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大隊的鬼子兵們進入了地雷陣,李金柱和民兵們猛地扯動了繩索。

“轟,轟轟,轟轟。”一百多顆石雷就在山坡上猛烈地爆炸開來。

正在行軍的日偽軍們,哪裡能夠想到路邊的這些石頭竟然會突然發生爆炸,猝不及防,完全被炸懵了。

李金柱等人起爆了地雷之後,就沿著早已經看好的羊腸小道玩命的逃走。

此時的山坡上煙塵滾滾,冇有人能注意到他們,就這樣,他們安全地撤離了。

李金柱等人跑出了一裡多地,他們都十分興奮,紛紛猜測能夠乾掉多少日偽軍。

在山脊上的恒久寬快被打哭了,遊擊隊的山寨還冇有看到,這一頓地雷陣,日偽軍加在一起又傷亡了二百餘人,其中大部分是日軍。

他惱羞成怒,下狠心一定要殲滅這股可惡的遊擊隊。

在麒麟峰的土匪山寨裡,孫德勝等人早已經等得不耐煩了。

此時,在山寨前麵的阻擊陣地上,已經架設了五十多挺輕機槍,除了機槍射手和副射手之外,隻有少數的遊擊隊員們還拿著步槍。

在山寨裡麵的圍牆後麵,整整擺放著30門迫擊炮,還有那門75毫米山炮,擁有如此強大的火力,遊擊隊員們們都期待著日偽軍趕緊上來送死。

遊擊隊的偵察兵們一直都在監視著日偽軍的動靜,他們不停地把敵軍情況報了過來。

日偽軍距離這裡已經不到800米了,用不著偵察員們報告,孫德勝等人已經看到了前方大隊的日偽軍。

孫德勝高興地說道:“兄弟們,小鬼子們終於來了!一會兒聽我的口令,狠狠地揍這幫枸娘養的。”

日偽軍終於來了。

他們此時仍然不知道遊擊隊的真正的實力,認為他們不過百十號人,山下已經遇到了幾十號人,那麼山寨裡的遊擊隊最多也不到100人了。

這幫傢夥記吃不記打,他們認為雖然遭受了很大的損失,那是因為遊擊隊利用有利地形偷襲造成的。

他們急於報仇,看到了前麵的山寨之後,先頭部隊的一箇中隊的日軍直接就發起了衝鋒。

在戰鬥開始之前,徐大龍已經明確了山寨裡的遊擊隊的指揮順序是孫德勝、王承柱和王小虎。現在孫德勝是最高指揮官。

孫德勝跟著徐大龍打了很多的仗,他現在早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莽撞的、隻知道在馬背上揮舞馬刀的傢夥了,而是一名經驗豐富的遊擊隊指揮員。

看到鬼子們衝了上來,為了避免暴露實力,他隻下令兩挺輕機槍開火,其餘的戰士們都用步槍、手榴彈來阻擊敵人。

儘管如此,由於地形有利,日軍的第一次進攻還是被打退了。

日偽軍大隊人馬在距離山寨300米的地方停了下來,開始架設火炮。

日偽軍的步兵們擺開了戰鬥隊形,等待炮擊結束,就開始進攻。

日軍攜帶來了兩門92式步兵炮、八門迫擊炮,他們欺負遊擊隊冇有火炮,於是就把大炮故意擺在了讓山上的遊擊隊能看到的地方,以起到威懾敵人,造成敵人恐慌的作用。

在山寨裡,除了幾百名遊擊隊員以外還有很多的老百姓,如果敵人的炮兵進行炮轟,會造成很大的傷亡的。因此,孫德勝和王承柱已經提前商量好了,要第一間打掉敵人的炮兵。

王承柱極其聰明,在進入山寨之前,他就已經在山下麵的500米的距離上選好了參照物,日偽軍到了哪裡,他馬上就知道精確的距離,每段距離都已經提前設置好了射擊諸元。

看到鬼子們正在架火炮,他又迅速地進行了測算,向早已經準備好的炮手們下了準備開火的命令。

日軍的炮兵們也架好了火炮,正在往炮彈上安裝引信,準備進行炮擊。

正在這時,山上突然傳來了炮聲,炮聲紛亂而且巨大,似乎是有很多的火炮一起開火。

緊接著,天空中就傳來了迫擊炮彈特有的尖厲的呼嘯聲,整整30門迫擊炮,第一排炮彈就覆蓋了日軍的炮兵陣地,日軍的火炮立即就被全部摧毀了。

冇有了敵軍火炮的威脅,遊擊隊的炮兵們毫無顧忌,朝著山下密集的敵群猛烈地開火。

密集的炮彈在敵群中四處開花,日偽軍傷亡慘重。

恒久寬被炸懵了,他的腦子有些當機,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問號,在他的眼前,似乎閃現著幾個金光閃閃的大字:“這也叫遊擊隊?”這樣的火炮比日軍的一個正規連隊還要多。

等他緩過神來,發現自己還冇有死,他連撤退的命令都來不及下達了,邁開穿著長筒馬靴的雙腿朝著山下拚命逃竄。

日偽軍們早已經被炸傻眼了,誰還等他下達撤退的命令,發現自己還活著的日偽軍官兵們扔掉手裡的槍,玩命地向山下逃竄。

王承柱肯定是不肯放這些日偽軍就這麼離開的,他不停地下達命令,用炮彈追逐著潰逃的日偽軍。

不久以後,日偽軍逃得一個也看不到了,山坡上留下了數不清的日偽軍的屍體。

孫德勝剛開始的時候,跟那些遊擊隊員們一樣高興得哇哇大叫,等他緩過勁來,頓時又氣憤了起來。

他費了半天勁,纔等到鬼子們來了,在陣地上擺上了50挺輕機槍,這一槍還冇打呢,日偽軍都已經逃走了。

他罵道:“王承柱你這個混蛋!怎麼把鬼子們都給打跑了?讓老子打誰去?”

王承柱得意地說道:“誰讓你的機槍夠不著呢?活該!氣死你。”

孫德勝急眼了,大聲地吼道:“弟兄們!趕緊把戰馬拉出來,會騎馬的都跟著我一起追。”

遊擊隊的官兵們士氣高漲,紛紛上馬就朝著山下追去。

冇有馬騎的遊擊隊員們也不甘示弱,跟在後麵也追了下來。

恒久寬和偽軍團長帶著日偽軍的潰兵們,一路朝山下狂奔。

當他們看到後麵有人追上來的時候,跑得就更快了。

俗話說上山容易,下山難,很多的日偽軍收不住腳步,紛紛摔倒在地,有的人乾脆就直接滾下了山坡。

在逃跑的過程中,僅僅摔傷的日偽軍就不下百人。

孫德勝等人很快就追上了跑在後麵的日偽軍,遊擊隊員們端著機槍一陣猛掃,日偽軍們紛紛倒地。

恒久寬此時已經恢複了一些理智,他知道這麼跑下去一定會全軍覆冇的。於是他就命令偽軍團長率領部隊進行阻擊,掩護日軍撤退。

偽軍團長不敢違抗恒久寬的命令,於是就停下了腳步,喊叫部下組織阻擊,可是那些偽軍們早已經被嚇破了膽,哪有人肯聽他的命令,偽軍團長一看到這種情形,也混在偽軍群中繼續往山下跑。

恒久寬看到這種情形,雖然十分生氣,卻也無可奈何。他隻好命令日軍的一箇中隊長,率領著手下的殘部進行阻擊。

日軍的戰鬥力還是極其頑強的,中隊長很快就集結了幾十個鬼子,趴在地上向孫德勝等人射擊,七八名遊擊隊員被打下馬來。

孫德勝怒不可遏,命令機槍手們都到前麵來,大家排著隊一邊向前衝鋒,一邊猛烈地掃射。

時間不長,那些打阻擊的鬼子兵們就被全部殲滅了。

不管怎樣,這些日本兵們還是拖延了一些時間,恒久寬等人趁機跑下了山坡,前麵就是七裡溝村了,他們打算跑進村裡,利用村裡的建築物進行防禦。

正在這時,村裡麵射出來了無數的子彈,跑在前麵的日偽軍紛紛中彈倒地。

村裡的遊擊隊員們正是徐大龍和魏和尚率領的騎兵第一和第二小隊,就在王承柱炮轟日偽軍的時候,他們對村裡留守的日偽軍進行了偷襲,再次繳獲了他們帶來的大量的武器、彈藥和物資。

看到日偽軍退了下來,就用火力封鎖了他們進村的道路。

徐大龍的眼尖,在那些潰逃的日偽軍當中看到了身穿墨綠色軍官製服的恒久寬。

他端著機槍朝著恒久寬,直接打光了彈夾裡的子彈。

恒久寬身上也不知中了多少發子彈,直接就被打趴在了地上。

孫德勝等人從山上衝了下來,他看到日偽軍們已經潰不成軍了,就放下了機槍,拔出了雪亮的馬刀衝進了敵群,左劈右砍,心裡就一個字:爽。

他想起了王承柱那得意的嘴臉,不屑地喊道:“王承柱,你大炮再厲害,難道還能上刺刀嗎?”

他身後的遊擊隊員們也包括那些新兵們,此時早已經信心爆棚,他們歡呼著衝了上來,把那些早已經嚇破了膽的日偽軍逐一殲滅。

偽軍團長到現在才知道,自己的情報的錯誤嚴重到了什麼程度,他一直以為遊擊隊隻有一百多號人,現在才發現,這支遊擊隊不僅僅火力強大,就連人數恐怕也得有四五百,他現在早已經失去了戰鬥意誌,乾脆就率領著手下的偽軍們舉手投降了。

不久以後,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此人就是原先他手下的一個連長。

那人走到了他的跟前,微笑著說道:“團座,你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