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裡溝。

徐大龍在山頂上,看到日軍的尖兵出現在山穀裡。

這一帶的山穀很寬,日偽軍走的是山穀的中間地段,距離徐大龍等人所在的位置比較遠,扔手榴彈夠不著,用槍打效果也不好,不過,為了爭取時間,掩護鄉親們安全轉移,徐大龍還是朝著日軍開火了。

遊擊隊員們也跟著徐大龍朝著日偽軍的行軍隊列開火,由於距離遠,槍打不準,好在日軍人數多,還是給他們造成了一些傷亡。

日軍大隊長恒久寬絲毫冇有慌張,他拿著望遠鏡仔細地觀察了一下,看到敵人的人數不多,於是就派出一個步兵中隊,讓他們朝著徐大龍等人衝了過去。

日軍士兵們一邊射擊,一邊尋找上山的路徑,他們準備咬住徐大龍等人,直到將他們徹底消滅。

看到鬼子們向山上爬來,徐大龍等人正中下懷,他們居高臨下,用子彈和手榴彈招呼著那些日本兵,不斷地給他們造成傷亡。

鬼子兵們死擰死擰的,他們不顧傷亡向山上爬來。

徐大龍槍法如神,他瞄準鬼子兵們,一口氣就乾掉了七八個。

遊擊隊員們的槍法也都是消耗了大量的子彈練出來的,個個都很出色,乒乒乓乓地打了一陣,少說也乾掉了二十多個鬼子。

鬼子兵們也不含糊,他們分出一部分人用火力進行掩護,其餘的日本兵分散開來,繼續向山上爬來。

此時,遊擊隊員也有了傷亡,一名遊擊隊員中彈犧牲,兩名遊擊隊員負傷。

鬼子們越爬越近,距離徐大龍等人隻有六七十米了,在這個距離上,從山上往下扔手榴彈和手雷都很方便。

徐大龍等人就朝著山下的鬼子兵們投擲手雷和手榴彈,鬼子兵們又死傷了十幾個,暫時停止了進攻。

不久以後,他們又開始往上爬。

徐大龍下令停止射擊,準備等鬼子兵們再靠近一些,集中火力給予他們更大的打擊。

正在這時,山下的鬼子們開炮了,前兩發炮彈距離徐大龍等人有二十多米。

徐大龍知道敵人的炮火馬上就會打到他們了,看到這種情形他隻好下令撤退。

徐大龍等人沿著山脊繼續朝著山穀的上方跑,準備重新選擇位置來打擊日軍。

他們正在行軍,突然看到側麵山坡上出現了大批的偽軍。偽軍也看到了他們,就朝著徐大龍等人開槍射擊。

徐大龍命令機槍掩護隊員們加快腳步迅速撤離,他看到前麵有一座山坡,爬上去可以擋住偽軍以及從山穀下麵爬上來的日軍,他準備在那裡重新打阻擊。

這時,日本兵們已經爬上了山穀的頂部,跟偽軍們彙合到了一起,朝著徐大龍等人追了過來。

徐大龍等人邊打邊退,雖然又消滅了一些日偽軍,可是遊擊隊又有一人犧牲。

仗打得有些窩火,徐大龍命令遊擊隊員們先走,他一個人留下來阻擊敵人。

徐大龍躲在岩石的後麵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一口氣乾掉了不下十個日偽軍。

日偽軍對他的槍法十分忌憚,紛紛趴在地上,不敢露頭了。

徐大龍端著槍正在尋找目標,突然天空中飛來了一個小黑點,徐大龍眼疾手快,一槍打了過去。

這是一枚用擲彈筒發射過來的榴彈,被徐大龍的子彈在空中引爆,彈片四散飛濺,其中的一個彈片飛了過來,很巧合地又打中了徐大龍上次負傷的那個位置。

好在爆炸的地方距離他較遠,彈片又像上次一樣,隻有一半插進了他的肩膀。

徐大龍知道日軍的擲彈筒手已經盯上了自己,他不敢戀戰,貓著腰朝著遊擊隊員們撤退的方向跑去。

果然,就在徐大龍剛剛撤離後,剛纔他所在的位置至少落下了三枚榴彈。

徐大龍跑出了大約50米,又躲在一塊岩石的後麵,準備在此狙擊敵人。

他伸手摸到了插在自己肩頭的那塊彈片,用手指捏住,直接就拔了出來。

彈片很小,隻有小指甲蓋大小,冇有流多少血,徐大龍就自己用繃帶包紮了起來。

這時日偽軍又追了上來,徐大龍再次開槍,又擊斃了五個日偽軍。

鬼子和偽軍們都急眼了,他們這次改變了打法,一邊派人往上衝,一邊朝著徐大龍發射榴彈。徐大龍隻好再次撤退。

儘管如此,徐大龍還是為遊擊隊員們的撤離爭取到了時間。

不久以後,徐大龍也爬上了前麵的那個山坡,此時,遊擊隊員們已經各自尋找了阻擊位置,準備利用這個山坡來阻擊敵人。

徐大龍剛纔吃了日軍擲彈筒手的虧,於是他一個人就跑到阻擊陣地的側麵,埋伏了起來。

日偽軍大隊人馬衝過來了,朝著前麵山上的遊擊隊發動了進攻。

現在遊擊隊據守的這座山頭可比剛纔的地形好多了,山坡下麵地形十分平緩,冇有射擊死角。

遊擊隊員們為了能夠更多地消滅敵人,他們不急著開火,等到日偽軍們到了距離山頂隻有五十多米的距離時,他們才一起向日偽軍猛烈地射擊。

遊擊隊員們帶來了四挺輕機槍,猛烈的火力將子彈像颳風一般掃向了日偽軍。

日偽軍傷亡慘重,急忙各自找掩體進行躲藏。

日偽軍躲在亂石的後麵,正麵能夠擋得住子彈,可是他們的身體還是暴露在地麵上了。

遊擊隊員們紛紛地向山下投擲手雷和手榴彈,騎兵第一小隊的戰士們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老戰士,他們投出的手雷和手榴彈大多數都是在空中爆炸。

日偽軍們顧頭不顧腚,被炸得死傷慘重,僥倖活著的朝著山坡下麵抱頭鼠竄。

戰士們用子彈追擊,又消滅了一部分日偽軍。

趁著戰場上的混亂,徐大龍悄悄地向前移動,不久以後就來到了日偽軍的側麵。

他看到幾個日軍的擲彈筒手和副射手悄悄地向前移動,徐大龍等他們已經很久了,他快速地開槍,打光了槍裡的五發子彈。

他來不及上子彈,就拔出了駁殼槍,朝著他們一頓猛烈地掃射。

日軍的兩名擲彈筒手和兩名副射手,以及負責掩護他們的幾個日本兵,全部被徐大龍殲滅了。

後麵的日偽軍發現了徐大龍,機槍、步槍一齊朝著他打了過來。

徐大龍並不怕這個,他早已經看好了其他的射擊位置,他迅速地爬了過去,轉移到另外的一塊岩石後麵,連開幾槍,把日軍的迫擊炮手和副射手也全部消滅了。

日偽軍失去了迫擊炮和擲彈筒的支援,這仗就好打多了。遊擊隊員們居高臨下,死死壓製住了日偽軍火力,並且用迫擊炮向日偽軍發射炮彈,不斷地消耗著日偽軍。

就這樣,徐大龍等人死死地拖住了山穀這一側的日偽軍。

在山穀裡,日軍的大隊人馬繼續行軍,不久以後,就遭到了埋伏在山穀右側的魏和尚率領的,騎兵第二小隊的遊擊隊員們的打擊。

魏和尚等人選擇的位置是靠近山穀內側的,這裡的山穀比較狹窄,他們距離日軍的行軍大隊隻有一百多米的距離,魏和尚等人架起機槍和迫擊炮,朝著日偽軍就是一頓猛揍,這一次火力襲擊少說也乾掉了三四十名鬼子。

鬼子兵們還是老辦法,分出了一箇中隊的鬼子,朝著魏和尚等人衝了過來。

魏和尚等人也按照事先規定的戰術,邊打邊退,在撤退的過程中,他們也遇到了迂迴包抄過來的偽軍。

偽軍率先發現了他們,對他們進行了突襲,造成了好幾名遊擊隊員的犧牲。

魏和尚十分憤怒,當即率領遊擊隊員們朝著偽軍發動了反擊,他們用猛烈的火力消滅了數十名偽軍,為犧牲的戰友們報了仇。

徐大龍等人用遊擊戰術,拖住日軍前進的腳步,隻有七裡長的一條山穀,鬼子用了整整兩個小時才走了出來。

他們畢竟人多勢眾,終於占領了七裡溝村。

日軍大隊長恒久寬來到村子裡,發現空無一人,他十分惱怒,很想一把火把這個村子燒掉。

可是他冇有這麼做,這並不是因為他好心,而是他決定在七裡溝村設置指揮部,存放物資,指揮部隊繼續對遊擊隊進行圍剿。

折騰了半天,日偽軍都餓了,他們開始埋鍋造飯,恒久寬和偽軍團長就在遊擊隊的中隊部裡麵休息。

這時,日軍的作戰參謀走了過來,他說道:“大隊長閣下,部隊的傷亡情況已經統計出來了,我軍目前戰死121人,負傷132人,其中重傷28人,敵軍傷亡情況不明。”

恒久寬哭笑不得,他實在冇想到,這場仗剛剛開打,自己就已經損失了這麼多的人馬。

他憤怒地吼道:“八嘎壓路,遊擊隊的,武士的不是,隻會偷襲的乾活。”

偽軍團長的臉色也很難看,他說道:“大隊長閣下,我們黃協軍的損失也很嚴重,到現在也損失了二百餘人了。”

恒久寬心情正不好,偽軍的傷亡他根本就不在乎,他懶得聽偽軍團長的話,擺了擺手,示意偽軍團長不要說話。

不久以後,飯菜端上來了,恒久寬吃上了香噴噴的白米飯,還有肉罐頭,心情這纔好了一點。

他對偽軍團長說道:“那些可惡的遊擊隊,放棄了這座村子,他們會跑到哪裡去呢?”

偽軍團長說道:“大隊長閣下,我已經派人去偵查了,派去的人都是當地人,很快會有訊息的。”

不久以後,一個偽軍班長進來報告說:“太君,團座,遊擊隊的下落已經找到了,他們就在麒麟峰上的土匪山寨裡麵。”

恒久寬恨透了這支遊擊隊,他抹了抹嘴,直接就下達了部隊出發的命令。

此時,他忘記了自己是大隊長,飯是第一個給他打的,很多鬼子兵們要輪流打飯,有不少人恐怕連一口飯都冇有吃上呢,至於那些偽軍們他就更管不著了。

日偽軍們很多人吃了個半飽,甚至乾脆有人餓著肚子,他們背地裡罵罵咧咧的,無可奈何地整隊出發了。

李金柱等人在山坡上鋪設了石雷,為了避免日偽軍發現,還在上麵撒上了一些碎石。

他們聽到山外傳來的槍聲,就等著日偽軍們趕緊過來嚐嚐石雷的厲害。

日偽軍的大隊人馬終於出現了,這裡距離土匪山寨還有較遠的距離,四周的視野又十分開闊,根本不可能有大股的敵人埋伏。

因此日偽軍們並冇有防備,看到前麵的尖兵過去了,他們保持著行軍隊形,大搖大擺地向前行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