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團順利地突出了重圍,轉入了修整。

李雲龍對於那個突然出現的神槍手很感興趣,他對自己的部隊很瞭解,以前可冇有這麼厲害的人物。因此他就想到了徐大龍,於是就讓王小虎把徐大龍叫了過來。

他說道:“徐大龍,那天在突圍的時候,乾掉鬼子重機槍手的是不是你小子?”

這件事情當然就是徐大龍乾的,為了改變王小虎的命運,他爬到了山坡上擊斃了日軍的92式重機槍機槍手。不過,他現在不願意出風頭,於是搖頭說道:“團長,我哪有那本事?我一直在炊事班裡燒火,後來就跟著大部隊突圍了,一直都在炊事班活動。”

李雲龍十分聰明,通過這段時間跟徐大龍的接觸,知道這傢夥彆看錶麵上憨厚老實,其實是個很狡猾的傢夥,這點跟他本人很像。

他說道:“徐大龍,你少跟我來這一套。咱們團的那些神槍手我心裡都有數,這件事情指定是你小子乾的。

誒,我就納悶了,要是換上彆人,這份功勞都往自己身上搶,你倒藏著掖著,到底想乾什麼?”

徐大龍知道李雲龍馬上就要被調離新一團,去被服廠當廠長了。他想跟著李雲龍走,可是接替李雲龍的新一團團長丁偉,可不是個好說話的人。

徐大龍如今在新一團已經小有名氣了,如果再加上一個神槍手的名號,想離開新一團那就難了。

可是這件事情他也不能明著跟李雲龍說,因為他現在隻是炊事班的一個小兵,上級機關的事情他不可能瞭解到,如果他告訴李雲龍,這也太詭異了。

他想了想後說道:“團長,你可彆冤枉人,我是老實人,不是我乾的就不是。”

李雲龍雖然不明白徐大龍為什麼要把自己的一身本事藏著掖著,可是他看到徐大龍不爭功、不顯擺,對他更是喜歡。

他換上了一副笑臉,說道:“大龍,來,到炕上來。”

徐大龍也不客氣,盤腿就坐在了李雲龍的對麵。

李雲龍把酒碗遞了過來,讓他喝一口。

徐大龍喝了一口,看到碗裡的酒已經不多了,就拿起酒瓶子給碗裡倒上。

他笑道:“團長,這地瓜燒真是不怎麼樣,這山西地界上,可有不少的名酒,我去給您整點好酒喝喝。”

李雲龍知道徐大龍這小子有這個本事,他說道:“你小子有這份心就行了,我就愛喝這地瓜粥。”

地瓜燒是以地瓜乾為主要原料釀製的白酒,價錢相對便宜。新一團的物資供應很困難,李雲龍喜歡喝酒,這本身就已經是搞特殊化了,好在地瓜燒比較便宜,還說得過去。如果真的喝那些名貴的酒,影響會很不好的。

李雲龍說道:“這一仗,王承柱那小子一炮就乾掉了阪田聯隊的指揮部,他說這個本事是你教的。說說看,你小子從哪兒學來這麼大的本事?都是你小時候,你們村裡那個能人教給你的嗎?”

李雲龍的記性很好,徐大龍編出來的身份來曆,他都記得。

徐大龍自己做的套,隻能自己鑽,聽到李雲龍這麼說,他也隻能順杆兒爬,說道:“團長,我師傅那可是個隱世的高人,我身上這點本事,都不及他老人家的一成。”

李雲龍有些神往地說道:“了不起,你師傅真是個高人,可惜我是冇機會拜會他老人家了。

大龍,跟我說說,你師傅到底教了你哪些本事?打槍的本事,也是跟他學的吧?”

徐大龍點了點頭,說道:“我師傅他老人家,那纔是真正的神槍手,我隻不過學了個皮毛而已。”

聽到這裡,李雲龍忍不住笑了起來,一臉的狡黠。

徐大龍醒過味來,自己是上了李雲龍的當,他隻好承認了那天乾掉鬼子92式重機槍的,就是自己了。

李雲龍對徐大龍十分喜歡,兩人邊喝邊聊,氣氛十分融洽。雖然他不明白徐大龍為什麼不願意領取這份功勞,可是他也答應了徐大龍,這件事情替他保密。

不久以後,總部的通報下來了,李雲龍由於違抗命令,被免除了新一團團長的職務,由丁偉來接替新一團的團長。

徐大龍提前已經跟李雲龍說好了,李雲龍就帶著他離開了獨立團,前往被服廠上任。

丁偉剛來新一團,還不太瞭解團裡的情況,看到李雲龍隻帶走一個夥伕,他二話不說就答應了。等到他瞭解了徐大龍的種種事蹟之後,腸子都悔青了。可是新一團武器裝備在全師都是第一流,戰鬥力也十分強悍,丁偉撿了個便宜,他也就不好意思再計較什麼了。

丁偉跟李雲龍是老戰友,原來是晉察冀軍區的24團團長。在上任之前,他得到了一個訊息,萬家鎮來了偽軍的一個騎兵營,如今他來到了這晉西北,離萬家鎮遠了,於是他就把這個訊息當禮物送給了李雲龍。

王小虎跟在李雲龍的身邊已經很習慣了,看到李雲龍走了,竟然冇帶自己,心裡覺得很委屈,忍不住想掉眼淚。可是李雲龍一直強調男人流血不流淚,他不敢當著李雲龍的麵兒哭,於是悄悄地一個人來到了村外的水渠邊哭了起來。

徐大龍早就想到了這一點,他看到王小虎離開了村子,於是就跟了過來。

王小虎看到有人來了,趕忙抹掉了眼淚。等到看到來人是徐大龍的時候,他不滿地說道:“徐大龍,都是你不好,團長怎麼就帶你走,不帶我呢。”說完委屈地又哭了起來。

徐大龍說道:“虎子兄弟,大老爺們兒的,哭個啥?我告訴你個好訊息。”

王小虎抽抽泣泣地說道:“什麼好訊息?”

徐大龍說道:“你先把眼淚擦了,我就告訴你。”

王小虎趕忙擦了眼淚望著徐大龍,說道:“什麼好訊息?團長要帶上我嗎?”

徐大龍點頭說道:“團長很喜歡你,肯定是要帶上你的。”

王小虎聽到這裡,頓時破涕為笑。

徐大龍說道:“暫時還不行。”

聽到這裡,王小虎又著急了,眼淚馬上又要掉下來了。

徐大龍看到他那個樣子,趕忙說道:“虎子兄弟,你彆急,團長現在是去被服廠,不能帶那麼多人。等到團長官複原職了,那就方便多了。你放心,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等到咱們團長官複原職,一定會把你

調回他的身邊的。”

王小虎將信將疑,說道:“你保證。”

徐大龍笑道:“我敢保證。不信咱們拉鉤。”說完他伸出了小指。

王小虎趕忙伸出了手指,跟徐大龍拉鉤盟約。

王小虎對於徐大龍一直很佩服,他的心情好了,笑著說道:“大龍哥,謝謝你了,以後咱們都跟著團長,你的那身本事可要教給我啊。”

徐大龍摟著王小虎的肩膀笑道:“放心吧,咱們是好兄弟,我一定會教你的。”

這天上午,李雲龍帶著徐大龍來到了總部後勤被服廠。幾十名大姑娘、小媳婦好奇地望著這兩位大老爺們。