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家峪,獨立團團部。

警通排長張峰接到戰士們報告,說馬武山遊擊隊來人了。

他趕忙出來迎接,當看到來人是王小虎的時候,他感到有些尷尬。

王小虎以前是李雲龍的警衛員,編製上卻是隸屬於警通排的,以前他是排長,王小虎是他手下的戰士,可是如今他仍然是排長,人家王小虎卻已經是正連職的小隊長了。

按照規定,下級遇見上級應該首先敬禮。張峰心裡有些不情願,動作慢吞吞的。

王小虎對張峰還是很尊敬的,他主動上前敬禮,說道:“老排長好。”

張峰看到王小虎絲毫冇有驕傲的樣子,這才歡喜了起來。

他握著王小虎的手說道:“虎子兄弟,你們遊擊隊乾得實在是太漂亮了,我都想去你們遊擊隊,可是團長就是不同意。”

王小虎笑道:“老排長,您是咱們團長最看重的人之一,團長是捨不得你,纔不讓你去的。我們那裡畢竟是遊擊隊,怎麼比得上獨立團堂堂正正的正規軍呢?”

王小虎這話說得張峰心裡舒坦了起來,說道:“話雖如此,可是你們遊擊隊真是不錯,總是打勝仗,打勝仗的部隊擴編快,職務晉升得也就快。說實在話,我還真是羨慕你呢。”

看到王小虎等人攜帶著那麼多的物資,他說道:“虎子兄弟,這次又給咱們團帶來了什麼禮物啊?”

在李雲龍的房間裡,趙剛拿著王小虎交上來的物資清單,大聲地念道:“迫擊炮四門,炮彈六十發,92式重機槍一挺,歪把子機槍四挺,捷克式輕機槍十挺,步槍、手槍共300支、各種子彈兩萬發、

100w軍用電台一部、望遠鏡三個、指北針十個、藥品兩箱、大洋5000元。

老李,徐大龍他們出手可真是大方啊。”

李雲龍得意地笑道:“我早就看好徐大龍這小子,這傢夥不僅能乾還很孝順,看見了有什麼好東西都想著老子呢。”

張大彪高興地說道:“徐大龍他們真是能乾,這麼短的時間就搞出了這麼大名堂。現在連我都想去乾遊擊隊了。”

趙剛說道:“徐大龍他們遠離根據地,在敵占區孤軍奮戰,困難重重。他們不僅站穩了腳跟,部隊還有了很大的發展,可真是不簡單啊。”

李雲龍點頭說道:“的確是不容易。虎子,你們那裡有什麼困難冇有?如果有的話,團裡一定支援你們。”

王小虎說道:“團長,我們隊長說了,咱們獨立團對我們的遊擊隊已經給予了最大的支援,有什麼困難我們會自己克服的。”

李雲龍說道:“真是好樣的,咱們八路軍要的就是這樣能夠獨當一麵的乾部。“

趙剛說道:“老李,旅長可是催促了好幾次了,老總一直點名要見徐大龍,你看是不是讓徐大龍回來一趟?”

李雲龍問道:“虎子,徐大龍這次為什麼冇跟你一起來啊?”

王小虎說道:“團長,我們隊長說了,遊擊隊剛剛打掉了屠殺百姓的那夥鬼子,鬼子們肯定會來報複的,為了防止鬼子們突襲,他暫時無法離開,最近一段時間都來不了這裡了。他托我向各位首長問好。”

說到這裡,他打開了隨身帶來的一個皮箱,首先拿出了一個袋子,將裡麵的東西倒在了桌子上。

倒出來的東西全都是手錶,有各種牌子的,足足有二十多塊。

王小虎說道:“這些都是我們從鬼子和偽軍那裡繳獲來的,我們隊長說咱們獨立團的乾部們還缺手錶,就讓我送來了。

他還說這些手錶很一般,等到將來繳獲了名牌手錶,再來送給團首長。”

張大彪高興地說道:“大龍他們想得真是周到,這下咱們團每個乾部都有手錶了,再也用不著打仗的時候拿著個鬧鐘了。”

王小虎又從箱子裡取出來了幾瓶好酒、一些書籍還有一把瑞士軍刀,分彆給了李雲龍、趙剛和張大彪。

三位團首長都很高興,紛紛誇徐大龍懂事。

王小虎說道:“團長,政委,東西我已經送到了,如果冇有什麼事情的話,我這就返迴遊擊隊了,那裡恐怕很快就要打仗,我回去晚了,就趕不上了。”

李雲龍高興地說道:“虎子,真不錯,你小子現在長出息了,我這裡是冇什麼事了,老趙,大彪你們看看還有什麼要跟虎子交代的。”

趙剛講了一些注意群眾紀律方麵的問題,張大彪強調了要加強新兵訓練的事情。

王小虎都拿筆一一記了下來,說回去後向徐大龍傳達。

王小虎向首長們辭行,帶著戰士們離開了趙家峪。

他們剛走出了一裡多地,突然,後麵一匹快馬趕了上來。

該人是警通排的一名戰士,他冇有下馬,就在馬上朝著王小虎敬了一個禮,說道:“王隊長,團長讓你回去一趟。”

王小虎帶著戰士們又返回了趙家峪。

他走進了李雲龍的房間,就看到三位團首長都是一臉的嚴肅。

王小虎問道:“團長,出什麼事了?”

李雲龍抬了抬下巴,說道:“大彪,你跟他說吧。”

張大彪就介紹了剛剛發生的事情。

原來,日軍華北方麵軍司令官多田駿發動了專門針對八路軍根據地的進攻戰役,駐山西日軍第一軍集結了3萬日軍和4萬黃協軍正在向八路軍的根據地撲來。

總部首長為了避免八路軍主力遭到嚴重的損失,決定將主力部隊撤往太行山腹地。獨立團作為總部的警衛部隊,將掩護總部機關一起撤離。今後獨立團將遠離馬武山遊擊隊,馬武山遊擊隊將徹底地斷絕跟八路軍主力的聯絡,以後一切問題都要靠馬武山遊擊隊獨立解決了。

王小虎跟隨在李雲龍的身邊很長時間,兩人的感情很深,一想到不知道多久才能夠見到團長,王小虎的眼圈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李雲龍、趙剛和張大彪也有些傷感,他們千叮嚀萬囑咐,讓王小虎回去告訴徐大龍,今後遊擊隊麵臨的處境將會更加的艱難,一定要想辦法生存下去,萬不得已的時候,可以放棄麒麟峰根據地來尋找主力。

趙剛叫來了電台報務員,讓他把一個備用的密碼本交給了王小虎,告訴他讓徐大龍隨時跟獨立團保持聯絡。

王小虎一一答應,率領著戰士們直奔馬武山。

這天上午,日軍的大隊人馬開到了莞城縣城。

此時的周明德跟著徐大龍等人,回到了麒麟峰根據地之後,已經回到了莞城縣城。

日軍一個步兵大隊進駐莞城縣城,這麼大的動靜自然是瞞不住的,他得到了訊息之後,就想把這個訊息去報告徐大龍。

如今遊擊隊有兩部電台,徐大龍已經答應給他一部,可是電台的報務員還冇有培養出來,因此周明德隻能派人回去向徐大龍報告。

半個小時後,派出的人就返了回來,他滿臉焦急地說道:“掌櫃的,城門被封鎖了,出不去啊。城牆上也有日偽軍的崗哨,這怎麼辦?”

周明德聽完之後,就把店鋪上了門板,大門上掛上了暫停營業的牌子,然後就跟著情報員一起到城門附近檢視情況。

正在這時,跑過來一隊偽警察驅趕著人群,把道路空了出來。

很快,二人就聽到了摩托車的聲音,從城裡麵出來了三輛摩托車,後麵是幾輛滿載日軍的卡車和一輛小轎車,再後麵是一個小隊的日軍的騎兵,緊跟著是大隊的鬼子兵,他們攜帶著武器、彈藥,朝著城門口方向開來。

城門打開了,大隊的日軍開出了城,在他們的後麵,還跟著數百名偽軍以及很多拉著輜重的大車。

大概是上次日偽軍的物資遭到過遊擊隊的搶劫,他們這次學精了,在這些大車的後麵還跟著一個營的黃協軍。

周明德看到這些日偽軍足足有將近兩千人,而且他們行進的方向正是麒麟峰根據地。

周明德暗叫不好。

他很想去給徐大龍送信,可是日偽軍封鎖得太嚴了,他根本就出不去。

周明德和情報員都十分焦急,他們就守在城門的附近,希望日偽軍能夠儘快解除封鎖,好出去給徐大龍送信。

然而,日偽軍擔心走漏訊息,竟然將縣城整整地封鎖了一天。

周明德無可奈何,隻能寄希望於遊擊隊自求多福了。

宋家莊。

村民宋山虎是遊擊隊的情報員,周明德等人以前送情報,都是送到他這裡來,然後由他騎馬去向徐大龍報告。

這天上午,他正在村外的地裡勞動,就看到遠處公路上大隊的日偽軍,朝著麒麟峰方向開進,不免為遊擊隊感到擔心。

可是一直以來送情報都是周明德派人過來,這些日偽軍擺明瞭是從縣城方向過來的,可是周明德卻並冇有派人來通知他。他一時拿不準是否應該去向遊擊隊報告。

他考慮再三,決定還是去麒麟山報告,哪怕是報告錯了,對遊擊隊也冇有什麼損失。

他打定了主意之後,立刻跑回村裡,牽著馬出了村子。

他不能走公路,於是就穿過田野,朝著麒麟峰方向狂奔。

突然,在前麵的田野上出現了日軍的騎兵。

宋山虎不敢繼續向前,於是再次繞道,想轉一個大圈子,繞過日軍的騎兵。

冇有想到,日軍的騎兵發現了他,就朝著他追了過來。

宋山虎拚命地打馬狂奔,可是他騎的馬是普通的馬匹,他隻是一個普通的農民,騎術也很一般,根本就比不上日軍的騎兵。不久以後日軍追上了他。

宋山虎看到日軍靠近了,他掏出王八盒子胡亂朝著日軍射擊。

日軍士兵看到他有槍,於是就朝著他射擊。

宋山虎後背連中兩彈,翻身落馬,當場犧牲。

七裡溝村。

徐大龍相信將來遊擊隊會繳獲很多的電台,他決定多培養一些電台報務員。他從大隊部抽調了幾名戰士,鄭喜榮帶著情報小隊的幾名戰士,一起組織了一個由12名學員組成的電訊培訓班。

林雪瑩擔任教官,徐大龍也跟著一起參加了學習。

下午兩點半,徐大龍等人正在聽林雪瑩講課,情報小隊的一名戰士急匆匆地跑了進來,他大聲地說道:“隊長,不好了,日偽軍打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