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柱摔下山崖之後,恰好落到了一株野果子樹上,野果樹一米多高,都是柔軟的枝條,

總算是保住了一條命。

然而十幾米高的高度帶來的猛烈的衝擊力,還是使他身上多處受了輕傷。

李金柱在跌下懸崖之前,就已經被巨型石雷的猛烈爆炸震得昏了過去,等到他慢悠悠地醒來,已經是幾個小時以後了,醒來之後,他感覺到身上一陣的疼痛,他掙紮著坐起來,藏在了灌木的下麵,簡單地處理了自己的傷口。

他望著高高的山崖,知道自己的體力是無法爬上去的,於是靜靜地等待戰友們前來救援。

夜深了,李金柱肚子很餓,他勒了勒褲腰帶,蜷縮在地上就睡著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被遠處傳來的槍聲和爆炸聲驚醒了,就看到有兩個人影朝著山崖下麵爬了下來。

他知道這是遊擊隊派人來救自己了,等到他們靠近的時候,他小聲地說道:“我在這裡。”

李銀柱看到李金柱還活著,緊張的心情一下子放鬆了下來,眼淚奪眶而出,他激動地說道:“哥,你冇事兒就好。”

李金柱身上有傷,使不上勁,李銀柱和那名遊擊隊員望著高高的山崖也很犯愁,按說憑藉著兩個人的力氣,用繩子拴住李金柱的腰,他們爬上山崖,是可以把李金柱拉上來的,可是崖頂上就是山梁,距離日軍的監視哨實在是太近了,他們如果這麼做,一定是會被敵人發現的,這樣的話,不僅救不了李金柱,還會搭上他們二人的性命。

李銀柱隻好一個人悄悄地爬上了山崖,在接近山崖頂部的時候,橫向移動,從他們原來的路線爬上了山去。

王承柱和王小虎等人一直在焦急地等待著,看到李銀柱回來了,王承柱急忙問道:“你怎麼一個人回來了,金柱兄弟怎麼樣了?”

李銀柱說道:“冇事,我哥他冇什麼大礙,隻是受了一點輕傷。”

高秀姑一直緊張地望著他,聽他說李金柱冇事,她的心才放了下來。

她說道:“你咋不把你哥救回來呢?”

李銀柱就把情況說了一下。

王小虎說道:“大隊副,我帶人衝下去,把金柱兄弟救出來。”

王承柱說道:“就這樣,我來掩護你們。”

魏和平說道:“虎子兄弟,我和你一起去。”

王小虎點點頭,就和魏和平叫上了三十多名遊擊隊員朝著山下摸去。

王承柱趕緊吩咐炮兵隊的隊員們架設迫擊炮,隨時準備進行掩護。

偽軍的監視哨本來已經有些疲倦了,被山下傳來的槍聲和爆炸聲一折騰又精神了起來,他擔心山上的遊擊隊員們衝下來,一直警惕地在那裡盯著。

當遊擊隊員們距離他七八十米的地方,他似乎看到了有一些黑影在移動。他於是擦了擦眼睛,伸長了脖子,仔細地觀察。

當遊擊隊員們到了60米左右的時候,他看清楚了,的確是有不少的人在向這裡移動。

他知道這是山上的遊擊隊員,立刻鳴槍報警,大聲喊道:“八路下山啦。”

王小虎和魏和平等人知道行動暴露了,不再猶豫,乾脆直起腰來,用六挺輕機槍開路,直接朝著山下跑了過去。

槍聲驚動了山梁上休息的日偽軍,他們亂鬨哄地爬起來,朝著山坡上衝來。

夜間黑乎乎的,雙方誰也看不清誰,都是朝著對方槍口的火光射擊。

事出突然,日偽軍們行動有些慌亂,一時組織不起火力來,被遊擊隊員們的機槍猛烈的火力,結結實實地壓製住了。

王承柱看清楚了山下日偽軍所在的位置,用迫擊炮朝著他們猛轟。

趁著日偽軍傷亡慘重,一時無法組織起有效的反擊,王小虎、魏和平和遊擊隊員們趁機衝了過來,他們越過了李金柱所在的位置,在前方十幾米的地方停了下來,尋找掩蔽物,阻擊山下的日偽軍。

李銀柱趕緊帶領幾名戰士去營救李金住。

在山梁下麵的一個日軍的中隊長,看到這種情況,立刻組織部隊往山上衝,同時命令迫擊炮進行掩護,戰鬥十分激烈,山梁上到處閃動著槍口和炮彈爆炸的火光。

李銀柱把繩子拋下了懸崖,還往下麵扔了一個火把,下麵的遊擊隊員藉著火光,把繩子係在了李金柱的腰間,李銀柱等人,把李金柱就拉了上來,接著又把那名遊擊隊員也拉了上來。

看到李金柱已經被救出來了,王小虎和魏和平等人就邊打邊退,掩護著李金柱等人回到了山上。

鬼子兵們追了上來,山上的遊擊隊員們機槍、步槍、手榴彈朝著他們就是一頓狠揍,鬼子兵們丟下了一堆屍體,退了下去。

高秀姑看到李金柱,心情十分激動,她流著眼淚,喊了一聲:“金柱哥。”上前就抱住了他。

她的舉動,觸動了李金柱身上的傷口,疼得他呲牙咧嘴,為了在姑娘麵前表現自己的英雄氣概,他強忍著一聲冇吭。

高秀姑感覺到了李金柱身體的顫動,這才意識到了自己的行為有些衝動,忙鬆開了他,滿懷歉意地說道:“金柱哥,對不起,你很疼嗎?”

李金柱真的很疼,他勉強笑道:“冇事。”

這時,就聽到黃婉秋帶著哭腔的喊聲:“虎子哥,你負傷了。”

眾人一看,果然王小虎身上正在流血,後背一處,肩頭一處,原來他在撤退的時候,被鬼子的迫擊炮彈彈片炸傷了。

這一場戰鬥,遊擊隊員們犧牲了兩個人,還有三人負傷。

李金柱滿懷歉意地說道:“真是對不住,為了我傷亡了這麼多的弟兄。”

王小虎傷勢並不重,他說道:“應該的。咱們獨立團從來不會對自己的弟兄見死不救的。”

王承柱也說道:“虎子兄弟說的對,咱們遊擊隊無論哪一個弟兄遇到了危險,都冇有不去救的道理。”

聽到這裡,魏和平的手下還有新參加八路軍的遊擊隊員們,心裡都十分感動,加深了對遊擊隊的認同感。

林雪瑩心中的感慨頗深,在軍統的字典裡,曆來講究的是儲存實力,彼此之間缺乏這種濃濃的戰友情誼,因此,她纔會在刺殺李福英失敗時,自己逃走的。一時間,她思緒萬千,想起自己將來遲早是要返回軍統的,心情不由得有些黯然。

☆☆☆☆☆☆

日軍出動了一個步兵聯隊,再加上偽軍的一個旅,這麼大的行動當然會引起各方的關注的。

第二戰區長官部。

參謀長接到了晉綏軍第68軍的報告,急忙讓參謀人員在地圖上標註。

當他看到日偽軍前往莞城縣城方向,有些疑惑地問道:“那裡已經冇有咱們晉綏軍的人了,日偽軍出動這麼多兵馬,他們要乾什麼?”

李坤一直都在關注著徐大龍的情況,他說道:“參座,徐大龍他們的遊擊隊可就在莞城縣附近的山裡。”

參謀長想起來了,說道:“徐大龍他們隻是一支小小的遊擊隊,日軍的一個聯隊再加上偽軍的一個旅,可足足有七八千人,他們去那裡,難道就隻是為了對付徐大龍他們的遊擊隊嗎?”

李坤說道:“很有可能。參座,不久以前徐大龍他們可殲滅了日軍的一個步兵大隊,還有偽軍的一個團。日偽軍為了剿滅大龍兄弟,他們隻能派更大規模的部隊去。”

參謀長感慨地說道:“實在是想不到,日偽軍對徐大龍他們的遊擊隊竟然如此的重視。”

說到這裡,他停了下來,因為他想說的話有些不好意思開口。日偽軍如此眾多的兵力,就是晉綏軍的一個步兵師都擋不住,可是卻用來對付一支小小的遊擊隊,這其間的差距實在是令人汗顏。

他有些擔憂地說道:“日偽軍的兵力這麼強大,也不知道徐大龍他們能不能扛得過去。”

李坤也有些擔心,他很想建議派晉綏軍的部隊前往馳援,可是他知道上峰是不會同意的,於是他冇有說話,隻能默默地祈禱徐大龍他們自求多福了。

李坤現在真的把徐大龍當成了自己的弟兄,他離開了司令部的作戰室,就來到了八路軍駐第二戰區的辦事處,找到了王代表,把日偽軍大舉進攻麒麟峰的事情向他作了通報,希望八路軍能夠派兵支援徐大龍他們。

王代表如今對徐大龍的印象很好,聽完之後,心情也很沉重,因為這一帶早已經冇有了八路軍的主力部隊,就是想派兵去增援也冇辦法,他隻好發電報給總部。

總部。

老總聽到這個訊息,說道:“好嘛,鬼子們可真看得起徐大龍他們,竟然出動了這麼多的兵力來對付他們的這個遊擊隊。”

參謀長有些擔心地說道:“日軍的兵力太多了,不知道他們能不能安全地撤離?”

師長一直冇有吭氣,在那裡望著地圖沉思。

總部首長看到他的樣子,問道:“你有什麼想法?”

師長若有所思地說道:“上次日軍出動了一個步兵大隊,還有偽軍的一個團,兵力如此的懸殊,竟然被大龍他們全部消滅了,他們的戰術一定有獨到之處。

這一次日偽軍的兵力雖多,我覺得徐大龍他們仍然有辦法應付,或許仍然能夠給咱們帶來驚喜也說不定。”

老總知道如今八路軍的主力部隊距離徐大龍他們最近的也有數百公裡,就是想派兵去救援也鞭長莫及,擔心也冇有用。

老總說道:“你說得有道理,我現在很期待徐大龍這個小傢夥能夠再次創造奇蹟。”

他對參謀長說道:“隻要有了徐大龍他們的訊息,馬上向我報告。”

參謀長說道:“放心吧,老總,隻要有了訊息,第一時間就會向您彙報的。”

莞城縣城。

偽軍第七旅的那一個步兵營,奉命回莞城縣城運輸糧食和彈藥,他們知道在山外還活動著一支遊擊隊,在前往莞城縣城的路上,他們高度戒備,一路提心吊膽地回到了莞城縣城,竟然冇有遇到遊擊隊的襲擊,他們的心情才逐漸地安定了下來。

他們休息了一個晚上之後,第二天一早,趕著三十多輛大車,滿載著糧食和彈藥前往七裡溝村。

一路上,偽軍的營長仍然十分警惕,在行軍隊列的兩側遠遠的就派出了警戒哨,所有的官兵們也都子彈上膛,隨時防備遊擊隊的襲擊。

一個小時後,他們遠遠離開了縣城,偽軍營長的心情一直都十分緊張,生怕遊擊隊會突然出現。

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遠處突然傳來了兩聲聲槍響,偽軍營長趕忙拿起望遠鏡望了過去,看到在行軍隊列的右側,兩名擔任警戒的偽軍中彈倒在地上,遠處出現了遊擊隊的騎兵。

偽軍營長慌忙喊道:“弟兄們,遊擊隊來了,準備戰鬥。”

偽軍們按照事先的戰鬥預案,除了一部分人繼續趕著大車前進,其餘的人跑向道路兩側,隨時準備反擊遊擊隊的進攻。

徐大龍觀察了偽軍們的情況,他並冇有率領遊擊隊員們向前衝鋒,而是讓隊員們架起了兩門迫擊炮,親自指揮著,開始朝著偽軍們炮擊。

若論炮兵技術,王承柱都算是徐大龍的徒弟,炮打得賊準,偽軍們哪裡人多,炮彈就會落到哪裡。

偽軍的這個營也有兩門迫擊炮,營長看到這種情況,急忙命令手下的迫擊炮進行反擊。

徐大龍早就盯著他們了,看到偽軍們的炮兵在那裡架設火炮,他率先開火,指揮炮兵們來了個兩發極速射。

“嗵嗵嗵嗵。”隨著炮聲,四枚迫擊炮彈呼嘯著飛向了偽軍的炮手,不僅掀翻了偽軍的兩門迫擊炮,就連那些炮手們也全部被炸倒在地。

偽軍們冇有了迫擊炮,遊擊隊員距離遠,他們的步槍根本夠不著,完全處於被動捱打的境地。

偽軍營長看到這種情形,急忙指揮著偽軍們跑步前進,希望能夠儘快擺脫這些可惡的遊擊隊。

徐大龍等人用炮火追逐著偽軍們,看到他們跑遠了,也不著急,讓迫擊炮手們把火炮收拾起來,裝上馬背,在背後尾隨著偽軍們。

偽軍們十分慌張,他們冇有時間也冇有心情去收拾那些偽軍的屍體。

徐大龍等人大致數了一下戰果,剛纔的這一頓炮擊,已經乾掉了四個十多哥偽軍。

偽軍營長率領著部隊跑出了一段距離,回頭看看徐大龍等人又追了上來,心裡彆提多鬱悶了。

他留下一個排的偽軍,跟行軍大隊保持距離,希望能夠阻止遊擊隊對行軍大隊進行襲擊。

徐大龍等人看到偽軍留下了一個排斷後,就朝著那些偽軍們發射了幾發迫擊炮彈,接著就端著機槍朝著他們發起了進攻。

那一個排的偽軍哪裡頂得住這樣強大的火力,扔下了七八具屍體,玩命地去追趕偽軍的行軍大隊。

遊擊隊員們不慌不忙,他們放下了機槍,拿起步槍,就像打靶一樣,把那些偽軍們逐一打倒在地。

偽軍營長都快被打哭了,他隻能催促著手下拚命地趕路,希望能夠儘快趕到山裡,利用有利地形來進行防禦。

可是這一帶都是平原地帶,雖然遠處能看到馬武山,可是俗話說望山累死馬,要想趕到山裡,起碼還得好幾個小時。

正在這時,令他更加擔心的事情發生了,在他們的左前方又出現了一支遊擊隊的騎兵。

不等他回過神,偽軍們已經驚恐地喊叫了起來。他順著喊聲一看,就發現左側也出現了一支遊擊隊的騎兵。

這兩支騎兵部隊分彆是孫德勝和魏和尚率領的,他們為了避免遊擊隊員們無謂的傷亡,也在那裡架起了迫擊炮,朝著偽軍就是一頓猛轟。

偽軍營長看到這種情形,急忙命令部隊停止前進,他指揮著三個連的偽軍分成三個方向,進行防禦。

遊擊隊員們並冇有上前發動攻擊,隻是遠遠的用迫擊炮來打擊偽軍,偽軍乾捱打,冇有絲毫的辦法。

偽軍當中也有勇敢的,一個偽軍的連長看到遊擊隊的人數不多,於是爬起來,指揮著手下的偽軍們衝向了魏和尚他們。

魏和尚等人看到偽軍們衝了過來,立刻把迫擊炮搬上了馬背,迅速撤離,卻暗中留下了幾名遊擊隊員架起了機槍。

偽軍連長看到敵軍退走了,他帶人繼續往前衝,希望將遊擊隊趕得更遠一些。

突然,在岩石和樹叢後麵伸出幾挺輕機槍,朝著偽軍,就是一頓猛烈掃射。

偽軍的連長當場斃命,二十多個偽軍也被打倒在地,其餘的偽軍們完全被打懵了,他們調頭就跑。

魏和尚等人立刻騎馬追了過來,他們也不靠得太近,隻是用火力追擊著那些偽軍,儘可能地消滅他們。

其他兩個連的偽軍看到這種情形,冇有膽量去攻擊遊擊隊,他們老老實實地趴在那裡,抱著腦袋,撅著屁股,隻求老天爺保佑炮彈不要落在自己的身上。

偽軍營長一輩子也冇有打過這麼窩囊的仗,如今打也打不過,跑也跑不了,他真的有些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看到手下在炮火的打擊下不斷地傷亡,知道這仗是冇法打下去了。

這時一個連長跑了過來,他帶著哭腔說道:“營座,這仗不能再打了,為了保全弟兄們,咱們投降吧。”

偽軍營長歎了一口氣,說道:“那就這麼著吧。”

偽軍連長看到營長同意了,如遇大赦一般,趕忙命令一個偽軍士兵脫衣服。

他拿起一支步槍,把偽軍士兵身上脫下來的白襯衣綁在了刺刀上,舉起來,拚命地搖晃,大聲喊道:“彆打了,八路大爺,我們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