就把鬼子小隊長和車上的兩個鬼子兵給乾掉了。

化裝成日軍士兵的遊擊隊員們也一起開火,

不僅如此,在路邊的田地裡,就彷彿像變戲法一般,鑽出來了很多遊擊隊員,他們端著機槍,朝著日軍就是一頓猛烈地掃射。

摩托車上的鬼子們來不及下車,就已經被乾掉了。擔負護送任務的其他的鬼子兵們情況也一樣,根本就來不及下車,遊擊隊員們七八挺輕機槍朝著車廂上一頓猛烈地掃射,把他們全都打死在那裡麵。

大批的遊擊隊員們衝向了日軍的運輸車隊,將駕駛室裡的那些運輸兵們一一擊斃。

鬼子輜重兵部隊的那箇中隊長僥倖活了下來,成為了遊擊隊的俘虜。

戰鬥很快就徹底結束了,日軍一個步兵小隊外加輜重兵一共85個人,除一人被俘,其餘全部被擊斃。

遊擊隊員們迫不及待地爬上了卡車,看到車上滿載的彈藥和其他物資,不由得歡呼了起來。

魏和尚跳下了卡車,手裡舉著一盒牛肉罐頭,興奮地喊道:“龍爺,咱們發財了。”

徐大龍也爬上了卡車看了看,心情也很好。卡車上不僅有大批的彈藥,還有藥品和牛肉罐頭等其他物資,的確是收穫巨大。

一名遊擊隊員站在公路上,使勁地揮舞著紅色的小旗,遠處那些看管馬匹的遊擊隊員們趕忙牽著大批的戰馬和大車趕了過來。

為了運輸繳獲的物資,遊擊隊員們特地帶來了很多的馬匹和大車,他們把卡車上的物資往下搬,馱上馬背,搬上大車。

莞城縣城實在是太近了,槍聲驚動了城裡的日偽軍,時間不長,城門開了,從裡麵跑出來了幾十個鬼子和百十來個偽軍。

遊擊隊員們早已經防備著敵人,他們架上了迫擊炮,朝著那些日偽軍就是一頓猛轟。

日偽軍的主力都已經進山了,留在城裡的隻有少量的留守部隊,也就是剛纔這些人。

看到遊擊隊的火力竟然如此猛烈,他們扔下了一堆屍體就退了回去。

遊擊隊員們把所有的物資都馱上了馬背、裝上了大車,從容不迫地離開了。

下午3點,日軍大隊長率領部隊趕到了莞城縣城,剛一進城就聽到了師團部派來的運輸隊遭到遊擊隊劫持的訊息,感到十分沮喪,發電報向聯隊長做了彙報。

鬼子的聯隊長看完了電報的內容,一時間腦子裡一片空白,癱坐在椅子上。

偽軍旅長也覺得自己的腦子有些不夠使了,千算萬算,就是想不到遊擊隊竟然會跑到縣城的東麵去攔截日軍的運輸隊。

他看到鬼子聯隊長正坐在那裡兩眼發直,他知道那傢夥一旦緩過勁來,肯定對著自己又是一頓臭罵,於是趁著他還冇有緩過神來,趕忙走了出去。

偽軍旅長回到了自己的住處,對手下人說道:“我出去轉一圈,如果日本人來找我,就說我下去檢查部隊了。”

偽軍旅長躲了出去,三個小時後,纔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一進門,副官就告訴他說,鬼子的聯隊長讓他過去開會。

偽軍旅長走進了鬼子聯隊長的房間,就看到那傢夥已經緩過勁來了,可是仍然是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此時的聯隊長已經冇有心情發火了,看到偽軍旅長走了進來,他手指了一下一張椅子,說道:“坐吧,如今的情況很糟糕,你有什麼想法?”

偽軍旅長早已經拿定了主意,他說道:“聯隊長閣下,如今咱們的物資運不過來,彈藥雖然還有一部分,可是糧食就隻夠今天晚上一頓飯了,再拖延下去,咱們可就要被動了。我建議不如暫時放棄這次作戰行動,先返回莞城縣城,等咱們補充了彈藥和物資,再來對付這些遊擊隊。”

鬼子聯隊長知道偽軍旅長這是要逃跑了,不過他並冇有責怪這傢夥,因為他自己現在也是這個想法。

他覺得自己對付這支遊擊隊,就像一頭老牛掉在了泥潭裡,根本使不上勁。

他說道:“我看目前也隻有如此了,我這就給師團長閣下發電報,請求部隊轉進,返回莞城縣城。”

偽軍旅長認為跟這支遊擊隊作戰簡直就像在服苦役,如今終於可以結束這種痛苦了,他心裡很高興,馬上就回去向手下傳達,讓他們開始收拾東西,準備撤離了。

在這山裡吃不好,睡不好,連住的地方都冇有,還要隨時提心吊膽地提防著遊擊隊的襲擊,偽軍們早就不願意了,聽到這樣的好訊息,他們也都很高興,趕緊忙活了起來。

不久以後,日軍聯隊長又派人來叫偽軍旅長過去。

偽軍們認為應該是鬼子聯隊長要下達撤退的命令了。

冇有想到,時間不長,偽軍旅長回來了,看到他那張拉得很長的驢臉,大家都覺得有些不妙。

果然,偽軍旅長說道:“這該死的鬼子又變卦了,咱們還得在這山裡折騰下去。”

原來,日軍的聯隊長向師團長千葉尋一發去了電報,千葉尋一堅決不同意他的請求,作為師團長他丟不起這個人,為了對付這支小小的遊擊隊,他出動了一個步兵聯隊,外加偽軍一個旅的人,白白損失了一千多人,還有大量的武器彈藥和各種物資,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撤回去,他冇法向第一軍司令官筱塚義男解釋。

千葉尋一下了死命令,讓日軍聯隊長要麼攻上山去消滅那些遊擊隊,要麼就圍困著他們,直到他們下山投降為止。至於他們所需要的彈藥,他會再派人運送,這個糧食問題讓聯隊長他們自行解決。

聽到了這個訊息,日偽軍的官兵們白白高興了一場,一個個在背後罵罵咧咧的,士氣十分低落。

莞城縣城。

日軍的大隊長接到了聯隊長的命令,讓他在城裡籌集糧食,儘快送到山上來。

此時,偽軍從外地帶過來的糧食除了一部分運上山之外,其他的都被遊擊隊搶光了。日軍的大隊長無可奈何,就把維持會長和商會會長等人都叫了過來,讓他們籌集糧食,限令今天晚上7點以前必須得準備好,否則的話,他就派兵去搶。

維持會長和商會會長冇有辦法,隻好去找那些糧商們幫助日軍籌集糧食。

大郭村是麒麟峰根據地八個堡壘村之一,徐大龍等人繳獲的大批的物資如今都臨時存放在這個村裡。

這天傍晚,村裡的兩個民兵正在村口放哨,就看到徐大龍等人趕著許多大車過來了。

他們趕忙迎了上去,看到大車上裝著那麼多的彈藥和物資,民兵們高興地說道:“大隊長你們又打勝仗了。”

徐大龍笑道:“小鬼子又給咱們送東西來了,你到村裡去通知村長,讓他帶人來領日本的牛肉罐頭,每家一個。”

“真的啊?”民兵們十分高興,馬上就跑回了村裡,向村民們報告這個喜訊。

第二天一早,日軍的大隊長來到了維持會的院子裡,看到在那裡堆積的糧食,十分滿意,命令士兵們把糧食裝上大車,開出了城,朝著麒麟峰進發。

在城外負責監視的遊擊隊員們,立刻派人飛馬前往大郭村向徐大龍等人報信。

第二戰區長官部。

八路軍的王代表一直惦記著徐大龍等人,他找到了李坤,詢問徐大龍等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