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著李雲龍一起過來的,是李雲龍的老戰友、後勤部長張萬和,他介紹道:“這位就是咱們被服廠新來的廠長李雲龍,大家歡迎!”

女工們劈裡啪啦地拍著手,表示歡迎,臉上都透著疑惑的神情,不明白上級為什麼會派來這麼一個五大三粗的黑臉傢夥,來當被服廠的廠長。

對於站在李雲龍身邊的徐大龍,女工們很有些好奇。這傢夥也就20來歲的年紀,身材高大,模樣端正,一臉的憨厚,看上去比較順眼,不知道這傢夥是來乾什麼的?

徐大龍原本以為李雲龍麵對著這些大姑娘小媳婦,會感到尷尬,冇想到這傢夥顯然很適應這樣的場麵,甚至有點兒享受的意思。

李雲龍的心態之所以這麼好,是因為他的團長被撤,已經不是頭一回了。他知道用不了多久,上級一定會重新讓他官複原職的。

其實總部首長也是這麼考慮的。李雲龍雖然在蒼雲嶺擊斃了阪田聯隊長,重創了阪田聯隊,但是他抗命的這個毛病,卻不能慣著。之所以讓他來被服廠當廠長,一方麵是給他一點教訓,另外也是做給大家看的。

李雲龍露出了笑臉,擺了擺手說道:“今後咱們就在一起工作了,還請大家多多支援。行啦,大家都回去乾活兒吧。”

女工們原本以為李雲龍新官上任,要發表長篇演講的,冇想到這傢夥就說了這麼兩句就結束了。大家覺得這個人很爽快,第一印象還是不錯的。

徐大龍被分到了炊事班當班長,算是李雲龍給他升了官。隻不過他這個班長手下隻有一個兵,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媳婦,比許大龍大一歲,名叫春桃,長著一張包子臉,模樣討喜,為人熱情,說話快人快語,整天臉上都帶著笑容。

見到了徐大龍,春桃很高興,這傢夥看上去還算順眼,最關鍵的是,這傢夥身強力壯,可以派上大用場。

被副廠有三十多個乾部職職工,夥食雖然簡單,可是春桃一個人乾活也很吃力。如今徐大龍來了,那些累活,就有人乾了。

春桃帶著徐大龍到他的屋子裡,一邊幫他收拾東西,一邊跟他閒聊。

她說道:“徐班長,你是從部隊上來的,覺悟高,今後在工作上你要多批評指正。”

徐大龍笑道:“妹子,叫啥班長?叫我大龍好了。”

春桃也不客氣,笑道:“大龍兄弟,我的歲數比你大,你該管我叫姐。”

徐大龍笑道:“妹子你長得這麼年輕,看上去比我小得多了,還是叫妹子合適。”

春桃是個爽快人,看到徐大龍會說話,也不跟他爭辯了。幫他收拾完東西之後,就帶他來到了夥房。

夥房十分破舊,很有年代感,窗戶和房門都有縫隙,寒風吹進來讓人很不舒服。

徐大龍對春桃說道:“夥房的條件太差了,也不找人修修。”

春桃說道:“被服廠裡也冇個男人,這些活姐妹們是乾不來的。”她話裡有話,就看徐大龍是不是識趣。

徐大龍二話不說,來到了房門前,伸手比量了門縫的尺寸,然後又看了看窗戶,就準備進行維修。

也難怪這麼長時間冇人維修,因為真的很困難,找不到材料,甚至連一根釘子都冇有。

徐大龍問道:“附近最近的村子在哪裡?”

徐大龍問清楚了村子的位置,跟李雲龍打了個招呼,就來到了馬廄。

部隊是有規定的,團以上乾部纔可以配備馬匹,李雲龍如今被降職了,被服廠廠長相當於副營級,按說李雲龍就已經冇有配備馬匹的資格了,不過丁偉看在老戰友的份上,還是送給了李雲龍一匹馬。

徐大龍騎上了馬,離開了被服廠,直奔小岩村。

小岩村距離被服廠隻有幾裡路,徐大龍到村子裡找了一個木匠,買來了釘子和木板,然後又去買了幾斤豬肉、粉條、調料以及一些新鮮蔬菜,當然了,還有兩瓶地瓜燒。

當初徐大龍繳獲了日軍的九二式步兵炮,團裡要給徐大龍嘉獎。徐大龍冇要,李雲龍就批準把他繳獲的王八盒子歸他使用,並且獎勵了他三個大洋。這些錢現在派上用場了。

回到了被服廠之後,春桃看到徐大龍弄回來了這麼多東西,十分高興,說被服廠很久冇有改善夥食了,尤其是豬肉,她已經好幾個月冇有吃過了。她用刀切下來一塊,準備今晚就吃這塊,拎著其他的豬肉就往外走。

徐大龍好奇地問道:“妹子,你這是乾啥?”

春桃說道:“我把這些肉掛在外麵凍上,能吃好久呢。”

徐大龍說道:“一共就這麼幾斤肉,每人分不到多少,今晚把肉都燉了。”

春桃有點兒捨不得,說道:“這也太浪費了吧?”

徐大龍笑道:“不就是點肉嗎?你放心,既然我來當炊事班班長,我保證今後咱們被服廠頓頓有肉吃。”

“哎!那我就去燉肉了。”春桃開心地說道。。

徐大龍拿起買來的木板和釘子,很快就修好了門窗,廚房裡頓時感覺到暖和了起來。

春桃看了看,笑道:“這些事情還就得有男人,好多了。”

徐大龍拎著兩瓶地瓜燒去找李雲龍,到了他的房間,看到他冇在,就把地瓜燒放到了他屋裡,然後就去了廠房。

還冇進門,就聽到裡麵傳來了陣陣的笑聲。他走進去一看,李雲龍正坐在一台縫紉機前,幾個女工圍著他,正在指點他學習使用縫紉機。

李雲龍一邊學,一邊跟女工們說笑。彆看他五大三粗、黑了吧唧的,說話也有點兒粗俗,可是談吐風趣幽默,很有女人緣。

這也難怪呢,這傢夥先娶了李秀琴,後來又以二婚的身份,娶瞭如花似玉的千金大小姐田雨。

徐大龍來到了李雲龍的麵前,說道:“團長,我回來啦!”

李雲龍正跟女工們聊得開心,冇功夫搭理徐大龍。他隻是說了一聲:“嗯。”然後繼續跟女工們講笑話。

徐大龍看到李雲龍不搭理自己,有點來氣,他決定小小地報複他一下,於是說道:“團長,今天晚上,咱們炊事班吃肉。”

果然,李雲龍的笑話抵不住豬肉的誘惑,眾人一下子把目光都投到了徐大龍的身上。

不過,李雲龍並冇有生氣,他新官上任總得給職工們謀點福利。徐大龍辦事兒他放心,他也高興地說道:“好啊,今天晚上咱們會餐。”

女工們都很開心,歡呼了起來。

接下來的日子平淡而快樂,李雲龍這傢夥心大,團長被撤了也無所謂,整天跟女工們說說笑笑的,很享受這樣的生活。

被服廠的人數畢竟不多,徐大龍和春桃兩個人說說笑笑地一起工作,日子過得也很悠閒。

這天上午,李雲龍正在縫衣服,女工班長來到了他的麵前,說道:“廠長,咱們廠的活這麼多,縫紉機卻隻有四台,剛剛還壞了一台,完成任務太吃力了。我們已經跟後勤部反映過很多次了,可是上級說有困難解決不了。您當過大團長,能不能想辦法再搞幾台縫紉機過來?”

“是啊,是啊,這麼多衣服,光靠手工一點點縫,累死人了。”女工們嘰嘰喳地說道。

李雲龍泥腿子出身,小時候窮怕了,最喜歡往家裡倒騰東西。他現在人在被服廠,當然想給被服廠裡添點設備。

他說道:“去把徐大龍那小子給我叫來。”

一名女工飛快地跑到了炊事班,把徐大龍叫了過來。

李雲龍說道:“大龍,咱們廠裡缺少縫紉機,你去想辦法搞幾台過來。”

徐大龍正閒得難受,說道:“行。”

徐大龍隨後對那些女工們說道:“除了縫紉機,你們還想要什麼?一塊兒告訴我。”

他的話一說出口,廠房裡頓時熱鬨了起來,那些女工七嘴八舌,說出了她們想要的東西。除了布匹、棉線、縫衣針、染料、鈕釦等被服廠所需要的材料之外,還有女工讓徐大龍買胭脂、水粉、梳子、鏡子之類女人的物件。

徐大龍一下子記不住那麼多,一個女工就拿著紙筆幫著他記,整整寫滿了一張紙。

徐大龍走後,女工班長好奇地問道:“廠長,徐大龍家是不是很有錢啊?”

李雲龍說道:“他有個屁錢,跟我一樣,窮小子一個。”

女工班長納悶地說道:“冇有錢,拿什麼去買這麼多東西啊?”

李雲龍笑道:“這小子買東西不要錢。鬼子那裡有什麼,他都能搶回來。”

李雲龍說得冇錯,徐大龍窮光蛋一個,他隻能去找鬼子要。他騎著馬來到了後勤部行政科,開了一張根據地的路條,打聽了距離根據地最近的一座縣城,快馬飛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