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軍駐山西第一軍司令官小塚義男對於莞城縣城被八路軍遊擊隊攻克,十分震怒,再次把日軍第32師團長千葉尋一叫到了太原城,劈頭蓋臉地就是一番訓斥,如果不是看在千葉尋一軍銜跟自己相同,他一定會賞給他一頓大嘴巴的。

千葉尋一回到了師團部後,立刻叫來了日軍第83聯隊聯隊長,直接就給了他幾個大嘴巴,當場宣佈撤銷他的聯隊長職務,降為代理聯隊長,讓他戴罪立功,命令他去消滅馬武山抗日遊擊大隊,來洗刷第32師團的恥辱。

日軍第83聯隊聯隊長井上太郎,回到了聯隊部叫來了情報股長,斥責他提供的情報不準確,把怒火都發在了他的身上,師團長搧了自己五個嘴巴子,他就打了情報股長十個嘴巴子,把師團長閣下帶給他的恥辱,連本帶利地在情報股長的臉上找了回來。

他命令情報股長親自前往莞城縣,去調查馬武山遊擊隊的情況。

情報股長捂著紅腫的腮幫子,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叫來了幾名手下,對著他們發了一通脾氣,然後從聯隊部直屬中隊調了一個班的鬼子兵,護送他前往莞城縣城。

情報股長出發後不久,第83聯隊的聯隊長率領兩個步兵大隊,以及黃協軍第七旅,前往莞城縣城。

馬武山遊擊大隊撤離了莞城縣城之後,莞城縣的治安已經在漢奸維持會和偽警察大隊的維持下,恢複了正常的秩序。

第89聯隊情報股長到了莞城縣城之後,馬上就叫來了漢奸維持會長和偽警察大隊代理大隊長,向他們瞭解馬武山遊擊大隊的情況。

漢奸維持會長等人被馬武山遊擊大隊搜颳了一筆財物,對徐大龍等人十分痛恨,他們自告奮勇,派出了熟悉麒麟峰一帶情況的漢奸為情報股長做嚮導,前往麒麟峰根據地去進行偵察。

情報股長扮作貨郎,在兩個漢奸的陪同下,首先就來到了麒麟峰下的小王莊。

小王莊也是麒麟峰遊擊隊八個堡壘村之一,各種基層組織早已經建立了起來。

情報股長到了小王莊,就看到村口有民兵在站崗,而且對行人檢查得極為嚴格。

他不敢繼續往前走了,就在兩個漢奸的帶領下,繞到了另外一個村子東裡村,發現那裡也有民兵在站崗。

情報股長認為再去其他的村子恐怕也一樣,於是他們就等在這個村外,終於等到了一對農民夫妻出來乾農活。

情報股長看到附近隻有這一對農民夫婦,於是就和兩個漢奸分頭走了過去。

農民夫婦看到遠處來了一個挑擔子的貨郎,還挺高興的。農婦正想著給自己的女兒買一副紅頭繩,看見貨郎走過來,就迎了上去。

農夫冇有在意,依舊在地頭上勞動。他忽然看到又來了兩個人,這兩個人的行為舉止不像是普通的農民。

他頓時就警覺了起來,他急忙喊農婦來到自己的身邊,要一起返回村子。

兩個漢奸看到他們被髮現了,就從褲腿裡拔出了匕首,情報股長也拔出了王八盒子,朝著農民夫婦圍了上來。

農夫看到這種情形,就揮舞起鋤頭阻止漢奸。

女人看到這種情形,就大聲地喊叫了起來。

可是他們乾活的地方正好是一片窪地,擋住了村裡民兵的視線,距離村子又有些遠,他們的喊聲村子裡也聽不到。

兩個漢奸一前一後對農夫進行進攻,他們訓練有素,很快就靠近了農夫。

其中一個漢奸將匕首刺進了農夫的後背,農夫倒了下去,很快就嚥了氣。

女人哭喊著撲在丈夫的身上,被兩個漢奸抓住了,將她強行帶到了情報股長的麵前。

情報股長審問女人關於馬武山遊擊隊的情況,女人恨極了這些傢夥,隻是在那裡尖叫怒罵,根本就不回答他的問題。

情報股長對著女人就是一頓拳打腳踢,將女人打倒在地。

看到她不再反抗,就蹲在她的身邊,繼續對她審問。

女人突然坐了起來,一把抱住了情報股長,伸嘴就去咬他的耳朵。

情報股長臉一偏,耳朵是躲過去了,卻被農婦直接咬在了臉上。

情報股長疼痛難忍,揮舞著手槍,用槍把敲打農婦的頭部,農婦很快就失去了知覺,放開了情報股長。

可是由於女人恨透了殺死自己丈夫的人,下嘴十分有力,情報股長臉上被撕下了一塊肉。

他捂著自己的麵頰,從一個漢奸的手中搶過了匕首,朝著女人的身上猛刺了幾刀,然後帶著兩個漢奸倉皇逃回了莞城縣城。

此時,日軍第83聯隊已經進駐了莞城縣城,聯隊長井上太郎看到情報股長這副狼狽的樣子,怒火中燒,他很想再搧他一頓大嘴巴,看到他臉上有傷,於是就用腳上穿著的大馬靴狠狠地踢了他幾腳。

漢奸維持會長恨極了徐大龍等人,他派人從縣城找來了兩個被馬武山遊擊隊放回來的偽軍士兵,把他們帶到了井上太郎的麵前。

井上太郎親自詢問了他們,瞭解到馬武山遊擊隊就住在七裡溝村,人數大約在四五百人,有很多的機槍和火炮,還有很多的馬。這個情報跟馬武山遊擊隊如今真正的情況差不多。

井上太郎是一個謹慎的人,再加上自己已經丟掉了一個步兵大隊,因此他更加小心謹慎,通過多方調查,印證了這兩個偽軍提供的情報。

井上太郎給守備第32師團長千葉尋一發去了電報。

電報中說道:“在馬武山麒麟峰一帶活動的八路軍遊擊大隊,大隊長名叫徐大龍,人數大約在四五百人,有大量的機槍和火炮,目前駐紮在麒麟峰下的七裡溝村。我聯隊不日即將對其進行圍剿。

考慮到敵軍火力強大,並且還有騎兵部隊,懇請師團長閣下支援我部一個炮兵中隊和一個騎兵中隊。”

師團長千葉尋一雖然認為井上太郎有些小題大做,可是考慮到這次圍剿馬武山遊擊隊不能再失敗,否則的話,在第一軍司令官那裡冇法交代,因此,還是同意了井上太郎的請求,派出了一個騎兵中隊和一個步兵中隊,護送著一個炮兵中隊前往莞城縣城,並且把負責護送的這個日軍步兵中隊,也交給井上太郎指揮。

不久以後,集結在莞城縣城的日軍的總兵力達到了兩千八百餘人,擁有92式步兵炮八門,迫擊炮36門,配屬日軍作戰的黃協軍第七旅一共有兩個團,再加上旅部直屬隊總兵力四千七百餘人,各種火炮12門,也有一個騎兵連。

敵人的兵力十分龐大,馬武山遊擊隊麵臨著巨大的挑戰。

東裡村的民兵隊長,接到了下地乾活的農民的報告,發現了倒斃在田間的農民夫婦的屍體。

他看了看他們二人身上的刀口,顯然是匕首或者刺刀一類的銳器造成的,他覺得情況很可疑,於是就派人前往七裡溝村,將這個情況報告給了徐大龍。

徐大龍得到報告之後,讓鄭喜榮通知根據地的各個村莊,防備日偽軍進行滲透,刺探情報,並且前往莞城縣城,去找周明德瞭解敵情。

鄭喜榮正要親自前往莞城縣城,周明德已經急匆匆地趕了回來,

如今遊擊隊的電台報務員還冇有培訓出來,周明德看到城裡來了大批的日偽軍,隻能親自回來報信。

聽說鬼子這次竟然出動了一個聯隊,外加偽軍一個旅,眾人不免都有些擔憂了起來。

王承柱說道:“鬼子和偽軍來得太多了,這個仗可不好打啊。”

孫德勝不屑地說道:“你是不是害怕了?”

王承柱翻了他一個白眼,說道:“孫德勝,你會不會說話呀?你才怕了呢。我是說鬼子偽軍來得太多,咱們得好好研究一下對付他們的辦法。”

孫德勝說道:“有什麼不好打的?咱們就像上次對付他們一樣,利用山裡的地形收拾他們。”

軍事民主是八路軍的優良傳統,徐大龍在戰前,隻要條件許可的情況下,就會征求大家的意見。

他說道:“鬼子和偽軍真是看得起咱們,一下子來了這麼多。大家都說說吧,這一仗怎麼打。”

鄭喜榮說道:“我覺得孫副隊長說的有道理,遊擊隊轉移到饅頭峰去,利用那裡的有利地形來消耗日偽軍,等到日偽軍疲憊了,再找機會打破他們的包圍圈。”

魏和尚說道:“咱們不能全都上山,要不我帶著特戰隊,在外麵負責襲擾敵人,裡應外合來對付他們。”

王承柱說道:“我看這個辦法不錯,饅頭峰是個好地方,再架上大炮,鬼子和偽軍來多少,我消滅他多少。”

王小虎說道:“咱們現在物資大部分已經轉移過去了,儲存的糧食足夠咱們遊擊隊的人,再加上七裡溝村的人,吃上大半年的。木柴和煤炭現在數量還有點少,這幾天要抓緊時間進行儲備。”

李金柱是第一次參加作戰會議,聽到大家在那裡討論,還有點不敢說話。

這時,徐大龍望向了他,說道:“金柱兄弟,你也說說吧。”

李金柱說道:“我覺得大家說得都對。我們爆破隊已經準備了很多的石雷,可以埋在饅頭峰上山的兩道山梁上,夠鬼子們喝一壺的。”

看到大家的意見都差不多,徐大龍說道:“很好,大家的意見都有道理。我看咱們就這樣,還像上次對付日偽軍那樣,我和孫德勝、魏和尚率領著全部的騎兵在外線機動,王承柱、魏和平、王小虎帶領其餘的人全部進入饅頭峰的山洞,構築工事,打退敵人的進攻,利用有利的地形來消耗日偽軍的有生力量。

敵人馬上就要進攻了,時間已經不多了,散會以後,大家立刻行動。”

眾人聽到這裡,一起起立,說道:“明白了。”然後各自開始去準備了。

徐大龍對周明德說道:“敵情現在已經基本上清楚了,你回到縣城以後,無論再有什麼情況,也不要再來報信了。你當前的主要任務就是保護好自己。”

周明德走後,徐大龍在王承柱和王小虎的陪同下,來見麒麟峰鄉長高友田,對他介紹了敵情,讓他派人去通知其他堡壘村,讓他們做好群眾轉移的準備,並且派出哨兵,隨時觀察周圍的動靜,一旦有大股的日偽軍去進行掃蕩,就向山裡轉移。

高友田有些擔憂地說道:“咱們七裡溝村的人已經經曆過好幾次轉移了,大家都習慣了,馬上就可以隨著大部隊進山。可是其他的村子冇有經過這個陣仗,轉移起來難度恐怕會很大。”

徐大龍說道:“這也不要緊,鬼子和偽軍主要是衝著遊擊隊主力來的,在冇有消滅遊擊隊的主力之前,他們一時半會的還顧不上去掃蕩其他的村莊。遊擊隊的騎兵會在外線行動,儘可能牽製日軍的主力,讓他們冇有精力去掃蕩咱們的根據地。

為了避免小股的日偽軍前去襲擾,高鄉長你派人通知各個村的民兵來找虎子,給他們補充一批武器和彈藥,遇到小股的日偽軍襲擾,堅決消滅他們。如果遇到大股的日偽軍,要掩護鄉親們向山裡轉移。”

高友田說道:“那行,我這就派人去各個村通知。”

王承柱、鄭喜榮、王小虎等人帶著留下的戰士們幫助七裡溝村的老鄉向饅頭峰轉移。

徐大龍、孫德勝、魏和尚率領著馬武山遊擊隊的特戰中隊和騎兵中隊出了七裡溝,直奔莞城縣城。

在路上,魏和尚問道:“龍爺,咱們去縣城是去襲擾鬼子嗎?”

徐大龍說道:“這次來的鬼子有一個騎兵中隊,偽軍也有一個騎兵連,咱們在外線機動作戰,他們對咱們的威脅最大,咱們首先要想辦法消滅他們。”

莞城縣城。

莞城縣城是一座小城,一下子來了麼多的日偽軍,城裡根本住不下,鬼子們住進了城裡,黃協軍第七旅在城外駐紮。

這天夜裡,淩晨兩點,遠處傳來兩聲悶響,接著天空中就傳來了迫擊炮彈刺耳的呼嘯聲,隨後迫擊炮彈就在偽軍的營地裡爆炸了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