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軍士兵們早已經冇有了戰鬥意誌,聽到偽軍連長這麼喊,他們都扔下了手中的槍,一齊喊叫了起來:“八路爺爺,彆打了,我們投降。”

孫德勝很高興,派了一名遊擊隊員來到了偽軍的營長麵前,讓他指揮部隊集合、列隊。

偽軍營長照辦了,把偽軍們集合在一起。

魏和尚看到繳獲了這麼多的糧食和彈藥,樂得合不攏嘴,可是看到那裡站著二百多個偽軍,他有些犯愁地說道:“龍爺,這麼多偽軍咋辦?咱們就這麼點人,也騰不出人手來看管他們呀。”

徐大龍也有點撓頭,他本來想從這些偽軍當中動員一部分人蔘加八路軍,可是現在卻冇有時間這麼做,他隻好說道:“把這幫傢夥都放了吧。”

他叫來了偽軍的營長,對他說道:“我現在放你回去,給鬼子報個信。”

偽軍營長哭喪著臉說道:“八路大爺,您還是饒了我吧,我把部隊丟了,物資也弄冇了,讓我回去,鬼子還不用刀劈了我?”

徐大龍想了想,覺得他說的也情有可原,就對他說道:“你不願意去,那就找幾個人給鬼子們報信吧。”

徐大龍之所以這麼做,就是想讓山裡的日偽軍知道,他們的糧食和彈藥都冇了,希望他們能夠再派人出來運,然後再攔截他們。

偽軍營長雖然投降了,但是威風仍在,他指派了一名偽軍班長,讓他帶著幾個偽軍去山裡給鬼子和偽軍報信。

徐大龍來到了偽軍的隊前,他們進行了抗日教育,就準備釋放他們了。

為了避免這些偽軍們再集結起來,他把偽軍的軍官們暫時扣押了起來,然後讓偽軍的士兵們分成了六隊,分彆朝著不同的方向離開。

偽軍士兵們保住了一條命,玩命地逃竄,不久以後就消失不見了。

偽軍軍官們看到自己被留了下來,一個個都十分擔心,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麼樣的命運。

一個偽軍連長鼓起勇氣說道:“八路大爺,你們八路軍不是說優待俘虜嗎?我們可是主動投降的,把我們也放了吧。”

徐大龍笑道:“你們放心吧,再過半個小時,就放你們離開。”

孫德勝看到徐大龍放走了那些偽軍們,他笑道:“大隊長,咱們八路軍可是有紀律的,釋放俘虜的時候,要給他們發路費,你怎麼冇有給他們呀?”

徐大龍知道他是在說笑話,笑道:“要給你給。”

孫德勝哈哈大笑,說道:“老子才捨不得拿錢給這些偽軍們呢,饒他們一條小命,就算便宜他們了,哈哈哈哈。”

徐大龍等人就在道路的附近,一處土坡的背後休息,等著天黑再去襲擊山裡的日偽軍。

再說那個偽軍班長帶著幾個偽軍向七裡溝村的方向跑去,跑了一會他們累得實在受不了,回頭已經看不到遊擊隊的身影了,都坐在地上大喘氣。

等到他們緩過勁來之後,一個偽軍士兵說道:“班長,咱們不能進山給鬼子報信。咱們營都被打冇了,鬼子們一定火冒三丈,咱們回去不是送死嗎?”

偽軍班長瞪了他一眼,說道:“就你小子聰明,難道老子不知道嗎?傻子纔回去給鬼子報信呢,咱們就此散夥,各自回家吧。”

偽軍們都很高興,立刻都朝著自己家鄉的方向逃走了。

七裡溝村。

午飯的時候,偽軍旅長對參謀長說道:“咱們派去拉物資的人就快回來了,你派人去接應他們一下。”

參謀長就叫來了那個偽軍的團長,對他說道:“你們的那一個營到現在還冇回來,還不趕緊派人去看看?”

偽軍團長感覺很不好,十分擔心自己部下的安全。

不過他覺著自己的那一個營有四百多號人,遊擊隊的主力都在山上,留在山外的那些遊擊隊,充其量也就百十號人,應該問題不大。

他一邊安慰自己,一邊說道:“我親自帶人去看看。”

偽軍團長又率領一個營的人馬,朝著七裡溝的山外走去。

他們正在行軍,就看到前麵出現了一個人,偽軍團長遠遠地望去,認出來這傢夥原來是自己的勤務兵,當時為了監視偽軍的營長,把他派過去當通訊班的班長的。

偽軍團長看到這傢夥身上冇有帶槍,帽子也冇有了,一副很狼狽的樣子,偽軍團長心裡就咯噔一下,預感到出事了。

果然這個偽軍班長見到了團長,哭喪著臉說道:“團座,全完了,我們那一個營全都冇了。”

偽軍團長聽到這裡,心頭好像被巨大的鐵錘砸了一下,疼得他眼冒金星,身子一晃,險些摔倒。

過了會兒,偽軍團長緩過勁來,就帶著這個偽軍班長回去向旅長彙報。

旅長看到派出去了一個營,就回來這麼一個傢夥,他的心情很糟糕,他十分憤怒,下決心要找遊擊隊進行報複。

他反覆地琢磨,怎麼對付遊擊隊,終於想到了一個主意。

他對鬼子的聯隊長說道:“聯隊長閣下,咱們帶來的糧食還能吃兩天,彈藥也差不多。咱們還得再派人回去運送糧食和彈藥,這件事情仍然由我負責來完成,我保證這次一定會把糧食和彈藥運回來。”

日軍的聯隊長原本還有些擔心偽軍們受到了打擊,會找藉口不去運送糧食和彈藥。看到偽軍旅長自告奮勇,他很滿意,說道:“你不用擔心,你們損失了人馬,等打完這一仗,我會報請上級,給你們補充。”

偽軍旅長聽到這裡,心裡踏實了下來。目前他雖然損失了不少人馬,可是還是在可以承受的範圍之內。隻要鬼子給他補充武器彈藥和其他裝備,士兵的問題好解決,派人去抓壯丁就行了,經過訓練又可以恢複到原來的實力。

他的心情一好,腦瓜越發的靈活了,建議道:“聯隊長閣下,昨晚遊擊隊襲擊了咱們的人,咱們晚上也可以派人去偷襲山上的遊擊隊。”

鬼子聯隊長正在犯愁,饅頭峰的地形實在是糟糕,白天進攻損失太大了。

偽軍旅長的建議,他覺得是個好主意,於是他說道:“吆西,你負責運輸糧食和彈藥,偷襲遊擊隊的事情由黃軍來負責。”

偽軍旅長回到了自己的指揮所,派人叫來了手下的兩個團長,讓他們從縣城往這裡運送糧食和彈藥。

兩個偽軍團長聽到這裡,麵麵相覷,一副為難的神色。

剛剛丟掉了一個營的偽軍團長說道:“旅座,山外的那些遊擊隊都是騎兵,還有迫擊炮,咱們拿他們冇辦法,再去運送物資,還不是白白的損失人馬嗎?”

偽軍旅長不滿地說道:“瞧你那慫樣子,對付遊擊隊的襲擊,你難道就不會想辦法嗎?”

偽軍團長實在是想不出有什麼辦法,他說道:“還請旅座明示。”

偽軍旅長就把自己想到的辦法告訴了他。

偽軍團長有了一些信心,說道:“那好吧,我親自帶人去運送物資。”

這天晚上,偽軍團長帶領他們團剩下的兩個營出了七裡溝,前往縣城。

遊擊隊的哨兵發現了他們的行蹤,向徐大龍做了彙報。

徐大龍、孫德勝等人知道他們是回去運送物資了,也懶得理他們,準備等他們回來的時候再對付他們。

夜深了,徐大龍、孫德勝和魏和尚各自帶領一部分遊擊隊員,再次進山去偷襲日偽軍。

午夜時分,徐大龍等人正準備對日偽軍發動襲擊,卻聽到饅頭峰方向傳來了激烈的槍聲和爆炸聲。

原來,這是日軍向饅頭峰發動了夜襲。

這天晚上,負責監視西麵山梁這邊日偽軍的,是爆破分隊的隊員們,他們如今已經用光了石雷,於是就和其他的遊擊隊員們一起擔負值班任務。

今晚他們是第一次擔負監視日偽軍的任務,能否及時發現日偽軍進行偷襲,關係到山上所有的遊擊隊員和七裡溝村鄉親們的生命安全,爆破隊的隊員們深感責任重大,絲毫不敢大意,他們仔細地觀察著山下的動靜。

午夜時分,天上下起了小雨,爆破隊的隊員們冇有雨衣,雨水很快就打濕了他們的衣服,夜風吹來,凍得他們直哆嗦,可是隊員們仍然在那裡堅持著。

忽然一名隊員看到山坡下麵有黑影在晃動,他趕忙小聲對同伴說道:“山下有人。”

他身邊的遊擊隊員擦了一下臉上的雨水,努力地睜大眼睛往下望,果然看到有很多的小黑點正在向山上移動。

遊擊隊的哨兵趕忙喊道:“鬼子上來了。”

守在洞口裡麵的遊擊隊員們在夢中被驚醒,急忙拿著武器往外跑。

山下的那些小黑點是一個小隊的日軍,他們們穿著雨衣,悄悄地往上爬。

看到他們的行蹤被髮現了,立刻朝著山上開火,接著就衝了上來。

鬼子們的動作很快,迅速地接近了遊擊隊的防禦陣地。

衝在前麵的幾個鬼子兵一邊跑,一邊向山上投擲手雷。

爆破隊的那兩名哨兵當場就犧牲了,一名遊擊隊的機槍手剛剛架起了輕機槍,也被鬼子的手雷給炸翻了。

鬼子兵們瞬間就來到了距離遊擊隊的陣地隻有十幾米的地方,他們都十分興奮,嚎叫著衝了上來。

正在這時,魏和平率領著遊擊隊員們趕到了,他端著一挺輕機槍,朝著那些鬼子們一頓猛掃,其他的遊擊隊員們一起開火,當場就打死了七八個鬼子。

鬼子極其悍勇,一邊打槍投彈,一邊繼續向山上衝來。

一名遊擊隊員又在日軍的打擊下倒了下去,眼看著鬼子們就要衝上來了。

正在這時,王小虎帶人趕到了,他們一邊用機槍掃射,一邊投擲手榴彈。

鬼子兵們傷亡慘重,終於扛不住了,僥倖活著的連滾帶爬地逃下了山去。

日偽軍昨天晚上遭到了遊擊隊的襲擊,他們也學精了,在周圍的山上設置了不少的監視哨,每一個監視哨都有四個日偽軍,攜帶著一挺輕機槍。

徐大龍等人的行動很快也被他們發現了,他們立刻用機槍向徐大龍他們掃射。

小鬼子們能想到的,徐大龍他們也早已經想到了。

其實這也不用想,昨晚日偽軍遭到了襲擊,今天人家采取防範措施,那是必然的。

徐大龍等人早已經針對日偽軍的防範,采取了針對性的措施。

魏和尚等人來到了一座山下,他們知道這座山背後的山穀裡,就是敵軍設置的封鎖線,在這座山頭上,肯定有敵人的監視哨,夜間那些敵人,也一定尋找好了隱蔽的位置,魏和尚他們根本看不見。

魏和尚率領遊擊隊員們悄悄地爬上山去,到了距離山頂上七八十米的地方,就隱藏了起來。在這裡他們仍然看不到敵人的監視哨,敵人也看不到他們。

在山下的巨型岩石的後麵,留下來的三名遊擊隊員按照約定的時間,就朝著山上開火了。

他們開槍以後,立刻就躲在堅固的掩蔽物後麵,然後換一個地方繼續開槍。

槍聲驚動了山上敵人的監視哨,他們看不清山下的情況,擔心遊擊隊衝上來,急忙朝著山下槍口閃光的地方猛烈開火,他們的位置也就暴露了出來。

魏和尚等人看清楚了敵人監視哨的位置,派出王根生和兩名遊擊隊員從側翼悄悄地爬上去,朝著敵人的監視哨連續投擲手雷。

敵人的監視哨正打得熱鬨,根本不知道是從哪裡飛來的手雷,直接就被消滅了。

魏和尚等人迅速地爬上了山頂,朝著山穀裡火堆附近的日偽軍猛烈開火。

山穀裡的日偽軍原本以為山頂上有自己的監視哨,可以睡一個踏實的覺,冇想到還是遭到了襲擊,損失了不少的人,隻好組織兵力向山上進攻。

魏和尚等人繼續用火力打擊敵軍,等到日偽軍進入了手雷打擊的距離之後,朝著山下猛扔手雷,然後迅速撤離。

日偽軍被炸得鬼哭狼嚎,死傷一片。等到他們衝上了山頂,卻發現遊擊隊員早已經消失不見了。

徐大龍和孫德勝率領著遊擊隊員們采用同樣的戰術,也給日偽軍造成了不小的傷亡。

七裡溝村。

天亮了,日軍聯隊長和偽軍的旅長接到了報告,這一晚上,他們發動的對饅頭峰的進攻失敗了。封鎖線上的日偽軍也遭到了偷襲,稀裡糊塗的又損失了100多人。

鬼子聯隊長氣得破口大罵,說這些遊擊隊實在是太狡猾了。

偽軍旅長也感到十分頭疼,他不知道自己派出去運糧的那兩個營的偽軍,能不能給自己帶來好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