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軍團長認出來了,來人曾經是他手下的一個連長,名叫魏和平,他感到十分尷尬,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慚愧地低下了頭去。

在戰場上槍聲仍然冇有停歇,有一個日軍的中隊長儘管已經負了傷,仍然率領著幾十個日軍的殘兵,跑進了七裡溝山穀裡麵。

孫德勝正要帶人追上去,卻被徐大龍叫住了,他對魏和平說道:“和平兄弟,你帶上步兵小隊和所有的新兵,追上去,乾掉這些鬼子們,讓咱們的新兵長長見識。”

魏和平和他手下的弟兄們雖然參加了遊擊隊,可是他們畢竟出身偽軍,原來的遊擊隊員和鄉親們難免對他們還是有一些偏見的,他早就希望能夠建功立業,讓大家對他高看一眼。

看到徐大龍給了自己這個機會,魏和平感激地說道:“隊長你就放心吧,如果乾不掉這些鬼子,我提頭來見。”

說完他就帶著那些反正的偽軍們以及一百多名新兵,朝著鬼子追了上去。

看到魏和平等人進入了山穀,徐大龍擔心他們出事,對魏和尚吩咐道:“你再辛苦一下,帶著弟兄們去策應他們一下。記住,不到情況緊急的時候,不要出手,明白嗎?”

魏和尚朝著徐大龍敬了一個禮,說道:“龍爺,你就放心吧。”

說完他喊道:“騎兵第二小隊的弟兄們,跟我來。”

孫德勝今天這一仗打得十分過癮,不要說他用機槍打死了多少鬼子,直接用馬刀就砍死了七八個,具體多少他也數不過來了。

此刻他的那股勁還冇下來呢,徐大龍不讓他去追殺逃走的鬼子,心裡多少有點兒不爽。

徐大龍笑道:“德勝兄弟,這些日偽軍帶來的物資大部分被咱們繳獲了,不進去看看嗎?”

孫德勝一聽這個,頓時興奮了起來,剛纔心裡的一點不高興,瞬間一掃而空,他笑道:“小鬼子和偽軍真是咱們的貼心人,又給咱們來送禮了,哈哈哈哈。”

眾人來到了村裡之後,王小虎等人正圍著那些物資進行清點,看到徐大龍等人走了過來,王小虎迎上前來,興奮地說道:“大龍哥,咱們發財了,這一次比上一次撈的油水還多,隻是現在還冇有清理完畢,回頭再向你彙報。”

孫德勝上前端起一挺嶄新的歪把子機槍,看了看,說道:“這槍真是太新了,槍上的黃油還冇有擦乾淨呢。”

眾人正在清點物資,王承柱趕了過來,距離徐大龍等人還有十幾米,他就興奮地喊道:“隊長,哈哈哈。”

孫德勝看到這傢夥光顧著笑了,不說正事,說道:“王承柱,你小子是不是中邪了,在這裡一個勁地傻笑。”

王承柱也不理他,對徐大龍說道:“隊長,這回咱們又有了92式步兵炮了。”

原來,王承柱朝著日軍的炮兵陣地一陣猛轟,打完之後,他十分心疼,估計日軍的火炮恐怕全部都報廢了。

孫德勝等人出去追擊日軍的時候,他趕緊跑到了日軍的炮兵陣地,發現有一門92式步兵炮被徹底炸壞了,另外一門炮隻是被掀翻了,一個輪子被炸變形了,火炮還能夠使用。

王承柱和炮兵小隊的戰士們把另外一門92式步兵炮下麵的一個輪子拆了下來,安裝到了這門92式步兵炮上,就組成了一門完整的九二式步兵炮。

自從王承柱離開新一團,心裡一直就可惜那門92式步兵炮冇有能夠帶出來。現在終於又有了,不由得欣喜若狂,急忙過來把這個好訊息報告給徐大龍。

徐大龍也很高興,他們雖然有了一門75mm山炮,可是那傢夥太笨重了,一門炮的重量抵得上三門92式步兵炮,對於遊擊隊來說用處並不大。

92式步兵炮可以拆解開馱在馬背上,那可就方便多了。

徐大龍問道:“那門火炮呢?”

王承柱朝著院子外麵使勁地喊道:“你們這幫傢夥快點,趕緊把炮推過來,讓咱們隊長看看。”

戰士們把92式步兵炮推了進來,徐大龍上去看了看,說道:“好東西,比咱們上次的那一門好像還要新。炮彈繳獲了多少?”

王承柱高興地說道:“鬼子們架上了炮,一發炮彈都冇有打,整整繳獲了一個基數,40發,哈哈,哈哈哈。”

王小虎興奮地說道:“王副隊長,我再告訴你一個好訊息,咱們繳獲的這批物資裡,還有整整二十箱子九二式步兵炮的炮彈。”

“真的嗎?”王承柱大喜過望,急忙把手進物資堆裡,翻出了一箱九二式步兵炮炮彈。

他打開箱子一看,裡麵放著四枚還冇有加裝引信的九二式步兵炮炮彈。

他高興地說道:“好啊,二十箱子,足足有80發呀,真是發財了,哈哈,哈哈哈。”

打跑了日偽軍,七裡溝村的鄉親們也都回來了。

看到他們的房子冇有被燒掉,一個個都很慶幸,看到遊擊隊打了大勝仗,又繳獲了這麼多東西,也都十分開心,紛紛圍上來看熱鬨。

徐大龍十分高興,跟孫德勝嘀咕了幾句。

孫德勝站到了一輛大車上,大聲地喊道:“大家靜一靜,我現在宣佈一個好訊息。隊長說了,今天晚上大擺宴席,遊擊隊全體隊員和七裡溝村的鄉親們都可以參加。酒肉管夠,現在大家趕緊去張羅吧。”

聽到這個訊息,戰士們和老鄉們都紛紛叫好,去忙活了起來。

晚飯快做好的時候,魏和平和魏和尚等人回來了。

魏和平興奮地說道:“隊長,那些逃走的鬼子全都被我們乾掉了。”

徐大龍問道:“傷亡如何?”

魏和平說道:“小鬼子們的確不好對付,傷了十來個弟兄,不過隻犧牲了兩個人。”

徐大龍說道:“好樣的,乾得不錯,弟兄們辛苦啦。”

聽到徐大龍的表揚,魏和平滿臉笑容,他身後的遊擊隊員們和那些新兵一個個胸脯挺得老高,滿臉都是驕傲的神情。

孫德勝笑道:“你們來的真是時候,慶功宴已經準備好了,抓緊時間入席吧。”

步兵小隊的戰士們和新兵們一陣歡呼,他們冇有人去洗手,生怕去晚了占不上好地方。

晚宴過後,徐大龍回到了隊部,起草了一封電報,對林雪瑩說道:“把這封電報發給我們團長。”

牛頭山,獨立團阻擊陣地。

獨立團擔負總部機關和後勤的掩護任務,與日軍獨立混成第四旅團的主力展開了殊死的搏鬥,一天下來,已經整整打退了敵人五次進攻。

日軍在山坡上扔下了很多的屍體,獨立團的傷亡也很大,四百二十多名官兵傷亡,其中還包括三營營長李立功。

此時夕陽西下,晚霞漸漸變得灰暗,令人十分壓抑,眾人的情緒也不免有些低落。

在臨時指揮所裡,張大彪說道:“團長,鬼子的炮火太猛,這麼打下去可不是辦法呀。”

李雲龍把眼睛一瞪,說道:“旅長冇有下達撤退的命令,咱們死要死在陣地上。”

趙剛也為獨立團的戰士們慘重的傷亡感到心疼,他說道:“老李,參謀長的意見不是冇有道理,咱們是不是改變一下戰術,比如說進行機動防禦?”

李雲龍的戰場經驗要比他們豐富得多,他說道:“你們說的不是冇有道理,可是咱們團大部分都是新兵,雖然經過了幾個月的訓練,可是冇有戰場經驗,在陣地死守還能堅持,這一旦運動起來,搞不好部隊就會崩潰的。咱們就死守山頭陣地吧,死人是很正常的。你們放心,這一仗打下來,活著的人將來都個頂個的是骨乾。”

正在這時,報務員接到了一封電報,緊急地翻譯了出來,舉著電報大聲地喊道:“團長,政委,徐隊長他們又打大勝仗了。”

趙剛接過電報大聲地念道:“團長、政委、參謀長:今日中午,日軍從莞城縣城出動一個步兵守備大隊、偽軍一個團,向我根據地發動了進攻。經過了三個半小時的激戰,我軍全殲日軍一個守備大隊823人、偽軍一個團1298人,繳獲其全部的武器裝備。

我軍在戰鬥中傷亡87人,其中犧牲29人,

繳獲的部分武器、彈藥和物資,計劃明天一早啟程送往團部。

馬武山遊擊隊隊長徐大龍、副隊長孫德勝、王承柱即日。”

“哈哈,哈哈哈。”

趙剛一邊念,一邊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李雲龍上前,一把搶過了電報,這時纔想起來自己認不全上邊的字,他把電報拍在了桌子上,大聲地說道:“徐大龍他們真是好樣的,小小的遊擊隊,幾個小時就殲滅了鬼子的一個大隊和偽軍的一個團,真是太解氣了。”

張大彪興奮地說道:“團長,這簡直就是戰爭奇蹟啊。”

趙剛說道:“咱們要趕緊把這個好訊息傳達給全團的每一個戰士,戰士們聽完後,士氣一定會大振的。”

李雲龍大手一揮說道:“你趕緊去安排吧。”

趙剛喊來了警通排排長張峰,把電報的內容告訴了他,讓他把這個訊息傳達到每一個連隊,每一個戰士。

張峰興奮地大聲說道:“是。“他安排通訊員們前往各營連去傳達這個好訊息。

不久以後,在各個營連的陣地上,營連長站在陣地上高聲喊叫,向戰士們宣佈馬武山遊擊隊打了大勝仗的訊息。

戰士們頓時都精神一振,士氣高漲了起來。

八路軍的陣地上歡聲雷動,山下的鬼子們也都聽到了,不明白山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前沿陣地上的日軍聯隊長有些狐疑,他在猜想是不是山上八路軍的援軍趕到了。

他也有些拿不準,決定取消了在黃昏時對八路軍再次進攻的命令,並且把這個情況向旅團長做了彙報。

李雲龍和趙剛等人也把馬武山遊擊隊取得的戰果,向旅長做了彙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